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二卷 第一百四十六节 我懂
    “嗨,没啥,高叔现在酒量也不行了,我就给他拿了厂里的两瓶,解解馋而已。”沙正阳笑呵呵的迈步往屋里走。

    “你小子,一来就开始埋汰我爸,我爸啥时候酒量不行了?他听了这话,今晚又得要要和你在桌上见真章。”高铎也从屋里走了出来,看见沙正阳进来,立即上前来狠狠擂了他一拳。

    “见真章就见真章,高叔的酒量我都不怕,难道我还怕你?”沙正阳斜晲了高铎一眼,“难道说你到海南去混了一圈,酒量见长?”

    高铎的酒量一直不行,前世中就是这样,根本没遗传到高进忠,每一次都会被沙正阳碾压到抬着回家,在这一点上,从来不敢和沙正阳叫板。

    高铎脸色一黑,没有理睬这个话茬,“又不是酒囊饭袋,谁成天和你比这个?”

    “你是说我和高叔都是酒囊饭袋?高叔年轻时候酒量比我还大,嗯,你这起码是说高叔年轻的时候是酒囊饭袋?”沙正阳抓住语病,笑嘻嘻的又给高铎挖坑。

    “滚!”高铎狼狈不堪,他看到从屋里出来的父亲脸色不善,恶狠狠的又擂了沙正阳一拳:“你是不是不想追小静了,小心我在小静面前给你下烂药!”

    高铎的一句话又让沙正阳有些尴尬了。

    本来就从没有过追求高静的想法,完全是温大红的一厢情愿,当然高进忠也有点儿这个意思。

    他和高静见过一面,但两人都从未想过这种事情,现在被高铎这么一提,好像还真的成了自己有那心似的。

    可当着温大红,还有也从房间里出来的高静,他还真不好回应这个话头。

    好在高进忠解了围:“正阳,你们这国窖1949我看银台都没卖的,听说汉都市里才有卖,两百多一瓶,比茅台和五粮液还贵?”

    “嗯,高叔,这酒不错,是老董他们苦心孤诣搞出来的,现在产量很低,都是限量,主要供应外省市场。”沙正阳连忙点头:“出厂价一瓶比茅台贵四十,就是零售价就有点儿贵了,大概要比茅台零售贵七八十。”

    “这么贵?!”高铎也为之咋舌不已,虽然酒量不行,但是在外边跑,对酒的市场行情他还是知道的,一瓶就得顶一个普通职工一个多月工资,这可就有点儿吓人了,“能卖掉么?”

    “不是卖不掉,而是卖不到。”沙正阳傲然道:“每个省春节前都限供三百件,大的省份限供五百件,一天不到就被经销商一扫而空,先款后货都提不到,得之前的一级经销商才能有资格拿到。”

    高铎简直不敢置信,这酒有那么好卖么?

    高进忠一样觉得不可思议,红旗酒厂的酒什么时候俏在这个程度了?

    “那县里不得打招呼来批条子要酒?”高铎马上想到了这一点,“如果真的这么俏,不是转手就能挣钱?”

    “留下的机动早就被瓜分一空了,现在我手里也就值有留了几件,都只能用来应付日常的酒局了。”沙正阳也很无奈。

    实际上他也早就预料到了这一点,专门为省市县留了五百件,其余五百件主要是为了用来开辟特定市场用。

    随着市场火爆,自然有人会想着从中赚钱,免不了就会拿着领导的条子来批酒。

    沙正阳给几个副总相应权限,每人每年五十件,宁月婵一百件,自己斟酌,用完为止。

    他给自己也只留了两百件的权限,大家都公开,谁的条子,谁签字批的,统一进入财务,一清二白,免得说闲话。

    当然也会给每个领导预留两件件直接作为接待用酒,这就相当于福利了,包括给高进忠的这两瓶也就是来自于这个。

    实在是国窖1949价格太贵,又这么紧俏,给沙正阳的感觉就有点儿像是在玉溪卷烟厂批烟的感觉了。

    “真没想到啊,正阳,你现在居然也能达到签个字批张条子就可以挣大钱的地步了,哎,早知道我就不去海南,跟着你干得了。”

    高铎话语里不无感慨,但沙正阳从对方语气里就能听得出来,他并不羡慕自己,很显然这家伙在海南混得也不错。

    高静也出来了,清澈明亮的目光落在沙正阳身上,很有些好奇。

    对于自己母亲的心思,高静自然清楚,不过之前她从未想过这方面的事情,甚至有些惊讶于自己母亲怎么会看中了沙正阳。

    起码在去年的时候,在自己父母心目中沙正阳还只是一个读书成绩不错考上了汉川大学没长醒的家伙而已,毕业回来之后通过父亲关系给县长当秘书,但是据说表现很不好,后来才会被发配到南渡镇去。

    在高静看来,一个重点大学的毕业生,分配到县府办,最后还沦落到下乡镇,其中固然可能有其他原因,但是肯定有自身问题这一方面的因素。

    只不过据说这家伙在乡下表现很不错,先是搞企业搞得挺红火,后来提拔为副镇长了,当然乡下一个副镇长在高静心目中也没啥。

    正如她自己从未考虑过要分配回县里一样,所以她也从未考虑过和这个说不上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男孩子有什么瓜葛。

    即便是上一次在家里见到一起吃饭,高静也一样没有多少感觉。

    不过今天自己父亲和兄长的话语还是让高静内心生出了一丝好奇心,好像这个家伙的表现真的很耀眼诶。

    “铎哥,你现在是房地产大老板了,和我们这些卖酒的能相提并论么?”沙正阳笑着调侃高铎,目光也看向高静,“小静,你说是不是?”

    对于比自己只大两岁的沙正阳叫自己小静,高静还有些不太适应。

    不过小时候在一起读书,这家伙比自己高两级,都在银台中学里,喊自己小静也没错,只是随着年龄增长,对这个称呼有些敏感了。

    “小静,你去帮你妈摆桌子,我和正阳说几句。”高进忠瞅着和沙正阳遥遥相对的闺女,无论是个头还是样貌都很般配,难怪老伴一直想要促成他们俩。

    不过听说正阳这小子好像有人给他介绍对象了,也不知道成没成。

    自己和老伴提起过,老伴不以为然,觉得这年头介绍对象也很正常,像正阳这样的俊小伙儿,表现这么优秀,肯定有追求的女孩子,以自家高静的样貌条件,只要高静有心,肯定能把正阳给抓住。

    这年头也不是七八十年代了,处个对象也没说就要从一而终,否则就是不负责任,年轻人让他们先处着,高静反正也还要一学期才毕业,只要分回汉都市里,那就行了,当然这也得沙正阳调回市区里最好。

    高静是在南京读书,河海大学学环境工程的,她和她哥高铎一样,都学的是工科。

    看见高静进了饭厅,高进忠把沙正阳叫进了自己的书房,高铎也跟着进来了。

    看见高铎进来,高进忠没好气的瞪了对方一眼,高铎赶紧道:“爸,如果是啥保密的,我马上出去。”

    高进忠没理睬高铎,示意沙正阳入座,“这都马上过年了,你不是说可能要调到市里么?”

    “嗯,要调早就可以调了,林市长都和我说了几次了,可这边事情没处理完,我放心不下。”沙正阳也叹了一口气,“一是东方红集团这边,高叔你也知道国窖1949刚开发出来,正是松不得劲的时候,还有自然堂这边已经开始试生产了,估计开年就要正式开始铺货,宣传营销也要马上铺开,……”

    高进忠也知道这个情况,现在东方红集团还真离不开沙正阳,说来说去还是底蕴薄了点儿,整个集团才成型不久,稍有风吹草动,一旦影响到企业的正常运行,那就得不偿失了。

    但沙正阳知道自己离开也是必然,而且也不宜拖太久,自己在东方红集团的印痕已经足够深了,太深也不利于后续继任者的开展工作。

    宁月婵和焦虹日趋成熟,高柏山、毛国荣这些人也已经堪独当一面,加上宁月凤、何维、杨科这些人的成长起来,还有唐庭广、赵一善这些人加盟,足以支撑起这个企业的发展了。

    “还有就是开发区这边,桑主任对我这么看重,我也不能撂下挑子就走人啊,总得把一些工作安排好才行。”

    “你这也放不下,那也丢不掉,那你打算什么时候走?”

    高进忠倒不是多么希望沙正阳早点儿离开银台,而是担心过了这个村就没那个店了,那就太可惜了,连常务副市长都这么看重他,日后肯定前途无量。

    “我估计五月吧,差不多这些事情都该告一段落了。”沙正阳盘算了一下,“快了,也就是三四个月时间,再拖下去,估计林市长就要不高兴了。”

    “嗯,节前节后你也得去拜会一下林市长和曹书记,知道么?”高进忠点点头,叮嘱道。

    “知道,高叔,我懂,咱不搞那些歪门邪道,但是起码的礼节要走到。”沙正阳笑了起来,高进忠的满意的点点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