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二卷 第一百零一节 招商引资(为汪旺顺打赏加更!)

第二卷 第一百零一节 招商引资(为汪旺顺打赏加更!)

    雷霆大伯那个电子厂也有意向内陆转移,但是其生产的电子表、计时器和电动玩具更愿意转移到深圳那边。

    毕竟靠香港更近,而且许多内陆无法提供电子元器件也可以就近采购。

    不过这个意向不是不可以改变。

    毕竟资本家是谋利的,比起南粤那边,无论如何这边的劳动力、土地价格还要便宜一大截,如果经开区能够开出更好的土地、税收政策,不排除能把这家企业吸引到这边来。

    当然也还需要一些感情上联络,毕竟雷霆大伯还是银台人,对家乡还是有些感情。

    当然在利益面前这不重要,可如果几方面因素结合起来与南粤那边相差无几时,那么这层感情就显得举足轻重了。

    另外还有一个关键因素就是汉川地处内陆腹地,正好位于西北、西南与中原地区的结合部。

    汉川向西北是青、陇,向北是陕,向东北是豫省,向东是鄂省,向东南是湘省,向南则是巴蜀,可以说地处咽喉,通达八方。

    目前像电子表这一类的电子产品在海外乃至南粤这些地方已经不是很时兴了,但是在内陆地区却仍然是个新鲜紧俏玩意儿。

    转移到南粤进行生产的话,主打海外市场,除非你能紧跟时代进行调整,或者加大投入进行设计开发,否则很难重演七八十年代那样的风光了。

    奥迪斯和时运达这样在香港电子表行业中的翘楚都在面临艰难转型,更不用说像雷霆大伯那种名不见经传的普通电子厂了。

    事实上香港的电子产业在七八十年代也曾经红火过一些年头,但是随着劳动力成本和地价的快速攀升,转口贸易日益兴盛,制造业成本越来越高,风险越来越大。

    要么向内陆转移,要么就直接关门解散,几年光景这个产业就会迅速消失无踪。

    所以处于这个时代中,香港电子产业就像几年以后的台湾电子产业一样,很快就会转进大陆,只不过香港电子产业的规模和层次远不及台湾,所以很快就湮没在大陆迅猛发展的制造业大潮中悄无声息。

    沙正阳也不知道雷霆大伯这家厂子在前世中最终结果如何,但是他觉得如果转移到深圳,除非走时运达这样的品牌之路,否则也是迟早关门的命,而进入内陆地区或许还能多坚持几年。

    所以沙正阳打算去和雷霆的大伯见一面,相信在饮水机这个项目上能够达成一致,对方也不吝和自己在这个电子厂的去留上探讨一番。

    这只是一方面。

    沙正阳还考虑如果可以的话,是否可以通过雷霆大伯的牵线搭桥,与其他有意到大陆来投资发展的香港企业家们联络一番,通过这种渠道邀请他们到银台来考察投资。

    不过沙正阳也很清楚,实际上在这个年代,港资也好,台资也好,更多的还是接欧美日本那边的单,主要是为出口。

    而在内陆地区在运输和报关成本上的劣势却是是不言而喻的,哪怕是在工资、土地和税收上能获得更大的优惠,但考虑到这些港商、台商对内陆地区的不了解,所以98年以前内陆地区的外资和港台企业并不算多,能够有几家装点门面已经是相当难得了。

    所以沙正阳对这一点并不抱太大的希望。

    真正局面好转还是要等到好几年后去了,等到大陆的民营企业开始崛起,电脑乃至半导体产业的迅猛发展引来台资的大举进入内陆,加上汽车、互联网等新兴产业的日益兴盛,才真正给整个大陆市场经济带来蓬勃的动力。

    现在只能说是死马当作活马医,试一试,能行最好,不行也算是探探路。

    不过在和香港那边接触之前,肯定要获得一些授权,比如在税收的三免两减、土地出让金的减免甚至财政补贴等等上都要有一些政策出来,否则根本就没法去谈。

    自己单枪匹马肯定不行,所以需要一个助手,现在看来这卢雅就是一个很合适的人选。

    “卢雅,这样,你先去做一个方案构想出来,我看看,然后我去找桑主任商量,敲定如何来运作。”沙正阳下了决心,就不在绕圈子,“我有些资源,一个朋友在香港,他的伯父是个港商,在香港那边有几个厂,有意要回内地投资,我觉得可以去接触接触。”

    “啊?真的?”卢雅又惊又喜。

    做个方案简单,关键还是在于资源,现在各地都在争抢投资的情况下,想要引进几家像样的企业和项目有多难不用问。

    如果不是东方红酒业投资的自然堂水业,卢雅一直担心银台开发区会不会一直是一个空壳子开发区了。

    “这种事情我能骗人么?”沙正阳笑着道:“不过这里边肯定还有一些障碍,主要是我们地处内陆,他们这些企业一般都是做外销单子,运输和报关成本就是一个大问题,当然,我们也有优势,就看接触之后谈得如何了。”

    “沙主任,如果真的能够拉到一两个港资企业进来,那意义就完全不一样了,市里边每年都要考核引进外资,我们银台这几年基本上都是零光蛋,如果今年能有所突破,不仅仅是开发区,就是对整个银台县来说,意义都非同凡响,我觉得这完全值得我们下大力气去争取!”

    看见卢雅眉飞色舞的模样,沙正阳也有些好笑,这不是争取不争取的问题,条件达不到,或者说人家觉得在内陆投资不划算,这事儿就肯定没戏,沙正阳自己也没有多大把握。

    “行了,我知道怎么去做,你先把方案拿出来,尤其是对引入外资企业的一些奖励政策要有一个大概的规划出来,基本上可以参照市里边那些开发区来考虑,咱们条件不如市里的开发区,肯定要有更好更具针对性的政策出来才行。”

    这个时候卢雅的态度已经截然两样了,很爽快的应承下来:“行,我抓紧时间,先了解一下兄弟区县的政策,再去参考市开发区的政策。”

    桑前卫比想象的还要急切,在获知这一消息之后,立即就把沙正阳找到详细询问了一个小时。

    当听到饮水机项目可以通过中港合资来建设与未来自然堂的桶装水配套时,桑前卫更是兴奋得在办公室里转圈子。

    沙正阳有提及到了可以接触的电子厂和玩具厂项目,桑前卫更是无比热切,索性直接就要拉沙正阳去贺仲业和贾国英那里来商量如何落实把这两个项目也拉到银台开发区来。

    在沙正阳好说歹说的劝说下,桑前卫才勉强按捺住性子,同意沙正阳先代表银台开发区与香港那边接触。

    至于说政策方面,桑前卫更是明确表态,只要其他县区能开得出来的条件,银台县一样可以满足,不会比汉都其他区县开发区的条件差。

    ******

    8月17日,雷霆从广州飞抵汉都,沙正阳去接的机。

    “行啊,开上奥迪了,正阳,我都在怀疑,你还是不是原来那个正阳了,你一学中文的,怎么搞企业也这么厉害?”看见油黑发亮的奥迪100在阳光下熠熠生辉,雷霆忍不住在沙正阳胸前擂了一下。

    “嘿嘿,这是人的天赋吧?”沙正阳有些汗颜,还是老兄弟了解自己,自己有多大能耐,是块啥料,都清楚,只是自己现在的蜕变却是让他们无法相信了,但现实摆在这里,他不信也不行。

    “说你胖你就喘上了?”雷霆撇了撇嘴,“我只是觉得你好像变了一个人,也说不上,就觉得你一下子变得特别成熟了,知道的东西也一下子多了许多,你搞酒厂这么厉害就因为你原来在全興酒坊干过一段时间销售?有这么厉害?”

    “有点儿关系,但不完全是,还得自个儿琢磨,当然这也和赶上的时机有很大关系。”沙正阳只能这么解释。

    “哼,我就不信我大学就学这个的还不让你这个外行了。”雷霆一脸不爽,内心也是一百个不服气,不过能看到好友走到这一步,还会为他感到高兴。

    “嘿嘿,说不清楚啊,你大伯既然同意借给你八十万,你凑足一百万,在香港成立一家公司,就可以来银台开发区与东方红合资了,设备采购可以从南粤那边进行,电子元器件尽可能在咱们汉川采购,我们开发区会为你们提供最优惠的各方面政策。”

    上了车,沙正阳打燃火,启动空调,很快凉意就渗了出来,沙正阳暂时没有走,而是就在车里和雷霆商量。

    “嗯,我也在考虑了,厂里那两个工程师也给我谈了,原理很简单,只是一些设备和元器件还要筛选一下,他们担心这边的元器件质量不过关。”

    在商言商,雷霆也要把话说明白。

    “这是一方面,另一方面还要看你们自然堂水业什么时候能建成投产,广告宣传怎么来做,这都是需要商量好的细节,就目前汉川市场,那基本上就是一个荒漠,根本就没有消费市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