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二卷 各有稻粱谋 第九十八节 收服

第二卷 各有稻粱谋 第九十八节 收服

    被焦虹的话给怼得无话可说,或许自己刚才那目光真的有点儿太灼热了?沙正阳下意识的反思了一下。

    “你不是让王澍在联系央视那边么?进展如何了?”拂弄了一下自己额际散落的秀发,焦虹转开话题,也免得沙正阳尴尬。

    “有些眉目了。”沙正阳微微点头,“估计很快就要来拍广告片了,我也和王澍交代了,要请好的公司来创意构思和拍摄,哪怕花的钱多一点儿也没关系,这玩意儿在电视上一放就是一年,如果不能一眼深入人心,那就是失败。”

    焦虹皱起眉头,“你要在我们厂里边取景摄制?那效果会好么?”

    “虹姐,放心吧,专业的事情交给专业人士去做,我们只需要提条件,古窖池肯定要体现出来,这是我们产品历史底蕴,必须要有,但是可以进行艺术加工处理,到时候出来了,保证画面美轮美奂。”

    沙正阳笑了起来,他知道焦虹是担心花了大钱,效果却不好,这一点由他亲自把关,不达到让自己满意的效果,肯定不行。

    “你心里有数就好,正阳,这边整合完毕,走上正轨,我打算……”焦虹犹豫再三,还是觉得要把话说明。

    “不行!”沙正阳断然打断对方的话头,“东方红离不开你,我知道你想说什么,谭部长和人事局那边都和我谈了,你的编制转正问题,我也就想和你说说这事儿呢。”

    县里今年的干部编制正式出来了,同意给焦虹解决干部编制,这也是之前焦虹一直最盼望的,但是焦虹现在却有些纠结了。

    如果在今天之前,焦虹是倾向于不要这个编制的,因为人事局那边也和她谈过了,如果成为正式干部,那么工资奖金便不能在企业上拿,而只能按照县里的政策来。

    这都在其次,关键是可能需要服从县里的统一调配,这意味着她可能不会在东方红酒业担任副总经理了。

    但今天的情形让她意识到自己似乎也陷入了自己曾经担心宁月婵陷入的某种的情形,她下意识的想要逃避这种对双方来说都是巨大风险的局面。

    没想到却被沙正阳断然打断话头。

    “你的编制问题,得由你自己来决定,但是无论你要不要这个编制,你都会留在东方红工作,这一点我和贾县长、赵县长以及谭部长都谈过了,他们同意了。”沙正阳语气坚决,“至于你选择要不要,我觉得看你怎么想。”

    “你觉得我要不要呢?”焦虹叹了一口气,对方如此强势坚决,让她无力反抗。

    “如果你只想要图个安稳,可以要,但如果你想要未来更自由的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我建议你放弃。”沙正阳坦然道。

    “我也可以现在要这个编制,以后一样也可以放弃啊。”焦虹反驳道。

    “那不一样,有了这层羁绊,你考虑许多事情的时候就会下意识的去顾及这些东西,这容易限制你的思维和心态,不利于你的发展。”沙正阳很肯定的道。

    “那你为什么却愿意留在里边呢?”焦虹微微侧首,脸上浮起淡淡的笑意,似乎是在说沙正阳口不应心。

    “我不一样,未来也许我和你们走的路是齐肩并行,相互扶持,而非同一条路。”沙正阳第一次在人面前说出自己对未来的构想。

    焦虹目光闪动,连身体都忍不住坐直,看着沙正阳,“你想让我们当你的代言人?”

    “或许吧,我不希望我的成果被外人毁于一旦,我只想把我奋斗所得交给我信得过的人,但是这一切如果要想走得更高更远,不依靠政府层面的支持,从目前的格局形势来说,根本做不到,所以这条路得由我来走。”

    沙正阳的话在焦虹胸中激起无限波澜。

    这个看似大男孩的男人终于吐露了他内心的想法。

    她早就感觉到一个东方红绝对不是沙正阳心目中的止境,他有更大的野心,不出所料,自然堂水业,然后是茶饮料,甚至可能还有其他。

    这才一年多时间啊,这一切就在眼前这个男人一手缔造了起来。

    所有难题在他面前都能迎刃而解,任何问题他都可以游刃有余的提出处理的方略,就像是自己这一次遇袭一样,他都能挥手之间就把一切搞定。

    一时间焦虹竟然想得有点儿痴了。

    “虹姐,你和月婵姐还有柏山哥都是我可以信赖的人,我希望东方红也好,自然堂也好,能在你们手上走得更远,做得更大,我也希望依托东方红可以做更多的事情,既能让我们南渡镇的老百姓从中获益,享受到改革开放带来的实惠好处,同时我也希望东方红可以实现我梦想中的一些宿愿。”

    “那正阳,你的宿愿是什么?”焦虹定了定神问道。

    “我的宿愿很大很多,一时间也说不清,但东方红也只是我心目中的第一步,但这第一步非常重要,是我们未来基业的基础,所以我只能交给你们。”沙正阳一字一句的道。

    焦虹注视着沙正阳,而沙正阳也没有回避,而是迎着焦虹的目光,坦然而自信。

    “正阳,你不觉得这个担子,对我,对月婵来说,太重了一些么?”焦虹幽幽的道。

    “虹姐,你也别把有些事情想得太复杂,偌大一个县酒厂和县罐头厂还不就是被我们接下来了么?去年红旗酒厂什么样,现在呢?”沙正阳畅然道。

    “柏山半年前怎么样,现在如何?宁月凤呢?你能想象一在办公室打杂的小姑娘,不到一年就能独当一面么?人都是锻炼磨砺出来的,只要给他们机会,给他们压力,他们就能迸发出你想象不到的激情和能力!”

    沙正阳的话让焦虹无言以对,别说高柏山、宁月凤他们,就是自己和宁月婵不也是如此么?半年前能先想得到现在这副情形么?

    现在经过整合后四家企业合起来职工人数会超过七百人,这在银台县已经算是一家相当规模的大企业了,销售收入更是要突破一个亿,自己之前可曾想到过这一切么?

    就算是唐庭广,两个月前还在外边跑单帮打烂戳,现在呢?协助自己管理县酒厂和县罐头厂这边,一样是干得风生水起?

    就像是正阳说的,人你只要给他机会,给他压力,给他希望,他就能还你一个意想不到的美妙结局。

    当然,前提是你选的人,要当得起这份信任。

    见焦虹被自己说得哑口无言,沙正阳有些得意的笑了笑,“虹姐,对未来,我有这个信心,我希望能够有一天,像你和月婵姐,柏山哥,甚至毛哥和何维他们,都能在不同的领域不同的岗位站得更高,走得更远,我希望你们能与我一道同行。”

    沙正阳走了,但焦虹却陷入了沉思中。

    不得不说,沙正阳的描述打动了她。

    她很清楚自己,从来就不是一个甘于平凡的人。

    在供销社,在二轻局,在县府办,她都努力拼搏过,就是希望能够用自己的努力和汗水来证明自己,希望能够有更好的平台来供自己的一展身手。

    但是无数次的碰壁,还有无数觊觎的目光,都让她感到寒冷和压抑,她不得不树立起一层冷峻的外壳来保护自己。

    即便是这样,仍然躲不过各种流言蜚语的明枪暗箭攻击。

    婚姻破裂,她不太悲伤,因为她早就感觉到了那一天,那个男人背负不起这份压力,也没有那份勇气和能力来捍卫。

    既然如此,何不彻底跳出来,痛痛快快的干一场值得一干的事情?

    那个消失在门外的男人,现在就给了自己这样一个舞台,而且有他在自己背后,自己又何所惧?

    焦虹的目光渐渐明亮而坚定起来。

    *****

    沙正阳不怕焦虹不入彀。

    他很清楚对方的性情。

    一个能从十七岁高中毕业开始就奔走打拼于体制中,到三十一岁仍然能不折不挠的为自己的愿望而奋斗的女人,其野心只怕比她胸脯还大。

    顺带说一句,焦虹的胸器也只比宁月婵的人间凶器略微逊色而已,比起白菱和孙妍来起码要大两个罩杯,这是他刚才“亲眼所见”。

    通过这一年来的考察,沙正阳越来越觉得自己把焦虹拉到东方红酒业来是一个最明智的选择,她的到来极大的弥补了宁月婵之前所欠缺的行政管理能力,使得自己可以带着宁月婵在前面冲锋陷阵。

    而焦虹表现出来的学习能力也一样让他很满意,到这个程度仍然肯学肯钻,本身就说明许多,说明这个女人有更远大的抱负。

    这正合我意。

    沙正阳很需要这样的人才,尤其是在自己离开东方红之后,有焦虹和宁月婵来联手,足以稳住阵脚,让东方红继续按照自己的意图前行。

    而有更重要的担子需要人来担当时,焦虹和宁月婵两个人任何一个都可以拉出来独当一面。

    这个目标已然不远。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