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二卷 第一百二十一节 我骄傲
    吴国胜又关心的问了一阵今年东方红集团的发展情况,沙正阳也逐一作了汇报。

    听到东方红集团已经进军矿泉水行业,并准备与港商合作建立一个生产饮水机的企业后,吴国胜也非常高兴,对银台的工作也给予了肯定,这让贾国英的表情稍微好看了一些。

    谈话结束,剩下来就该是具体细节了,但沙正阳从贾国英的表情就能看得出来恐怕县里对这一次市里边搞的突然袭击还是有些看法,他没有留下来和林春鸣谈具体事宜,而是主动先回县里,而且要求贾国英坐自己的车。

    不出所料,一上车,贾国英的脸色就阴沉如水。

    “正阳,市里边这样做不地道啊,你们东方红究竟能不能承受得起?”

    “贾县长,我实话实说,肯定有困难,除非市里能协调部分银行贷款,我估计一个亿恐怕都不够,随着时间推移,预算肯定会超支,这是铁定的。”沙正阳叹了一口气,“可吴市长亲自来找我们谈,恐怕是没有回旋余地啊。”

    贾国英也是觉得头疼,如果只是林春鸣,那么贾国英觉得还可以想其他办法来斡旋一下,但吴国胜和林春鸣两人亲自出马,这意味着市委市政府的意见是统一的,这几乎没有商量余地。

    “正阳,市里这么做是什么意思?难道市属企业里就没有一家能修得起一栋楼的?”贾国英更担心的是这背后隐藏的东西。

    如果市里要把东方红集团收归市里,那才是让他害怕的,根据东方红集团今年的表现,其上缴的税收已经占到全县税收收入的三分之一强了,贾国英宁肯放弃这两家港资企业,也绝对不会容忍市里把东方红集团收走。

    “这个我也不太清楚,人怕出名猪怕壮,免不了啊。”

    沙正阳清楚贾国英的担心,他要宽慰一下对方,否则对方恐怕就要有别的想法了。

    “县长,我知道您的意思,但我觉得那种可能性不大,第一,东方红股东都是咱们县里的,镇上村上,哪怕现在改制的职工持股会,也一样,更为关键的是根基都在县里,窖池、厂区、仓库都在银台,搬不走;……”

    沙正阳双手扶在奥迪100的方向盘上,稳稳的驾驶着,目不斜视。

    “第二,市里再怎么插手,也得要找个理由吧,我倒是觉得这一次也就是一个单纯的薅羊毛,让咱们东方红出钱帮市里撑撑面子,应该不涉及其他;”

    “还有么?”贾国英半闭着眼睛,头靠在副驾的靠枕上。

    “再说了,我们这是乡镇企业,而且还是改制了的,他们也要考虑影响,光是盯着我们银台,那华阳那边一样有不少发展很好的乡镇企业,难道还能都收了?这不合规矩。”

    贾国英睁开眼睛点点头。

    这一点说到他心坎上了,全市发展得好的乡镇企业不少,尤其是经济最发达的华阳那边,开了这个头,恐怕就要乱套了。

    “正阳,这事儿对你们东方红集团来说,的确不太公平,企业应该按照企业自己的发展规划来走,哪有市里边直接来指手画脚发号司令的?企业亏损了,破产了,算谁的?”贾国英难得的说了一句公道话:“只是我们是下级,下级服从上级,这也是没法的事情,咱们就只能在这个基础上尽可能的去争取最好的条件了,你和林市长具体谈的时候不要太顾虑,该要的条件和政策一定不能客气。”

    沙正阳笑了起来,“贾县长,有您这句话,我心里就踏实了,我们出这么大的本钱为市里争光充场面,还得要背银行贷款利息,市里肯定要给我们一些补偿条件和政策才行,像土地,肯定不能按照市价来,最好能半买半送,就像我们开发区吸引人家港商来落户一样,总不能让我们吃亏太多不是?”

    “嗯,土地,银行贷款,这些你该提就得要提,不能软口!”贾国英也点头支持:“到时候我和贺书记还会找机会和黄书记、吴市长提,东方红集团是咱们县里支柱企业,若是为这事儿拖垮了,那我们不能答应。”

    沙正阳对贾国英印象一直不好。

    这源于当年自己被逐出政府办时没有他的点头,朱伟忠就做不到。

    但是沙正阳也得承认当初自己在县府办的表现本身就有些浑浑噩噩,再加上朱伟忠的小鸡肚肠在贾国英面前给自己上了不少眼药,才会让自己从县政府办灰溜溜的滚蛋。

    而且贾国英这个人在立场上过于暧昧,总有些想要骑墙观风投机取巧的感觉,而贺仲业在观念上的保守众所众知,银台县这两位领导都是如此,说实话,沙正阳不太看好银台未来的发展。

    哪怕有赵嵩、桑前卫这样在作风上较为务实的干部,但是这两位都不是主要领导,甚至在常委里边都是居于前三位以后的角色,难以在主要工作上发挥主导作用,所以他不看好未来两三年银台的发展。

    这也是他之所以接受曹清泰的建议愿意去市经济技术开发区的原因之一。

    当然他也很清楚自己在银台的仕途发展也遇到了一个瓶颈,除非自己真的想要一门心思在企业上干出个名堂来,否则在银台,二十三岁的副科已经是破格,再想要一部跨到正科级领导岗位上,估计五年之内都困难。

    但如果到市经济技术开发区就不一样了,副厅级单位,而且有林春鸣的提携,哪怕就是下边一个部门领导,那都是副处级,这几乎就是飞跃了。

    不过沙正阳也知道现在还不是自己离开的最佳时机,东方红集团这边还有许多工作没有理顺,而且宁月婵和焦虹的威信还没有完全树立起来,这还需要时间。

    只是这一波接一波的事情冒出来,让沙正阳都有些担心自己啥时候才是一个完?

    自然堂水业还没有正式建成投产,县建筑公司又被收购了进来,现在又冒出来一个被市里点名拉夫要建地标建筑的事情。

    说实话沙正阳实在是有些舍不得赵一善这个人才不早点儿用起来,虽说前世赵一善在汉川也算是一个牛人,但是沙正阳觉得如果多给对方一些时间和机会,赵一善未尝不能做得更好更大。

    只不过越是想得多,手里的事情也就越多,要想放手也就越难,但既然确定自己不会在企业里一直做下去,那么终究还是要放手。

    看了一眼贾国英有些疲倦的面孔,沙正阳觉得对方当一个县长也难,贺仲业态度顽固,任何事情都肯正面推进,而贾国英底蕴弱了点儿,就不敢轻易放手大干,瞻前顾后,结果……

    对于对方现在表现出来的善意沙正阳当然要领情,不过也不可能指望对方能在市里边为东方红争取多少东西,还得要靠自己。

    ******

    这么大的事情,沙正阳肯定需要向东方红集团高层进行通报。

    这也是东方红集团高层聚会最齐的一次,包括从燕京过来的王澍,刚刚加入东方红集团体系的唐庭广,甚至也包括还不能算是正式加入进来赵一善,都列席参加这一次高层会议。

    沙正阳坐在椭圆形会议桌的正中间,宁月婵和焦虹分别坐在他的左右手,然后才是董国阳、毛国荣、高柏山、胡文虎、王澍、唐庭广、赵一善。

    王澍已经正式被聘任为东方红集团总经理助理兼法务和外联总监,主要负责集团的法务和对外联络协调。

    唐庭广则担任了东方红集团总经理助理兼安保部长。

    赵一善暂时没有在东方红集团挂职,只是担任了众志建设有限公司的总经理。

    应该说才短短一年多时间,东方红集团的雏形已现,而且一批能够撑得起场面的管理层也基本上开始出头了。

    像宁月凤、杨科、何维等人也开始崭露头角,只不过他们无论是在资历还是成绩上都还略显稚嫩,暂时还需要打磨两年。

    “很难得像今天这么聚得齐的一次,嗯,本来该说点儿什么,但是摆在咱们面前的事情太多,一桩接一桩,所以咱们得先把工作上的事情理顺了,至于说还要谈感悟,谈感情,谈私谊,那就只能放在今天晚上的饭局上来了。”沙正阳摆弄着手中的钢笔,笑吟吟的道。

    他很喜欢这种感觉,难怪人人都喜欢当官掌权,居中而坐,四平八稳,游目四顾,指点江山,这种滋味的确不一般,难怪马斯洛的理论中要把尊重需求放在第四层。

    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这种受到尊重的感觉真的要比在征服一个女人更有成就感,当然,前提是你已经多次感受过。

    听得沙正阳用这种语言来开场白,其他几个人脸上都露出了会意而又感慨的笑容。

    之前沙正阳已经把市里的要求说了一个大概,这让他们也很是震动而骄傲。

    一年前,谁曾想过会有今天这一幕,连市长都要求到自己名下,你能想得到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