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二卷 各有稻粱谋 第九十三节 妖孽无双

第二卷 各有稻粱谋 第九十三节 妖孽无双

    皇冠匀速的奔驰在经开区的发展大道上。

    看着四周黑魆魆的围墙,林春鸣脸色慢慢沉郁了下来。

    这是经开区的主干线之一,分别以改革大道,开放大道,发展大道命名,一纵两横成为汉都市经济技术开发区的主要干线,围绕这一纵两横,汉都市经济技术开发区呈现出一个橄榄状的区域。

    经开区是从90年就开始建设的,应该说90年那一年汉都市还是投入相当大,一纵两横建起来,四周的土地圈起来全面招商引资,经过半年多大张旗鼓的招商引资,的确引进了一些项目落户。

    但这种热情很快就变冷了。

    整个91年到6月到92年3月,整个开发区招商引资项目不过区区五个,实际引入投资不过壹仟陆佰万元。

    如果这个成绩放在某个区县的开发区,甚至是汉川省其他某个地级市的开发区,也能说一个差强人意,但那是对于汉都市这个开发区来说,那就是一种难以忍受的冷落了。

    从1990年到1991年底,整个汉都市在市经开区的基建投资超过了一点四亿元,1992年第一季度,又投入了超过三千万元对管网和通讯线路进行完善,可以说算得上是汉都整个财政不算富裕的大投入了。

    但如此大的投入,换来的却是招商引资上的凄惨表现,这如何不让黄绍棠愤怒。

    所以市经开区管委会班子大调整也是势在必行。

    林春鸣出任市经开区党工微书记、主任已经三个月了。

    这四个月他也是煞费苦心的奔走于市政府那边和经开区之间,既要兼顾市政府那边的工作,又要着重抓经开区的发展重启,几个月下来,他自己都感觉有点儿吃不消了。

    应该说市经开区的规划建设还是比较成功的,一纵两横的建设完成,可以说市经开区已经略见雏形,但规划建设的成功却难以掩盖在产业吸聚和引导发展上的失败。

    看看目下市经开区里引入的项目,真正拿得上台面的企业和项目屈指可数。

    在林春鸣看来除了永川线缆、大通机械设备、华阳电子等几家企业还算可以一看外,其他大多都是诸如食品、塑胶、文化用品甚至建材这一类的企业。

    倒不是说市经开区就不能引入这些项目,但是这也说明了市经开区在前期的产业规划上有些漫无头绪,或者说在真正推进实施产业项目的引入时,工作力度不够,导致根本没有形成像样的产业规模,纯粹成了一个大杂烩市的“地摊市场”。

    这些问题都在其次,关键在于林春鸣深切感受到手底下无人的难处。

    市经开区编制不少,四十八人,目前实有干部和工作人员三十七人,下设六个处室,看起来人少了,但是在真正能入林春鸣眼的,却没几个。

    正如曹清泰原来说过的,林春鸣还在调查了解阶段,他要摸清楚市经开区的家底和考虑未来发展的构想,如果贸然大动干戈,引发内部动荡,也不利于工作。

    再说了,能调到市经开区来,这些人几乎个个多少都有一些背景,林春鸣倒不至于惧怕得罪谁,但是在尚未确定目标之前贸然树敌也不是他愿意的。

    起码要动手,也得有确立一个目标。

    “展涛,这沙正阳,你观感如何?”靠在车座后方的林春鸣眯着眼睛,宛若睡着,伴随着汽车过一处下水道井盖时轻微颠簸,突然问道。

    吃了一惊的展涛凝眉沉思。

    他大略了解自己这位老板的想法。

    应该说沙正阳的出现给了他有种如同芒刺在背的感觉,让他下意识的有些不舒服,但是他也很快的克制住了自己这种情绪。

    自己和领导关系不一般,领导是自己母亲的昔日学生,有这层关系他才能一跃成为林春鸣的秘书,所以在亲近程度上,展涛相信无论如何沙正阳也比不过自己。

    从这个角度来说,自己其实不必太忌讳对方,哪怕对方可能也会得到领导的欣赏,但却不一样。

    想通了这一点之后,展涛吸了一口气,“我第一次和他见面,之前也听市长您提起过他,曹书记前几次也谈到过他,结合他在经营东方红酒业的表现上,这个人的确是个难得的人才,搞企业不同凡响。”

    “还有么?”林春鸣不为所动。

    “嗯,沙正阳看问题还是很深刻的,对目前时局的把握也很到位,他应该经常了解国际国内的形势变化,像他提到的企业转轨改制,很符合当前中央政策潮流。”展涛一边思考一边道:“还有,此人意志很坚定,认准的事情不会轻易改变,嗯,也很重信义。”

    直到这个时候林春鸣脸上才露出一抹笑容。

    他拿沙正阳的观感来考察自己的秘书,还好,展涛的表现没有让自己失望,如果没有足够的心胸,难成大器。

    “嗯,你的观察力不错,沙正阳是个人才,而且还是一个通才。”林春鸣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坐姿,让自己身体更舒服一些,“其他都不重要,此人虽然年轻,但是却很讲规则,这很难得。”

    什么是规则?那就是规矩和原则,能坚持规矩和原则,其内心必有底线。

    “有些人恃才傲物,觉得自己本事大,领导看重信任,就狂妄自大,做事不讲规矩,其结果就是稍微遇到挫折就颓废沮丧。”林春鸣进一步道:“沙正阳给我的感觉就像是他已经在政府里边工作了一二十年似的,很不简单。”

    展涛细细的品味着自己领导的话语。

    林春鸣专门提出了沙正阳讲规则,这出乎他的意外。

    在他看来沙正阳擅长搞企业,能力突出,而且也有很强的观察力和分析判断力,这些才是让人关注的,没想到领导看问题不一样。

    “我打算把他调到市经开区来,但他还有些恋栈,这不能说是坏事。”林春鸣轻轻吁了一口气。

    如果自己早一步把沙正阳调到市开发区,那这个饮水机项目就可以落户市经开区了。

    虽说这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项目,但毕竟一个中港合资企业落户,也算是一个好彩头,现在市经开区真的很需要一些能带动情绪调动气氛的项目进场。

    可惜了,但林春鸣还是很认可沙正阳的做法,这是做人的原则和底线。

    项目没有可以继续招商引资,但如果人的品质有问题,那就无药可救了。

    不过林春鸣还真是很期待沙正阳未来到市经开区之后的表现。

    他发现,无论是到哪个位置,沙正阳都能很快的进入状态,并找准自己的位置迅速动作起来,而且总能拿出成绩来。

    从他和自己这几次接触的表现来看,对体制内的种种他也一样谙熟,很清楚该如何来按照规则行事,全无才进入这个领域的年轻人那种生疏稚嫩感,曹清泰教得一个好门生。

    这是一个全能型的人才,堪当大用。

    想到这里,林春鸣下意识的又看了一眼坐在前方副驾上的自己秘书。

    自己班主任的小儿子,自己也有心栽培,实事求是地说,表现很优异了,而且心性也不差,但似乎和沙正阳比起来,哪一方面都要显得有些点儿距离。

    如果说沙正阳是三十五六岁,那也能接受,问题是沙正阳比展涛都还要小好几岁呢。

    下意识的摇了摇头,林春鸣苦笑,妖孽啊,除了用天赋这个理由来解释,好像也找不到其他原因了。

    **********

    沙正阳是在从市里返回银台的路上接到消息的。

    焦虹在办公室里被人刺伤了,对方是几名准备离岗但是纠缠不休要股份、要补偿的县酒厂工人。

    事实上这事儿早有预兆,之前焦虹也和沙正阳提起过,沙正阳也专门提醒了唐庭广要加强安保力量,注意安全,防止意外。

    但是事情还是发生了,而且还是在办公室里。

    这让沙正阳暴怒欲狂。

    电话里先就把唐庭广骂得狗血淋头,透过座机的免提,无论是宁月婵还是高柏山以及唐庭广都感受到了沙正阳全身透露出来的戾气。

    “唐庭广,你是干什么吃的?我没有提醒过你么?你才招的十来个退伍士兵到哪儿去了?”电话另一头的声音充满了一种金属撞击般的刚烈暴戾,“这是你的失职!”

    见唐庭广脸色虽然有些难看,但是还算是正常,宁月婵心里稍微踏实了一些。

    谁没挨过领导的骂?谁没遭过老板的批?就算是沙正阳对宁月婵和焦虹再亲近客气,工作没拿起来,出了差错,一样声色俱厉。

    唐庭广显然也是认识到了这一点,他原来在罐头厂桀骜不驯,那也是因为罐头厂那帮领导无能窝囊,而且屁股都不干净。

    但在东方红不一样,对于内部管理层,一切都是有章可循,清澈透明,好就是好,行就是行,不行就坚决不行。

    沙正阳本人率先垂范,无论是工作态度还是工作魄力能力,都没得说,至于说业绩,那摆在那里,更是无人能及,再加上承诺给大家的业绩奖励,那也让一干人都心动神摇。

    这也使得沙正阳人虽然年轻,但威信却极高。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