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二卷 第一百五十一节 雪落
    雪终于纷纷扬扬的下了下来。

    沙正阳站在二楼的办公室门外,仰望着天际。

    今年雪不多。

    这算是今年的第三场雪了,而正月初二下雪,也算是一个好兆头吧。

    沙正阳是吃了中午饭才过来的,管委会里空无一人。

    按照管委会的值班排班,三个领导干部轮班,正月初一初二初三是沙正阳,初四初五是黄德新,初六初七是卢雅,而其他还有七名干部,则是一人一天。

    今天是沙正阳和崔洛和值班。

    管委会值班其实没啥事。

    正月初一县领导已经来慰问过了,剩下六天其实就是白天守一守电话的形式而已,晚上个人回家睡觉,大门有一守门大爷就足够了。

    崔洛和上午陪着沙正阳在办公室里闲聊,中午走的时候向他请了假,老丈人来了,中午可能要陪着喝酒,下午还得要陪着坐一会儿,沙正阳就直接告诉他不用来了。

    反正这值班也就是一个形式,当然形式也要坚持,但自己在就行了。

    刚走到路上,沙正阳就接到了孙妍的电话,问自己在哪里,沙正阳说正往管委会去,孙妍说她要过来,沙正阳说欢迎。

    总感觉这丫头这两天在电话里的语气怪怪的,这让沙正刚有些奇怪,不过也没太在意,或许是女孩大姨妈来了心情不好,又或者在家里和家里人闹了不愉快,都有可能。

    汉都的冬季还是有些冷,虽然地处秦岭以南,但是仍然能感受到逼人的寒意。

    回到办公室里,炭盆里烧着火红的木炭,热意溢出,让整个办公室里都变得温暖起来。

    沙正阳的办公室和寝室都是这种套间式,外边是一间办公室,内里是一间较小的卧室,没有卫生间,但也算方便。

    有一盆炭火让整个室内温度起码提升了十来度,虽然还达不到空调的效果,但是也算差强人意了。

    沙正阳在年前终于还是“逼着”贾国英和赵嵩给各乡镇的书记们打了电话,落实了县委和县府联合下的关于做好春节期间对返乡外出务工人员基本情况调查的这项工作。

    几个主要乡镇都是由贾国英亲自打电话督促落实,而其他乡镇则是赵嵩逐一叮嘱到位,确保在正月十五之前这项工作能够做到实处,收到效果。

    从节前两天的情况来看,像东沱、双林、上河几个乡镇的工作还是开展的比较扎实,收集起来的资料已经有好几十份了,而其中也有几份颇有价值。

    卢雅他们已经抢在春节放假前去见了几个他们觉得有价值的对象,收集到一些更详尽的资料,这也开了一个好头。

    开了年恐怕这项工作就是主打工作,得把这些资料收集起来之后好好整理,然后进行甄别筛选,找出最有价值的一批。

    最后还得要奔赴珠三角和长三角地区,一家一家实地的去考察和对话,以求寻找到最合适的招商引资目标。

    看着冻得脸通红的孙妍小跑着进来,沙正阳也有些心疼,赶紧下楼去拉住对方的手,帮着捂着温暖一下。

    女孩温顺的被沙正阳牵着上楼进屋,欲言又止的模样却没被沙正阳注意。

    “来,赶紧烤烤火,别春节都过了,还生冻疮就糟糕了。”沙正阳把孙妍拉在一旁的沙发上坐下,把火盆靠近一些,拉着孙妍双手放在火盆上烤着,“脚冷不冷?要不脱鞋也烤一烤。”

    孙妍穿了一双半高筒的皮靴,看不出什么牌子,但应该质料不错,里边还有驼绒。

    “不用。”孙妍声音有些涩。

    沙正阳这个时候才觉察到孙妍的情绪似乎有点儿不大对劲儿,抬起目光来:“怎么了,小妍?”

    孙妍无声的摇摇头,头又垂了下来,只是默默的烤着火。

    这明摆着有事儿,却还不肯说,沙正阳有些好笑,这女孩子的心情就是这样,如同夏日天气,一日三变。

    “究竟怎么了?我觉得你肯定有事儿,为什么不说出来,难道我们之间还有什么不可以对人言的么?”沙正阳伸出手,握住对方的手,温言道。

    孙妍抬起头,迎向沙正阳坦然的目光,终于启口:“正阳哥,你还有别的女朋友么?”

    沙正阳一惊,难道是说顾湄?可顾湄的事情孙妍知道啊,不可能用这种语气来问自己,还能有谁?宁月婵?也不可能吧,如果说是宁月婵,只怕孙妍早就开口了,不会这样。

    “为什么这么问?你是不是有什么误解?”沙正阳定了定神,沉声问道。

    “腊月二十七晚上,……”孙妍直视沙正阳的双目,似乎要从沙正阳的目光里寻找出自己想要的东西来。

    沙正阳恍然大悟,摆摆手,“我知道了,你说的是高静吧?”

    “高静?”孙妍并没有释去疑心,仍然看着沙正阳。

    “嗯,我记得我给你说了我那晚要到一个长辈家去吃饭吧?就是我高叔家里,我进县府办给县长当秘书,就是高叔帮的忙,后来高叔也帮了我不少忙,他和我爸是老乡兼同学,关系一直很好,我和高静,还有他哥,是一起长大的,像一家人一样,关系很好。”

    沙正阳很坦然,“那晚喝了不少酒,不敢开车,想出来散散酒气好回去开车,所以高静就陪我走了一圈,我也很久没见她了,大家就当散步聊聊天,结果高静还差点儿被坏了的下水道井盖给陷下去,亏得我抱了她一把,……”

    沙正阳其实大略也猜到了,只是没想到再遭遇白菱这个“螳螂”时,背后还有孙妍这个“黄雀”瞅着,这不能不说太凑巧了。

    “你当时也在?我没见着你啊。”沙正阳颇为好奇的歪着头问:“是不是当时心拔凉拔凉的?”

    被沙正阳带着调侃语气的话给逗得本来已经恢复了正常的脸有一下子红了起来。

    孙妍回想起当时的情形,的确好像是那个女孩身体歪在一边被沙正阳抱起来,然后就分开了,只是后来那女孩对沙正阳又推又打的,让她才起了疑心。

    狠狠的锤了沙正阳肩头一拳,就像当晚高静打沙正阳一样,孙妍羞涩的目光变得有些迷离,“后来你又碰见了谁?”

    “嗯,你都看到了啊,我以前的女朋友,就在你们汉化总厂财务部工作。”沙正阳回答得很爽快,“就说了两句话。”

    “那正阳哥,你为什么和他分手?”

    孙妍其实早就知道沙正阳的前女友在厂里财务部工作,而且还了解到是汉川财经学院毕业分到汉化总厂的,很漂亮,追求的人也不少,不过那女孩好像到现在也是单身一人,听说是挺傲气的一个人。

    “三观不同吧。”沙正阳随口道,他不太想再谈这个问题,但孙妍的话却不好不回答。

    “三观不同?”孙妍更好奇了。

    “嗯,人生观,世界观,价值观,我们有些差异吧,我不否认爱过她,但她可能觉得我们在一起是一个错误,让我们两各自的位置都错了位,所以就分开了。”沙正阳已经能够用很平静而理性的态度来面对了。

    孙妍抿着嘴注视着沙正阳,沙正阳泰然自若的神色让她忍不住有些沉迷。

    并非是英俊帅气,而是那种宛若山岳般的沉静自信,大气而坦率,令人着迷。

    她从来就不喜欢学校里那种青春气息浓烈却缺乏深度的男孩子,在她看来,作为自己的男朋友,沉稳自信大气磅礴才是最重要的,而沙正阳就是最好的标榜。

    “你现在还爱她么?”犹豫良久,孙妍还是忍不住问了这个问题。

    沙正阳笑了起来,盯着孙妍绯红的俏靥,“这是一个笨问题,女孩子不应该问自己男朋友这种问题。”

    孙妍脸更红,嘟起嘴巴,看得沙正阳心一阵痒痒,顺手揽过女孩的腰肢,粉色的收腰羽绒服把女孩子的娇俏靓丽展露无遗,而下摆下的紧身弹力健美裤更是把一双逆天大长腿勾勒得玲珑浮凸,圆润诱人。

    身体向后一靠,依偎在沙正阳怀中,孙妍美眸半闭,急促的喘息和起伏的胸部让人不由自主的想要侵犯她。

    把女孩腰肢搂住向上一提,女孩终于横坐在了沙正阳的怀中,一只手从女孩的腋下穿过揽住她的背部,沙正阳终于可以享受最美好的湿吻了。

    经历过无数次的女孩似乎早就渴望着这一刻,先前的回答早已经接触了孙妍的心防。

    所以当沙正阳一边深深的印上她的樱唇时,她也配合的吸气含胸,让男友的手可以拉开羽绒服的拉练,然后钻入羊绒衫的下摆,寻找到胸罩的锁扣,解开,然后就是醉人的爱抚。

    粗重的喘息声不断的冲刷着沙正阳的忍耐底线,看着娇喘吁吁的女孩半闭的双眸,如火的粉颊,已经被掀起来的羊绒衫和半解的文胸里两团粉腻若隐若现,沙正阳觉得也许是该采撷这朵娇美多汁的花朵的时候了。

    注意到男友把自己抱了起来,孙妍却没有反抗,只是把沙正阳的虎项搂得更紧,把滚烫的脸死死的贴在那雄健的胸膛上,那如同擂鼓般的心跳声却给了她无比踏实安全的感觉。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