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二卷 第一百三十八节 有为才有位

第二卷 第一百三十八节 有为才有位

    1993年的1月就这样悄无声息的走来了,沙正阳甚至还没有来得及感受到一点儿什么。

    东方红集团的高层几乎全体出动。

    除了沙正阳在一个月前的燕京为中国癌症基金会集资义演作为嘉宾出席之后返回银台坐镇外,无论是宁月婵、焦虹,还是毛国荣都全数扎在了外边,甚至连宁月凤都被临时抽了出来,顶上了销售市场。

    从1992年的11月开始,济南、杭州、贵阳,最后是燕京,三场老崔的“新长征路上的摇滚”演唱会加一场为癌症基金会的义演,作为合作伙伴,前期的准备工作繁重无比。

    杭州和燕京是两个重头,而毛国荣又忙于开拓和稳固东北市场的情况下,焦虹出征杭州,宁月婵亲自赶赴燕京坐镇,王澍则协助宁月婵,宁月凤负责济南,杨科扎根贵阳。

    所以从10月份开始,各种前期准备工作就开始铺开。

    几百万连眼睛都没有来得及一眨就这么砸了出去,加上11月份终于解决了央视广告问题,林林总总加起来,这几个月里东方红酒业就砸进去了一千多万接近两千万。

    饶是东方红酒业的销售势头仍然处于一种非常良好的快速增长态势,沙正阳一样觉得有些吃不消了。

    到处都在花钱,众志建设在开发区的建设上也是不断垫资。

    根据合同,需要到今年3月份一期建设完成后,众志建设才能拿到一半的工程款,而要到1993年9月才能拿到剩余的百分之三十工程款,最后百分之二十要到1993年底结清。

    好在东方红大厦的谈判已经完成了。

    二百八十亩土地以每亩二十五万的价格拿给了东方红集团,虽然算下来总价达到七千万,但是市政府同意出该款项一年内付清一半,而剩余一半可以在两年内付清。

    这个价格已经相当低廉了,在沙正阳印象中,前世2010年二环线内一宗地拍出了楼面价10800的天价,位置还不及这块地,而现在这二百八十亩地加上容积率算下来,楼面价不过区区两百多元,哪怕是在当下,也堪称是白菜价了。

    同时市政府还同意为经纬编厂六十亩地改性为商住用地,免收费用,这也算是一个很优厚的回报了。

    目前东方红集团正在委托设计单位对东方红大厦进行设计,鉴于做为东方红集团的形象建筑,集团内部都希望东方红大厦能够有一个较为出彩的形象,所以也都希望选择一家具有国际化视野的设计事务所来为东方红大厦进行设计。

    不过这还需要为未来可能要租赁东方红大厦使用的外资酒店方考虑。

    毕竟三十八层这样一幢高楼,对于东方红集团来说,哪怕日后总部真的要搬迁到市里来,那也不可能用得上多少,大部分仍然需要出租,而作为一家五星级酒店租赁使用无疑是最划算不过的了。

    目前王澍正在联系华东建筑设计院和同济大学建筑设计院,但最终结果还需要经过市里边的评审,甚至连东方红集团都没有太大的发言权。

    沙正阳对此倒没有太大的反感,毕竟市里让利那么多,最终你弄出来的却是一幢不伦不类的玩意儿,那让领导脸往哪儿搁?

    估计设计方案也得要下半年才能出来得了,年内能动工就算是不错的了。

    所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到了开工的时候,资金上的压力反而没那么大了,沙正阳有这个信心,到今年年底,东方红酒业的销售收入可以突破8亿,甚至突破3亿。

    1992年全年,东方红酒业实现销售收入75亿,大大超出了最初集团自己的预估,主要还是东北三省市场开始发力,逐渐取代了湘、苏、皖、甘四省成为新的增长点。

    虽然黄绍棠没有如约来东方红集团视察,但是还是专门委托新任的市委秘书长陈琦来东方红了一趟,送来了他为东方红集团写的字,兑现了他当初的承诺。

    现在这幅字还挂在东方红集团的荣誉室里,“再铸辉煌”四个字写得雄浑有力,一气呵成,很有气势。

    “笃笃”敲门声响起,沙正阳从沉思中惊醒,见是卢雅站在门口,手里拿着一叠材料。

    “进来,坐吧。”沙正阳看了一眼这个并不算漂亮但却很耐看的女子,“今天怎么这么客气了?”

    “不是看见您在思考问题怕打扰了你的思路么?”通过这一段时间相处,卢雅也对沙正阳的性格有了一个大致了解,逐渐熟悉起来,所以也没有那么拘束了,说起话来得很随便了。

    “你敲门就不打扰了?”沙正阳笑着打趣:“又有什么好消息要告诉我么?”

    “主任,您这就有点儿寒碜我们了,这都马上要过年了,我上次就请示桑主任和您,看看能不能再跑一趟珠三角那边,想办法去多挖一些人,以人来引那边的企业过来,您老说缓一缓,现在又来说这个。”

    卢雅颇有些不甘心,但她也知道沙正阳是为她好。

    上个星期县委组织部已经来正式考察了她,这让她兴奋得两天都没睡好觉,但是她也知道竞逐这个开发区管委会副主任位置的人太多了。

    据说有不少是老资格的副科级干部都一门心思要挤进来,所以之前也有人告诉她即便是她要提拔也有可能不是在开发区,而是到某个乡镇去担任副乡镇长。

    但即便是这样,也足以让卢雅心满意足了,辛苦这么久,总得有一个回报,只是到乡镇去让卢雅还是有些遗憾,她觉得能留在开发区管委会,能和沙正阳这样说到做到的人一起工作,心情都能愉快许多,哪怕累了一些,但是值。

    “不急在一时,我向桑主任建议了,开了年,就要组织一轮去长三角和朱三家的‘挖人拉厂’行动,要两方面的动作结合起来,才能实现最佳效果。”沙正阳摆摆手,“对了,华祥电子和华瑞玩具的土地平整结束没有?”

    “结束了,预计年前就可以开工,不过估计也就是一个象征性的开工仪式,马上就是春节了,工人也要放假。”卢雅回答道。

    “嗯,那一开年就要抓紧,众志建设那边你也得催着点儿。”沙正阳的话引来卢雅的一笑,“主任,是不是你来催一催效果会更好?”

    “各了各,华峰电器的基础建设都差不多了,众志建设应该腾得出人手来。”沙正阳话音未落,手提电话就响了起来,是郭业山来的电话。

    言简意赅,只有两句话就挂了。

    沙正阳放下电话,嘴角浮起一抹笑容,看着卢雅,点了点头,“恭喜了,卢雅。”

    “啊?”卢雅觉得自己声音都有些发颤,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儿上,“主任?”

    “刚才县委常委会过了,你任开发区党工委委员、副主任。”

    沙正阳给了对方一个很肯定的定心丸,当然他没说郭业山还说了一句,自己任开发区党工委副书记。

    这个结果非他所愿。

    林春鸣已经打过电话来了,询问他准备什么时候让那边发协调函,因为涉及到组织关系,还需要和银台县委这边衔接,所以还要等沙正阳的答复,林春鸣也不想让沙正阳难做。

    现在银台县委却任命自己为党工委副书记,这是桑前卫对自己的信任和看重,但却让他更内疚。

    不过这改变不了他要去市里的决定,他不看好银台未来几年,更何况市里的平台要比这边大得多。

    卢雅脸上掠过一抹红潮,抿了抿嘴,想说什么,但是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不用说什么,这是你应得的,之前我就说过,有为才有位,开发区有位,但需要有为之人来坐,无为之人坐上这个位置迟早也得要下来,开发区管委会不养闲人。”

    沙正阳摆摆手制止了卢雅,很坦然的道:“我也是这么和桑主任、郭部长说的,他们同意我的意见。”

    他没有在卢雅面前掩饰自己和郭业山的密切干系,卢雅也是聪明人,罗冕对其颇为欣赏,自然有她自己的消息渠道,所以不需要遮掩什么。

    “不管怎么说,主任,我还是要感谢,虽然我自认为我做了不少工作,但是很多都是在您的点拨指导下做的,有些我们根本就想不到。”卢雅摇摇头,“我心里有数。”

    “不说这个了,文件下午就会下发,明天你就要正式履职,我和桑主任提过,招商引资这一块工作你要负责抓起来。”沙正阳顿了顿,“对了,我们管委会还回来一位副主任,原来县劳动局办公室主任黄新德过来担任。”

    “沙主任放心,我会摆正位置,……”卢雅赶紧表态,却被沙正阳打断:“那倒没有必要,你有你分管的工作,黄主任有他的工作,分工合作,各司其职,都是为了工作。”

    卢雅感觉到沙正阳态度的变化,心中微微一动,“主任,我听说您要任党工委副书记?”

    这个消息她是从罗冕那里得知的,但不确定,但从沙正阳今天的态度来看,应该是如此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