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二卷 各有稻粱谋 第九十一节 永不安分

第二卷 各有稻粱谋 第九十一节 永不安分

    曹清泰心中一阵触动。

    他一直以为郭业山对沙正阳很看重,却没想到桑前卫也对沙正阳很欣赏,看来是珍珠总会发光,也总有伯乐能识千里马。

    而沙正阳此人的为人处世也很不错,知恩图报,这也是曹清泰尤为欣赏沙正阳的。

    桑前卫把他调到了开发区管委会副主任位置上,虽然级别上未上去,但是却是一个重用的符号,而且多一个地方历练,总能增加一份资历,这对年轻干部尤为重要。

    “你打算在你们银台开发区干点儿成绩出来?这么短时间,能行么?”曹清泰问道。

    “有点儿眉目了。”沙正阳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在您面前我不敢弄巧,其实主要就是造一个势,开发区新建,总得要有点儿像样的项目,除了自然堂水业,我准备弄个中港合资企业来,算是一个噱头造势吧。”

    雷霆这段时间已经打了好几个电话来了。

    他给他大伯说了这桩事儿之后,他大伯很感兴趣,特批了雷霆带着两个人一直在南粤深圳那边考察。

    深圳的加林山矿泉水已经开始在做桶装水项目,而且势头不错。

    由于香港那边劳动力成本持续高涨,雷霆大伯已经打算把玩具厂前往深圳。

    同时那家电子厂本来是打算关闭的,但听到雷霆提出这个设想之后,虽然对在内陆汉川投资建厂还有很大疑虑,但是还是让雷霆先考察,拿出考察报告来。

    按照雷霆的说法,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这个项目有戏,但沙正阳要求雷霆成为大股东,这还需要下一步的商量,估计他大伯愿意借一笔钱给他,然后来组建一家公司,再来银台与东方红合资建厂。

    沙正阳能从雷霆日常中的谈话估摸出雷霆大伯的身家,应该还是小有资产的,估计三五千万资产应该有,当然这可能要把所有固定资产算进去,如果能立时拿得出来的现金估计五百万应该问题不大。

    这种情况下,如果他能看好这个项目,借给雷霆三五十万,然后在与雷霆成立一家公司来试水内地市场,可能性也很大。

    这也是沙正阳最希望见到的方案,但前提是雷霆在南粤那边的市场考察能够获得他大伯的认可。

    从目前的情形来看,考察比较顺利,市场的前景也比较好,估计能获得他大伯的支持,雷霆预计下周会回来一趟,具体商议这个项目的运作。

    如果成功的话,雷霆就可以常驻汉都了,这也是沙正阳最期盼的。

    能够有一个最要好的朋友来化解自己的孤独,可以毫无保留的交心,这是最重要的。

    “中港合资?!”曹清泰也是眉毛一挑,心中说不出的感慨,这家伙怎么简直安生不下来呢?就这么几周时间,脑子里有冒出来了东西,还有完没完?“哪一类?”

    “其实就是配合自然堂矿泉水项目的后续衍生桶装水项目,上一个饮水机项目。”沙正阳解释道。

    “哦?”曹清泰也见过饮水机,但是在他印象中这玩意儿应该归类于家电产品这一类了,也不清楚其中原理,只是觉得恐怕要制造并不那么容易,“这个饮水机制造工艺复杂么?需求量如何?”

    “需求量要看我们内陆地区对桶装水的接受程度了,至于制造工艺倒不复杂,主要是组装,其他元器件大多可以委托一些电子元件生产企业来生产。”

    沙正阳把原理解释了一番,也介绍了打算如何配合矿泉水项目来实现同步宣传,相互促进的构想,让曹清泰也很是赞叹不已。

    曹清泰越来越觉得自己真的该把沙正阳带到新湖来,虽然新湖没产业基础,但是沙正阳这家伙脑子灵,总能琢磨出一些新的门道来,这对于新湖这样一个一张白纸的地方,更是适合。

    只可惜自己已经答应了林春鸣,曹清泰也不可能反悔。

    吃饭的地点选在了美林轩。

    这是经开区内条件比较好,价位也合适的酒店。

    曹清泰也曾经在这里吃过饭,觉得环境挺好,就是地理位置偏了一点,当然这可能也和市经开区的发展进度低于预期,显得有些人气不足有很大关系。

    小雅间,摆了四副碗筷,服务小姐也告诉了曹清泰是林市长订的,四位,不知道还有谁。

    两人就在小雅间隔了一道屏风的沙发上闲聊等待。

    “汉都的工业门类还是比较齐全的,三线建设时在这边布局了许多大中型企业,涉及面很宽泛,从钢铁、汽车、航空航天、成套设备制造、机械、化工、电子、仪表、纺织服装,应有尽有,当时完全是以准备打第三次世界大战沿海和北方会被打击的设想来建设的,这既给汉都带来了很好的工业基础,但是同时在市场经济日益成为决定因素时,一些计划经济时代不适应时代变迁的机制和产业结构就要面临困境了。”

    只有两个人,沙正阳也就放得开。

    “现在工业经济更讲求细分化和分工配合,一个产品往往都是多家企业形成的产业体系和产业链来合作生产制造,那种计划经济时代依靠政策调拨,或者一家企业从头至尾都是自己生产,既不能形成规模优势,又容易造成在专门领域的研发投入严重不足,因为分到每一步骤环节的科研资金就很有限了,这很不利于企业做强做大。”

    “唔,这也是目前汉都面临的困境。”曹清泰轻轻叹了一口气,“给我的感觉,未来这种问题还会越来越严重,尤其是这些大中型国企在转变机制上举步维艰,反应迟钝,动作缓慢,越来越难以适应市场变化,未来汉都市委市政府可能面临的难题也会越来越多。”

    沙正阳对曹清泰的观察力还是相当敬佩的。

    未来三五年间,汉都的纺织行业就会迎来一波残酷的压锭狂潮,紧接着国企改革攻坚战打响,下岗大潮席卷而至,这将是中国工业凤凰涅槃的一个最艰难阶段,但是却又是不得不熬过去的一个阶段。

    “书记,这种情形不仅仅是在汉都,在各个地级市都面临,县里边情况稍好,毕竟县属国企规模相对较小,而一些地级市在财力薄弱,如果不提早做好通过发展产业来吸纳这些下岗职工的准备,一旦面临这种刮骨疗毒式的转轨方式,恐怕也会给社会带来极大的稳定压力。”

    “说得好!”一个声音从门口传了进来,“正阳,你的看法很有见地啊。”

    “林市长!”曹清泰和沙正阳都站了起来。

    “嗯,清泰,你们先来了?”林春鸣微笑着点头示意,“正阳,看来你在企业上干,对当下经济发展形势也一样观察很深刻啊,哦,对了,来,展涛,认识一下,我的秘书,清泰认识。”

    “你好,展秘书,我是沙正阳。”

    “你好!”展涛用有些好奇兼不解的目光打量了一眼沙正阳,其中不乏质疑之意。

    早就听闻说曹清泰这个前任秘书如何绝才惊艳卓尔不凡,但光看外表的确气宇轩昂,刚才那番观点倒也很有新意,只是就凭这个就能让林市长如此看重?

    比自己还小四五岁,毕业的汉川大学更不能与自己毕业的复旦相比,从内心来说,展涛是有些不服气的。

    不过对方还只是一个副科级干部,而自己已经是正科级,甚至两三年内就可能踏入副处级,在这一点上展涛还是有些心理优势的。

    或许这个家伙就是走了狗屎运把一家乡镇企业搞了起来才让领导们对他刮目相看吧?

    但不管怎么说,一家销售收入几千万的白酒企业做起来,展涛哪怕内心再是不服,也不得不承认要做到这一点不容易。

    “坐吧,不用那么拘谨,展涛也坐。”林春鸣本身就是一个不太讲究的人,性格也比较亲和,加之与曹清泰关系一直不错,所以这种私下氛围里就更随意,“我就随意安排了几个菜,喝点儿什么?”

    “呵呵,林市长想喝什么,我们客随主便啊。”曹清泰朗声笑道。

    “那我就做主喽?”林春鸣笑意盈面,看了一眼沙正阳,“正阳,虽然你是开酒厂的,但我胃不好,不敢多喝白酒,今天就咱们四人,随便一些,喝点儿红酒?”

    “行!”沙正阳笑着道:“林市长打算喝点儿什么,张裕,还是来点儿国外的?”

    曹清泰介绍过,林春鸣是个国货主义者,一直主张用国内品牌,这一点沙正阳很赞同。

    “就张裕吧。”林春鸣点点头,笑着道:“正阳,张裕的干红我挺喜欢,嗯,正阳,啥时候你们东方红也能进军葡萄酒行业啊?到时候我一定捧场,当你们的拥趸。”

    “林市长,汉川适合种植酿酒葡萄的地方不多,只有西北的秦州和武阳地区条件不错,不过短时间内东方红可能没有这个精力去开发葡萄酒产业。”沙正阳摇摇头,“当然,我个人的观点,随着人民生活水平提升,葡萄酒的需求会在我们国内一直呈稳定增长的趋势,甚至在达到一定阶段之后出现爆发式增长,不排除三五年后东方红也会涉足这个产业。”

    *****

    明天争取三更,上午十点半,下午三点半,晚上八点。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