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二卷 第一百五十二节 完美搭配?

第二卷 第一百五十二节 完美搭配?

    痛痛痛,轻把郎推,溅闻声颤,微惊红涌。

    须作一生拼,尽君今日欢。

    沙正阳看着眼前沉沉入睡的丽人,嬗变之痛显然让女孩耗去了不少心神,几番婉转承欢,娇喘呻吟,总归于平静。

    娇嫩如雪的粉肩裸露在锦被外,格外的耀眼,沙正阳把锦被往上拉了拉,把女孩身体靠得更紧,避免漏风受凉。

    看了看表,已经下午三点过了,好在今天下午没人会来,所以倒也不虞起不了床。

    沙正阳当然没事,但是对于刚经历了破瓜之痛的女孩来说,却是有些不方便了。

    不是说喜欢运动打球的女孩也许早就没有那一层了么?但孙妍显然不属于其中,嗬嗬呼痛不已,更是把沙正阳肩头也咬了个透,让沙正阳差点儿都功亏一篑了。

    做了这种事情,是不是就该对人家女孩子负责了?

    沙正阳此时的脑海中有些飘浮,思维就像是在空中飘来荡去,找不到一个着落点。

    孙妍无疑是深爱自己的,否则不会让自己得逞。

    虽说这个年代对婚前性生活已经没有那么讳莫如深了,但是寻常恋爱中的男女还远没到十多二十年后那种一言相合便上床,一言不合便提起裤子分手的境地。

    真正睡到了一起,起码是感情都到了一定程度。

    但问题是自己和孙妍就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了么?沙正刚有些茫然,他甚至觉得恐怕孙妍也未必考虑成熟了,顶多也就是觉得自己和她很相配,嗯,再加上特定环境下的情感催燃吧。

    很多时候男女的第一次不都是在这种感情燃烧起来而环境又特别合适的时候就一蹴而就的么?

    面对重入这个世界的第一次,沙正阳反而显得有些茫然了。

    对孙妍,如果说没有一点儿感情和爱意,那是假话,接触了这么久,这样一个无论是从性格样貌,气质身材都堪称人上人的女孩子,怎么可能没有一点儿感觉?

    论家境,论人才,论和自己相处这么久的感觉,应该说真的是自己一个很合适的婚姻对象。

    而且他也的确是一步一步的和孙妍是向着婚姻的方向前进,之所以磨磨唧唧这么久,对于他这个前世“老司机”来说,已经是有些不可思议的了,就是因为他需要考虑清楚。

    他不想伤害他不愿意伤害的人,只是感情这种东西,任何人都无法保证,谁能说那些离婚的夫妻在结婚时就没有感情呢?

    人本来就会有一个很复杂的高等动物,感情本来也就是一个很难说得清楚的东西,你非要这时候的感情来保证一辈子永不褪色,怎么可能?

    沙正阳自己都无法保证自己,因为前世中两段婚姻他都曾经全身心投入,其结果却是伤痕累累的退出。

    这并非哪一个人的错,只能说世易时移,很多东西慢慢就变色变味了,当那种感觉不再有的时候,你很难说自己还能不能维系初心。

    靠在床头上,沙正阳轻轻叹了一口气。

    不是一时精虫上脑,而是真正的情难自禁,只是踏出了这一步,就需要考虑很多东西了。

    哪怕未来还有很多规划,但是婚姻却不在其中,因为这个东西本身就是不可控的,情到自然成,到了那一步,水到渠成,该结婚就结婚了。

    而其他自己都可以去规划去努力,唯独感情不行,那得随缘。

    小心翼翼的下床,穿好衣服,把被子替还在熟睡中的女孩盖好,沙正阳走出卧室,回到办公室。

    一直到这个时候,他才能冷静自己考虑下一步打算。

    孙妍还有一年多才能毕业,偷吃禁果也就罢了,估计毕业后也要等到工作稳定之后才会考虑婚姻之事,这后续的变数仍然不小。

    沙正阳觉得踏出这一步之后,自己恐怕也需要考虑和孙妍的家人见见面了,否则还不知道孙妍心里会怎么想。

    孙立诚他见过,但是当时他是路人甲的身份见的,主角是许铁、于峥嵘他们。

    当然他也知道自己和孙妍处对象的事儿孙立诚早就知晓了,并没有反对,但那毕竟是两人私下的事儿,并未公之于众。

    现在突破了这一关,需要不需要见父母,还得要看孙妍怎么考虑,但自己需要主动提出来,供孙妍参考,决定权在孙妍那里,但这是一个态度问题。

    电话突兀的响了起来,沙正阳眼明手快,按下接听键,然后掩上卧室门。

    是宁月婵来的,把沙正阳吓了一大跳。

    宁月婵刚到家。

    她一直坐镇燕京,负责华北市场。

    沙正阳深怕宁月婵说要过来坐一坐,那就尴尬了。

    还好,宁月婵刚被司机送回家,可能有些疲倦,准备休息了,所以先打电话和沙正阳说说话。

    “我打算休息几天还要过去一趟,再呆一段时间。华北市场很可观,津冀市场我们不能随意放弃,我觉得如果耕耘一下会大有斩获,尤其是借助央视广告的效应,这块市场开辟出来,不比华东逊色。”

    宁月婵的声音有些沙哑,很显然是这段时间有些劳累过度的缘故。

    “婵姐,你还是注意一下自己的身体,别太拼了,实在不行把宁月凤调过来帮你吧,过了年之后湘鄂市场那边可以稍微缓一缓。”沙正阳沉吟着道。

    “不行,柏山肯定要闹了,翻了年自然堂水业的渠道必须要马上跟进了,柏山这段时间都开始在准备了,我看他也有些坐不住了。”宁月婵在电话里断然拒绝:“你不是说自然堂水业未来也会是不输于酒业这一块的大市场么?我们不能顾此失彼。”

    “矿泉水从长远来说,市场虽然大,但是要做好也不易,而且缺乏科技含量,不像酒业这一块市场只要坐稳了,就没那么容易被掀下去,矿泉水只要有资本都可以拼一把,稍不注意就可能被人撵下去。”沙正阳叹了一口气,“那要不让何维过来帮你?”

    “我说了不用,我还没那么娇贵,熬过三月份,这边局面就能稳下来了。”宁月婵有些不耐烦了,“公司那边你就先顶着,大家手里都有事儿,就你稍微闲一点儿。”

    沙正阳郁闷得想吐血,啥叫我稍微闲一点儿?我也很忙的好不好?

    除了公司这些事情,开发区那边的工作我也得扛起来,你们不知道么?

    “行吧,婵姐,你自个儿悠着点儿,另外让唐庭广多安排两个人你带着,在外边儿跑,千万别出事儿,钱少赚了,咱们可以从其他渠道想办法赚回来,但认出点儿啥事儿,咱们可赔不起。”沙正阳在电话里还在贫嘴:“咱们是瓷器,不能和那些外边儿那些瓦罐比。”

    “呸!贫嘴!”宁月婵心中甜蜜,却不肯软口,“哪有那么夸张,谁会打我的主意?行了,我知道了。”

    “那婵姐你好好休息两天,要走之前,咱们聚一聚,吃顿饭,虹姐,柏山,还有毛哥和老唐他们一道。”

    搁下电话,却看见孙妍早已经穿好了衣服,扶着门框站在卧室门口。

    “睡醒了?”沙正阳赶紧过去,一句话就让孙妍脸再度红了起来,很显然身体受创匪浅,走路都有些不自然。

    “嗯。”在沙正阳的牵着手重新在沙发上坐下,孙妍目光里都多了几分羞涩,毕竟作为女孩子第一次,无论如何也是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

    沙正阳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继续下面的话题,这个时候似乎说什么都不合适,更应该好好的把女孩抱在怀里安慰一番。

    似乎是注意到了男友爱怜的目光,孙妍心中也是一甜,把身体靠在沙正阳怀中,两人就这样依偎在一起,不知道过了多久,沙正阳才轻声道:“春节我要不要去拜会一下你爸妈?”

    孙妍一动,抬起目光看着沙正阳:“你想去?”

    “不是我想不想去,而是我应不应该去吧?”沙正阳笑了起来,“我早就做好了准备,只是不知道你爸你妈会怎么对待我,我心里也忐忑不安呢。”

    “你会忐忑不安?我不信!”孙妍也开心的笑了起来,“我还从未见到过你有这种情形的时候呢。”

    “我大多数时候都必须要绷着啊,那掉了份儿多没颜面?”沙正阳搂着孙妍,“看你吧,只要你觉得合适,我随时可以上门,反正我也见过你爸一面了,只是不知道这一次他知道我偷了他最宝贵的东西,会怎么对我。”

    “你别把我爸我妈想得那么狭隘,他们其实挺通情达理的。”孙妍娇媚的在沙正阳怀中扭着身体,勾的沙正阳心火又起,“只要是我喜欢的,他们都会支持。”

    感受到臀下男友某个身体部位的变化,孙妍吓了一大跳,再来一遭她今天可就真的别想回家了,赶紧不敢乱动了,“正阳哥,要不还是等到暑假吧,到时候我回来找个时间,到时候你去见我爸妈,我也要去拜会一下你爸妈。”

    “行,那就这么说定了。”沙正阳爽快的点头:“我爸我妈也一样,很开通,我弟弟你也知道,一直说你是最合适的,除了身高。”

    一句话让孙妍又有些得意,又有些不安,“正阳哥,这没关系吧?”

    “只要你不穿高跟鞋就行,好歹我也比你高四五厘米呢。”沙正阳捏了捏孙妍的脸颊,又轻轻的吻了一下她的额头:“我们应该是完美搭配。”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