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二卷 第一百零九节 发力,推进
    作为东方红集团最大股东方的红旗村村主任宁月婵接任东方红集团董事长也是顺理成章的事情,而焦虹担任总经理也能够更好的发挥其能力。

    原本沙正阳也考虑过直接由高长松来担任东方红集团的董事长,但是最后高长松以自己不懂企业经营为由婉拒了这一意见,只是担任监事长。

    在此之前沙正阳一直苦于如何来组建一个现代企业的管理机构,也幸好五月十五日国家出台了《股份有限公司规范意见》和《有限责任公司规范意见》两份指导性意见,才算是为这个企业设立提供了法律支撑。

    这两个规范意见其实就是94《公司法》出台之前的预备性法律,按照这个规范意见,就可以设立股份有限公司和有限责任公司,目前东方红集团公司只能按照《有限责任公司规范意见》来设立。

    “值得?我们没看出县建筑公司有什么值得注资入股的价值。”

    宁月婵也有些不满意,这段时间沙正阳主要精力都放在了开发区那边,来公司时间少了不少,这让宁月婵也有些失落,心情自然也没那么好了。

    “光看固定资产和设备,县建筑公司的确没有多少值得一看的东西,但是我看中的他们的人。”

    沙正阳的话让焦虹和宁月婵都无法理解。

    县酒厂和县罐头厂人多了去,现在恨不能再裁掉一百人,这会儿沙正阳居然说看中了县建筑公司的人,难道这个世界还缺人?

    “别用那种眼光看我,我自然有我的道理。县建筑公司能在目前很困难的形势下保持着心气不散士气不垮,难能可贵,这说明这个公司不简单,我了解过,赵一善很有本事,是个人物,这家公司唯一的短板就是流动资金,而这恰恰是我们的优势所在。”

    沙正阳简单的介绍了县建筑公司的情况以及自己对未来建筑行业的前景期待之后,才又道:“所以我认为这笔投资是值得的,既能赢得县里的认同,另外也能扶持其一家具备竞争力的建筑企业,尤其是在考虑到我们东方红未来还有许多发展可能涉及到相当大的基建需求,这算是一个抢先投资,抢占先手吧。”

    沙正阳对大势的判断一直是焦虹和宁月婵最佩服的,几乎是算无遗策,在这一点上焦虹和宁月婵都难以和其争辩,只能点头服输。

    “另外我还有一个考虑,县建筑公司进行了改制,加入了期权机制,那么东方红集团呢?我也有这方面的考虑,之前市里边和县里边都不同意,但我相信随着县建筑公司的成功,以及未来形势发展,这一步迟早也要走,否则我们以后很难吸引到更多的人才来加入进来,加入进来也很难让他们充分发挥出自己的潜力,甚至留不住人。”

    沙正阳的话让宁月婵和焦虹都大为震惊,东方红集团如果也要搞期权激励机制,岂不是意味着自己二人以后也会获得期权?这合适么?

    “没什么不合适,现在大家接受不了,不代表以后也难以接受,以后大家会逐步认识到人才的巨大价值,相信我。”

    没有理睬焦虹和宁月婵的面面相觑交换表情的惊异神色,沙正阳很笃定的道。

    要想马儿跑,就得要让马儿吃草,沙正阳一直坚信这一点,不给予足够的认可,你就难以赢得别人的付出,这种认可,既包括薪酬,也包括对未来的鼓励,即期权和前程。

    国企中的薪酬奖励机制其实也就是这种变形体,完成了规定的目标,那么就可以获得规定奖励薪酬,那么期权这种性质其实质上也是一样的。

    一味强调以职业道德或者贡献这一类的精神鼓励,沙正阳觉得难以持久,当然这也很重要。

    建立起一个长效的奖励机制沙正阳觉得对于这种还处于向正规化转进的企业很重要,期权也好,奖励薪酬也好,不是最重要的,但是却是必要的,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它能凝聚人心。

    宁月婵和焦虹沙正阳不好说,但是像毛国荣、董国阳、胡文虎、王澍、唐庭广乃至宁月凤这些核心和次核心的高管,如果没有足够的捆绑和激励机制,你很难保证他们会一直同心协力的在这个企业里与你并肩战斗。

    尤其是当面临同行的激烈竞争和挖角时,在巨额的金钱诱惑下,光靠所谓的职业道德和事业忠诚真的很脆弱。

    就这个问题,沙正阳和桑前卫专门做过探讨,桑前卫勉强能够接受,但是沙正阳估计贺仲业和贾国英就未必了。

    健力宝的崩落就是一个最典型的范例,沙正阳不希望东方红未来也变成健力宝那样,最终黯然退场。

    与其让一个兴兴向荣的企业步入衰退,不如让所有包括管理层和职工在内的所有人都能分享其发展壮大的红利。

    与其煞费苦心的盯着芝麻那么大的蛋糕防止别人窥觑,不如把蛋糕做成西瓜大家共享。

    这就是沙正阳的观点。

    *****

    不得不承认桑前卫的雷厉风行和赵一善在县建筑公司的巨大威信。

    县委文件一下来,整个县建筑公司便启动了改制计划,有了县酒厂和县罐头厂的先例和经验,本身条件就更成熟的县建筑公司的推进进度很快,只用了一周时间,清产核资和改制方案就获得了县委县政府的批复,并通过了县建筑公司的职工代表会。

    汉都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林春鸣和汉都市体改办主任古晋枫亲自参加了规模盛大的东方红集团挂牌仪式,这也让桑前卫更坚定了推进县建筑公司的改制信心。

    在东方红集团完成对县酒厂和县罐头厂兼并整合并正式挂牌的第三天,东方红集团斥资二百四十万收购县建筑公司百分之八十股权,形成了县财政局占股百分之十,县建筑公司职工持股百分之十的格局。

    与此同时,东方红酒业为正式更名为众志建设有限公司的县建筑公司提供担保从县工行贷款八百万,全面启动县开发区的基础设施建设项目,同时准备对抵押给公司的市经纬编厂那块土地进行开发的前期准备。

    一连串的事情忙得沙正阳脚不沾地,一直到八月二十五日,沙正阳才兑现了对顾湄的承诺,专门跑了一趟嘉州,当然主要事情是与蓝天航一道考察海正运输公司嘉州分公司的成立准备情况。

    按照蓝天航的规划,嘉州未来会成为海正运业的一个重要支撑点,不但要打通汉都这边水陆联运的渠道,同时也要开辟嘉州本地的运输业务,形成双腿走路。

    沙正阳越来越觉得自己说服了蓝天航跳出汉化总厂到海正运业是一个无比明智的举措,没有蓝天航这半年来的精心操作,海正运业根本不可能发展的如此迅猛,但东方红酒业这一块业务的暴涨也给了海正运业无限极会。

    海正运业已经开始了第二轮的扩张,通过蓝天航自己的人脉关系,他从县信用联社贷款两百万一次性购入了十二台东风拖挂,除了满足东方红酒业日益增长的运输需要外,穹山的磷矿石运输也打开了渠道。

    就像蓝天航自己所说的那样,他同样也觉得自己的决定是一生中最明智的决定。

    在汉化总厂的按部就班和蝇营狗苟虽然磨炼了他,但是他始终不是很喜欢那种工作氛围,觉得无法找到自我,一直到自己儿子和朋友搭起的这家草台班子里工作,才让他找回真正的自我。

    这让蓝天航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

    “怎么了,正阳,感觉你好像有点儿心不在焉啊?”这辆老佳美在蓝天航手中显得格外轻盈沉稳,在汉嘉公路上蓝天航瞥了一眼坐在一旁的沙正阳,含笑问道:“那个女孩子和你是什么关系?我可是听说你和孙书记的女儿孙妍在处对象啊。”

    蓝天航开的车辆老佳美不知道是转过多少手的二手车了,五万块钱买下来,花了不少心思重新打整,也算是焕发了第二春,沿着这国道244跑这一趟嘉州,毫无问题,顺畅无比。

    “蓝叔,咱不提这事儿行不行?”沙正阳苦笑着以手扶额,顾湄这丫头的热情看在蓝天航眼中,肯定会让他内心嘀咕,孙妍是老领导的女儿,和自己关系不是秘密,蓝天航当然会有些看法。

    “嗨,正阳,蓝叔本来不喜欢过问你们这些年轻人的事儿,但孙妍可是一个好姑娘,孙书记可是视若拱璧,你可别乱来,否则你肯定要吃不了兜着走。”蓝天航笑着提醒道。

    他对沙正阳的印象极佳。

    沙正阳几次和他长谈都让他觉得自己就像是在和厂里领导交谈一般,指点江山,激扬文字,对当下的种种现象和情况都是如数家珍,而且剖析得格外深刻精准,这也才促成了他的辞职下海。

    “不至于吧蓝叔,就像您说的,都是年轻人自己的事儿,……”沙正阳打了个哈哈,在嘉州呆了两天,陪着顾湄疯了半天,他都有些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这种情形了。

    ****

    请兄弟们自动订阅,给点儿由内容建议,支持老瑞!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