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二卷 各有稻粱谋 第九十六节 魅力,飞蛾

第二卷 各有稻粱谋 第九十六节 魅力,飞蛾

    唐庭广不得不服气。

    沙正阳一出马,形势立变。

    之前他和派出所刑警队的交涉,但是人家法医来了,说恢复之后够不上轻伤,只能是一个治安案件,由派出所处理,然后就直接走人了,但沙正阳一回来,当晚就把人抓了,第二天突审结束,四个人一并收容审查。

    这个年代收容审查比刑事拘留可要厉害得多,时间上更宽松。

    关你几个月那是家常便饭,铁打金刚你进去蹲几个月试试?每天白萝卜炖白菜,再加一点儿盐,吃得你脚趴手软,出来看见猪油你都想要舀两勺放嘴里。

    老混社会的都明白,进看守所轻松,为啥?那有时间限制,七天,一个月,到期就得要放人。

    可收审所不一样啊,那一个月接一个月的延期,关你三个月半年眼睛都不眨一下,只要你涉嫌,就可以继续对你收容审查。

    看这个架势就知道刑警队这是要动真格的了。

    紧接着刑警队就开始大规模的收集这帮人以前的劣迹,并且迅速调动了城区几个派出所的资源,这一两年间这帮家伙的前科都被翻了出来,看这个架势,这几个家伙别想出来了。

    这些人的家属也开始四处找人,但是得到的消息都是流氓团伙,为害一方,必须要严惩不贷,还银台县城一个安宁。

    都两三年了,这帮家伙犯事儿也不少,顶多也就是一个治安拘留,更多的时候都是罚款,但这一次踢到了铁板上,县城里混道上有名有姓的,都知道县酒厂那帮家伙栽了。

    栽得不冤。

    听到沙正阳表态会在年底买两台车借给县公安局使用,并和县公安局在县酒厂专门设立一个联合执勤点,唐庭广就知道沙正阳这事儿办得太漂亮了。

    自己就算知道怎么弄,也没这份资源和手段,不得不服。

    操社会的如果真要遇上专政工具认真了,那栽筋斗就是分分秒秒的事儿,不明白这个道理,那也就是迟早蹲大狱的命。

    让唐庭广服气的还不仅止于,沙正阳表现出来的强势和护犊都让人心安,如果说这件事情轻描淡写的就这么处理了,唐庭广就得要琢磨替沙正阳卖命值得不值得了。

    焦虹这么卖力的替他工作,出这种事情,不给一个满意的说法,那太伤人心了,哪怕给再多的钱,那也不值。

    现在看来这一切都值得,沙正阳没有让人失望。

    “焦总,沙总来了。”看见沙正阳从走廊上走过来,唐庭广赶紧丢了烟蒂,然后敲了敲门,说了一声:“焦总,沙总来了。”

    和唐庭广打了个招呼,沙正阳进门,放下手里的水果和奶粉。

    这年头看病人也没啥好买的,不像二十年后各类保健品让你挑得眼花缭乱。

    “虹姐,好些了吧?”沙正阳笑着坐下。

    “正阳,今天无论如何我也必须要出院了,人家医院早说了,昨天就可以出院了,回去休养几天,坚持吃消炎药就行了,你让我呆在这里,憋死了。”焦虹气哼哼的道。

    “虹姐,别,这边人家才把人送进去,你这马上就出院,是不是太露骨了一点?”沙正阳笑着道:“这样吧,明天出院,好不好?公司这边我让月婵姐先盯着,除了这桩事儿,县酒厂那边也震动不小,我看从这个角度来说,还是好事,只是亏了虹姐了。”

    瞪着眼睛看着沙正阳,焦虹也是无奈,“我在这里一点儿都不方便,女人家的事情你不懂,……”

    唐庭广出去了,房间里只剩下二人,焦虹说话也随便了许多。

    “不是让公司里派的有女同志么?”沙正阳讶然问道。

    “嗨,算了,我不和你说了,最迟明天,我必须出院了。”此时的焦虹往日冷峻的神色似乎一下子柔和了许多,因为受伤加之在病床上躺了几天,使得整个人的气质都变得柔媚温润起来,更像一个居家女人了。

    “我下午去县公安局那边了一趟,案子办得很顺利,抓了这几个人,还接到了不少检举,一些受害者也是等到他们被抓进去才敢作证和报案,别看许多事请不大,但是积累起来也足够这帮家伙喝一壶了。”

    沙正阳很随意的说着,焦虹神色有些复杂。

    她已经从唐庭广那里听到了许多。

    沙正阳用这种雷霆万聚的手段方式解决问题,的确把县酒厂里边不少人都震慑住了,当然沙正阳也明确表态,不会因为这个而影响到以后县酒厂职工的待遇和条件,不过焦虹还是隐隐觉得有些过了。

    因为自己这件事情引发这么大风波,非她所愿,尤其是她担心影响到县里对沙正阳的看法。

    “正阳,不要太过火,过犹不及,……”

    焦虹话音未落,沙正阳已经打断对方:“虹姐,这不仅仅是你一个人的事情,关系到公司未来的发展,如果以后遇上这种事情都可以这样乱来,那这个企业还搞得下去么?放心虹姐,我心里有数。”

    见沙正阳话语里不容置疑,焦虹叹了一口气,不再多说。

    “虹姐,我看那边情况也还算顺利,基本上两边资产已经确认,届时也还是要搞一个挂牌仪式,等到你彻底康复了再来,另外我也让老董和老方多过问这边生产准备,要争取九月彻底复工生产。”

    沙正阳成功的转开话题,焦虹点点头:“基本就绪了,就是勾调上还要让老董和老方把好关,红旗厂区和东泉厂区那边基本上已经走入正轨,老胡盯着就行,这边才运行的话,还得要盯着点儿。”

    细碎的话语谈开来,病房里也轻松许多。

    焦虹靠在摇起来的病床上,有一句没一句的说着。

    病号服有些宽大,加上肩部还包扎着,胸部衣服两颗纽扣的空挡处被一挤压卷褶,形成了一个弧形的缝隙,一片雪白凸起夹杂着黑色的文胸,对比分外分明,让沙正阳也是眼前一晃,下意识想要避开,却又觉得有点儿不舍。

    焦虹完全没有注意到,她还在为自己已经在医院里呆了四五天感到烦恼。

    公司里的事情不少,虽然有宁月婵现在帮忙料理着,但宁月婵也有她自己一摊子事儿,更何况出去之后还要休养一段时间,不知道还得要撂下多少工作。

    “柏山上午来了,说他那边进展比较顺利,比预料的还要快,道路修建也挺快,我估计要不到年底就可以出水,设备那边已经订购到位了,从南粤那边运过来,听说车皮比较紧张,……”

    焦虹觉得自己以前好像很少这样絮絮叨叨的说事儿,沙正阳也有一句没一句的应和着,目光却是有些古怪。

    如同前世中各类视频网站小视频中那个高铁男怀抱提包却不时借助身高优势偷窥旁边大胸女的乳沟一样,味道格外不一般。

    终于觉察到了有些异样,焦虹这才从沙正阳有些躲躲闪闪而又有些古怪的目光里发现了不对劲儿,低头一看虽然从她自己的角度看不出异样,但是看见自己衣襟纽扣隆起的缝隙,焦虹立即就明白了过来。

    “正阳,你!”焦虹羞恼之余也是又好气又好笑,这么大一个男人了,怎么还有这般无聊的举动?

    当然,这份羞恼之中也还有一丝得意,起码自己的魅力还是足以吸引到男人,尤其是像这样一个男人。

    “呃,虹姐,纯粹是无意,无意,……”沙正阳也有些尴尬。

    自打那一晚和孙妍有过亲热举动之后,沙正阳发现自己某些方面又有点儿“复苏”的迹象,像今天这种情形,总是不由自主的吸引住了自己的目光,明知道这样做不妥,但是就是不愿意收回目光。

    “正阳,你也这么大一个男人了,难道没碰过女人?你原来不是有一个女朋友么?”焦虹脸微微有些发烫,“分手了?”

    “早分手了。”沙正阳慢慢恢复了正常,“到南渡之前就分手了。”

    “以你的条件,银台县城里女孩子任挑任选吧?”焦虹有些不解,沙正阳平时不怎么说他自己的私事,焦虹和宁月婵都在私下里聊过。

    “嗨,虹姐,这感情的事儿,谁能说得清楚?”沙正阳嘴角露出一抹嘲讽的微笑,“分分合合也很正常,我现在也没那么多心思去考虑这些。”

    焦虹想一想也是,沙正阳才二十三岁,按照银台这边的惯例,男孩子一般都要二十七八考虑结婚,最起码也得要二十五以后,所以这会儿谈婚论嫁好像有点儿早了,不过处对象似乎并不影响。

    不过焦虹也从刚才沙正阳目光里的那一抹灼热中感觉到了些许不安。

    自己是个离了婚的女人,而且年龄也不算大,要说姿色也有几分,本来和沙正阳的关系处得挺好,甚至有时候自己也曾经在梦境中幻想过某些东西,但那毕竟是在梦境中。

    她很清楚自己和沙正阳之间不能有什么,宁月婵也一样。

    这个男人前途无量,一旦沾染了这上边,极有可能就会毁了他的前途。

    之前她一直担心宁月婵会不会陷进去,因为她发现宁月婵有这方面的趋势,所以她也或明或暗的提醒过宁月婵,没想到今日却发生了这么一出。

    这让她也有些害怕这种事情如果发生在自己身上,特别是如果沙正阳真的有点儿什么出格的举动,自己该怎么办?

    她反思过,甚至有些惊惧的发现,自己似乎并不排斥某些东西,像这种若有若无的小暧昧,甚至还有点儿享受的感觉。

    她不知道自己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情,自己怎么就会变得这么恬不知耻,究竟是自己孤寂太久,还是这个小男人的魅力太大?

    这如同飞蛾扑火,甘之如饴,明知道那是毁灭自己,却又义无反顾?

    这份恐惧感牢牢的笼罩着焦虹,让她想要挣扎。

    不能,绝对不能出现这种情形,那会毁了所有人。

    ***

    求200张月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