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二卷 第一百三十五节 给年轻人一些机会

第二卷 第一百三十五节 给年轻人一些机会

    “不会走?你的意思是你要离开银台?”宁月婵也大吃一惊:“去哪儿?谁决定的?你走了公司怎么办?”

    她一直以为沙正阳可能会放手东方红集团,把公司交给自己和焦虹,他自己到县里工作,没想到居然诈出来一个沙正阳可能要离开银台的消息!

    “有可能吧,不过我就算是走了,也一样会关注东方红集团,一样为会为你们出谋划策。”沙正阳没想到宁月婵反应这么大,连忙道:“这还只是一个意向,未必可行。”

    “你这么说,那就是你肯定要离开银台了。”宁月婵脸色有些黯淡,目光里更是多了几分落寞,“去哪儿?市里?”

    “可能是吧。”觉察到了宁月婵心情的转坏,沙正阳也有些难受,沉吟了一下才道:“月婵姐,我也不想离开公司,离开你们,但是天下无不散的宴席,更何况,现在交通和通讯这么方便。我倒是觉得如果我离开,也许才会是一个更好的发展契机,或许我在另外的领域需要你们的支帮助持呢?”

    宁月婵眼睛一亮,似乎是被沙正阳的这番话打动,“需要我们支持?你的意思是你到市里,也还要搞企业?”

    “不好说,但现在从中央到地方都是以经济建设为中心,搞经济建设,那自然离不开搞企业,就国内省内的情况来说,唯有依靠工业来实现解决农村剩余劳动力和实现百姓增收才是最可行之路,所以我觉得无论走到哪里,搞企业发展经济都是不可少的。”

    到市经开区,虽然不是直接搞企业,但是招商引资,培育环境,吸引企业经历啊,这项工作也一样不轻松,尤其是面临着诸多竞争对手的时候。

    “月婵姐,我内心是希望你和虹姐联手把东方红集团做得更大更强,我有一个很宏大的理想,东方红集团未来应该在我们国内百强企业占据一席之地,但我的愿望还不仅仅只是东方红集团,我希望有更多的企业能够在我们手里成长起来,成为顶梁柱。”

    有些话不能说太深,但沙正阳要透露一个意思给对方,那就是未来自己一样会和她们在工作和生活中有很多交织的时候,只有这样才能让她们放心。

    说到底,无论是宁月婵还是焦虹,现在内心都还不够强大,短短一年多时间,东方红酒业目前取得的成绩虽然可观,但还不足以让她们信心彻底稳固。

    再假以时日,当明年东方红酒业的销售收入向三亿甚至更高发起冲击时,当自然堂水业和华峰电器再度取得成功时,沙正阳相信宁月婵和焦虹的心态就会发生变化,就会真的成熟而自信了。

    沙正阳的话让宁月婵心中震撼莫名,全国百强,这可不是指白酒企业百强,而是指所有企业中的百强,这意味着东方红集团起码也应当是在全省范围内的前三甲才有这个资格冲击全国百强。

    这个愿望的确太宏大了,宏大到让人不敢置信,但是转念一想,看看一年前的东方红,你又能想得到它能发展到现在这个地步么?

    “正阳,东方红是你一手打造起来的,我想你也不愿意看到它的坠落,我和虹姐现在还没做好这个准备,你在做任何决定之前要三思。”宁月婵幽幽一叹,“我也知道男儿志在四方,东方红这个池塘肯定也满足不了你,你说的希望日后我们能给予你支持,那肯定是不在话下,我希望你在走之前提前把许多问题考虑好。”

    “我知道,我所说的也并非虚言,未来我和你,还有虹姐、柏山他们,也许都还会有更大的舞台等着我们!”

    沙正阳信心十足,脸上洋溢着淡淡的笑容,看得宁月婵也是芳心暗动,却又有一种莫名的直觉,这个人始终都是如此,从来不会让人失望。

    *****

    日子还得继续过。

    敲定了选址之后,后续的细节谈判就是市政府办和市国土局、市建委一干人与东方红集团的谈判了。

    这个任务焦虹又责无旁贷的接上了,沙正阳安排赵一善协助焦虹,因为这既涉及到众志建设的那块土地变性,同时又还牵扯到未来东方红大厦启动建设,众志建设必然要参与到其中去。

    无法当总包,但起码也得要分一勺羹才行。

    涉及到数亿元乃至数十亿资产的增值问题,以及在这片土地上的折扣问题,无论是谁都不敢掉以轻心。

    一个百分点的折扣都涉及到数十万甚至百万的损失或者收益,沙正阳可以在大问题上拍板,但他自认为在具体谈判上远不及宁月婵和焦虹。

    但宁月婵要负责11月和12月在齐鲁和燕京的一系列结合崔建演唱会的市场开拓,毛国荣仍然还在深耕东北市场,所以只能交给焦虹来负责。

    唐庭广开始全面接手负责县酒厂厂区的行政管理,而生产这一块则是由董国阳亲自来负责。

    胡文虎的精力则放在了红旗和东泉两个厂区上。

    方东儒现在也心安理得的接受了现状,把主要精力放在了开发研究东方红国窖1949之后的两个系列产品,即东方红国窖1927和东方红国窖1921。

    其中东方红国窖1927是58度的原浆,也是东方红未来三年的重点研发产品,东方红国窖1921则是比照48度的精品东方红推出的高端低度酒,现在也开始进入提前预研阶段了。

    高柏山和宁月凤二人几乎是全副身心都投入到了自然堂的建设中,进度非常快,而这边华峰电器的建设也在有条不紊的推进,但是因为需要配合自然堂桶装水的上市时间,所以进度并不赶。

    “觉得怎么样?”郭业山笑意盈面,捧着茶杯啜了一口,放下,靠在藤椅背上,“看你的气色似乎在开发区干得很顺心啊。”

    办公桌上摆着几份文件,一份是省委、市委转发中央的《中共中央关于加强和改进宣传思想工作,更好地为经济建设和改革开放服务的意见》,这是中央政治局九月份通过的文件,现在正式下发了。

    “还行,桑主任喜欢撒手,我呢,就多做点儿。”郭业山学习完毕,正式回来上班了,沙正阳肯定要在第一时间拜会。

    上午郭业山要去贺仲业那里汇报工作,还得要处理一下部里的事务,所以沙正阳选择了下午四点钟过来,谈谈工作,汇报一下思想,顺带晚上也可以吃顿饭,算是替郭业山接风了。

    这都是最起码的人情世故。

    郭业山对自己有知遇擢拔之恩,而且还主动把自己推荐到了开发区管委会,哪怕桑前卫和郭业山之间的关系很普通,这份大度也让沙正阳很是钦佩。

    “多做点儿是好事,开发区刚刚起步,各项任务也很重,贺书记也随时盯着,干出成绩来,组织看得到。”

    看到沙正阳的成熟,他觉得自己也算半个座师吧,另半个得算曹清泰,郭业山也很高兴。

    “那是自然,只是开发区管委会这边人手少了点儿,我还是有些玩不转啊。”在郭业山面前他也得叫叫苦,当然,这也是有目的的。

    “哟,才干几天,就叫苦?你年轻人不干,谁干?”郭业山还能不知道这家伙的花花肠子,故意不接茬儿。

    “嘿嘿,我是年轻人,是该多干,可也得给别的年轻人一些机会吧?”沙正阳笑眯眯的道。

    “卢雅?”郭业山沉吟了一下,“你和桑主任提过了?”

    “嗯,提过了,桑主任的意见还是再考察一段时间,我觉得卢雅表现很优秀,而且舍得吃苦受累,开发区管委会应当树立这样一个风气,那就是肯吃苦受累,肯埋头苦干的干部就要提拔,而不是那些成天坐在办公室里喝茶看报打发时间熬资历的干部。”沙正阳振振有词。

    “怎么听得像是在替你自己打抱不平呢?”郭业山调侃了沙正阳一句,“还不满足,准备当开发区管委会党工委副书记?”

    沙正阳一愣,他没想到郭业山突然提及这个,他可从未想过,现在开发区管委会就那么几个人,好像没必要设立党工委副书记吧?

    “前段时间贺书记、齐书记以及桑主任来党校看我,桑主任提了一句,建议由你来担任开发区党工委副书记,嗯,大概意思就是明确你的常务副主任吧,日后再调过来或者提拔副主任,也免得引起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郭业山的话自然有其道理。

    同是副科级干部,沙正阳担任副科级干部一年时间不到,如果组织调过来一个担任了多年副科级领导职务的干部来担任副主任,这排位怎么办?

    现在先明确了沙正阳的党工委副书记这个党内职务,自然就不存在任何问题了。

    而且桑前卫这么突兀的提出来,估计也应该是有人瞅着了开发区管委会副主任这个位置,甚至可能连桑前卫都有些顶不住了,所以桑前卫才要未雨绸缪。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