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二卷 第一百二十八节 寸利必争,锱铢必较

第二卷 第一百二十八节 寸利必争,锱铢必较

    沙正阳的话让林春鸣有些意动。

    对方说的没错,像燕京和沪江这些城市汉都肯定没法比,但是并不是说你不如对方,就不能搞这个中央商务区了。

    而且沙正阳也说得很清楚,只要有利于经济发展的,不在于规模,而在于效果,如何来带动拉动经开区和高新区的产业发展,这才是关键。

    “正阳,你觉得这个所谓的中央商务区就能发挥出这么大的作用?”林春鸣只听说过中央商务区一词,甚至对其基本概念和功能都还很模糊,“你给我说实话,汉都现在对这个有需求么?”

    说实话,像汉都这样的内陆城市,哪怕是省会城市,但谈到中央商务区,距离都还有点儿远。

    现在哪怕是沪江的陆家嘴也只是两年前称要建金融商务区,燕京的朝阳cbd更是连影子都还没有,汉都就要奢谈这个,怎么看都有点儿好高骛远了。

    “林市长,准确的说,短时间内,或者说三五年内,汉都的中央商务区既不可能建成,甚至也不可能发挥出什么作用,中央商务区只是一个经济发展的加速器,真正要有足够的产业基础之后,它才能发挥效用。”

    沙正阳想了一想才认真的回答道。

    林春鸣皱起眉头,“正阳,那你这个时候和我提这个干什么?”

    “林市长,我是这样理解的,您是常务副市长,而且黄书记和吴市长对这一次东方红大厦的选址也很重视,我感觉他们内心可能有一些更长远的设想,城东南这一片区域我个人看法是最合适的,因为作为未来一家定位为五星级酒店的大厦,对于周边的经济拉动肯定是明显的,那么如果能够结合到市里的更长远的规划来,那可能更好。”

    沙正阳的话总让林春鸣有一种言之不实的感觉,这家伙哪有这么老实的时候?就这么轻而易举的接受了这个决定,甚至没怎么谈条件?

    “正阳你少给我在这里打马虎眼,有啥给我说清楚,被给我藏着掖着!”上下打量了一下沙正阳,林春鸣嘴角浮起一抹笑意道。

    “嘿嘿,林市长,您能不能别把我想得那么下作?”沙正阳下意识的挠了挠头。

    眼前这一位也不是那么好糊弄的,哪怕对自己刚才的那一通忽悠的许多内容不是很懂,但是毕竟也是站在这个位置上,看问题的高度还是有的。

    “接触这么多次,我还不知道你?”林春鸣话语里更是带着些许揶揄,“你先前云遮雾罩的给我说那么多,难道就没有一点儿目的?就真的是在替市里操心?你沙正阳有这么好心?”

    “活天冤枉啊,林市长,你咋就把我一片好心当驴肝肺了呢?”沙正阳连连叫屈。

    “好了,说吧,我承认你刚才说的有一定道理,汉都市委市政府有一些想法打算,和你刚才提到的也有一些合拍,嗯,或者说你提出来的一些东西更具前瞻性,但我不信你会未卜先知,就这么准备好了。”

    林春鸣的话让沙正阳意识到自己是遮掩不过去了,他也没打算遮掩,最终还是得要摊开来说。

    “林市长,我是这样考虑的,未来如果汉都市要打造自己的中央商务区,选择主城区东南这一角与经开区和高新区距离都不是很远的这一片比较合适,我觉得东方红大厦也可以建在这里,成为一个地标性建筑,这样可以引领这一片的发展。”沙正阳阐述着自己的想法。

    “还有么?就这么简单?”林春鸣笑着问道。

    “另外,您也知道我们东方红集团旗下的众志建设有一片土地和烂尾楼就在这一区域,喏,就是这里,原市经纬编厂的地方,88年开始建设,结果89年烂尾,直接把我们县建筑公司拖垮,现在我们接管之后,就想把这片土地盘活,我们考虑如果市里划拨给我们的土地能在这一片,我们就可以将其和市经纬编厂的这片土地连为一体,……”

    “打住,打住!”林春鸣赶紧喊停:“正阳,先说清楚,东方红大厦是商业性质的建筑,市里不可能搞什么划拨土地,你说地价上可以有折扣,市里没意见,至于划拨,没那说法。”

    “林市长,话不能那么说吧?”沙正阳此时也化身奸商一族了,寸土必争,寸利必得,“东方红大厦占地多少我没估算过,要建那么大一个地标性建筑物,总不能孤零零的一个单体楼吧,总得有一些裙楼附楼,还有附属设施吧?我估计没百十亩土地下不来吧?这还要花钱?”

    “正阳,你这话可说得轻巧,东方红大厦建成之后属于谁的?人家外资酒店租用大厦的租金归谁?还不是你们东方红集团?市里边在地价上给个折扣就不错了,而且银行那边实力也会帮忙协调,……”林春鸣当然也不会被沙正阳这点儿话给怼住。

    “林市长,我想问一问,这投资东方红大厦是市里要求,资金需求这么大,没一个亿我估计拿不下来,那这银行贷款是市里协调的,要不要付利息?我这还没算我们投入的一个多亿的存款利息呢,如果投入到其他领域其收益早就会来了,可这修一座大楼,啥时候能见到收益?”

    沙正阳的振振有词让林春鸣也是直翻白眼,这家伙简直是把啥都算精了,锱铢必较。

    “正阳,不必说了,土地划拨是不可能的,可以在市场价格基础上有一些折扣,只能如此!”

    林春鸣不可能答应这样的条件,一百亩土地,六万多个平方,哪怕按照五百元一平米的价格,那也是几百万,不可能因为一句话就抹去了,现在市财政也并不丰裕。

    “林市长,您这市长当得也太吝啬了,我说银行贷款利息时,您就半句不说,说土地划拨了,您就断然拒绝,这让我们干企业的怎么想啊?再说了,据我说知巨人集团在珠海建大楼,人家珠海地方政府都是半买半送,您这里呢?”沙正阳满脸苦笑,“那在我们经纬编厂附近选址,让其和我们连为一体总可以吧?”

    “这应该没问题。”林春鸣知道经纬编厂那一片,其中有一处备选地本身就紧邻经纬编厂,“土地问题上,划拨肯定不行,也可以打个折嘛,正阳你要理解市里的难处啊。”

    “还有,我们希望市里能把经纬编厂这片土地的性质免费变更为商业用地。”沙正阳看着林春鸣道::“这是我们的最低要求了,银行贷款我们也不需要市里去协调。”

    林春鸣思考了一下,最后才道:“正阳,这事儿我无法表态,我会向黄书记和吴市长汇报,黄书记那里我估计问题不大,但吴市长那里,如果你想要获得更好的条件,那么在现有的楼层上,是否可以再加高一些?”

    沙正阳头皮一阵发麻,这领导的政绩心态还真是执着啊,看来对自己的三十八层不太满意,仍然念念不忘啊。

    “那吴市长觉得应该多高才合适?”沙正阳也是无奈。

    “吴市长感觉五十层比较符合咱们汉都第一高楼的定位,而且两三年内也不虞被成都、重庆、武汉、西安这些地方的建筑物超过。”

    林春鸣是对吴国胜的心思比较了解的,除了外资酒店的确对大型建筑有一些需求外,吴国胜一直认为汉都市的城市建设比较落后,甚至没有两座像样的地标性建筑物,所以一直琢磨着想要在这方面有所突破。

    如果东方红大楼能在这上边有所突破,合了他的心意,在土地变性甚至土地价格上,都要好商量得多,可之前沙正阳只同意三十八层大楼,这让吴国胜很失望,但这种情况下吴国胜也不好逼迫人家企业突破底线,毕竟企业也有自己的考量。

    “林市长,不瞒你说,五十层的投资太大了,我之前所说五十层需要六个亿可能略微夸大了一点,但是五个亿是肯定的,而对于东方红集团来说,这么大的投入,风险太不可预测。”

    沙正阳思考了一下,最终还是回绝了。

    虽然他有信心在明年可以实现销售收入过二点五亿,94年力争破四亿,但这毕竟只是一种预测,市场瞬息万变,谁也不敢说自己有绝对把握,他不能去冒这种风险。

    为节省一些小成本而冒不可预测的巨大风险,智者不为。

    对于沙正阳的冷静,林春鸣反而很高兴,这说明这个年轻人的头脑很清醒理性,不像有的人一下子热血上涌就不顾一切,或者为了一点眼前利益就不顾一切。

    “正阳,我尽量吧,吴市长那边你也可以多去汇报一下,这个事情他很关心,他这个人总体来说还是比较好说话,也能理解下边的难处。”

    林春鸣也不好多说其他,他能做的也只能做到这一步,各人有各人的立场,他对沙正阳再欣赏,也不能失去原则不讲规矩。

    请记住本书域名:。妙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