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二卷 第一百四十五节 过年
    春节终于在人们愿意或不愿意中走来了。

    1993年的春节对于很多人来说都是一个令人兴奋而又忐忑不安的春节,因为1992年发生了太多让人终生难忘的事情。

    几十年后他们也许回忆不起许多事情,但是唯独92年的许多事情让他们刻骨铭心。

    年初的邓公南巡,改革开放春风再度劲吹,让整个神州大地再度掀起了一股下海潮,日后无数商界大佬都是在这个时期确定了自己的目标,进而开始了他们的崛起之路。

    同样,深圳8·10事件,让人们终于认识到了股市的魔力,无数人义无反顾的扎入股市,开始了他们或天堂或地狱的旅程。

    同样也还有一些寻常人注意不到,但是对于体制内的人却是感受至深的事件发生。

    十四大的召开从党委内确立了要坚定不移的走改革开放之路,发展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进一步解决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要和落后生产力之间的矛盾。

    而早在八月,国务院将哈尔滨、长春、郑州、成都、汉都、呼和浩特等十多座内陆省会城市实现沿海开放城市政策,标志着要将对外开放彻底深入到国内内陆地区,进一步促进经济的发展。

    对银台人来说,可能记忆深刻一些的就是银台县经济技术开发区正式成立了,而几家挂着中港合资的合资企业在开发区内开始动工兴建。

    而作为最直观的一点,就是有挂着黑牌照的小轿车出现在了银台县街头,其中尤以一辆米色的凌志gs300十分扎眼。

    这是雷霆的座驾,大概是其伯父作为雷霆来常驻银台并代表他与汉都方面全权接洽的一个奖励吧。

    这让雷霆喜不自胜,经常性的驾驶着那辆凌志gs300停靠在沙正阳那辆桑塔纳旁边,以示碾压。

    伴随着身份的变化和工作的繁忙,沙正阳发现自己也还是有些改变,比如原来自己一直坚持的回家骑自行车这一惯例被慢慢打破了。

    最初他也想坚持,但很快就在厂里人异样的目光里觉得自己是一个异类,甚至影响到了其他人,比如焦虹就曾经半开玩笑的问他是不是有意要给所有人做一个示范?这让沙正阳无言以对。

    再后来有时候跑开发区,跑市里,如果还要把车开会到厂里,再骑自行车回家,或者放在开发区骑自行车回家,这显然有点儿哗众取宠的感觉,甚至有点儿影射其他领导的嫌疑。

    自己坚持没有给自己配一个专职司机已经是很特别了,那也是沙正阳实在觉得在自己身上浪费一个专职司机有些不合适。

    高铎回来了,给沙正阳打了一个电话,让沙正刚去他家吃饭。

    在电话里能听得出高铎的意气飞扬,估摸着在海南那边混得不错。

    这家伙南下之后很少给沙正阳打电话,只是在到深圳时打了一个电话,然后去海口时又告诉了沙正阳一声他到海南了。

    把车停在了柴门街38号外的路边上,沙正阳还是很懂礼,提了两瓶已经开始正式上市的东方红国窖1949。

    东方红国窖1949价格直接拉到了268元每瓶,高出茅台五十元到六十元,极大的震撼了整个市场,已经开始铺货到了各个省会城市,限量供应。

    央视新闻后的东方红广告已经正式新鲜出炉,充满古韵的音乐,富有历史沉淀气息的质感画面,尤其是特效加工的一滴滴酒液从蒸馏中渗出凝聚成细流注如壶中,让人有一种说不出的冲击感,尤其是最后来了一句限量特版更是勾起人无限兴趣。

    光是在这部短短几十秒钟的广告片上的花费,东方红酒业就砸了接近一百万,这几乎抵得上一不小成本电影的花销了,但是其产生的效果却不言而喻。

    东方红酒业的影响力瞬间通过央视的传播覆盖了全国,其带来的影响力会在未来的几个月间无限放大。

    92版的东方红国窖1949限量一万件,也即是六万瓶,只有三十吨,从1992年12月31日开始上市,分到每个省也不过两三百件,饥饿营销的手段被用到了极致。

    第一批五千件被顿时被抢购一空,惹来经销商连连电话告急,但在春节前却再也拿不到货。

    第二批四千件在春节前推出,而后的三千件,沙正阳甚至不准备再直接向市场退出,而是根据情况照顾关系户,比如像高长松在广州军区和南京军区的关系户,打开军队用户单纯的在市场上卖高价要有意义得多。

    “暴涨!根本不够,正阳,怎么办?”沙正阳还没有进柴门街38号大门,电话就响了起来,是毛国荣来的。

    这几天沙正阳接毛国荣、宁月凤、何维、杨科等人的电话都快接得要吐了,以至于他听到电话都有一种神经反射式的想掐断。

    毛国荣坐镇在南京,他要负责近期苏浙沪皖鲁五省市的营销,何维放在了兰州,他要负责整个西北片区的营销,而新开辟出来的东北外加内蒙则由一直跟随毛国荣的杨科接棒,宁月凤则负责湘鄂两省。

    现在宁月婵仍然还在坐镇燕京,并将津冀两省的市场也统一纳入。

    “毛哥,别那么着急,你知道现在厂里有多少货,就是全部给你也一样没用,杨科和何维一样天天给我打电话,我能有什么办法?”

    沙正阳不慌,一边走一边道:“还是按照我们说好的,每天出货五十件,根据经销商的实力来分配,我知道他们都愿意先付款,不是这个因素,而是要根据以前他们的销售状况来分配,……”

    满足优等经销商渠道商,让他们更紧密的与公司绑定,这是当下东方红酒业坚定的策略,那些临时看到火热而想来分一勺羹的根本不予考虑。

    信誉对于双方来说都是重要的,沙正阳尤其看重这个。

    对于重信义的经销商和渠道商,要大幅度倾斜支持,而那些有奶便是娘的经销商渠道商,则可以根据情况将其逐渐剥离。

    这个观点,沙正阳在公司会上每每都要提及,这是稳固和发展渠道的一个最有效的策略。

    “市场热度高?正因为市场热度高,我们才更要保持这种态势,而且我们也没有那么多货,毛哥你很清楚啊。”沙正阳听得毛国荣在电话里的建议,断然拒绝。

    “绝对不行,今年有今年的安排,不超过三万件这也是确定了目标,九十吨就是极限,未来几年都只能维持在不超过一百吨的规模上,再大,就会对市场的需求有影响,难以维系我们东方红国窖1949的地位,这点你比我清楚。”

    “嗯,我知道,未来国窖1921和1928都会采取这种模式,我们不求产量有多大,陈酿东方红和精品东方红目前受到拉动,价格都有上浮,这是好事,但是我不建议涨价,出厂价不能涨,起码现在不能涨,至于批发价和零售价,我们要给经销商建议,涨价也要有一个幅度,……”

    沙正阳很清楚未来的饥饿营销获得的成功,本身这种就是用来打牌子的高端产品就不应当奔着走量去,那只会导致品牌价值的下跌,一直保持着这种高端和供不应求的格局才是拉高东方红酒业的逼格的最佳策略。

    毛国荣只看到了眼前的利益,当然沙正阳也承认这个利益太诱人了,但从企业的长远发展来看,绝对不能走杀鸡取卵的路子。

    毛国荣希望把今年东方红国窖1949的配额先行拿出来在春节前用了,但沙正阳没有同意。

    除了那一千件需要考虑到各种关系必须要留下来外,93年的国窖1949也只定额三万件,五一节投放一万件,国庆节投放九千件,春节前投放八千件,另外三千件作为机动备用。

    沙正阳也知道一万件也就是三十吨国窖1949的量实在太小了一些,对于整个国内市场来说,简直沧海一粟,但是他必须要这么做。

    东方红酒业刚刚立牌成功,通过前期的铺垫和各种广告以及现在的央视营销才算是彻底走红,要稳住这个逼格,就必须要走这条路。

    东方红酒业的利润根本不会靠国窖系列来,百十吨白酒无论你卖多少钱一瓶,哪怕是你卖到一千元一瓶,也不会多少利润,但是逼格拉高,对于上万吨的陈酿东方红、精品东方红的影响力扩展提升其带来的效益那才是最重要的,不把这个主次分清楚,那就会做出错误决策。

    所以短期内,沙正**本不会考虑大幅度提高国窖系列的产量,在他看来,哪怕是到2000年前,国窖系列也不应当超过一千吨,就是要一直保持那种市场上永远都是供不应求的格局。

    “正阳来了?”开门的是温大红,看见沙正阳,脸上的笑容就多了好几分,让沙正阳心里也直打鼓,“铎哥在么?”

    “在,高铎和小静都在,刚才他们还在说你呢,赶紧进来,外边冷。”温大红看见沙正阳又提着两瓶东方红国窖1949,皱起眉头,“怎么又拿东西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