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二卷 第一百三十一节 口若悬河
    “小沙,你提到了我们汉都在招商引资上存在的一些缺陷性弊病,嗯,我觉得这个提法很好,你说具体一些。”吴国胜忍不住启口问道。

    “嗯,吴市长,我这些观点未必正确,……”沙正阳得先把态度摆端正,否则就显得有点儿太狂妄了。

    “行了,你说。”吴国胜打断他的谦虚,“我心里有数。”

    “我个人觉得汉都仍然没有走出传统经济的窠臼,更多的仍然是处于一种计划经济体制下的模式。吴市长您是搞企业出身的,我也算是搞过一段时间企业,其实搞企业应该是对发展经济,或者说招商引资最有体会的了。”

    沙正阳只简单的有一个话题就把双方距离拉近了不少。

    “在企业干,才知道做企业的难,做企业的苦,……”

    汉都市委市政府里搞企业出身的领导屈指可数,甚至可以说就只有吴国胜一个。

    由于对行政工作的不太熟悉,吴国胜担任了市委副书记两年,但那是挂职,所以一直有有一种游离于体制之外的疏离感,这也让他一度很不适应。

    应该是从担任市长开始,他才算是真正进入地方体系中。

    也是从那时候开始,用了两年时间,他才逐渐开始适应现在这种状态。

    吴国胜一直觉得,无论是市委还是市政府这边,始终有一些领导干部对自己横竖看不对眼,总觉得自己不是从所谓的正规渠道上提拔起来的干部,还经常用什么“宰相必起于州郡,猛将必发于卒伍”这种言论来显示他们的正统。

    这让吴国胜非常愤懑而又郁闷,但遇到这种情形你还不好去和对方计较,唯有通过工作来证明自己。

    吴国胜不是那种心胸狭窄之人。

    他觉得从基层起家也好,在企业锻炼也好,都是一种历练,关键在于你要善于学习汲取,通过这些经历来丰富自己的工作经验,拓宽自己的视野心胸。

    那种狭隘的把地方和企业对立的干部,只能说明他们的浅薄无知。

    沙正阳从本质上来说,也是属于地方干部,但是他的特殊之处在于他一下乡镇就到了企业,而且基本上是一手把企业从濒于破产带到了目前辉煌一时的局面。

    一个多亿的销售收入不是小数,哪怕是在汉都市里,一样足以让人侧目而视。

    而且关键这家企业还是一家乡镇企业,这让无数一个正处副厅级别的国企为之汗颜。

    沙正阳那句“在企业干,才知道做企业的难,做企业的苦”,一下子就击中了吴国胜内心深处的共鸣点。

    吴国胜发现自己内心竟然生出了一种惺惺相惜的感觉。

    整个市委市政府里就没有哪个是搞企业出身的,一个说起话来比谁都牛,都觉得搞企业就那么简单,有原料,加工生产出来,卖掉就能赚钱,就该给政府交税,完全还在意计划经济时代的思维在考虑问题。

    这让吴国胜很是恼火,缺乏商品经济意识和市场经济意识不说,问题是这帮人还都占据一定位置,你和他探讨,他还强词夺理。

    就像现在汉都的招商引资工作一样,一直低迷徘徊,比起成都、武汉这些地方相差甚远,虽然林春鸣作风很务实,也的确在很努力的四处吆喝呐喊,但是却成效甚微。

    在吴国胜看来,黄绍棠就是把一个不合适的人安排在了不合适的岗位上。

    换一个位置,哪怕是让林春鸣担任朱建涛的市委副书记位置,林春鸣铁定要比这个常务副市长那个干得好。

    再或者说,让林春鸣单纯只干常务副市长而不要去兼任经开区党工ei书记、主任,再或者你兼任党工ei书记,另设一个专职主任,那也要好得多。

    注意到吴国胜脸上表情的变化,沙正阳感觉到自己刚才那句话应该是挠到了吴国胜心中的痒处,尤其是吴国胜眉峰一扬,显然是很赞许自己刚才那句话。

    这就好,现在沙正阳就是需要尽可能快的找到和吴国胜的共同话语,或者说找到切入点,待会儿才能不引对方反感的和对方谈条件,在发生争执时,也不至于让对方对自己的观感太糟糕。

    现在似乎有了一个很好的开始。

    “我们搞企业的,对现在正在逐步步入市场经济海洋的企业可能最有体会,尤其是像我们东方红酒业这类乡镇股份制企业,产供销,从原料成本到运输条件,到水电成本以及人工工资,生产出来之后如何营销卖掉,还有售后服务,这是一门很深奥的学问,没有那么简单,稍不注意投资失败,企业亏损,那就是大难。”

    沙正阳继续阐述着自己的观点:“既然搞企业这么难,人家投资商在选择投资目的地的时候,当然要精挑细选,除了我们和其他各地一样的条件外,你还能帮人家解决什么问题,还能让人家觉得满意,这才是我们要搞清楚的关键。”

    话浅理深。

    “你认为我们汉都主要还存在哪些具体的问题,可以采取哪些措施来解决?”吴国胜抚摸着下颌,脸上有思索的表情。

    “吴市长您是搞企业出身的,应该知道,一家企业从开办到生产,中间需要呈批审批的手续有多少,需要多少个部门盖多少公章,又会因为对各种审批条件的不理解而碰多少壁,跑多少冤枉路?”

    “这还没有算进去我们有些职能审批部门的人员冷、硬、横、推、吃、拿、卡、要,对于对于投资者来说,各种优惠的硬条件固然重要,但是这些涉及到具体办事中的软问题一样很关键!”

    “尤其是对讲求效率的外资外商来说,那种低效率的冗繁程序是最让他们觉得绝望的,经常本来一天就能办下来的事情要拖一个星期,一个星期能办下来的事情要拖到一个月,一个月能审批下来的至少要拖你半年,这种情况下,你怎么让人家满意?”

    “正阳,这些我都知道,这是我们政府中的顽症,每年从上至下都在喊要转变作风,切实为人民群众服务,投资商也是人民服务中的一员,当然也理应服好务,但收效不佳。”吴国胜也同样清楚这一点,“要解决这个问题,需要一个长期的过程,无法一蹴而就。”

    “当然不可能一蹴而就,但是市里应该要有一个长效机制来逐步解决和消除。”沙正阳点头。

    “嗯,你刚才说的这些,是我们政府层面需要解决的,我看你在方案中也谈到了另一面的服务,通过商业服务来完善我们的环境,我注意到你提到的是‘软环境’,嗯,有点儿意思,这一面有该怎么做?”吴国胜切入实质核心。

    “这正是今天我要向吴市长汇报的主题。”沙正阳迎着吴国胜目光,坦然点头:“我提出的这个‘软环境’,其实也就是有别于我们现在做的基础设施类的建设,比如道路、水电、厂房等等这些都是立马亲眼可见的硬东西,可以称之为‘硬环境’,那么‘软环境’可以分成两部分,一部分就是我们政府的服务作风和效率,另一部分则是商业服务的完善性。”

    “我重点来介绍一下商业服务这一块。”沙正阳身体微微前倾,气势拿足,“我的理解,企业在我们汉都落户,尤其是外来投资的项目,最需要哪些服务支持呢?除了政府服务,主要是企业开办需要的手续申办这一块,如果能够以一条龙式的服务帮助其解决,我想我们可以树立这样一个标杆典范,宣传得好的话,可以起到旗帜效应,吸引更多的投资者目光。”

    “哦?这恐怕不属于商业服务吧?”吴国胜一边咀嚼着,一边问道。

    “不属于,我只是想到这里,信口提起而已。”沙正阳笑了笑,“那么商业服务首推那些需要呢?我觉得,首推金融服务。”

    “银行对于企业的重要性不言而喻,目前我们汉川基本上就局限于农工中建加上信用社,其他外资银行和股份制银行都还没有进入我们汉都,像交通银行、招商银行、中信实业银行、广发银行、福建兴业银行等等,如果能够通过一些渠道将这些银行引入到我们汉都落地,那么必定会极大的促进我们汉都市企业在融资贷款上的便利,这对于企业发展极其有利,另外就是保险和证券,……”

    “除开金融服务外,商业服务还有贸易服务,企业生产产品出来需要外销,包括原材料购入,如果有信息渠道广阔的贸易商大量进驻我们汉都,那么可以极大的改善我们企业的供销难题,……”

    “再其次就是信息咨询、工业设计这一类相对较为高端的服务业了,这个产业现在听起来有些生僻,但是随着制造业的蓬勃兴盛,对于商业资讯和工业设计这些能够极大改善和提升企业运行效率和产品档次的服务业的需求会日益增长,……”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