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二卷 第一百四十一节 管委会
    黄德新很不满意眼前这种状态。

    他一个在劳动人事局担任了十年的办公室主任,好不容易费尽心思才到开发区管委会,却被两个小字辈压在身下,这让他极为不爽。

    沙正阳也就罢了,人家去年就担任了南渡镇副镇长,而且也比自己先到开发区管委会,现在更是开发区管委会党工委副书记,名正言顺的开发区管委会二把手,可卢雅这丫头凭啥也压自己一头?

    和自己一起考察提拔,为啥就在排序上高出了自己?这是黄德新最不能接受的。

    虽说在工作分工上,她管招商引资,自己管规划建设,但是自己一个四十岁的老干部,竟然排序在这个黄毛丫头之下,就让他有点儿难以接受了。

    他不知道组织部是怎么考察的,或者说最后在出文件的时候是不是有啥猫腻。

    他甚至通过一些渠道了解了一下,在这份文件下来之前组织是不是有些疏漏,但在劳动人事局干了这么多年,他知道这种可能性几乎为零。

    绝对是卢雅这小婊砸在其中做了手脚。

    黄德新觉得自己还是有些大意了,应该提前在组织部那边活动活动,看起来就是一个先后顺序而已,等到文件一出来,却再难已更改。

    桑前卫精力放在这边的时间不是太多,黄德新一直以为这会是自己的一个机会,原来以为主要是如何对付沙正阳这个新嫩,但没想到现在前面还横了一个卢雅,黄德新觉得任重道远起来。

    见面会的时候,黄德新就意识到了这一点,虽然桑前卫也很重视开发区的工作,但是县委办那边却让他有些分不开身,更多的工作就落在了沙正阳身上。

    开发区已经开了一个很不错的头,而且县里的重视,加上港资企业的签约,这都给开发区带来了一个兴旺在即的景象。

    黄德新觉得这是一个机会,或许沙正阳在搞企业上的确有些能耐,但是像管理开发区管委会这样大一个摊子,不是光靠会搞企业就行的,这里更重要的如何规划和对人的管理,在这一点上黄德新觉得自己当仁不让。

    当然,他不会这么冒失,他需要观察一下局面。

    虽然来了几天,很多情况还不清楚,但是像沙正阳这样才工作两年的毛头小子,哪怕他当了领导,若是要论办公室管理这一套,恐怕相差甚远。

    “黄主任,沙主任请您和卢主任去他办公室研究工作。”崔洛和站在门口唤醒了还在思考的黄德新。

    “好。”这几天黄德新也跑了几趟开发区的地盘,实地了解了一下开发区在建的情况,分工桑前卫和沙正阳都已经明确了,自己分管规建这一块,卢雅负责招商引资这一块,他觉得也很合理。

    招商引资这活儿不好干,求爹爹告奶奶,还得要跑外边,哪里比得上规建这一块,只需要做好规划,协调好地方和建设部门,基本上就差不多了。

    这活儿属于你全力以赴干也未必能干好,但是你想搞砸却是分分秒秒的活儿,尤其适合目前的的情形。

    指望招牌一亮,就有让你主动进驻投资,那就太天真了。

    就是这几家港资企业,也是经过无数轮谈判,才算敲定的。

    到了沙正阳办公室,黄德新看到沙正阳已经在办公桌后阅读着东西,而卢雅已经很规矩的坐在了一侧的沙发上,黄德新坐入属于自己的位置里。

    “来了,嗯,受桑主任委托,咱们先碰一个头,研究一下明年的粗略规划,黄主任和卢主任这几天都应该熟悉了自己的工作,开发区这边人少事多,更关键的任务重,领导随时盯着,所以我们得自个儿把自个儿盯紧一点。”沙正阳语气很平和,手里随便的翻阅着笔记本,抬起目光:“先说说你们二位了解的情况吧,谁先来?”

    随着沙正阳出任管委会党工委副书记,事实上已经明确了他的常务副主任一角,那么在工作分工上由于桑前卫的经常缺位,事实上他已经在代行主任职责。

    好在开发区管委会目前还处于初建阶段,就是一个规划建设一个招商引资这两项主要工作,只要说等到逐步发展起来的产业规划引导和后期服务等等,现在都还谈不上。

    “我先来吧。”黄德新实际很有些不太适应这种氛围,尤其是坐在自己对面的这位新嫩。

    才二十三岁,工作也就两年多时间,自己工龄都快要赶上他的年龄了,现在却大模大样的坐在自己面前指手画脚,这让很是不舒服。

    黄德新觉得这个家伙运气太好了一点儿,两个原因让他坐上了这个位置,一是他当过县长的秘书,二是他走了狗屎运把一家濒临倒闭的乡镇企业搞了起来,甚至还收购了县酒厂,可是这并不代表他就能管理好开发区这样大一个摊子。

    如果是桑前卫来主持这个研究,黄德新当然不会感到不适,但是沙正阳,他总有一种说不出的抵触感,或许是年龄因素对他的刺激太大了一些。

    当然他也不会明着做什么不合适的事情,在机关里厮混了这么多年,规矩他还是懂的,在没有把握的情况下你想要挑战规则,那就会死得很惨。

    “这几天我跑了一圈,但是跑的还不够,有些点还没有来得及看。”黄德新埋着头看着自己的笔记本,自顾自的道:“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自然大道的进展还算不错,预计能够按照工期完成,……”

    “华峰电器周边地块也正在进行平整,华峰电器外部管线刚开始建设,这一方面可能要加快,届时还需要和自来水公司、供电局和邮电局那边衔接,……,其余地块尚未启动平整,……”

    沙正阳微微皱起眉头,粗粗一听,似乎对方在熟悉工作上还是花了一番心思的,但据他所知黄德新之后坐着车跑了两趟,然后就以没有车为由,再也没有下去过了。

    这也是初次接触一起工作,沙正阳倒不至于对对方有多么大的看法,不过心里却已经有些不太好的观感了。

    如果只想着坐车下去溜一圈,听着规建办那边把方案图纸拿给你过一遍,觉得这就是分管领导的工作了,那这个副主任未免就当得太轻松了。

    “嗯,黄主任你觉得目前规建这一块工作最下一步有些打算?尤其是针对最紧迫的工作。”沙正阳觉得自己还是应当稍许保持一些耐心,也许黄德新只是才来,进入状态慢了一点。

    “打算?”黄德新愣了一愣。

    他以为只是介绍一下他现在熟悉的工作情况,至于打算,他还真没有考虑过。

    他觉得现在开发区就这点儿家当,自然大道正在建,好像也还算正常,其他土地的平整因为资金原因恐怕也只能维持现状,管线的铺设慢了点,但供电局和邮电局以及自来水公司都是一些大爷们,要催他们加快进度,怕是要碰一鼻子灰。

    下一步能有什么打算?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还能有什么打算?

    意识到自己如果这个问题不可能不回答,黄德新心里稍微慌乱了一下,但毕竟也是在机关里混了十多年的老人了,稍微稳定了一下情绪,立即道:“我觉得目前还是要首先完成自然大道的建成,另外对整个开发区的地块进行一次优化规划,为下一步的招商引资工作做好准备,……”

    沙正阳尽可能的让自己不满意的情绪不表露出来,但内心却也有了几分火气,这个黄德新,在搞什么?

    自己上个星期开完第一次碰头会之后就专门给他交代了,除了熟悉情况外,就是要和规建办研究当前工作,不要觉得马上就是春节了,就想着等春节后再来考虑工作。

    但现在看来这个家伙是根本就没把自己的话放在心上,现在自己一问起来,就开始用那些套话废话来应付了。

    卢雅眼观鼻,鼻观心,只是看着自己笔记本,似乎是在思考自己的工作,但内心却是在急速思索。

    这位沙主任可不是表面上看起来那么那么好性子的人,他最注重的是态度,而非过程,交代给你的工作,如果你竭尽所能,哪怕结果真的不尽人意,他也能理解,但如果你连态度都不端正,敷衍了事,那你可就麻烦了。

    这个黄德新看来也是在机关里懒散惯了,觉得这都在年边上了,熟悉了解一下情况也就差不多可以收拾东西过年了,但却没想到沙正阳可没有那么糊弄。

    黄德新注意到了沙正阳脸色没那么好看,他心里也稍微有点儿发虚,没想到沙正阳这么逗硬,还有一个多星期就过年了,这个时候却还来研究什么工作,还要提打算,这特么不是故意为难人么?

    之前沙正阳的确说过要利用春节前这半个月时间熟悉情况,提出思路打算,他以为就是一个过场,这春节前后能干什么?

    大家心都散了,就等拿奖金过年了,所以他根本就没在意。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