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二卷 第一百一十节 姻缘难定
    轻轻叹了一口气,个人问题上,蓝天航也觉得不好劝这位在他印象中一直非常好的年轻人。

    虽然对地方上的体系不太了解,但蓝天航也知道大学刚毕业两年就提拔为副科级干部肯定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这证明对方在体制内一样如鱼得水,不完全只是对经营企业有一套那么简单。

    但仅仅是以对方能把一家名不见经传的乡镇酒厂搞到现在这么大规模,就足以说明太多问题了。

    蓝天航从来不认为谁的成功就是运气好或者偶然的,他自己现在经营海正运业更是感受良多,所以他越发不愿意见到沙正阳走偏路。

    蓝天航有一种感觉,沙正阳这个人总是在不知不觉间影响着他周围的人,改变着他周围的人,而且这种影响还在持续,甚至越来越大。

    以自己一家人为例,几乎就是因为对方而改变。

    如果不是沙正阳的提议,这家运输公司想都没有想过,而没有最初沙正阳通过各种渠道,海正运输公司也不可能买到那几台旧车,进而搭建起来。

    蓝海和朱一彪这两个随时都可能惹事出事的家伙也不可能现在被约束在公司里,自己也不可能辞职来到这里,而沙正阳一手打造的东方红酒业更成为海正运业最大的客户。

    想一想自己现在手底下二十多台大型货车,每天奔行在省内省外,手底下几十号人吃饭,这比在汉化总厂里当个成天为鸡毛蒜皮事儿捣腾小车队副队长简直有意义太多了。

    而这一切都是这个年轻人带来的,蓝天航不相信对方不能处理好自己的感情问题,所以他觉得自己本不该插言这种事情。

    只是沙正阳在嘉州和那个女孩子的热络劲儿又不得不让蓝天航揪心。

    要知道孙妍可是汉化总厂党高官孙立诚的女儿,汉化总厂里不知道有多少男孩子把她视为梦中女神,沙正阳虽然优秀,但是孙妍这姑娘配他也绝对绰绰有余。

    “正阳,我听说你们自然堂水业建设进度很快,一旦建成投产,对运力的需求可要比酒业这一块大得多吧?”蓝天航知道有些事情自己无法过问,主动岔开了话题,提醒一下也就足够了。

    “嗯,蓝叔,当着你面儿我也不遮掩,前期只是瓶装水呢,运输可能还会外包,如你所说需求会很大,但是当桶装水做起来之后,我估计自然堂水业要成立自己的运输配送公司,毕竟这是点对点的配送,不太好说。”

    沙正阳也不确定自然堂水业一旦做大之后,运输配送这一块会怎么来搞。

    完全外包肯定不可能了,毕竟哪怕只是周边几座城市配送肯定都是极其庞大的一个网络,肯定要有一个专门的配送车队来负责,不过瓶装水涉及到运输到省外或者比较远的地市,多半还是外包。

    蓝天航笑了起来,“正阳,我没指望东方红和自然堂的货运都能拿下,海正运业也不可能把希望寄托在某一家两家业务上,东方红和自然堂这两块的巨大业务可以说已经帮了我们大忙了,海正运业这期间能够迅速壮大全靠东方红的业务撑起,熬过了明年,我相信海正运业已经足以应对了。”

    “蓝叔你能这么想最好,东方红虽然是我一手打造起来的,但是铁打的衙门流水的官,没准儿我哪天就不当这个总经理了,换了人,谁也说不清楚人家怎么考虑的。”沙正阳点点头,对蓝天航的未雨绸缪很高兴。

    “正阳,蓝叔早就有这个心理准备,所以也一直在做到货源多元化,而且你上次和蓝叔说打造一个完整的物流体系,我觉得很有意思。”

    蓝天航是军人出身,但是却很爱学习,接受新事物很快,这一点和桑前卫极为相似,这也是为什么沙正阳看好蓝天航的缘故。

    “哦?蓝叔对这个物流体系建设感兴趣?”沙正阳眼睛一亮。

    现在国内还没有真正的物流体系建设这一说,大多还是较为单一的运输和配送行业,而一些国有运输配送企业的效率更是低下的可拍。

    在没有互联网的时代,很多都只能通过较为原始的通讯体系来建立,不过在沙正阳看来,这本来就是一个递进式发展的过程,从最初的单个物流园区逐渐向大型的遍布全国的物流集团体系发展。

    “嗯,我琢磨过,现在我们这家企业不过二十来辆车,返空率就让人揪心了,这一次到嘉州除了考虑水陆联运提升效率降低成本外,也就是有这个想法。”

    蓝天航显得兴致很高,介绍起自己的想法来了。

    “如果我们在汉都和嘉州建立一个属于自己园区,再吸引一些个体户来加盟挂靠,丰富车源,同时我们也主动和一些货源较多的企业进行联系,为他们进行配送服务,这样一来,有足够多的运力,必定可以吸引到更多更稳定的货主主动来联系,而同样反过来,我们有更多的货源,就能让更多的车主来加盟挂靠。”

    “蓝叔,你的设想很好,但也有不少问题。”沙正阳虽然对这种传统物流业不是很熟悉,但是也知道这里边有些关节,毕竟前世中无数物流和快递巨头的发家史他也大略了解过。

    “正阳,你说。”蓝天航很重视沙正阳的看法。

    “第一,物流园区的建设投入很大,不管是买地还是租地,如果要建一个像样的物流园区,涉及到运输、配送和仓储,以及信息处理等等,另外还要有相应的服务,比如汽车修理、旅店、餐饮服务等等,那投入可不是一个小数目,……”

    蓝天航微微点头,显然也对这个问题考虑过。

    “第二,要建立一个信息交流中心才能实现科学的配送,从目前来说,这个难度非比一般,需要积累,海正运业恐怕还难以支撑,……”

    “第三,这种物流服务企业其实已经和普通物流或者运输企业有较大区别了,需要相当专业的人才和体系建设,……”

    “正阳,你这个冷水替我泼得好啊,不过你蓝叔被你这么一泼,兴趣倒是更大了。”蓝天航朗声一笑,“越是有挑战的事儿,蓝叔就越感兴趣,我五十岁的人了,还敢连工作都可以不要,难道还不敢有这点儿勇气?”

    “蓝叔,我可不是在泼你冷水,我倒是觉得你现在这么一步一步稳扎稳打挺合适。”

    沙正阳当然不是泼冷水,他还真希望蓝天航在物流这一块上做出一番事业来,好歹海正运业也还有沙正刚的一份子。

    “南边的嘉州、北面的西安、西南的成都、东面的宛州,以后都可以考虑设点,先形成一个区域性的网络,做成货物的配送信息交换站,实现运力利用最大化,然后再来考虑物流中心和物流园区的问题。”

    有共同话题,时间就过得很快,从嘉州北返汉都,国道244路况不算很好,但在蓝天航的熟练驾驶下,四百多公里只用了七个多小时就到了,在汉嘉高速没有建成之前已经是相当快的速度了。

    十年后汉嘉高速建成,就只需要五个小时不到就可以实现双城通达,而当高铁时代来临,汉嘉客专开通之后,两城通达距离更是缩短到不到三个小时。

    回到家中,沙正阳倒头就睡。

    可顾湄和孙妍的面孔却始终在脑海中挥之不去。

    说内心话,沙正阳不是太想这么早就处对象,可是感情生活的匮乏又让他有些难以忍受,这大概就是有过丰富感情生活的男人与那些个没有恋爱过的男孩之间的区别吧。

    前世中进入二十一世纪之后越来越丰富的文化娱乐生活使得沙正阳早就习惯了那个婀娜多姿的时代,而现在突然倒退了二十多年,枯燥的业余生活,匮乏的感情互动,自然就让沙正阳有点儿难以自己。

    孙妍大方可爱,顾湄热情似火,一个是逆天大长腿外加鹅蛋脸的标准美人,而另一个则是luoli样貌外带c罩杯的软妹子,而且对自己都是那么好,这让沙正阳就真的有点儿难以抉择了。

    沙正阳知道自己在感情上一直不太干脆,或者说有点儿旧情难舍,往好里说那是重感情,往差里说,那就是黏黏糊糊,不干脆,前世中姻缘几段,却是无一说得上成功,究竟是性格问题,还是本身内心就对婚姻的不信任,沙正阳自己都说不清楚。

    真是难以抉择,沙正阳也想不出更好的办法来应对,或者说内心就有点儿既然我重来一世,是不是就该醉卧美人膝,醒掌天下权?

    多两个漂亮女朋友又咋地了?美好事物谁不向往?心理生理有病差不多,沙正阳内心独白,当然不敢宣之于众,否则还不被喷死。

    重生者连这点儿福利都没有,那还有啥意思?为了事业也不至于当一个禁欲主义者嘛,沙正阳有些愤愤不平。

    再说自己满腔雄心抱负,要为家国情怀中华崛起干一番大事业,但也应该不影响自己在感情上丰富多彩一点儿吧?

    再说了,年轻人嘛,谁没有过风流往事?真没有过,那就更应该抓紧机会拥抱美好生活了。

    沙正阳就在这无数个乱七八糟的念头中纠结着安然入眠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