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二卷 各有稻粱谋 第九十四节 出事,说法

第二卷 各有稻粱谋 第九十四节 出事,说法

    “沙总,我的工作没做好,我有责任。”唐庭广没有推诿自己的责任,沉声承认错误。

    他不是拿不起放不下的人,更何况焦虹也算得上他的伯乐,没有焦虹,他根本不可能进入东方红,更别说当现在的总经理助理。

    一只手扶着方向盘的沙正阳吐出一口恶气,压抑住内心的怒火,他也知道谁都不愿意焦虹出事,尤其是唐庭广恐怕更不愿意见到,只是除了这种事情,的确让人愤怒。

    “现在虹姐情况怎么样?伤势如何?人抓到没有?”沙正阳冷声问道。

    “伤势问题不大,已经在县医院里进行了包扎,医生说可以回家休息,但是我们还是让焦总现在医院里观察一段时间。”唐庭广听得沙正阳口气稍稍放缓,也悄悄松了一口气,“一共四个人,抓到了两个,因为事发突然,跑掉了两个。”

    “跑掉的两个是行凶者么?”沙正阳径直问道。

    “其中一个是行凶者,另外一个是从犯。”唐庭广有些尴尬,声音也低了八度。

    “报案没有,公安局来人了么?”沙正阳火气又有些上升的趋势。

    “已经报了案,派出所和刑警队的人都来了,不过……”唐庭广顿了一下。

    “不过什么?”沙正阳敏锐的觉察到了唐庭广这一停顿有问题。

    “公安局来人说伤势不重,恐怕连轻伤都够不上,可能只属于治安案件,要交给派出所处理。”唐庭广也有些无奈,这种事情他也无能为力,公安局那边根本不会买他的面子。

    “我知道了,我马上回来!”

    沙正阳很清楚这种情形,本身持刀伤人,但伤势不重,那关键就在于认定的性质了。

    如果是普通的故意伤害,那就是治安案件,但是如果上升高度,定性为寻衅滋事,甚至达到了破坏企业兼并改制的高度,那就完全不一样了,在这个时代,那最起码都是流氓罪中的一款,刑事打击毫无问题。

    “正阳,你开车慢点儿,虹姐的伤情不重,我们都去看了刚回来,待会儿我还要过去,你别急,开车小心一点儿。”宁月婵赶紧在电话里接上话。

    “唔,我知道了,月婵姐,你们也都小心一点儿,让老唐多安排几个保安,加强安全巡查,这帮杂碎,我得让他们付出代价!”沙正阳恶狠狠的道。

    虽然知道自己现在马上飞到也无济于事,但是沙正阳还是下意识的加快车速。

    重返这个时空之后,沙正阳发现自己特别在意一些不该发生的事情而发生了的情形。

    钱没有了,可以再赚,官没当上,机会失去了,想办法下一回夺回来,他有这个自信,但是唯独这种事情是最可怖的,谁也无法预料,而一旦发生,你就根本没有挽回的余地。

    焦虹因为自己而改变了命运,前世中焦虹和自己毫无交织,但现在,焦虹成为了自己最重要的助手之一,而且可以预见未来她都会一直站在自己身旁,但现在居然出了这种事情,是可忍孰不可忍?

    他必须把这些风险扼杀在萌芽状态,自己周围这些伙伴朋友,决不能因为这些而受到伤害。

    看到沙正阳满头大汗的从走廊上疾步进来,焦虹脸微微一红,她刚进行了重新清创修复,包扎完,觉得有些不舒服,所以解衣挪动了一下包扎带,整个肩头都裸露在外,甚至连小半个文胸都露在外边。

    沙正阳进来得急,甚至连门都没敲就冲了进来。

    见这幅情形,沙正阳也是一愣,不过却也没有转身出去,只是微微偏了偏头,移开目光,这才问道:“虹姐,没事儿吧?”

    “没事儿,真的没事儿,就是被小刀扎了一下。”焦虹整理好衣衫,靠在病床上,淡然道:“我都打算回去休息两天就行了。”

    “你可别逞强,受伤流了那么多血,还有伤势也需要观察,别感染了,天气这么大,小心为妙。”沙正阳连连摇头。

    “再说了,你这进了医院一会儿就回家了,怎么显出这事情的恶劣和重大?我还得去和县里交涉,还有公安局那边,人跑了,难道就没个说法?就这么等着他们回来投案自首?”

    焦虹蹙起眉头,“正阳,没必要闹得沸沸扬扬,那几个家伙不是好人,但是也只有他们几个而已,绝大多数酒厂的人还是很支持配合我们的工作的,我都以为马上就要告一段落,进入实质性的生产准备阶段了呢,没想到……”

    “这个世界你想不到的事情多了去,人心难测,有些人就是要钱不要命,眼睛珠子一红,就姓啥都不知道了。”沙正阳咬着牙关道:“这边的事情你别管,我会去和县里还有公安局交涉,必须的有一个结果!”

    见沙正阳一副不依不饶的样子,焦虹也有些头疼,不过看到沙正阳如此在乎和关心自己,焦虹心里还是有些暖意融融。

    伤势不算重,就在自己胳膊和肩膀处戳了一下,也没伤到筋骨,只是伤口还是有那么深,流了不少血,当时痛得她眼泪都出来了,她本来就有些怕痛,没想到还会被这么一下。

    沙正阳站起身来,走到床边,似乎想要看一看伤势究竟如何,伸出手,焦虹白了对方一眼,“没事儿,都包扎好了,输几天消炎的液体就行了。”

    沙正阳有些尴尬的收回手,搓了搓,嘿嘿笑着:“那行,月婵姐和老唐马上过来,外边还有两个人守着你,你就好好休息,我去县里一趟。”

    “正阳,你别太小题大做,注意影响。”看见沙正阳消失的背影,焦虹忍不住扯起嗓子叮嘱一句。

    ******

    从常淮生家里出来,沙正阳就直接给许铁打了传呼,许铁回得很快,他在单位上。

    桑塔纳径直杀入县公安局大院,刑警队在四层楼背后的一圈平房里,沙正阳已经来过几次了,很熟悉。

    “我就知道你得来,没多大一个事儿,你也这么心急火燎,正阳,我得提醒你,别上错床。”许铁和沙正阳很熟悉了,“我听常书记说,高主任家想把他闺女介绍给你?”

    沙正阳一愣,这事儿怎么外边都知道了?高进忠肯定不会对外说,温孃也不是那种大嘴巴,就只有高铎这小子了。

    “怎么?还藏着掖着?高主任闺女我见过,长得俊啊,体着她妈,不像她哥。”许铁乐呵呵的道。

    沙正阳也翻了一个白眼,如果真的像高铎,高静估计连找男朋友都困难了,又黑又瘦,就算是高进忠的闺女都难。

    “没那事儿。”沙正阳不得不辩驳一番,否则这消息传开了,那还得了?

    “没这事儿?不可能吧。”许铁一脸不信,“我听常书记说他问过高主任,高主任说年轻人的事情,大人管不了,这不就是那么回事儿?怎么,还得偷偷摸摸行事?莫不是你都和高主任闺女好上了?”

    见许铁那挤眉弄眼的模样,沙正阳就知道对方说“好上了”的意思,肯定就是在一起睡过觉了。

    “绝无此事,铁哥,我是来说正事儿的,嗯,看你这样子,这段时间没少跑常书记那里啊?”沙正阳也笑了起来,“不错,懂事儿了,知道经常去找领导汇报工作了。”

    “别瞎说,我都是有正经工作才去找常书记汇报的。”许铁赶紧辩解。

    “得,这是好事儿,你怎么还遮遮掩掩?行了,我来也是找你说正经工作,我刚从常书记家里出来,说了今晚的事儿,这件事情没那么简单,不是派出所能办的,必须得你们刑警队办,常书记同意了。”沙正阳语气变得严肃起来。

    “没那么夸张,我让法医去看过,恢复之后轻伤都够不上,治安案件,把人逮住顶多拘留十五天。”许铁连连摇头。

    “哼,这么简单就对了。”沙正阳毫不客气的反驳:“铁哥,你别把轻伤轻微伤这些法医术语来蒙我,如果是故意伤害,那么这个轻伤轻微伤当然是关键,但问题是这不是单纯的伤害,而是典型的寻衅滋事,破坏我们东方红酒业兼并县酒厂,而且严重影响到了整个企业兼并改制进程!”

    “行了,正阳,你也别给我上法律课,严重影响企业生产经营,那也是他故意伤害的一个加重情节,我应考虑到了,定格处罚,治安拘留十五天,我给他们派出所打个电话说一声就行,其实不用,派出所也明白轻重。”

    许铁不以为然。

    “铁哥,性质完全不一样,对方这几个人起码有三次以上强行堵塞厂大门,而且多次未经许可闯入厂长办公室,赖着不走,也堵着不准焦虹离开,严重干扰了厂里的正常运转,厂里也考虑到是才进行整合,不愿意把事情闹大,只给派出所报过两次警,……”

    “这帮家伙很狡猾,派出所一来,就规规矩矩,派出所一走,就立马又成了滚刀肉,……,而且据我们掌握的情况,这几个人在外边也经常打架斗殴寻衅滋事,四月份还在东沱派出所那边留有案底,酒后打伤了两名无辜路人,还有他们还曾经碰瓷敲诈过外地来金属容器厂拉货的一名司机钱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