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二卷 第一百四十三节 新思路
    这是沙正阳一直很看重的一项工作。

    在这个对外资和港台投资都还相对陌生的内陆地区,如何吸引到外来投资一直是一道难题。

    虽然有雷家在银台经济技术开发区的投资引线在前,雷家也的确帮银台做了一些推介,但是效果现在还不明显。

    对于那些已经习惯于在珠三角和闽浙投资的港台投资来说,无论是语言还是风俗习惯乃至气候都更接近都使得他们对进入内陆地区投资并无多大意愿。

    在很多港台商人看来,进入一个在语言和法律乃至各种体制都完全格格不入的地方去投资是一个巨大的冒险。

    他们不是霍家、包家那种在中国高层具有莫大影响力的豪门,哪怕是到了内陆地区也没有人敢乱伸手。

    在绝大多数以中小投资项目为主的港台客商看来,他们宁肯少一些利润而多一些保证,留在珠三角或者闽浙沪苏这些地区。

    要让他们释去担心,需要耐心细致的工作,所以这一切都要从细微处着手。

    利用那些在沿海地区打工的本地人来了解收集沿海地区各项产业的发展状况,掌握投资企业主的实力、诚信情况,进而筛选出一些值得去有针对性的招商引资的目标,这就是现在开发区要做的一项重大工作。

    那种满天撒网的招商引资会在沙正阳看来效果不会好,泛泛而谈的座谈和考察,很难打动那些更多的出于一种观光和抹不开面子来一行的港澳客商,只有建立在知己知彼的基础上,你才能做到有的放矢。

    所以当卢雅一提出来这个想法时,沙正阳就有意识的进行延伸和优化完善,一直到现在的这个方案出炉。

    这项工作很繁琐而冗长,但却不能不做。

    在目前招商引资工作找不到更好的突破口时,就需要把这些基础性的情况摸排收集工作做起来,为下一步的分析研判乃至于有针对性的展开招商引资打好基础。

    长三角、闽省、珠三角,这三个地区都是外来资本项目相对较为富集的区域,但如何从其中分一勺羹,需要精心策划。

    像这些地区现在也一样在大力招商引资,一样也在全力发展经济,如果内陆地区要想去虎口夺食,或许在表面上这些地方党委政府不会说什么,但是内里绝对不会支持,更谈不上提供什么方便了。

    谁愿意把投资项目往外推?

    这还不是二十多年后的时候,大家还可以根据自己主导产业和优势产业进行选择性的招商引资,现在是能抓到一个就算一个。

    所以只有先把前期的基础工作做扎实了,然后才能不动声色的开展“渗透性”的“招揽拉拢”工作,通过这些在沿海地区打工的本地人,让他们先期去接触,甚至做好宣传工作,待到时机合适,再行正面接触,邀请这些老板来内地考察。

    卢雅的思路很开阔,这也让沙正阳很欣赏,而且提出的一些措施也相当可行,只是涉及到诸多乡镇,光靠开发区一家来肯定无法干下来,还得要通过全县的统一安排来部署督促落实,才能实现。

    “卢雅,这活儿可不轻啊。”沙正阳盘算了一阵,觉得任务压力不小。

    如果按照每个乡镇有三五百人在外务工,其中大部分都是在沿海地区,除开建筑行业和服务行业外,大部分还是集中在制造业上,对于现在的银台来说,任何制造业只要愿意来银台落户投资,都是值得引入的。

    关键在于要从这些在外地打工的工人中进行甄选。

    第一要选一些具有一定技术的,第二要选一些头脑灵活对自身行业有一定要了解的,第三要口齿伶俐能把自己这一行说得清楚的。

    只有这样的人筛选出来,才可以进行第二轮的具体谈话,从而了解他所在行业的真实情况,了解这些产业是否有可能到银台来落户,其老板有无意愿内迁或者在内陆来投资。

    第一道关很重要,如果乡镇相关工作人员不重视,敷衍了事,甄选出来的人都是没有价值的,那么不但耽搁了时间,而且也不能达到效果,要么就是把有价值的线索给排除在外,使得县里丧失了许多机遇。

    第二道关任务更重,通过第一道关的人不会少,起码也会有好几百,这要逐一进行见面谈话了解,从而二次筛选出真正具有价值的,再进入最后阶段的摸底了解,搞清楚目标价值。

    而对于这些回来过春节的工人,他们大多都会在正月十五前后就要踏上到沿海重新务工的路程,从正月初七到正月十五前后,其实时间也就只有十天左右,如果给乡镇三天时间,留给开发区这边的时间也就一周,相当于每天都要见上数十人,哪怕是分成几拨,每拨也要见十来人。

    “嗯,我的想法是不能等到乡镇统一甄选结束再去见面,得同时开始,让乡镇每天都要报一次情况,有价值特别是有重大价值的,我们可以马上就去见面,了解情况,这样第二天就可以把第一天各乡镇反馈回来的线索中较为重要的先就梳理见面了,确保优先,至于后续的,等到后面时间相对宽裕时再来一一见面。”

    卢雅显然也是有准备的。

    “另外,其实也可以通过乡镇先和村里的干部说一说,让他们现在就可以先动起来,看那些提前回来的就可以先见面了解,还可以利用春节期间走村串户喝春酒的时候,先把这些情况摸起来,争取上班第一天就可以有针对性的开展工作。”

    沙正阳点点头,外地打工的确有不少现在就已经开始返家了,现在开始先走一步也可以减轻节后的压力,是个好办法。

    “嗯,我看可以,我去找一找桑主任,再去找一下贾县长和赵县长,请他们尽快把这项工作布置下去,到时候你我两人都分别去跑几个重点乡镇,督促落实一下,好歹也要起点作用。”

    沙正阳一锤定音。

    “沙主任,这跑各乡镇我觉得恐怕还得要请桑主任以县委办名义下文打个招呼更合适,否则你我跑下去,估计有些乡镇不会搭理咱们啊。”

    卢雅苦笑。

    她觉得沙正阳太乐观了,这些乡镇本身在年边上事情就多,你还要让他们给你办这个和他们关系不大的事情,恐怕就更难了。

    沙正阳也意识到了这一点,“所以我要和贾县长和赵县长专门汇报,不是发个文件就行,要请他们逐一给各个乡镇的书记镇长把电话打到,有时候书记县长的电话比县委县府的正式文件更管用。”

    卢雅也笑了起来,“沙主任,你倒是把这一点看得挺明白,这我就放心了。”

    等到卢雅离开,沙正阳才给桑前卫打了个电话。

    年前桑前卫事情很多,加上管委会班子配齐,所以桑前卫也就越来越把这边的工作放手。

    沙正阳知道这是桑前卫对自己的看重,但是这并不代表自己就可以轻慢了。

    越是这样,就越是应当讲规矩,这是沙正阳前世中总结出来的经验。

    ******

    看见桑前卫嘴角的笑意,贺仲业微微扬起眉毛,“前卫,是沙正阳来的电话?”

    桑前卫本来是打算出去接电话的,但贺仲业示意他就在会议室里接,所以他也就没有出去,当着贺仲业的面接了。

    “嗯,正阳汇报了一下工作,提了一个想法,我觉得很有价值,或许能够给我们县里的招商引资工作带来一轮意想不到的惊喜。”

    桑前卫心情非常好,每一次接到沙正阳的电话,都能有一些好消息传来,这让桑前卫越来越放心把开发区的工作交给沙正阳来负责,或许一两年后,这个主任位置就可以交给对方了。

    “哦?这么肯定?”一旁的齐云山也很好奇,“我也一直在琢磨咱们县里的招商引资工作,除了自然堂水业和三家港资企业外,咱们什么时候能够有一个大的突破,但我看了周围其他区县,好像除了华阳县因为基础条件较好,所以还不错外,其他县都不尽人意。”

    “嗯,贺书记,齐书记,你们还别说,这帮年轻人的脑子还真的挺好用,举一反三触类旁通的点子不少,正阳说这是卢雅想出来的,我觉得可能是受到了当初正阳提出应当想办法去沿海对口企业为华祥电子和华瑞玩具招募一批熟练工人的启发,他们打算利用春节期间在沿海地区打工的人回来,对这些人进行一次信息收集,充分掌握了解这些返乡民工在沿海地区所从事的产业,进而进行研究分析,寻找机会去有针对性的进行招商引资,……”

    桑前卫把这个思路一介绍,让贺仲业和齐云山都抚掌赞叹,都觉得这个构想好。

    不求能有多少收获,哪怕能够有个三五家企业项目最终能成功落地到银台来,那这个春节辛苦一番都值得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