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二卷 各有稻粱谋 第八十六节 东方红的黄埔军校

第二卷 各有稻粱谋 第八十六节 东方红的黄埔军校

    正说间,高柏山也兴冲冲的闯了进来,“正阳,现在要找你只能在下午啰?”

    “上午可以在开发区管委会来嘛,你们自然堂水业还是咱们开发区第一家引进企业呢。”沙正阳看着被晒得黝黑发亮的高柏山,看得出来对方精气神俱佳,“宁月凤呢?”

    “她到省地矿局去了。”高柏山乐呵呵的道:“月凤适应很快,就是埋怨她晒黑了,要求要报防晒霜的帐。”

    从水源区到厂址还有好几公里,这沿线的线路勘探起码要走好几遍,都得要全部拉起铁丝网保护起来,防止意外。

    高柏山和宁月凤两人自然少不了,这个天气就是戴上草帽墨镜,一样也免不了晒黑,尤其是在水边上,水的反射散射更是伤皮肤。

    “那就好,今年两件大事,兼并县酒厂和罐头厂,还有就是自然堂水业。”只有四个人在办公室里,沙正阳也没有那么多忌讳,“明年初就要启动销售,五月份必须要掀起一场销售风暴,下半年就是茶饮料的项目要启动。”

    注意到三人的目光都投射了过来,沙正阳也不遮掩,“你们觉得谁来负责这个项目更合适?”

    三人面面相觑,高柏山率先嚷嚷起来,“正阳,你不是又打我的主意吧?我可告诉你,你再这样压榨我,田静就要找你没完了!”

    田静是高柏山媳妇儿,和沙正阳也很熟。

    每次碰见沙正阳都在埋怨沙正阳说把她老公当牲口使用,沙正阳立马回了一句前世中的网络段子,要把女人当男人用,把男人当牲口用,一个企业才有希望,噎得田静竟然无言以对。

    很快沙正阳的话也就在东方红酒业里流传开来,宁月婵、焦虹、宁月凤、毛国荣、何维等人现在都捡着了这句话,给下边分派工作时都是言必称沙总的“牲口论”。

    “怎么,耽搁你和你们家田静造人了?你爸想抱孙子了?”沙正阳没好气的怼回去,“需要不需要我去和高书记商量商量?”

    一句话又把高柏山堵得直翻白眼,“正阳,你也得让人喘口气吧?再说了,自然堂这个项目我几乎是殚精竭虑,花了太多心血,你不能让我还没见到它结出硕果就让我又去拓荒吧?”

    “一切要服从大局,你想不去也行,那给我推荐一个合格的人选,只要我满意,你就可以不去。”沙正阳扬了一下眉毛,“月婵姐和虹姐不算,她们俩还得替我把东方红这边守好,这是我们的根基所在。”

    宁月婵和焦虹心里都有些暖意融融,都或明或暗的瞪了沙正阳一眼。

    高柏山意识到如果自己推出一个合适人选来,只怕明年自己还真有可能又要被推去“干苦力”,抓耳挠腮了一阵,才道:“毛哥怎么样?”

    “毛哥不行,这种纯粹的从零做起,不适合毛哥,毛哥擅长的是在有一定基础之上来做推广和提升,这一点他最擅长。”沙正阳摇头,“而且明年东方红酒业是奠定霸业的一年,离不得他。”

    “那月凤呢?我觉得她进入状态很快,之前她去合肥南京那边之前,我还不觉得,这一趟回来,简直让人刮目相看,如果不是我也去昆明打磨了一番,我都觉得该我来协助她了。”

    高柏山的心胸很宽,这一点也是沙正阳最看得起的。

    几次二人在一起闲聊的时候,高柏山都说自己文化低了一点,见识浅了一些,悟性也差了一点,大概优点也就是能踏实吃苦,也能听得进人言这点儿优点了。

    沙正阳反而觉得光是能听得进人言这一个优点足以抵消其他所有缺点了,能听得进人言,也就意味着能用好人,

    宁月凤的成长的确很快,大大超出了沙正阳和宁月婵的预料。

    之前两人都未曾想到这个个子不高长相普通的女孩子也许就是干办公室文员的料,未曾想到在合肥和南京的市场开拓上却是爆发出了惊人的战斗力。

    基本上每天出门去开拓渠道,联系市场,都是走的最早,回来最晚,其结果也不言而喻,成绩惊人。

    皖省七个最重要的渠道商有三个都是宁月凤谈下来的,而且迅速结成了相当稳固的关系,让人不得不承认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

    而且经过皖省和苏省的市场锻炼,宁月凤的口才和应变能力也锻炼了出来,加上她还会电脑,所以很多工作都通过电脑来进行梳理总结,形成文字性的材料,俨然成为一个行政主管的架势。

    现在连高柏山、宁月婵和焦虹都受宁月凤的影响,主动开始学习电脑,也让沙正阳格外满意。

    “这事儿先说在这里吧,暂时不要告诉宁月凤,还得要看看她这一年的表现再说。”沙正阳不无感慨的叹了一口气,“说来说去,咱们什么都缺,缺人才,缺时间,缺经验,啥都白手起家,东方红酒业想去招几个大学生,人家一听乡镇企业都连连摇头,连问都懒得多问。”

    这一点也说到了在座几个人的心坎上,手上可用的人太少了,要说东方红酒业在兼并了县酒厂和县罐头厂也有好几百号工人了,但是真正能合用的人却寥寥无几,尤其是能开辟市场主动出击的人才更是稀罕,县酒厂和县罐头厂这帮人已经习惯于在原有的思维模式下工作生活了,你要让他们出去闯荡,太难了。

    沙正阳不担心县酒厂的生产,这是最简单的,但接受县酒厂之后产能大增,也就意味着还需要在市场上去继续突破进取。

    否则一旦新厂区的产能建设完成,两万多吨白酒的生产能力全数释放出来,比起现在的压力还要大几倍。

    可随着市场的扩大,所需要的营销人才缺口也越来越大,现在宁月凤、何维、杨科等人都已经能独当一面,但是仍然还有许多地方捉襟见肘。

    “我有个想法。”思考了许久,沙正阳才慢慢道:“短期内,恐怕我们无法从外边招募或者吸引到更多的人才,但是我们东方红酒业的发展又刻不容缓,所以我们只能从内部来挖掘潜力。”

    “我觉得我们东方红酒业需要在人才培养上形成一个机制,或者说,我想在我们东方红内部搞一个培训班,大家可以推荐选拔一些你们在工作中认为表现突出,有业绩,吃苦耐劳,有悟性,知识面广,对企业有认同感的中青年职工,来进行一些培训,在时间上,内容上,层次上都可以多种多样,……”

    沙正阳一边想,一边越是头脑豁然开朗,这其实就是企业文化的一种培育方式。

    焦虹、宁月婵和高柏山都被沙正阳的话给吸引住了。

    办培训班?

    这其实就是一种变相的预备干部培训班,相当于东方红酒业的黄埔军校。

    “在初期,我们搞一些通用性的培训班,比如培训内容可以包括营销,像前期调查、市场调研、渠道建设、售后服务,又比如基础的财税知识,让大家能知晓我们企业运营的成本、税务、利润等基本情况,还比如一些行政事务和后勤的管理等等,不一样要多么高深,浅显易懂最好,来授课的人员,可以是我们在座的几位,也可以从比如汉大、华西财大、汉川商学院等去聘请一些老师来,请他们利用业余时间来帮我们进行培训。”

    这个年代像汉川还基本上没有专业的培训机构和团队,而且即便是有也未必就适合像东方红这样的草创企业,一些基本的内容可以通过外聘教师来培训,但是真正要培训实际工作中运用的技能知识,还得要靠自己几个人,这一点沙正阳也很清楚。

    “我们给他们培训?怎么可能?”宁月婵和高柏山都张大了嘴,倒是焦虹揣摩到我的一些想法。

    “有什么不可能?”沙正阳接上话,“其实他们最需要的就是我们给他们讲我们是怎么把东方红酒业建起来的,比如月婵姐你可以将你在红旗酒厂是怎么去卖酒的,又是如何去收账的,对哪些经销商该用什么样的方法,又比如如何去开辟渠道的,各种营销策略,这些经验之谈可以让他们避免走许多弯路,……”

    “比如柏山你就可以以自然堂水业的筹建过程作为一堂课,来介绍从头至尾的过程,遇到的麻烦和困难,又是如何解决克服的,……”

    “这些东西才是他们最迫切需要掌握的,当然一些基础知识我们不行,我们可以请专业教师来讲授,两者相结合,可以帮助他们更快的成长,但归根结底,还是要在实际工作中才能真正成熟起来,……”

    “只有这些在我们自己的企业中,一手一脚带出来的,一点一滴干起来的,才能算是真正我们的自己人,我不是狭隘的排斥外人,但是只有一起经历过种种风风雨雨,我们这个团队才有凝聚力、执行力、战斗力!”

    *****

    加一更!目标月票4000!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