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二卷 第一百零二节 插曲
    “你也觉察到这个问题了?”沙正阳笑了起来。

    “这本来就是一个崭新的市场,就需要我们从头开始做起,这看起来很有难度,但是这也是我们的机会,只要做得好,可以一下子就把汉都和嘉州的市场垄断,至少一段时期内是如此,然后再是其他城市。”

    “正阳,你考虑过桶装水的运输成本和辐射范围没有?”雷霆皱起眉头。

    “饮水机还要好一些,桶装水是快消品,几天一桶,像嘉州,这个运输成本就太高了,我不认为是个好主意。除非你能在嘉州那边也设厂,以我的判断,银台这个厂,顶多能满足汉都市和比较近的安襄、昭阳、巴州、武阳几个地市,再远恐怕运输成本就有些贵了。”

    雷霆说的有一定道理,如果要从普及的角度来看,辐射距离的确会在很大程度上受制于运输成本。

    不过沙正阳也知道在桶装水初期与饮水机相结合的状态很大程度还属于一种奢侈品,除少数家境条件好的家庭外,更多的还是政府机关和企事业单位在使用。

    一桶矿泉水动辄几十元,二十到五十都曾经卖过。

    这可不是二十年后,现在的二十元消费水平起码相当于二十年后的两百元,那纯粹就是在当成一种消费时尚在享受。

    真正等到三五年后开始逐渐普及时,自然堂水业也应该完成最初的原始积累和市场布局,向其他地市乃至外省进军了。

    沙正阳把自己的理由一说,雷霆也反映了过来。

    现在在南粤都尚未完全兴盛起来的桶装水,在汉川这些内陆地区肯定更是新生事物,先把瓶装水打响,然后再来推广桶装水,这才是最正确的推广方式。

    “正阳,看来你是胸有成竹了,这我也就放心了。”雷霆调整了一下座位,“走吧,晚上吃啥?”

    “火锅怎么样?”沙正阳笑着道:“我把才子和正刚也叫上。”

    听得沙正阳一说起冯子材,雷霆才想起什么似的,“对了,你还别说,才子那我在香港还真的找到有人愿意出版了。”

    “哦?真的?”沙正阳也很惊讶,本来只是顺带碰碰运气,没想到居然还真有这种好事。

    “嗯,当然,你也别指望能赚多少钱,香港市场就那么大,印数有限,但是能挣几个算几个。”雷霆点头,“到时候那边根据印数来付钱,你不是说希望这本能被改编么?我也委托我一个堂兄在帮忙试一试,没准儿还真的能被成龙或者洪金宝这些明星看上呢?”

    “你堂兄有门路?”沙正阳听雷霆提起过,他有四个堂兄,其中一个在从事电影行业,这也让沙正阳颇为好奇。

    不知道香港电影黄金时代这家伙在里边有没有大放异彩?不过很显然香港从事电影行业这个行道的人多达数万人,除了那寥寥的台前人物沙正阳了解一些,其他更多的幕后人物和台下人物沙正**本不了解。

    所以沙正阳也仅仅是好奇而已,没别的太多想法。

    “他原来在邵氏从事管理,后来又在名牌潘的德宝干过,但现在德宝已经没戏了,不过潘廸生很欣赏他,他已经不干电影这一行,进入迪生创建工作,不过他在电影圈里还有一些人脉。”雷霆话语里也不无自豪。

    他这位堂兄还是有些门道的,而且也算是几位堂兄中对他最友善的,这一次他准备在香港成立公司,也邀请了他这位堂兄入股,他堂兄愿意出资入股五十万港币,这样加上雷霆筹来的一百万,共计一百五十万港币。

    “哦,原来你这个堂兄也不是一个简单人物啊。”沙正阳点了点头,“但愿吧,不管能卖到多少钱,只要能有人肯买来改编,那就是一个好消息。”

    奥迪100熟练的驶出机场,雷霆目光里多了几分感慨,“内陆还是太落后了,香港就不用说了,感觉广州和深圳都和这边宛如两个天地,那边生活节奏都要比这边快半拍。”

    “慢慢来,你应该知道邓公南巡对全国的震动,汉川这边地处内陆肯定无法和南粤比,但影响很快就会传导下来。”沙正阳目不斜视,稳稳的开着车,犹如老司机。

    “变化真大,正阳,感觉你好像开了多年的车呢。”雷霆又感慨了一声,“邓公南巡在香港一样引起了很大的反响,估计我大伯也就是因此而动心了。”

    “看来我和你说的把你大伯家的电子厂迁到汉川有戏?”沙正阳扬起眉毛,瞥了雷霆一眼。

    “还不一定,做生意的,岂能不谈条件?”雷霆笑了起来,“不过,正阳你在电话里给我提的英镑汇率问题,我专门研究了,也找人一起探讨过,你别说还真有可能,当然前提是联邦德国能扛得住英国的压力。”

    “这一点你既然找专家分析过,就应该知道联邦德国现在也是焦头烂额,吞并了民主德国,看似一下子膨胀了,但要消化可就难了,两边经济差距很大,联邦德国起码需要好几年来慢慢恢复平衡,想让他们帮英国人的忙,难喽。”

    沙正阳对这一点倒是很笃定,“而且联邦德国的央行素来独立,并不怎么买欧共体的帐,欧洲汇率机制其实是把德国人给套住了,加上对英国更无好感,它不会牺牲自身利益来支持英国人。”

    “但是英国人态度很强硬,财政大臣诺曼·拉蒙特态度十分坚决,……”

    雷霆也不知道沙正阳这些消息具体是从哪里来的,沙正阳只是很含糊的给他透露了一点,就是他原来的老板曹清泰有个同学在国务院金融研究中心,然后就在不肯多说了。

    雷霆也不好深问,这种来自高层的消息哪怕是充满了不确定性,但也一样能透露出许多信息,这也是他和在香港的伙伴为之振奋的原因。

    毕竟国与国之间的研究肯定比你寻常企业或者个人的研究琢磨强得多,国家的信息来源渠道绝对不是一般金融机构能相提并论的。

    他那位合作伙伴也再三提醒雷霆不要去深问,尤其是在中英两国为了五年后香港交接还在暗战不已的时候。

    “哼,德国人更古板,德国央行行长赫尔穆特·施莱辛格一直就对欧洲货币固定汇率一直持怀疑态度,指望他能牺牲本国利益去救助可恶的英国人,那才是白日做梦。”沙正阳态度极为肯定,然后迅疾问道:“你是不是有什么想法?”

    “嘿嘿,我一个朋友,也就是我一个堂兄的朋友有这方面的兴趣,我和他探讨过,他认同你的观点,所以……”雷霆也笑了起来。

    “那你呢?”沙正阳径直问道。

    “小玩一下而已,既然我大伯愿意借钱给我,那我自己那二十万,有了不多,没有也不少,所以我打算和我那位朋友一起小玩一下,他家里条件不错,准备拿一百万出来玩玩。”雷霆脸上露出兴奋之色,“我也就委托他一起玩玩。”

    能拿出一百万来玩这个的,肯定是富二代了,不过香港这种隐姓埋名的家族不少,加上些大家族的分支子弟,平时不显山露水,但底蕴却不差,当然无法和李、包、霍、何、郭等家族相比,但仍然不乏实力。

    摇了摇头,沙正阳再问道:“你们准备加杠杆?”

    雷霆狡猾的笑了笑:“看情况喽。”

    沙正阳知道雷霆的性格,就算是加杠杆也会很保守,所以也不多问,更何况一百二十万港币在这样大的浪潮中简直就是微不足道的小浪花,根本不足以改变什么。

    “你自己当心就好,不过这种做空也挣不了多少,能有百分之二十利润就算是难得了。”沙正阳岔开话题,“对了,厂子建起来的话,你会常驻这边吧?”

    “嗯,基本上会常驻,不过也要看情况,如果我大伯真的要在这边投资的话,那他肯定会派一些管理人员来,没准儿我也能委托管理呢。”雷霆笑道。

    “恐怕这一两年你还不能撒手吧,这毕竟是你的企业。”沙正阳摇头,“而且我估计明后年这个产业会迎来一个爆发期,尤其是自然堂水业如果打出名声来了,对饮水机需求肯定会很大,跟风的不会少,你们应该考虑在生产线上的扩大,确保产能抢占市场。”

    “这一点我知道。”雷霆把副驾位置调低,舒服的躺好,“我眯一会儿,到家叫我。”

    话音未落,沙正阳的电话响了起来,接通,是孙妍来的,约晚上一起吃饭。

    一听到是一个女孩的声音,雷霆顿时没了瞌睡,呼啦一下坐了起来,竖起耳朵听。

    见雷霆一脸诡笑,沙正阳也不好在电话里和孙妍多说,便说好晚上一起吃饭,并说了有几个自己的同学朋友。

    那边电话里孙妍听了显然非常高兴,一连声的答应了下来,估摸着马上就会去梳妆打扮,挑选衣衫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