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三卷 梦里不知身是客 第一节 何去何从

第三卷 梦里不知身是客 第一节 何去何从

    沙正阳心乱如麻。

    他怎么也会没想到会变成这样。

    原本一切看起来都很顺利圆满,从银台调到汉都市经济技术开发区,担任管委会办公室主任。

    这是一次破格提拔,从副科级直接提拔到了副处级,可以说创造了历史,甚至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哪怕明面上自己只是从一个县级开发区管委会的党工委副书记、副主任调到市经济技术开发区办公室担任主任,看来似乎在实权上还有所下降的感觉。

    但是问题是市经济技术开发区级别是副厅级啊,比银台县还要高一级,它的办公室主任直接就是副处级,就这么牛!

    这也是林春鸣对自己的最大的看重表现。

    在汉都市经济技术开发区这一个多月里,他也是兢兢业业。

    初来乍到,他需要先摸清楚底数,搞清楚情况,对汉都市经济技术开发区的现状有一个清晰明确的评判定位,再来确定下一步的发展规划。

    这是林春鸣交给他的任务。

    正如林春鸣在谈话中和他谈到的那样,自己这个办公室主任绝非只是上传下达那么简单,同时自己还兼任这经开区政研室主任一职。

    在林春鸣眼中,自己更主要的是需要承担起政研室对整个经开区未来产业规划发展的近期和中长期的策划任务,这甚至比单纯的办公室主任一职更重要。

    正因为如此,沙正阳也是煞费苦心的奔走于市经开区内的各个企业进行摸底调研,同时也对整个经开区前几年的发展规划进行了一个梳理,力求能最找到最适合经开区发展的路径。

    可是这一切似乎都是白费蜡,做了无用功了。

    事实上三天前他就隐约听到了一些风声,林春鸣可能会走,不是不再担任市经开区党工高官、主任,而是不会留在汉都市了,要外调。

    这大大出乎沙正阳的预料。

    前世记忆中他略有一些印象,那就是林春鸣还曾经担任过汉都市委副书记。

    那按道理就应该在这个位置上继续呆下去,或者说即便是不担任经开区的职务了,那也该是担任副书记,或者继续担任常务副市长才对。

    怎么会突然冒出来一个他要走人的消息?

    这太突兀了。

    这两天林春鸣都没有来开发区这边,一些小道消息称,省委正在对林春鸣进行考察。

    沙正阳本来是想打电话去问一问曹清泰的,毕竟这对自己太重要了,自己丢下了银台那边的事情,放下了东方红集团的发展大计,来到这边,屁股还没有坐热,最赏识自己的林春鸣就要走了。

    虽说自己不应当把自身前途寄托在某一个个人身上,但是不容否认的是,在自身力量还不够强大的时候,依靠一颗大树,就能得到最大的阴凉,也能最快的壮大自己。

    这不是投机取巧,而是策略。

    但最终他还是没有打这个电话。

    因为他觉得打这个电话意味着自己太过于露骨,缺乏应有的定力,该来的始终要来,相信领导会给自己一个说法。

    或者本来就没有这回事,却被自己弄得一惊一乍的,反而落了下乘。

    不过林春鸣要走终非空穴来风,今天曹清泰给他打电话就证实了这一点。

    曹清泰在电话中明确告诉他,林春鸣要离开汉都市去外地市任职,但是具体到那个地市,曹清泰也不清楚。

    传言去向有好几个,有说去安襄担任地高官的,也有说去涪岗担任市高官的,还有说去宛州担任市高官的,不一而终,但是可以确定的是,林春鸣要走,要离开汉都。

    汉都市是副省级城市,其经济总量远不是省内除嘉州外的其他地市可以比拟的,普通副市长调任其他地市的市长很多,但担任常委,甚至是靠前的常务副市长到其他地市任职一般都是担任市高官或者地高官。

    安襄、宛州和涪岗,三个地市,宛州人口最多,超过一千万,涪岗人口最少,但是经济却是最发达,在全省排名仅次于嘉州和汉都。

    而安襄人口也不少,多达五百多万,但经济发展较为落后。

    宛州经济发展算是中不溜,人口虽然多,但是主要还是以农业为主,而且偏处在东面,深入到了豫鄂两省间,形成一个半封闭的盆地。

    但无论林春鸣去哪里,都意味着他会离开经开区,离开汉都,那自己怎么办?

    一朝天子一朝臣,虽然不想承认这一点,但自己这个被林春鸣破格提拔过来的办公室主任,情况还没有来得及熟悉,坐在这个位置上,日后新来的党工高官,管委会主任会怎么想,怎么看?

    而且沙正阳预计一旦林春鸣离开,这个党工高官和主任多半不会再一肩挑,党工高官可能会是由某个市领导兼任,而主任则是会专设,这意味着自己这个办公室主任会更不好当。

    重入这个世界,沙正阳第一次觉得自己没有了抓拿。

    关键在于林春鸣至今没有给自己任何一个消息和说法,甚至连电话都没有一个。

    沙正阳甚至能够感觉到来自办公室里一些人异样的目光,大概都是在琢磨,一旦林春鸣离开,自己这个突兀的被提拔到这位置上的年轻人,会怎么办?

    想到这里,沙正阳也有些好笑,能怎么办?

    自己也不是林春鸣的私人幕僚,也一样是按照组织程序提拔起来的干部。

    就算是破格,那也一样是经过上级组织部门的考察,否则也不可能把自己放在这个位置上,这不是谁与谁之间的私相授受!

    诚然换了领导之后,新来的领导不可能再像林春鸣那样对自己格外信重,但那又如何?沙正阳还是有这个自信的,把握这时代发展潮流的脉搏,有着几十年前世记忆,他就不信自己还混不出一个名堂来!

    无论是哪个来当这个书记主任,沙正阳一样有信心证明给对方看,自己不是靠裙带关系上来的。

    当然,这可能需要一些时间,甚至在过程中还可能出现一些波折。

    这也是为什么古人都有士为知己者死这一说呢,就是因为要想让领导“知己”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尤其是很多领导更喜欢用听话的而非有独立人格独特个性者。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沙正阳需要冷静的思考一下。

    现在他还不确定林春鸣的态度,也就是林春鸣对自己的态度。

    把自己调到市经开区,而且还是破格提拔,从副科到副处,哪怕这个副处级只是经开区的一个办公室主任,但级别毕竟摆在那里,这起码为自己节约了五年时间,这份恩情不能不记住。

    像这种破格提拔,哪怕是林春鸣这样级别的干部一样会耗费人脉资源的,当然这背后可能还有黄绍棠的支持,但无论如何这个情自己欠的有点儿大。

    二十四岁的副处级干部,哪怕是在省委省政府里,只怕也很少见吧。

    沙正阳需要考虑清楚,一旦林春鸣确定外调,而又对自己提出来希望自己跟随他走的话,那么自己该怎么办?

    趁着他还没正式告知自己之前,沙正阳就需要把这件事情决定了,而且沙正阳有感觉,林春鸣多半是很希望自己跟他走的。

    对林春鸣的信重沙正阳当然很高兴,但是问题是林春鸣是要外调其他城市啊。

    无论是安襄还是涪岗抑或宛州,都是要离开汉都,可沙正阳不想离开汉都,那会带来许多不确定的变数。

    沙正阳是在春节后很隐晦的和郭业山和桑前卫提出了自己可能要调离银台的,无论是郭业山和桑前卫在惊讶之余都为沙正阳感到高兴。

    尤其是桑前卫,虽然很舍不得沙正阳离开,但是在获知沙正阳是要调到市经开区时,桑前卫非常支持,直言这种机遇决不能错过。

    在后来组织部来进行考察时,桑前卫亲自把关安排谈话人员,确保了沙正阳的考察圆满通过。

    沙正阳很想打电话给桑前卫和郭业山,问一问他们对这件事情的态度,但还是觉得有些不合适。

    和桑前卫在一起工作几个月里,沙正阳和桑前卫建立起了很深厚的感情,丝毫不亚于对他一样有提拔之恩的郭业山。

    沙正阳觉得自己重返这个世界之后这快两年时间里,除了结识一帮在东方红集团里工作的同事外,最大的收获就是两个对他青眼有加且帮助极大的领导,曹清泰不算在其中。

    没有郭业山的一力支持,自己走不上领导岗位,而没有桑前卫的竭力举荐和支持,自己在开发区也不可能取得这么大的成绩。

    所以沙正阳觉得于公于私,他都应该要把自己这个情况和他们说一说,讲一讲,听一听他们的意见。

    这不仅仅是自己的经验判断,而且也是对这两位领导的尊重,同时也是一份感情上的交流,他觉得很有必要。

    至于曹清泰那里,关系又是另外一层了,电话上曹清泰态度就已经表明了,尊重沙正阳自己的考虑,但他倾向于如果林春鸣对沙正阳提出来,那就是对他最大的信赖,非常难得。

    当然如果沙正阳不想去外地市,又觉得留在市开发区不合适,随时可以到新湖来。

    有这样的支持,沙正阳心满意足。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