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二卷 第一百四十八节 纠葛攀缠
    沙正阳笑了起来,“我能有啥事儿?难道你这点儿重量,还能把我压趴下不成?”

    想到沙正阳搂住自己腰肢,胳膊横档在自己胸部把自己抱起来,免得自己踩空落下,那份充满这男性雄健的气息扑面而来,还从未有过这种体验的高静心中也是微微一乱。

    她故作镇静的捋了捋自己散落下的发丝,嫣然一笑道:“正阳,我也不轻好不好?快一百斤呢。”

    高静体着温大红的模样身材,但个头却不矮,沙正阳估计身高大概一米六八左右,正是亚洲女沙性最上佳的标准身高。

    一身火红的羽绒夹克在腰间用松紧带微微一收,格外修身的紧身锥形牛仔裤把女孩修长健美的身材更是展露无遗,脑后的马尾巴随着步伐走动摇晃,跳动着青春的气息,沙正阳一时间有些恍惚,仿佛看到了几年前的白菱。

    还真别说,这个时候的高静还真有点儿和三年前读大学的白菱有些相像,好像高静应该要比白菱小两岁,比自己小三岁吧?

    “你这个头,一百一应该正合适吧?”沙正阳有意捧哏。

    高静看起来不胖,但是身上很结实,刚才自己那一搂一抱,感觉到女孩身体紧绷,尤其是胳膊横在她乳下把她抱起来,感觉遮掩在羽绒服下的乳量不小,饱满坚挺,哪怕是隔着几层衣衫一样清晰可触。

    “啥?一百一?一百一我怕是连饭都不敢吃了。”高静白了沙正阳一眼,“有你这么说女孩子的么?”

    “我这不是让你放宽心么?你还在长身体的时候,……”沙正阳乐呵呵的道。

    “哼,好像你比我许多似的。”高静瞪视沙正阳的目光多了几分不一样的味道,“你平时就是这样勾搭女孩子的?”

    沙正阳一怔之后赶紧解释:“喂,小静,我这话可是中规中矩的,哪有啥撩拨勾搭的意思?我再要撩骚发浪,也不会浪到你身上来啊。”

    话一出口,沙正阳觉得有些口误语病,但又无法收回,却被高静停在耳朵里,脸有些发烫:“啥,聊骚发浪?”

    这个词语现在并不流行,撩骚发浪,这是二十多年后通行语言,但是在这个时代显然还显得有些刺耳了,尤其是对一个从未经历类似语言洗礼的女孩子来说,简直就有点儿撩拨的味道了。

    “你啥意思?”高静从脸到耳根都烫了起来,站住脚,“故意损我是不是?”

    “嗨,瞧我这嘴,不会说话,我是说我怎么敢在你面前放肆呢?回去高叔温孃知道了,还不得收拾我?”沙正阳错误估计了女孩的关注点,女孩显然更关注自己在男孩眼中的形象。

    “哼,他们怕是高兴还来不及吧?”高静话一出口也觉得不妥,脸更烫,把头扭过一边,加快脚步。

    沙正阳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这个问题,怎么觉得本来好像没什么事儿,出来走一趟,就这么一下,就有点儿若有若无的味道了呢?

    赶紧跟上对方的脚步,但只来得及走两步,就看到了来自对面的目光,沙正阳戛然止步。

    “白菱?”沙正阳讶然出声。

    高静似乎也觉察到了对面这个女孩子目光里那种说不出的探索味道,下意识向沙正阳身边靠了一步,探询的目光望向沙正阳。

    “正阳,这是你新女朋友?”

    白菱和沙正阳在一起那段时间里,沙正阳完全沉迷在了二人世界中,对于外界其他很多东西都不太关心,所以白菱对沙正阳的社会背景关系也不是太了解,自然更不可能认识高静,甚至连高静名字都没有听说过。

    一股苦涩的滋味浮动在心间,但沙正阳能清晰的感觉到,比起一年前,这种苦涩已经淡了许多,甚至可以忽略不计了。

    所以说时间是销蚀一切的最佳利器,尤其是所谓爱情,任何天长地久的东西在它面前都会慢慢锈蚀褪色。

    摇摇头,沙正阳脸色恢复了正常,淡淡的道:“这是高静,我一块儿长大的,高叔的女儿,我刚在她家吃了饭,喝了点儿酒不敢开车,出来走一圈醒醒酒。”

    白菱知道高进忠,沙正阳进县府办给曹清泰当秘书,就是高进忠帮的忙。

    只是她不知道高进忠还有一个这样漂亮的女儿,看样子应该是还在读书,估计应该是在读大学。

    “小静,这是白菱,你可能没见过,我以前的女朋友。”沙正阳语气显得很平静,完全没有一点儿情绪波动的感觉,这让高静惊讶之余,白菱一样有些酸涩。

    之前沙正阳因为自己和他分手而颓丧沉沦,虽说她也不希望沙正阳那样,但内心深处还是有些得意的,没想到今天却见到沙正阳这般表现,内心的那种不舒服的感觉却下意识的涌了出来。

    “你好。”高静抢先伸出手,这让白菱心中更加不悦,但还是保持着风范。

    “你好。”白菱伸手和高静握了手之后,收回手仍然看着沙正阳:“我以为你是在和孙书记的女儿谈恋爱呢,没想到……”

    沙正阳扬起了眉毛。

    他好像还从未见过白菱如此关心起自己的感情生活来了,有些诧异。

    不过他和孙妍在交往也不是什么秘密,但是连他自己也说不清自己和孙妍的那种关系,似乎是介乎于恋人和关系密切的朋友之间。

    沙正阳自己也不确定自己是不是真的喜欢,或者说爱上孙妍了。

    他怕自己更多的是因为感情寂寞,贪恋一段新鲜的感情,甚至一具新鲜的肉体的心态在作祟,所以他内心深处一直有些犹豫。

    就像自己和顾湄一样保持着一种超越了普通朋友之间的那种交往,明知道在和孙妍交往的同时,还和顾湄有这样密切的联系不太合适,但是他却很享受这种滋味,这让沙正阳自己都觉得惊讶。

    白菱的挑破,让沙正阳首度感觉到了一些别样滋味,自己似乎并不像之前自己想象的那样在前恋人心中毫无地位。

    不过这一切都已经过去了,对沙正阳来说,现在要重拾一段感情,好像更困难。

    “你说孙妍?嗯,算是吧。”沙正阳不多解释,懒得。

    哪怕是当着高静也没什么好解释的,自己和高静之间本身就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自己从未追求过她,高静也从未有这方面的想法,所以他很坦然。

    见沙正阳轻描淡写的这么就应答过去,白菱心中一酸之余,却对面前这个女孩子的无动于衷中颇为惊讶。

    自己好像有些误解了双方的关系,这个女孩子竟然能容忍?或者说她不是在和沙正阳处对象?

    “那朱澈还在对你死缠烂打?”沙正阳笑着接上话:“虽然我不是你的男朋友了,不过我觉得像他这种虽然可能有点儿才华,但是在人的心胸品格山却有点儿欠缺,蒋志奇都比他强,所以建议你慎重,嗯,纯属我个人观感,勿怪。”

    “我的事情我自己会考虑,你还是管好你自己的事情吧!”

    在一旁高静好奇宝宝一般的目光注视下,白菱觉得自己再也无法忍受下去了,冷冷的丢下一句话,瞥了沙正阳一样,昂头离开。

    橐橐橐橐的皮鞋声伴随着白菱有些孤寂的身影消失在街道上,沙正阳若有所思的目光,一直追索着,最后还是高静侧过头来微笑着问道:“正阳,你就没有什么需要向我解释的?”

    “我需要向你解释什么?小丫头片子,难道你想装我的女朋友?你刚才没听到么?我有交往对象了。”沙正阳情绪还沉浸在先前中,口气也有点儿冲。

    “哟,那我爸我妈让你和我处对象,你还在那里装模作样的说什么现在不考虑?”高静也有些恼了,双手插在羽绒夹克兜里,恨恨的道。

    “那我怎么说?我说我有对象了,那你妈还不得问,有我家小静漂亮么?有我家小静身材好么?有我家小静人品好么?你瞎了眼么?”

    沙正阳一摊手,尖起嗓子,学着温大红的声音姿态,逗得本来有些上火的高静一下子笑了起来,擂起拳头在沙正阳肩头上狠狠打了一下,“好哇,你敢这么学我妈,我回去就得要和我妈说去!”

    “可别,那以后我就别想登你家门蹭饭吃了。”沙正阳也笑了起来,连连摆手。

    “那好,你的把你那个女朋友的情况和我说说,我倒是要看看,是不是比我强。”高静嘟起嘴巴。

    “女朋友我有好几个,你说的哪一个?”沙正阳翻了个白眼,大模大样的道:“随便找一个,那都是个挑个选,国色天香。”

    被沙正阳的话给气得,高静忍不住又挥拳打了沙正阳一下,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动作和表情在旁人眼里意味着什么,“你就贫吧,还几个,都国色天香呢,赶紧说!”

    “嘿嘿,刚才那个是我前女友,怎么样?不赖吧?”沙正阳放开了心中的心结,嬉皮笑脸,显得更轻松。

    “那是你前女友,不算!嗯,不过我感觉她好像对你有点儿余情未断的味道,如果你要真的倒回去追她,肯定能追回来。”高静有些不解,“可不是说她先把你给蹬了么?怎么回事儿?”

    请记住本书域名:。妙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