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二卷 第一百四十七节 无巧不成书

第二卷 第一百四十七节 无巧不成书

    沙正阳的成长速度让高进忠很高兴,比起一年多前,沙正阳犹如换了一个人,这一年多的表现无论是谁都要竖起大拇指。

    桑前卫就曾经和高进忠谈过,说沙正阳的表现出类拔萃,县里年轻干部中几乎找不出可以和他媲美的人来,未来前景无限。

    而且就凭现在沙正刚如此深得常务副市长林春鸣的看好,高进忠都觉得自己老伴看人选人的确很有眼力,想把自家闺女许给沙正阳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你明白就好,我不多说。”高进忠又沉吟了一下才道:“小静回来了,听说有人给你介绍了对象,你怎么想的?”

    “呃,高叔,说实话,我自己觉得我自己都还没定性,能怎么想?”

    沙正阳也早就在考虑这个问题了。

    高进忠和温大红肯定要问这个问题,自己该如何回答?

    直接拒绝当然不好,容易伤感情,但不拒绝未来更麻烦,所以最好的办法是缓兵之计,让其慢慢自然冷下去。

    当然这需要和自己和高静的“合作”,本来大家都没这个意思,都是长辈在撮合,大家心照不宣,以后找到合适的人,再来摊开,也就了断了。

    “小静也还在读大学,我现在工作地点都没定下来,再说了,高叔,这是我们年轻人自己的事儿,如果我和小静有缘,自然能走到一起,无缘,我和她也是兄妹,铎哥,你说是不是?”

    沙正阳的话很在理,高铎看着自己老爹点点头,“爸,正阳说的很有道理,他和小静这么熟,真要能成,自然会成,不能成,那也没啥,都像一家人一样嘛。”

    高进忠终于点了点头,他也觉得这种事情长辈掺和太深并不好,可是像沙正阳这样优秀的年轻人他又实在舍不得。

    关系再好,那也没有给自己当女婿好,日后有了孩子,自己退休了也好和老伴儿替他们带孩子,只是沙正阳的话的确在理,眼下也只能如此了。

    不过他也感觉到了,沙正阳好像对自家闺女没有特别的感觉,估摸着是不是高静这丫头性子太冷傲,所以才让正阳这小子有些打退堂鼓了?

    或许该让她妈和她好好说说,这样的人错过了可不好找。

    高铎攀着沙正阳出来,立即恶狠狠的道:“你小子是不是不想追小静了?我告诉你,小静在学校里,追她的男生起码一个连!”

    “那不正好?让小静来一个打擂比武招亲。”沙正阳无奈的道:“铎哥,你知道的,小静眼光高,我不入她眼,再说了,现在我也没多少心思想这个,现在都还没稳定下来,没准儿明天又换工作地方了呢。”

    “你少给我在那里打马虎眼儿,我还不知道你?小静这么漂亮,你居然不动心?我都觉得想不通。”高铎松开沙正阳的颈项,撇了撇嘴:“看来你们俩也是没缘分,本来想让你当我妹夫,你小子不识抬举!”

    高静正好端着菜出来,听着自己兄长的话,脸一红,“哥,你瞎说些啥?现在谁这么早就考虑这些事情了?”

    高静这话也是假话。

    她寝室里同学,基本都有了男朋友,唯独她没有。

    人家说她是挑花了眼,她却觉得那些男生要么一看就不成熟看不上眼,要么一瞅就知道是冲着自己容貌来的,太浅薄,加上觉得自己要分回汉川,索性就干脆不找了,不如等到会汉川再来找。

    “哼,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高铎也不理睬,“算了,懒得操心你们的事情,走,上桌吃饭!”

    “是啊,你该谈谈你在海南的见闻了,我一直想去海南看看,就是没机会,那边怎么样,听说房价暴涨,每天一觉醒来就又涨了,躺着就能挣钱?”沙正阳也岔开了话题。

    高铎这才开始来了兴趣,谈了自己在海南的情况,让沙正阳惊讶的是,高铎居然对海南农高投很熟悉。

    “这么说农高投还是王功权掌舵?”沙正阳抚摸着下颌,蝴蝶翅膀并没有能把遥远的海南也给煽乎影响到了,这是好事。

    “也说不上吧,他是总经理,不过他们几个都各掌一方,各干各的。”见沙正阳对这家公司如此感兴趣,他也有些好奇,“你对他们有了解?”

    “不,我在想,现在敢在海南打拼一场还能拼出个名堂来的人都不简单,所以才对他们感兴趣而已。”沙正阳摇摇头,“那你现在还在干你的本行?”

    “没了,在那边专业反而用不上了,大家都在四处跑批文,找市场,每天忙得飞,现在海口房价已经过了五千五,估计翻过年就要破六千,听说今年有可能到八千,甚至一万!”

    沙正阳冷冷一笑,“铎哥,那你觉得正常么?海南多少人,人均年收入多少?如果不是外边人来买,本地人买得起么?单靠外地人来买,可外地人买了他们能留在那里干什么?度假?中国有那么可以在外地买一套房子用来度假的富人么?”

    一连串的话问得高铎也哑口无言,想了好一阵后才道:“正阳,我估计恐怕也不是你一个人想到这一点吧?可大家还在大干快上啊。”

    “击鼓传花嘛,就看谁接最后一棒了,大家都觉得只要确保自己不是最后接棒的就行了,可谁能保证自己不是最后接棒的?”沙正阳大笑。

    “那我回去得给公司老总说说,你这么一说,我还真觉得风险太大了。”高铎被沙正阳这个旁观者一说,还真有点的毛骨悚然了。

    他所在的华普房地产,其背后是汉川省建行,他在那边呆了半年时间,同学在那边当项目经理,他则在工程部。

    “我估计聪明点儿的人应该意识得到了,只是看能不能压制住自己的贪心巴尔。”沙正阳摇摇头:“不过你回去之后也可以把你这个观点说一说,有没有人相信就不知道了。”

    “公司老总对我还不错,也比较信任我,我说一说,没准儿他能信。”高铎点点头。

    沙正阳想了一想才又道:“不如这样,你就说我有一个熟人在国务院发展中心,他们在关注海南房地产市场,认为现在发展不正常,点到即止。”

    “可如果没有出现你说的那样,……”高铎有些犹豫了。

    “没有也没关系,海南这情形难道高层会没关注?”沙正阳笑着道:“再说了,你觉得这种情形能持续下去么?”

    “嗯,我就尽一尽心吧,信不信由他了。”高铎叹了一口气,“只是如果国家调控,我怕是在那边又呆不下去了。”

    “呆不下去就回来,哪里还能找不到一碗饭吃?”沙正阳不以为然,但想想现在无论是房地产还是建筑行业,都还处于一种不太景气的状态下,高铎要这么灰溜溜的回来,肯定没好果子吃。

    “哎,看吧。”高铎也有些意兴阑珊,尤其是觉得刚在海南找到事业的感觉,怎么又要遭遇这种不可控的局面,实在有些心有不甘。

    沙正阳一时间也不好多说,赵一善那里倒是需要人,可是对高铎来说,对高进忠来说,这个选择恐怕都有些难以接受。

    酒足饭饱,沙正阳准备离开。

    温大红却说沙正阳刚喝了酒,不能开车,干脆让高静和沙正阳出去走走,或者去看场电影。

    高进忠和高铎都没吱声,沙正阳也有些高尴尬,想要婉拒,又怕上了温大红和高静的心,最好的办法局势高静拒绝了。

    没想到高静犹豫了一下,居然点了点头。

    走出柴门街38号,高静就笑着道:“正阳,我妈是不是特烦人,让你都不敢来我们家了?”

    “嘿嘿,也不至于,只要小静你别误会就行了。”沙正阳见高静放得很开,心态也就放松下来。

    “我误会?误会你打算追我,还是误会你根本没这意思?”高静双手插在羽绒服的兜里,沿着柴门街向南。

    不得不说高静比起高中时代已经截然不同了。

    印象中自己刚读大学时,高静还是一个挺瘦小的小丫头,但是几年下来,几乎是一年一个样,女孩子抽了条,就长得格外快,甚至感觉比起半年前,高静都有不小的变化。

    尤其是温婉的气质透露出来,总有一种让人感觉很舒服的味道。

    “随你怎么说吧。”沙正阳不接这个话茬,“你今年就要毕业了,学的环境工程,那毕业之后一般会从事什么工作呢?”

    “不知道。”高静摇摇头,前面有一个破损的下水道井盖,她没有注意到,脚往下一踩,脚差点儿就踩进那破损的坑洞里。

    还是沙正阳眼明手快,来不及抓高静的手,只能猛地一带对方的腰肢,身体倾斜过来,这才免了摔倒在地,否则这脚一旦踩下去,恐怕还得皮破血流。

    吓了一大跳的高静惊魂未定,连连拍胸,沙正阳这才松开高静的腰,扶她站好,“小静,没事儿吧?”

    “没事儿,没事儿。”高静感激的一笑,“你也没事儿吧?”

    沙正阳并没有注意到在街道的对面,两个刚从书店里走出来的女孩正在看着他和高静,而在同侧的街道前方灯光下,还有一个女孩也看到了沙正阳搂住高静的腰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