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二卷 各有稻粱谋 第九十七节 暗生

第二卷 各有稻粱谋 第九十七节 暗生

    好在唐庭广的敲门声终于打破了这份尴尬,沙正阳和焦虹都下意识的松了一口气,继续这样下去,两个人都不知道会演变成什么样。

    趁着唐庭广和焦虹说着县酒厂这边的员工事宜,沙正阳出了门。

    刚出门,电话响起,是王澍来的。

    《秋菊打官司》已经全面上映,反响很好。

    老谋子的巅峰之作,没的说,吸引了很多人的注意力。

    不过这个时代国产电影的商业价值还难以体现出来,国内喜欢看电影的这个群体已经被诸如录像、电视这些方式分走了不少,起码还要十多年才能重新培养起来。

    能达到现在这个效果,已经很不错了,沙正阳没指望能如同二十年后小钢炮的商业电影那样的效果。

    红旗大曲在电影里露了好几次脸,但是能有多大效果不好说,毕竟这还是属于一部文艺片儿,哪怕现在国产商业电影和国外进口大片还没有开始进入国内,观众有多少也不确定。

    不过对这一点沙正阳不在乎,《秋菊打官司》这部片子是一部经典,注定记入电影史,哪怕再过二十年一样有人提起,所以能在这部片子里试水贴片广告,不亏。

    《秋菊打官司》只是一方面,毕竟这事儿东方红付出的也不多,更为关键的是沙正阳委托给王澍的另一桩事儿,那就是上央视广告。

    这两个月王澍一直在操心这事儿,毛国荣也飞了两趟燕京,主要也就是和广告代理公司商量广告摄制的问题。

    这年头央视广告都委托给了广告代理公司,但如何设置,还要看东方红自己的意图。

    红旗酒厂的明清古窖池已经彻底修复一新,不能说是一新,修缮完毕,必要的做旧还是要的,否则看起来太假。

    按照沙正阳的设想,广告要凸显东方红的历史沉淀,那么可以借鉴前世剑南春和的广告。

    唐时宫廷酒,今日剑南春,悠悠岁月酒,一曲沱牌情,这几句词儿朗朗上口,回味悠长,很有韵味,给沙正阳的印象很深。

    如果能拍摄出一段体现东方红历史韵味的广告短片,再配上给力的广告词儿,通过央视这个广告一哥传播,沙正阳相信东方红的品牌名声就可以在全国确立起来了。

    那时候恰到好处的推出东方红国窖1949,那简直风头就出大了。

    如果计划顺利,东方红国窖1949可以在11月正式推出,但前期肯定会采取饥饿营销的方式,对各省都限量。

    当然会采取一些特殊渠道对一些高端场所供应,但对社会上的普通销售会限量供应,形成一种期待。

    沙正阳也通过王澍了解了一下央视现在广告情况,目前央视广告部仍然维持原样,一手打造广告标王的谭希松还没有进入央视广告部。

    听到这一消息,沙正阳不由得暗自感慨,他深怕自己对白酒行业已经带来了巨大改变,进而而影响到了一直把白酒行业当做最大金主的央视广告部人事变化。

    而现在东方红还没有做好最完善的准备,还需要一年时间来积淀,所以沙正阳并不希望出现什么变化进而带来意外。

    不过这个时候央视的广告效应已经开始凸显了,根据王澍的调查了解,孔府家酒也一直在接触央视那边,看样子也是准备要在央视的广告上做文章。

    这让沙正阳也有些紧张。

    孔府家酒在央视标王出来之前,也曾经在央视广告上大出风头,很快就成为鲁酒的头面人物,如果不是在94年标王战中意外失手与同室操戈的孔府宴酒,日后还有没有秦池酒的戏也说不清楚了。

    按照沙正阳的设想,今年年底东方红可以在央视露脸了。

    完成了对东方红国窖1949的研发,东方红已经有了拿得出手的标杆招牌酒,而且兼并了县酒厂之后白酒产能可以迅速提升到一万二千吨以上,甚至达到一万四千吨,这已经足以支撑得起东方红向全国扩张了。

    如果93年底新建厂区开始生产运行,可以将红旗大曲这一类这低端产品彻底接过去,东泉厂区将会接棒生产精品东方红为主,而县酒厂厂区和红旗酒厂主打陈酿东方红和国窖东方红系列,这样一种完美的梯次序列就打造成功了。

    在明确告诉王澍务必要让东方红系列的广告在93年央视广告出现之后,沙正阳又和王澍探讨了正在接洽的几部电视剧。

    除了《过把瘾》和《我爱我家》外,还有一部郑晓龙和冯小刚导演由姜文主演的《北京人在纽约》也进入了视线。

    这也是一部注定大红大火的剧作,沙正阳当然不会放过。

    凡是一切可以出现东方红乃至自然堂产品的影视剧,他都让王澍要去接触一下制作方,看看有无机会合作。

    另外还有一桩事情就是老崔的北京演唱会也开始有了眉目,中国癌症基金会正在为其运作手续,而作为主要赞助商,东方红责无旁贷。

    如果老崔作为东方红的代言人能在北京开演唱会,那么辐射力绝非在其他城市开演唱会能相提并论的。

    电话一打就是半个小时,直到手机发烫,才算了结。

    王澍越来越有向公司核心成员进化的趋势,他现在的工作范围已经不仅仅局限于法律层面了,而更多的承担起了公司在品牌塑造和产品的媒体营销上的工作。

    这一点和毛国荣负责那一块有重叠的地方,但毛国荣更多的是负责渠道建设和区域性的营销战术策略这一块,而战略营销和品牌塑造则应由王澍来负责,而王澍也越来越得心应手。

    无论是雷霆还是王澍本人都没有想到过就那么一出牵线搭桥,甚至是义务帮忙,现在竟然演变到了这种地步,不能不说是缘分使然。

    没有雷霆的介绍,王澍不可能有此机遇,而沙正阳也不可能和王澍认识,更谈不上后边的种种。

    但现在王澍已经摆脱了雷霆的影响,而逐渐以自己的个人能力和品质来证明自己了,这一点才是他能在东方红中立足的根本。

    “什么事儿,打这么久?”见沙正阳进来,焦虹关心的问道。

    “王澍的电话,说了《秋菊打官司》的事儿,可能这部电影好评如潮,上边也很看重,大概要出国去冲击奖项,大概有点儿希望我们能在赞助一点儿的意思吧。”沙正阳在随身携带的包里找电池,可电池没带。

    “那我这块吧。”焦虹翻身要起床去拿自己的包,结果扯到了伤口,脸一白,沙正阳赶紧扶住对方,“我自己来,你别动!”

    顺手把旁边放在柜子里的大包提了出来,唰的一声拉开拉链,沙正阳突然听到焦虹急迫的喊声:“正阳,别!”

    沙正阳讶然的看了一眼满脸绯红如同恋爱中的小女孩一般羞涩的焦虹,扭头一看已经拉开的提包里,除了一个手包外,紫红色的蕾丝三角内裤和同色的文胸,还有一包卫生巾,这才反应过来,讪讪的把提包地给对方。

    焦虹有些嗔怪的瞪了一眼沙正阳:“你怎么毛手毛脚的,女人的包你能随便动么?”

    “我不也是怕你扯动伤口么?”沙正阳呵呵一笑,挠了挠头。

    不知道为什么,沙正阳那傻呵呵的挠头动作突然击中了焦虹内心最柔软处,让她忍不住心中一热。

    这个大男孩的动作那么率真自然,就像是十年前那个还在读高中的弟弟一样,面对自己的批评也是如此。

    从手包里拿出电池递给沙正阳,沙正阳也取下电池,就着焦虹放在床边床头柜上的充电器把电池充上。

    这一批买的十部电话都是一样型号的,摩托罗拉8900,做工粗糙了一些,但却比那种砖头式的8800要轻巧许多,也没那么招人眼目。

    “你觉得可以赞助?”焦虹也顺着话题问道。

    天色已经有点儿晚了,但焦虹却有些舍不得沙正阳离开,哪怕是就这么在这里说一会儿话,谈谈工作,焦虹都觉得心里踏实。

    厂里安排有人来护理,一个保安负责安全,一个女工负责护理,不过唐庭广很懂事儿,知道沙正阳和焦虹有话要说,都把人打发到一边儿去了。

    “嗯,《秋菊打官司》这部片子我觉得寓意深刻,上边重视,在国外这类故事估计也会讨那些欧美国家的喜,应该能得奖,张艺谋在欧洲还是颇有名气的,当然,在欧洲得奖,对于我们东方红酒业来说意义不大,就当结个善缘吧,以后可能还要合作呢。”

    “你可真的是算得长远啊。”焦虹挪动了一下身体,让自己更舒服一些,然后又下意识的压了压衣襟。

    注意到焦虹的动作,沙正阳嘿嘿了一声,“虹姐,刚才真的是无意,……”

    “不用解释了,你自己心里有数,刚才那眼光像烙铁一样,扎得人心慌。”焦虹脸又是一烫,连她都不知道自己怎么突然间变得爱脸红起来了,以前可不是这样啊。

    ****

    还有三五张月票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