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二卷 第九十节 准备
    沙正阳去见林春鸣足足拖了两个星期。

    一方面是沙正阳需要一些准备。

    林春鸣不比其他人,曹清泰替自己铺好了这条路,应该说从政的话,走市经开区要比在县里条件好得多,而且关键是林春鸣对自己的印象也很好,否则不会主动向曹清泰提出来。

    既然这是一次正式的见面,沙正阳肯定要把准备工作做足。

    甚至包括一些自己在企业项目上的发展考虑都要拿出一些具有说服力的东西来,这才能让自己在对方心目中更有深度。

    另一方面沙正阳也再等当初曹清泰关于自己的几点看法的投稿反馈。

    之前沙正阳已经获得了《半月谈》编辑部的回信,会在八月刊的内部版中载他关于企业改革以及对的一些观点看法。

    原本沙正阳希望在一些观点上修改一下,收敛一些,但是曹清泰最后还是否决了沙正阳的意见,拿曹清泰的话来说,作为沙正阳这一类活跃在基层的干部,思想应当更开明更有创造精神,哪怕在一些观点上激进一些,也是符合自己这个年龄阶段的锐气勇气的,如果过于求全求稳,反而失去了应有之意。

    沙正阳接受了这个观点,自己毕竟才二十三岁,一个副科级干部而已,提出一些哪怕不合时宜或者出格的观点,能不能刊载出来那也是编辑部的事情,如果能刊载出来,那么说明这种观点纵然有争议,但是主旨和倾向也是积极向上的。

    沙正**据自己在基层工作的一些经验,对县属国企的一些调查,提出了自己关于“抓大放小”战略的一些考虑,其中包括股份制改造,股权期权激励机制,职业经理人,外资企业进入可能对国内民族产业的影响等等,都提了一些看法,应该说涉及面很宽泛。

    正因为涉及面很多,这篇文章寄出去之后也引起了《半月谈》编辑部那边的激烈争论,这也是曹清泰的人脉关系递过去的,但即便如此,仍然争论极大,久久难以做出决定。

    一直到进入八月,《半月谈》编辑部那边才正式回复会在本月刊载,但是却改在了内部版。

    一直等到《半月谈》内部版正式出来,沙正阳心里有了底气,沙正阳这才和曹清泰约好一起去见林春鸣。

    从银台到新湖几乎要横垮整个汉都市区,一个是东北方向,一个是西南方向,走二环路,进入国道118一路南下,经过龙潭、南坝,进入新湖。

    汉都市区到新湖县城四十九公里,走国道118需要一个半小时,这条国道是汉川进入四川的交通要道,在双都高速未曾建成之前,这条路是勾连西北西南的命脉。

    从银台出发,正好赶在吃中午饭之前到了新湖,曹清泰也没和沙正阳客气,直接拉着沙正阳到了新湖县委县政府食堂里就餐,倒也轻松。

    午饭后,沙正阳陪着曹清泰在新湖县委县政府背后的花园里转了一圈。

    不得不承认新湖是一个养人的地方,绝佳的生态环境使得这里气温都要比汉都市区低四到五度,如果是再往上走山区,甚至可以低到十度左右,可谓避暑胜地了。

    “书记,感觉你来这边气色更好了,不过眉头上的皱纹也多了。”沙正阳很自然的就把双方的距离重新拉了回来。

    人是感情动物,再好的感情关系,也扛不过空间和时间的磨蚀。

    曹清泰去了新湖这一个月,考虑到这期间曹清泰肯定非常忙碌,沙正阳总共只给曹清泰打了一个电话。

    电话里曹清泰也很热情,但是沙正阳很清楚,这种感情已经遭遇了一种类似于日渐生疏的侵蚀,如果不想办法尽快来祛除这种陌生感,很快就会越来越淡化,最终归于平淡。

    这是人作为社会动物的本性,就像大学里再要好的同学,只要有几年没有联系,也绝对抵不过单位里或者生活中交往甚多的密友。

    这并非什么薄情忘性,而是人社会属性的一种本能。

    要维系这种感情,那么加强联系,巩固感情就是必须的,甚至在思想上、工作上、生活中找到一些共同语言、共同爱好、共同利益就是最好不过,尤其是后者,所谓志同道合,莫过于此。

    “没办法的事情,面对这样一个摊子,没压力上不可能的事情。”曹清泰负手微微一笑,“我甚至都有些后悔,不该答应林市长,还是该把你要到新湖来,哪怕等上一年也行。”

    曹清泰这么说,其实也就意味着他没有这种想法了,沙正阳笑一笑,“书记,新湖局面真的这么糟糕?我觉得您好像胸有成竹呢?”

    “少在那里拍马屁。”曹清泰瞪了沙正阳一眼。

    “新湖的局面谈不上糟糕,但问题是就是一穷二白,啥都没有,你得白手起家,你说银台局面困难,县属企业大多效益不好,资不抵债,濒临破产,但起码有吧,可新湖就是两个字,没有。”

    “一张白纸上作画,不是更好?”沙正阳捧哏。

    “可没笔没墨,怎么作画?巧媳妇也难为无米之炊啊。”曹清泰反问。

    “那就要看曹书记您怎么运筹帷幄了,我想这大概也是黄书记为什么不让你去市经开区而是把你放在新湖的缘故了。”

    沙正阳知道曹清泰肯定也还是有些想法的,一个县ei书记,如果到一个地方,束手无策,那真的就是市委用人失误了,曹清泰显然不属于此类人,只不过他现在还处于摸底酝酿阶段罢了。

    被沙正阳这一句话给捧得很舒服,但曹清泰却很清楚自己面临的困境,“正阳,新湖一穷二白,优势是没多少陈年积帐,民风淳厚,人口少,山多田少,劣势就是工业基础极其薄弱,几乎是要从头开始,……”

    新湖县是整个汉都市人口最少的县份,只有不到四十万人口,连银台一半都不到,

    “上一次你和我提的情况,我觉得颇有道理,需要选准新湖的优势来做文章,茶产业只是一方面,新湖山区中有丰富的林果资源,尤其是盛产山楂、猕猴桃、柚子种植历史也有多年了,但因为只是单纯的售卖,附加值低,也没有形成产业气候,……”

    听着曹清泰的介绍,沙正阳沉吟着道:“发展农产品加工业是一条相对便捷的路径,投资少,见效快,尤其是对大规模水果种植是一个消化途径,但是水果种植和水果加工产业受市场影响波动很大条件,主要上消费市场的变化较大,如果没有较为灵通的市场信息条件,可能就会陷入一年大赚两年巨亏的怪圈中。”

    曹清泰很重视沙正阳的意见,皱起眉头,“你认为这种农产品加工产业没有前途?”

    “也不是,关键在于要有稳定的市场渠道,而且以我们国内的市场来看,水果粗加工产业其实早已经发展多年了,就像银台罐头厂一样,银台生产柑桔,所以理所当然觉得可以加工柑橘罐头,可结果呢?”沙正阳摇头:“市场经济千变万化,一劳永逸的事情从来没有,人们口味也在不断变化,今年喜欢,也许明年就失宠了,这就需要企业要有捕捉市场变化的敏锐嗅觉。”

    “照你这么一说,这条路也不好走啊。”曹清泰点了点头,“但总得要人来走,哪怕是摸索着走。”

    曹清泰也是一个不服输的性格,沙正阳也很清楚:“也没有那么悲观,毕竟政府只是创造条件,引导外来投资,做好服务,不做投资主体,而且有这些资源,总比没资源好,只是在选择项目上时,可以考虑一些科技含量较高、细分化较好、产业链更长的项目,这样在市场上竞争力会更强一些。”

    “嗯,你说得对,政府只是引导和服务,尤其是服务,真正面对市场还是这些企业主体,毕竟投资者投资他们肯定有他们的市场调查和预判,我们提供一些建议就好。”曹清泰很满意。

    “对了,你的茶饮料和茶食品计划什么时候启动啊?”曹清泰看似很随意的问道。

    “预计要到明年初去了吧。”沙正阳能理解对方的迫切心情,但心急吃不了热豆腐,矿泉水项目不正式运营,茶饮料项目他不敢启动。

    曹清泰也不在意,他也知道这一点,偌大一个新湖县,也不可能指望着这上边。

    “嗯,《半月谈》内部版我看了,提法很尖锐,他们编辑部的人还是有些魄力的,不过这也符合当下局势发展的趋势,估计上边也是要求进行一些多方位的探索,改革开放本来就是摸着石头过河,大家都没有经验,只能不断实验。”曹清泰站住脚跟,“林市长那边压力一样很大,黄书记对他寄予厚望,希望能在经开区率先打开局面,所以他急需用人。”

    “谢谢书记了,我知道。”沙正阳也有些感动,“只是这边还要等上半年,我得要把这边安顿好,另外我也希望给桑主任一个交代。”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