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二卷 第一百三十四节 压舱
    “能理解,各人都有权选择自己的生活,不过……”沙正阳点点头,却没有再说下去。

    “不过什么?”宁月婵侧首,目光望过来。

    “没什么。”沙正阳摇摇头。

    “别给我说半句留半句,你知道我最讨厌这样。”宁月婵嗔怪的瞪着凤眼注视着沙正阳。

    “哎,背后说人非君子所为。”沙正阳随口道,目光却显得很轻慢。

    “赶紧给我说,少在我面前卖关子!你还是啥君子?”宁月婵有些恼了。

    “嗯,我只是觉得高处长心思重了一些,月婵姐你这种人和他在一起,你像一泓清泉,他像一口深井。”沙正阳笑笑道。

    其实也不算深井,井倒是井,想装的东西很多,只是容量小了点儿,容易被人看透,或许再在机关里修炼十年八年能变成一口深井。

    沙正阳的话让宁月婵一愣,歪着头又想了想,“他心思重,你心思不重?”

    “我在外人面前肯定心思重,不过月婵姐知道,我在你面前可都是坦诚相对的。”沙正阳泰然自若的道。

    一句“外人”,让宁月婵心里微微一甜,瞄向沙正阳的目光顿时柔和了许多,但嘴里却仍然不依不饶:“嘴上说得挺好,谁知道你肚子里装的什么坏水,还说不在背后说人呢。”

    沙正阳啼笑皆非,耸耸肩,“月婵姐要这么说我也没办法,不过我是实话实说。”

    车内又安静了下来,宁月婵目光有些飘浮,不断在窗外流淌。

    “我其实并不恨他,只是为自己后悔。”宁月婵语气平静,“当初他考上大学,我没考上,我就隐约知道我们可能走上了两条不同的道路,但我始终有些不愿意相信,……”

    沙正阳没搭话,他知道这个时候宁月婵不需要回答,只需要安静的倾听。

    “后来他毕业了,分到市政府,对于我来说,一个在县里的村上,一个在市政府,天壤之别,我就和他说,我们分手,可是他不答应,我也不知道他内心怎么想,大概是不愿意背负陈世美这个恶名吧,后来我拗不过他,就结了婚,……”

    沙正阳知道,悲剧来了。

    “结了婚之后他就一直闷闷不乐,加上他在市政府里只有一个和别人合用的宿舍,我也没法经常去,他很少回来,这样的生活持续了两年,越来越淡,有时候他一个月都不回来一趟,打电话也是几句话就断了,……”

    “再后来,我就听说市里一个领导的女儿在追他,可他从来不和我提离婚,我知道他是在等我提出来,免得被别人戳脊梁骨,……”

    宁月婵嘴角浮起一抹凄美而讥讽的冷笑,“真是好笑,他这个人到这个时候都还要盘算这些,我觉得我完全不认识他了,他也完全不是那个当年在学校里勤奋刻苦的高海洋了,我只能说我没能坚持不和他结婚,……”

    “这就是一段错误,所以我就提出来离婚了,他也不表态,后来还是我去找他爸他妈,说好,然后再去找他,最后他同意了,……”

    宁月婵一口气把这些倾吐出来,心中似乎放下了一块巨石,人也陡然轻松了许多,“我一个人反而轻松自在,我的性子周围人都知道,所以过得挺好。”

    “真心希望月婵姐能一直这样保持轻松愉悦的心境,永远这样年轻漂亮。”沙正阳由衷的恭维了一句。

    “年轻漂亮?老喽,我都二十八了,只比虹姐小三岁,再等两年就过三十岁了。”宁月婵妩媚的白了沙正阳一眼,“哪里能和那些还在读大学的小妹妹们比?”

    沙正阳背上一阵瀑布汗,不敢搭腔。

    孙妍和顾湄的存在宁月婵和焦虹都知道,那一日二女都看见了顾湄的出现,后来也隐约知晓自己在和另外一个汉化总厂子弟的女孩子交往,只是处于她们的角度,自然对这种事情只能冷眼旁观了。

    只是内心的感觉和滋味却不足为外人道了。

    感觉到宁月婵已经从原来的束缚中走了出来,全身上下都洋溢着一种轻快的活力,沙正阳心情也好了不少。

    原来的宁月婵虽然也热情火辣,但是在独处的时候眉宇间却始终有一层阴郁笼罩,挥之不去,但现在她应该是彻底摆脱了这段纠葛已久的感情了。

    无论自己对她们存着什么样的感情,但是有一点却不会变,那就是希望她们快乐和幸福,当然,各人对快乐幸福的理解却不尽一致,这却不是沙正阳能决定的了。

    “和吴市长谈得怎么样?”宁月婵终于把话题转开,让沙正阳舒了一口气。

    “还行,吴市长还是比较理解我们企业的难处,不过他的心比较大,嗯,或许是希望通过一些突破性的举措来带动汉都的发展吧,感觉他有些心急了。”沙正阳一边思索,一边道:“我许下了一个宏愿,换来市里边最大的支持。”

    “哦?宏愿,最大的支持?”宁月婵注意力被吸引了过来,“啥意思?”

    “我承诺如果三年后东方红大厦建成的时候,东方红集团发展顺利,会开建不低于五十层的自然堂大厦,作为汉都市未来的新地标,如果条件允许的话,甚至可以建两幢高层地标建筑,作为交换条件,市里要接受我们的土地选址意见,即选址于经纬编厂右侧地块,面积应该不低于三百亩,地价要最大的优惠,同时还要同意把经纬编厂的那块土地变性为商住用地。”

    宁月婵目光沉凝,盯着沙正阳:“正阳,你很看好这一片土地的价值升值?”

    当初经纬编厂地块也有接近六十亩,因为是工业用地,价格相当便宜,但是毕竟在二环路内,位置还算不错,但经纬编厂项目取得土地时已经是五年前的事情了,现在这块土地哪怕是工业用地起码也要翻一番了,如果是能改性为商住用地,那么这块土地价值还要翻两倍,起码要超过三千万。

    如果市里愿意将三百亩土地以一个极低的折扣价交给东方红集团,不计未来增值,光是现在这笔收益就极为巨大。

    这当然是市里边对东方红的一个补偿。

    毕竟要建一幢已经确定为38层的大楼需要资金不会低于5亿,未来还要建两栋不低于五十层的大楼,哪怕不计物价递增的可能,所需资金起码在十二亿以上。

    市里边以折价土地作为补偿交给东方红集团也是合理的。

    “当然。”沙正阳显得很笃定,“月婵姐,你看得到,这可是二环线内的土地,我敢打赌,最多五年,再说晚点儿吧,最多八年,也就是2000年以前,三环线就得要开始规划动工,到时候,二环线内根本不可能有空地,这一亩地低于三百万根本不可能,如果拖上二十年,一亩地过千万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过千万?宁月婵不敢置信,那岂不是意味着,光是这三百亩地都得要值三十个亿?这简直不可想象。

    看见沙正阳明亮的目光,宁月婵心微微一乱,故作镇静的捋了捋自己脑后的发梢。

    “如果是这样,那也意味着这块土地的增值速度会很快,我们日后如果资金上有不足,也可以用这块土地去进行抵押贷款,而无需担心资金链断裂了。”

    “也不能这么乐观,土地房产这类重资产在经济向好时,固然很容易变现,银行也乐于接受抵押,但在经济下滑时,就算是银行能接受抵押,估计也会条件苛刻了。”沙正阳不无感慨,“能拿下这两块土地,也算是为东方红集团留下一笔厚实的资产吧,真要有什么风吹草动,这两块土地也算是两块压舱石,能管得上一些用了。”

    沙正阳这么想也是有其道理的。

    现在东方红集团的情况看起来非常好,尤其是东方红酒业,现金流稳定而且还在持续猛增,明年自然堂水业一旦打开局面,又将是一头现金奶牛,但你不能只看到好的一面。

    为虑胜先虑败,风险总是无处不在,甚至总在你预想不到的时候袭来。

    而有的时候你需要资金支持的时候,就得要靠这类重资产银行才会认可,所以拿下这两处土地也算是为东方红集团打下一块坚实的基石了,也算自己离开之前在为东方红集团做的一份贡献吧。

    “正阳,你是不是要走了?”宁月婵突然问道。

    沙正阳一惊,随即反问道:“月婵姐,为什么这么问?”

    “我总感觉你这段时间动作有些大,自然堂那边基本上都甩手了,就让柏山和月凤去负责,酒厂这边也是甩给我和虹姐,懒于过问,我不信你在管委会就能用那么忙?”宁月婵直觉很灵敏,“而且你这么急切的拿下这两块土地,还说是压舱石,莫非你觉得不踏实?”

    沙正阳被这女人的直觉给吓了一跳,但在宁月婵美眸注视下,又不好撒谎,沉吟了好一阵才道:“月婵姐,我只能说起码春节前我不会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