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二卷 第八十八节 心动不如行动
    被沙正阳轻描淡写的几句话逗得笑了起来,电话另一头的雷霆气哼哼的道:“你说得轻巧,投资建厂当老板?钱从哪儿来?你是打算让我大伯投资,让我来管理?悬!”

    “我没那个打算,你来投资,当然可以拉你大伯入股,看看他的眼光了。”沙正阳没好气的道:“就算是他想入股占大头,我还不答应呢。”

    “可我没钱啊。”雷霆也是无奈,“去年被你一说,我去深圳炒股,挣了几万,加上我自己这两年的积攒,也就十来万块,能顶啥用?嗯,我那几位堂兄,如果我厚着脸皮去拉拉投资,或许也能再借一二十万,充其量我能弄到的钱也就是四十万港币,不可能再多了。”

    这是个问题。

    按照沙正阳的设想,一家饮水器生产企业投资规模并不大,一两百万的投资足够了,像东方红完全可以自己来搞,但考虑问题要从长远来计,不能把鸡蛋装在一个篮子里。

    虽然沙正阳也在东方红这边有布局,但是毕竟这是集体企业,以后能不能如自己所愿那样还能影响到这个企业的发展,他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

    而如果是一家私人企业,或者说私人控股企业,那么就要简单得多。

    让雷霆出资成为合资企业大股东,控股这家企业,未来可以依托这家企业在东方红那边可能出现意外的情况下作为另外一根支柱发挥作用。

    现在摆在面前的问题是雷霆没有足够的资本,四十万港币显然少了一些。

    按照沙正阳想法,如果雷霆这边能出资一百万港币就差不多了,这边东方红配套出资五十万人民币,占比可以考虑在百分之三十,那么这个企业基本上就可以建起来了。

    当然解决办法不是没有,不过有一些麻烦,也需要打一些插边球。

    可以采取先打入账户进行注册,然后抽走部分资金还回去,最后通过融资贷款来解决问题。

    这实际上就是抽逃注册资本,但在这个时代却是很普遍的现象。

    不过沙正阳还是觉得有一定风险,他不愿意在一开始就通过这种铤而走险的方式来发展。

    “这样,你先在南粤那边考察一下情况,拿出一份可行性报告来,如果没问题,钱的问题到时候我来想办法帮你解决一部分,另外你也可以发挥主观能动性,吸引你那些堂兄们入股,在香港成立一家公司,但必须是你占主导地位。”

    沙正阳思前想后,反正还有半年时间,这期间看看能不能通过其它方式来解决一下资本的问题。

    说实话沙正阳是不太喜欢采取投机的方式来寻找机会的,所以像去年深圳股市异动这种事情他也只是和雷霆提了提,完全是雷霆自己去分析判断,最后玩了一把,但现在形势似乎有点儿逼着他要从这方面想办法的意思。

    92年,其实并非没有任何机会,沙正阳有点儿印象的就是索罗斯狙击英镑和意大利里拉。

    这是一份经典案例,而且最为搞笑的是,前世中雷霆就曾经多次和沙正阳提起过这个例子,说得眉飞色舞,对索罗斯也是佩服得五体投地,其中不少的具体细节也是雷霆说给沙正阳听的,不过这个时候的雷霆肯定是懵然无知的。

    但知晓这一点沙正阳也不认为这有多大的作用。

    一来这种做空,哪怕你是跟随大玩家而动也一样需要加杠杆来操作才能获得预期盈利,以雷霆那点儿小钱,意义不大。

    二来,这种诡谲多变的金融市场起伏,你想要让人相信你能捕捉到其中机会,难比登天,在没有发生之前,谁又会相信英镑会真的退出汇率机制?

    所以还是那句话,如果雷霆自己觉得有兴趣赚点儿小钱也许能行,但是要说这么短时间里要把二十万港币翻成一百万港币,索罗斯和米尔肯都没有那个本事。

    “嗯,如果要搞这个项目,肯定需要先期考察,不过正阳,你这是要让我放弃现在的工作,难道就没有一点儿说法给我?”雷霆在电话里问道:“我爸我妈知道,得把我活剥了,你也一样。”

    的确,要让雷霆骤然放弃现在的工作生活,无论是再好的关系,也不可能遽然作出决定。

    自己也没有表现出天纵奇才的本事,让别人就心甘情愿的为你效犬马之劳,哪怕是雷霆也不行。

    “所以我觉得你最好还是能拉你大伯家入伙儿,但要确保你占据绝对主导地位。”沙正阳信得过雷霆,但是雷霆的亲属那就说不清楚了,“如果可以的话,你这两天能回来一趟最好,咱们商量商量。”

    “去你的,你当我回来一趟是从汉都到银台那么简单啊?飞机都要几个小时,另外我还得要给我大伯请假。”雷霆不满的道。

    “你不是说你大伯一直想要把企业转移到大陆么?你说说我的情况,就说看看能不能找找机会,我想这公私两便的事情,你大伯不至于那么不近人情。”

    沙正阳也觉得最好能当面谈一谈,毕竟雷霆在香港已经生活了两年了,在见识经历上也不一样了,大家相互交流切磋一番,也许会另有所得。

    电话另一头的雷霆犹豫了一阵才道:“我考虑一下吧。”

    搁下电话时沙正阳才发现手机已经打得快没电了,换了一块电池,这才给孙妍家里打电话。

    接到沙正阳的电话,女孩有些傲娇和幽怨,大概是对沙正阳这一隔好几天才给她打电话很是不满,但毕竟接到了沙正阳的电话,内心还是充满喜悦的,最终矜持了一番,还是答应了出来和沙正阳一块儿去看电影。

    没办法,如今的娱乐方式就是这么简单而枯燥。

    滑旱冰?孙妍不太会,而且重心那么高,想想孙妍那大长腿给摔得青一块紫一块,沙正阳都觉得那是暴殄天物,会遭天谴的。

    去茜草洲树林?心有余悸,沙正阳也不愿意去尝试那种尴尬。

    跳舞?太招摇了,一进舞厅就得要被汉化总厂那帮子弟盯着,滋味不好受。

    看来也就只有去看电影了,那种情侣座价格昂贵,但是却能提供一个不错的半封闭空间。

    自行车驾轻就熟的的汉化总厂生活区里绕了一圈儿,傍晚时分总是最热闹的时候,生活区里的各种生意也迎来了最好的时光。

    三五成群,呼朋唤友,吃火锅,夜啤酒,舞厅外,都是人头涌动。

    沙正阳和孙妍约了一处比较偏僻的所在,实在是孙妍的辨识度太高,无论是沙正阳还是孙妍都不愿意走到哪里都被人盯着。

    电影院放映的是沙正阳从未有过印象的片子,《四十不惑》,但直到电影开始,沙正阳才隐约认识其中的演员,年轻的李雪健和宋丹丹。

    电影看的人也不多,但情侣包厢却都是满的,一厢二座,十六块,价格昂贵,其实相当于变相的为情侣们提供一个相对私密的场所而已。

    比起前两次来,孙妍不再那么紧张,但矜持却是少不了,二人虽然紧挨着坐,但僵硬的肢体语言还是让沙正阳有些好笑,这丫头看来还真的是从未有过这方面的体验。

    “正阳哥,你这段时间很忙?”孙妍的眼瞳在黑暗中闪动着迷人的光泽。

    “嗯,刚到开发区那边,百废待兴,离了我不行啊。”沙正阳半开着玩笑,“七八个人来五六条枪,偌大一个开发区,怎么来弄?”

    “开发区主要就是招商引资发展工业吧?问题是那边连像样的道路都没有修起来,人家怎么回来投资办企业?”孙妍也非一无所知,“我爸在说,我们这边开发区都还处于最初级最原始的阶段,不像沿海那边已经日渐成了气候,而且由于交通、基础设施和思想观念上的差距,外商根本不会轻易来内陆投资。”

    “小妍,看来你爸思想很开明啊。”沙正阳也不在意。

    这都是摆在面前的现实,不仅仅是汉都,包括整个汉川乃至整个中西部地区都是如此,怎么来拔头筹,那就意味着巨大的投入,可现在政府的财力有限,如何来灵活运用各种手段来进行开发建设,就要看各自的手段了。

    “你别以为我爸是军人出身就性格古板了,其实我爸挺开明,就像我和你,……”孙妍脸一红没再说下去。

    沙正阳心中微微一荡,下意识的伸手捉住对方的手,“我见过你爸,一起吃过饭,如果他知道我现在把他心肝宝贝手握住,你说他会怎么做?”

    孙妍一挣没挣脱,心中一热之后,也就由沙正阳去了,但沙正阳却趁势握住她的手放在了对方的大腿上,这引起孙妍身体一阵颤栗。

    “你别把我爸想得那么可怕,我都二十一了,我有我自己的生活,……”孙妍瞥了一眼沙正阳,俏脸绯红,按住沙正阳搂住她腰肢的手,“不行,不许乱动!我们好好看电影吧。”

    *****

    再求五百张月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