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三卷 梦里不知身是客 第二节 牵一发

第三卷 梦里不知身是客 第二节 牵一发

    到市经开区之后,沙正阳反而交通不便了,很简单,他没车了。

    当然市经开区办公室还是有车的,两台桑塔纳外加一台老丰田海狮,但这是整个开发区几十号干部职工的用车。

    除开林春鸣不在市经开区用车外,还有一名专职副书记和四名副主任,加上这么多处室,都得要用这三辆车,所以平时光是派车都让人头发掉光,好在沙正阳委托了办公室一名副主任来负责调度用车。

    他从不用,也不掺和,而是先把东方红集团的桑塔纳借着用了一段时间,后来再正式辞任东方红集团职务之后,又把雷霆的凌志gs300借来用了一段时间,这才慢慢习惯。

    给雷霆打了电话之后,雷霆让沙正阳稍等,沙正阳也趁机先把办公室里工作先安排好。

    林春鸣要走的消息多少对开发区内部的工作有一定影响,不确定谁来当老大的情况下,自然工作干起来也没有那么尽心了,这也很正常。

    应该说林春鸣来市经开区还是有一些成绩的,基本上把原来极其混乱的经开区内部架构和人事梳理顺当了。

    但是一年时间对于林春鸣是在太短了一些,尤其是他主要精力还放在市政府那边的情况下,缺乏几个得力的助手对林春鸣来说是很大的制约,所以他也只能做到这一步了。

    给沙正阳的感觉,市经开区的定位甚至还不及银台县经济技术开发区,一直有些飘忽不定,而且过于繁杂的产业布局,使得接手的班子一时间也难以解决好前一任遗留的问题。

    这可能和它换领导太勤有很大关系。

    往往是一届领导上来,刚坐稳确定了目标开始推动了,又换人了,下一任领导又有自己的想法意图,于是推倒重来。

    朝令夕改,让人无所适从。

    久而久之下边人也就没有多少激情动力了,习惯于敷衍了事。

    谁知道自己辛辛苦苦规划出来的东西会不会明天换个领导就又丢到一边儿上去了,还不如捡着以前上几任的东西来拼凑凑合着了事大吉。

    雷霆电话来了,说还有五分钟就到,沙正阳收拾好东西,提着包到另外一件办公室和副手打了个招呼,径直出门。

    到门口遇到了自己办公室的小钱出来,见沙正阳行色匆匆要出门,本来想说什么,但是又忍住了。

    沙正阳笑了起来。

    他对这个比自己还小一岁的年轻人很有好感。

    比自己还晚毕业一年,是汉川工大毕业的,应该是家里有点儿关系,否则这种普通大学毕业的应届生不太可能直接分到开发区来。

    不过这个小伙子不错,踏实且不缺灵性,也很勤快,比起半公里那几个三十几岁的老油条强不少,当然也有可能是他资历最浅,所以在自己面前也表现最好。

    来了一个多月,在办公室里沙正阳暂时都还没有能和谁建立起较为密切或者融洽的关系,唯独这小伙子可能是因为年龄相近的原因,还走得比较近。

    “怎么了,钱力?”沙正阳站住脚。

    “阳哥,听说林市长要去安襄当地高官去了?”钱力的性格比较活跃开朗,沙正阳很喜欢甚至有点儿羡慕他这种阳光的性格。

    实际上前世中自己在这个年龄时也是如此,只是在经历了与白菱的感情破碎之后受了一些打击才收敛了一些,但后来到西水之后又慢慢恢复了。

    但今世有了前世的记忆,沙正阳明显觉得自己那种浪漫冲动活跃的性子被压抑了许多。

    有些时候他自己甚至都在琢磨自己这种变化是不是好事,太过于成熟冷静似乎缺乏了一些年轻人的朝气了,还是应当活泼一些更符合自己这个年龄阶段的性子才对。

    “是么?怎么我听说是林市长要到省交通厅当厅长呢?”沙正阳笑得很开心,露出一口雪白的牙齿,既然林春鸣要走的消息早就传开了,沙正阳也不介意开个玩笑,多天添乱,让这帮人没事儿少念叨。

    “啊?真的?”钱力颇为吃惊,“若是林市长到了省交通厅,会不会对咱们开发区这边道路建设也有帮助?”

    “我们这边的道路建设是属于市政建设,省交通厅怕是不会管这个。”沙正阳也懒得和这家伙多唠叨,“周主任要的东西你准备好了么?明天可能周主任就要要了。”

    “阳哥放心,早就准备好了,秦主任也审定了。”钱力对自己的工作还是很尽兴的,虽然八卦是每个人都难以释去的兴奋点,但可以理解。

    “行,我有点儿事,先出去一下,有什么情况给我打电话。”沙正阳点点头。

    “放心阳哥,我懂。”钱力心领神会的点点头。

    沙主任对办公室里的人不太满意,钱力很清楚,一帮老油子,换了谁都不好弄,所以自己一靠近,立即就赢得了对方的认可。

    说实话,钱力也很愿意向沙正阳靠近,不为别的,只为沙正阳这人脾气挺好,而且年龄也相近,有他值得靠近的一面。

    让钱力艳羡万分的是沙正阳竟然可以从一个副科级干部破格提拔为副处级,只接担任办公室主任,这种超级别的擢拔让无数想坐上这个位子上的人都是恨得咬牙切齿。

    但谁让林市长这么看重他呢?你不服不行。

    钱力觉得自己最大的优点就是有自知之明。

    不少人都对沙正阳把一家乡镇企业搞起来嗤之以鼻,都认为那是踩着了狗屎运,赶上了市场转好,才会一飞冲天,但是钱力却不相信。

    他爸就在一家街道企业上当厂长,可以说屡战屡败,一直在亏损边缘挣扎,看到自己父亲头上生出的白发,钱力就知道如果企业都像那些人所说的那么好搞,只怕自己老爸早就鲜衣怒马光彩照人了。

    哪像现在成天提着一个破包四处奔波,为了卖点儿货收点儿款求爹爹告奶奶,一年到头都累得半死,也没见企业有多大起色。

    所以,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你没有亲身经历过,就不要把别人做出的成绩当成是偶然或者运气使然,那只会让你陷入困境。

    钱力也知道沙正阳这么破格提拔到办公室主任位置上,一旦林春鸣离开市经开区和汉都市,换了谁来主政经开区,恐怕沙正阳都不会好过。

    但是那又如何?

    沙正阳以比自己大一岁之龄已经是副处级了,这种奇迹本身就能说明许多了,就算沙正阳未来几年会陷入一个低谷期,可副处级级别摆在那里,日后若是有一个机会抓住,那便会再度腾飞,可以说前途不可限量。

    这个时候赢得他的友谊和好感,绝对值得。

    钱力当然想不到这么深远,但是他在市委办工作的叔父却很清楚的抽丝剥茧,让他明白了这其中的原委。

    米色的凌志gs300悄无声息却又无比风骚的滑到沙正阳身旁,让沙正阳几乎没有感受到声音。

    一直到雷霆推开那骚包无比的无边框们下车,手里握着蛤蟆镜靠着车门似笑非笑,沙正阳才注意到。

    “艹,你这是在装逼扮酷?”沙正阳摇着头,径直上车。

    “你不用车?”雷霆讶然。

    “我要回一趟银台,你来当车夫。”沙正阳没好气的道。

    “我好歹也是来汉都投资的港商好不好?居然来给你车夫,你这样对待外来投资商,你们开发区怎么可能搞得起来?”雷霆瞅着旁边一个身材苗条的女孩子骑着自行车而过,忍不住吹了一声口哨。

    “开发区搞不起来也不管我事了。”看见雷霆目光追着那个女孩子而去,沙正阳皱起眉头:“你发春了?”

    “你都有女朋友了,我就不能对女孩子感兴趣?”雷霆坐回车里,一甩方向盘,凌志gs300熟练的急速原地调头,“对了,刚才你说什么?不管你事儿了,啥意思?”

    “我面临着一个很艰难的选择。”沙正阳目光直视着车窗前方,语气平静,“对我很重要,我拿不定主意。”

    “发生了什么事情?”雷霆大为吃惊,他还是第一次看到沙正阳如此郑重其事,而且他看得出来,沙正阳是真有些犹豫不决了,这可太罕见了。

    哪怕是他突兀的告诉自己他要调到市经开区,这边要把东方红集团交出来的时候,也显得那么胸有成竹云淡风轻,甚至很有点儿一切尽在掌握中的味道,可这一次,沙正阳竟然有些心乱了。

    这太不可思议了。

    沙正阳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他能理解雷霆的惊讶。

    事实上从县经济技术开发区调到市经济技术开发区这件事情上自己是谋定后动。

    东方红集团那边早就做了最充分的准备,县里边自己也是提前了两个月就和郭业山和桑前卫打了招呼,而且在这两个月里自己也是把各项工作都安排妥帖了,可以说是风行水上,水到渠成的事情,并没有引起什么后果。

    要说震惊,可能也就是开发区和县里有些和自己或多或少有些“瓜葛”的干部罢了。

    比如刚把黄德新“挤回”劳动人事局去当副局长而自己来接任副主任的老同学汪剑鸣,又比如正准备接任开发区党工高官、主任的副县长朱伟忠。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