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二卷 第一百零三节 你究竟想干什么?

第二卷 第一百零三节 你究竟想干什么?

    沙正阳的话让雷霆陷入了沉思。

    雷霆父亲是县供电局的副局长,母亲是汉钢的中干,三叔在省邮电管理局担任工会副主席,舅舅是汉钢财务处的处长,家庭条件很好,同样也对体制内的情况十分了解,沙正阳所说的他也一样十分清楚。

    正如沙正阳所说的那样,这个社会很大程度上还是处于变革中,无论是政府还是企业亦或是个人,这其中的关系并没有完全理顺厘清,权大于法,以权代法都还在相当程度存在,同样市场经济也还没有真正全面确立。

    那么要在这个时代做出一番事业来,光靠一番雄心或者以为有资本有想法就能成功,那就太幼稚了。

    见雷霆还一点儿难以接受的样子,沙正阳笑了起来,“雷霆,你可能觉得我好像考虑太多了,但兵法上有为虑胜先虑败一说,也就要求我们需要把问题考虑多一些,各方面做得更周全扎实一些,但当我们积蓄的实力达到一定阶段时,那我们就可以甩开膀子大干一场了,那个时候想要阻挡我们的人就需要考虑他们能不能做到了,或者做到付出的代价划算不划算了。”

    听得沙正阳这么一说,雷霆眉头皱得更深,“正阳,你这越说越玄乎,你还没有回答我最初的问题,你究竟想干什么?或者说,你对未来的期望是什么?”

    “这个问题可有点儿大。”沙正阳其实之前就有点儿回避这个问题。

    这其实就是在问沙正阳,你做的许多事请看起来似乎都有点儿超乎寻常了,而且雷霆能感觉到沙正阳内心有更大的想法,所以才会直截了当的问个明白。

    “别绕圈子了,这里就我和正刚,说吧。”雷霆不耐烦的道,旁边沙正刚也是一脸好奇。

    “嗯,这么说吧,做成了东方红酒业之后,我就有些想法。”沙正阳慢吞吞的道:“一个企业的红火,的确能给一个地方带来莫大的好处,我希望可以做得更多更好,但是仍然有许多东西束缚着我想做的事情,我希望能有更多的资源来做我想做的事情,但靠我一个人不行,所以我希望能够有更多我信得过的人来帮我。”

    “所以你就希望我来搞这个饮水机项目?”雷霆觉得有点儿不可思议,“就算是这个饮水机项目做起来了,那又怎样?或者说,你想从中得到什么,利用这个在做些什么?”

    雷霆不是那么好糊弄的,哪怕和自己关系再好,也不可能因为自己随便几句话就让别人的人生道路为自己而改变,那太滑稽了。

    “雷霆,我这么说吧,你肯定应该评估过这个饮水机项目以及桶装水的市场前景,否则你也不会答应,你伯父也应该如此。”沙正阳见雷霆点头,进一步道:“这个企业如果抢先做起来,其市场非常大,因为在内陆地区几乎还是一片空白,尤其是配合着自然堂水业的宣传推广。”

    “嗯,没有这个市场调查,我大伯也不可能借给我这笔钱。”雷霆笑了笑,“他觉得有风险,主要是市场的接受度和成熟时间,但他觉得这点风险值得冒。”

    “你的理想不是一直想要当一个第一流的企业家么?你不是一直觉得咱们国内这些企业没有远大志向么?不管哪个行业,你总得要从头做起,你也不是你大伯的儿子,否则他可以直接让你锻炼一段时间就把企业交给你,所以你只能从头做起,而这就是一个机会。”

    沙正阳语气开始加快,也变得有些激烈。

    “我呢,我的想法是既然我走了政府这条路,那么就想干点儿于国于民有益的事儿,但从现在的局面来看,你应该看得到,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已经成为主流,发展经济是当前头等大事,而我想干一番事业出来,也就需要一些额外的资源,一些来自其他方面的外力协助。”

    沙正阳没有避讳什么,直截了当的把自己的想法意图说了出来,一个是自己最要好而且是经历了前世考验的朋友,一个是自己的亲兄弟,没什么好遮掩的。

    雷霆听明白了,似笑非笑,“你觉得我如果把这个项目做成了,也就算是有了能够帮助你的资本,可以帮助你做一些你想做的事情?”

    “大概就是那个意思吧。”沙正阳吁了一口气,“我觉得我们两兄弟可以在这一点上相互帮衬。”

    很多事情沙正阳没法说,再说深了,既不合理,雷霆也不会相信,只能用这种模糊的一个大方向来忽悠对方,只要对方明白这个意思就行了。

    至于其他具体的,雷霆他有思想智慧,自然会思考,会判断是否符合他的想法意图和利益,这就足够了。

    雷霆不在多问,他觉得自己已经大略了解到了一些好友的想法。

    一个从政,一个从商,相互扶持,这在香港也不少见,在国内由于以前是计划经济体制下,没有私营经济的土壤,自然不必说,但现在国内已经开始放开,那就不一样了。

    从南粤那边的情形就能发现,私营经济和外资经济正在如火如荼的发展起来,汉川地处内陆可能要迟钝一些,但是要不了多久,这股风潮就会席卷全国。

    不得不说正阳的这个想法是符合现实状况的,而且正阳看起来也是想要在政府体制内做一番事业,这是好事,自己可以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做,而正阳也一样可以走他自己想走的路。

    “那看样子你想把我大伯的电子厂拉到银台开发区也是为了你的政绩喽?”雷霆忍不住揶揄了好友一句。

    “当然,不过你大伯肯定会考虑清楚值得不值得,划算不划算,他肯定不会为了我这个所谓的政绩而买谁面子,在资本家心目中,天大地大,不如钱大。”沙正阳笑嘻嘻的道。

    *****

    雷霆只在银台呆了五天就回香港了。

    既然决定了要做这件事情,拖泥带水就不是雷霆的性格。

    五天时间里,雷霆也代表资方考察了银台开发区的基础设施建设情况,直截了当提出了很多要求,而这也让县里很是紧张。

    毕竟这是一个中港合资项目,而且还牵扯到后续可能还有那么一两个港资项目,一旦打开局面,甚至可能还能帮助与其他有意到内陆来投资的香港投资商牵线搭桥。

    所以一个完美的示范非常重要,甚至连市里边都已经在过问了。

    雷霆在临行之前又和沙正阳长谈了一次,这一次雷霆倒没有多说其他,只说希望沙正阳考虑清楚自己要做的事情。

    同时也提醒沙正阳,未来国内既然是以经济建设为中心,那么资本的力量将会越来越重要,而如果有好的机会,那么就要加速资本的积累,只有足够的资本你才能有资格去实现更大的梦想。

    这个观点深合沙正阳之意。

    但他也同样清楚,欲速则不达,抓住机遇促成飞跃,但却不能急于求成,小步快跑,最终实现跨越才是正理。

    卢雅的方案已经拿了出来,沙正阳直接让卢雅参与了雷霆这个饮水机项目乃至后续的接洽事宜,毕竟这是一个典型的招商引资项目,招商引资办的人要用起来。

    “主任,市一建司仍然坚持要财政这边明确出具垫资支付计划和可行性报告,并且财政要做担保。”沙正阳走进桑前卫办公室,把方案交到桑前卫面前,沉声道。

    这两天他一直在和市一建司扯皮。

    虽然有了林春鸣的指示,市一建司也的确对参与银台开发区基础设施建设这一项目很感兴趣,但是在垫资问题上仍然是僵持不下。

    市一建司同意垫资建设,但是要求在一期主体项目完成百分之六十的时候就要支付百分之二十的款项,完成全部工程时,需要再支付百分之三十的工程款,最后在半年内支付百分之三十,一年内支付完毕。

    应该说这个要求不算太高,但对于银台县来说却不轻松。

    整个开发区建设一旦启动起来,一期工程顶多也就能满足三五个项目的需求,这也就要求二期工程立即跟进。

    这也就意味着不仅仅是一期垫付资金的支付,二期工程基本上也会效仿这样,而二期项目的规模就要大得多,几乎是五倍于一期工程的规模和工程量,如果按照与市一建司的要求来支付的话,那么县财政明年就会相当紧张。

    “你觉得现在该怎么做?”桑前卫也觉得头疼,巨大的基建压力让贾国英和赵嵩都觉得不能按照这个要求来,否则明年县财政根本难以保证。

    “如果要按照市一建司这个要求来,我觉得不如把这个项目交给县建筑公司来承建。”沙正阳在这个问题上也考虑过许多,但一直没有拿定主意,一直到雷霆回来时才算是提醒了他。

    “县建筑公司根本无法垫资,而且你也知道县建筑公司现在的情况很不好,负债很高,银行也不愿意再贷款。”桑前卫看着沙正阳,一字一句的道,他知道沙正阳肯定是有的放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