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二卷 各有稻粱谋 第八十七节 饮水机

第二卷 各有稻粱谋 第八十七节 饮水机

    沙正阳最后那一番话,意味深长,并不是排斥外人,但是必须要是一起经历过风风雨雨,肝胆相照之后才能视为“自己人”。

    一个企业在发展初期必须要有一个睿智而稳定的核心群体以及核心成员,如果政出多门,那么这个企业必定会分崩离析败落下去,沙正阳这番话也就是这个意思。

    这也给了焦虹、宁月婵他们极大的鼓舞。

    对他们来说,最大的担心不是来自外部,而是内部。

    一旦沙正阳真的不在东方红了,这是迟早的事情,那怎么来凝聚这个团队?谁来充当这个核心?

    从现在局面来看,无论是宁月婵还是焦虹似乎都难以担起这个重任。

    今天沙正阳这么说,也隐含着一层意思,那就是即便是他表面上不在了,但是他仍然要发挥核心和灵魂的作用,这对于焦虹和宁月婵来说,其实都是一个解脱。

    事实上焦虹和宁月婵也都意识到了这一点,虽然二女的感情不错,但是这并不代表两个人在任何事情上观点一致,也不代表任何时候都能和睦相处。

    两个人的性格都有些犟,宁月婵直爽火爆,焦虹隐忍但倔强,真要崩起来,还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

    不过在目前来说,这种迹象还不明显,但以后会怎么样,不好说。

    林子大了,什么鸟儿都会有,同样鸟儿经历了太多风雨,一样它们的想法,不可能完全一样。

    总而言之,沙正阳也算是给大家一个提醒,要保证团队的凝聚力、执行力和战斗力,怎么来保证,自己领会。

    回到家中吃了母亲做的绿豆稀饭和花卷,沙正阳才想起有几天没给孙妍打电话了,但这丫头也没给她打电话。

    倒是顾湄来了两个电话,或明或暗提醒他,进入八月了,暑期过了一半了,该兑现诺言来嘉州了。

    沙正阳也很头疼。

    嘉州那边沙正阳的确是要去一趟的,蓝天航也和他约过。

    他一个战友在嘉州港航管理局担任副局长,算是实权派,已经联系过几次,基本上算是疏通得差不多了,很快这条线路就能运作起来,当然这也要看日后鄂皖赣苏沪这几省市的货运量究竟有多大了。

    拿起电话正准备给孙妍打,没想到电话却响了起来。

    是雷霆来的。

    这让沙正阳很高兴。

    “怎么这会儿想起给我打电话了?”沙正阳笑着问道。

    “心情不爽。”电话里的声音有些变音,雷霆气哼哼的道:“寄人篱下的滋味不好受啊。”

    “看在钱的份上,你也得忍啊。”沙正阳没好气的道:“谁不是寄人篱下?就算是你当老板了,不一样要受夹磨?钱那么好赚?”

    “哎,说得也是,所以我才找你说说话,找找平衡啊。”电话里的雷霆叹了一口气,“来了两年了,都说该适应了,但总还是觉得有些寂寞,……”

    “寂寞?寂寞就赶紧找个对象,不过在香港娶老婆肯定很花钱吧?”沙正阳调侃着道:“你没个千儿八百万,那些香港女孩恐怕不肯过门吧?”

    “呵呵,说得有点儿夸张,不过也算中肯,所以大家都拼命挣钱喽。”雷霆语气里也是心酸,估摸着应该是有这方面的感受,“香港竞争很激烈,所以很多企业都内迁到大陆来,劳动力便宜,而且税费减免,我那位大伯也有这个意思,一直在考察市场。”

    “哦,你那个大伯是做什么的?”沙正阳以前还真没有了解过雷霆大伯是干什么的,但前世中的印象是雷霆大伯的公司好像在进入二十一世纪之后就悄无声息了,应该是随着香港工业经济的迅速衰落而烟消云散了。

    “电子和玩具,他有两家生产电子表、计时器、游戏机板和电动玩具的厂子,还有一家贸易公司,既为他自己的厂子做贸易,同时也兼做其他转口贸易,比如从日本和台湾过来的,不过现在电子厂不景气,快垮了,玩具厂还行,但是工资成本太高,准备转移到深圳去,所以一直在考察,不过他的贸易公司效益还不错。”雷霆随口介绍道。

    “你是在他公司里?”沙正阳沉吟着问道。

    “原来在厂子里呆了半年,后来到公司,因为经常要负责厂里货出口,现在也经常去厂子,怎么了?”雷霆有些不解的问道。

    “我有个想法。”沙正阳感觉到一个主意从脑海中生成,事实上在下午和高柏山探讨矿泉水项目时谈到桶装水的问题时,灵感就迸发了出来。

    之前主要考虑是瓶装水,而后才会考虑桶装水,但是一旦介入桶装水就面临一个问题,那就是饮水机了,现在由于内陆地区几乎没有使用桶装水的,即便是在南粤珠三角,桶装水也才刚刚进入市场,而饮水机也才开始面世,但在国外饮水机则早就有了。

    “想法,什么想法?”雷霆还没有反应过来。

    “我的意思是你知道我这边正在搞一个矿泉水项目,估计明年初矿泉水项目就会上市销售,紧接着还会开发桶装水市场,但桶装水就意味着饮水机。”

    沙正阳话音一落,雷霆就明白了,“你想搞饮水机?”

    “对,我感觉桶装水会很快日益流行起来,多则三五年,少则两三年,这个市场就要起来,而对饮水机的需求将会是一个天量。”沙正阳笑了起来,“你知道普通那种饮水机,也就是温热饮水机的原理非常简单,加热管,感应器,保护器,还有就是一些塑料元器件了,开模很简单,……”

    “嗯,那玩意儿我见过,的确很简单,我在深圳就见过,不过这边也刚开始有,你这一步可走得有点儿远啊。”雷霆笑了起来。

    沙正阳印象中最早的饮水机牌子是安吉尔,但是安吉尔现在似乎还没有,不过在南粤应该已经有一些其他杂牌的饮水机出现了,否则桶装水是无法做起来的。

    “也不一定,真要做的话,也得要明年下半年去了。”沙正阳还在思索,如果真的要做饮水机项目,该如何来配合桶装水来操作,才能让效果最大化。

    如果能把这玩意儿当成一种流行时尚,或者说这个时代的奢侈办公品来运作,说不定还能取得意想不到的效果。

    “那你想怎么做?”雷霆在电话另一端问道。

    “我想让你来帮我做。”沙正阳沉声道。

    “我帮你?怎么运作?”

    雷霆从上一次见识了沙正阳一手运作了海正运输公司的出现之后,就越来越觉得自己这个最要好的同学在考虑问题上的算无遗策了。

    配合着东方红酒业的运输业务,海正运业的发展势头超乎寻常,沙正阳也经常在电话里和他聊起这些情况,没想到沙正阳这一次把主意打到自己身上来了。

    “你来注册成立一家公司生产销售饮水机,我刚到银台县经济技术开发区担任副主任,正好缺一个有影响力的项目来造势,一家中外合资企业入驻,应该非常有噱头,在香港注册一家公司很简单吧?”

    “当然,比干啥都简单,一周之内就能拿到所有手续。”雷霆对这个很熟悉,“你的意思是我注册一家公司,然后到银台开发区来和你们东方红合资建厂?”

    “嗯,但我希望你占主导地位。”沙正阳一边思索一边道:“这个饮水机厂制作设备投入不大,一些主要元器件也相对简单,哪怕是内陆地区也一样能找到供货商,说难听一点儿,只要设计一个相对完善的工艺流程,剩下的就是组装,嗯,可能就是塑料件稍微复杂一些,但总体来说还是比较简单了。”

    电话那边的雷霆一时间没有说话。

    这不比上次沙正阳建议在深圳股市上玩一把那么简单,几万块钱他玩得起,但这一次沙正阳的意思很明白,自己要占主导。

    这个项目再小,投资估计也应该是数十万甚至上百万,尤其是在后期涉及到这个饮水机推广宣传的时候,投入肯定还会更大。

    另外这还涉及到自己要回内地来工作的问题,父母好不容易把自己弄到香港,现在自己又回来,只怕父母亲那边很难交代。

    “正阳,你这可给我出了一道难题,你知道我爸我妈是希望我一直留在香港的。”雷霆在电话那头苦笑,“还有,这笔投资再怎么也得要几十万吧?中外合资企业,总不能是个三五十万的项目吧?你们银台开发区也需要颜面,你也需要成绩,这样一个项目太小,肯定不好交差啊。”

    “得了,你先别给我说这么多难处,我又没让你一辈子留在这边,你想回香港随时可以回去,我只是让你来这里投资建厂和管理,当老板啊!”沙正阳知道怎么说服对方,“你爸你妈那边还不简单,就说是你大伯那边回内陆来投资,让你来管理不就行了么?反正你大伯不是也在把企业往内陆转移么?就说你是先来试水来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