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二卷 各有稻粱谋 第八十四节 我不是赵括

第二卷 各有稻粱谋 第八十四节 我不是赵括

    站起身来活动了一下身体,沙正阳发现办公室里缺两盆盆栽绿植。

    可能现在不少人办公室还不太适应这个,但是沙正刚却早已经养成了习惯。

    把崔洛和叫来安排他去买几盆云竹、金弹子、垂丝海棠和罗汉松这一类的盆栽,在桑前卫办公室和自己办公室都摆两盆,这样既能养眼,也能让室内的空气也好不少。

    看看时间就这么一晃就要十一点钟了,但开发区这帮干部们好像都还是和在原来部门一样安步当车,根本没有多少紧迫感,沙正阳也有些揪心。

    就这种状态,恐怕就有点儿难了。

    想了一想,沙正阳走出门,招呼了一声祁家全和赵岩,“走,出去转一转。”

    祁家全和赵岩二人也没想到都十一点了,这位沙主任居然还要出门,但第一次招呼自然无人敢拒绝,都很爽利的应答下来,拿着笔记本或者皮包就跟着沙正阳上了车。

    桑塔纳直奔已经开始进行路基扩宽建设的自然大道。

    这条1500米的高等级大道是作为未来开发区的主干线来建设的,一旦建成,沿着这一线尤其是紧邻着省道206这一段肯定会成为招商引资的重点区域。

    除了这1500米主干线外,自然堂水业还会自己筹资八十万元建设一条接近两公里的水泥路直抵厂区。

    因为考虑到环境问题,让矿泉水灌装区与开发区保持必要的距离也是相当有必要的,哪怕为此多付出一些建设费用也是值得的。

    沙正阳还是第一次认真仔细的观察了解这个开发区的划定区域范围,在他看来面积已经足够了,关键在于基础设施的建设投入问题才是难题。

    县财政拿不出钱来,如果要推进就意味着需要建设单位垫资建设,从地面平整到道路、管网、通讯电力线路等等的建设,这笔数目相当骇人,哪怕是在一个较小的范围内,都不是一笔小数目。

    按照当前的建设成本来算,开发区规划占地面积超过八点五平方公里,如果要把这八点五平方公里完全进行土地平整、道路和管网建设以及电力、通讯线路铺设到位的话,没有三个亿的基础设施投入,根本做不下来。

    三个亿!

    这对于银台县财政来说,几乎就是天方夜谭,别说三个亿,就是三千万都银台财政也根本吃不消。

    这就是现在开发区面临的困境,没钱,你怎么规划建设?不完成规划建设,你又怎么招商引资吸引企业来落户?

    做不到这一点,你就算是把人家投资商和企业引进来,人家恐怕连看都懒得看。

    这不是银台县一家的问题,应该说绝大多数区县一级的开发区都是如此状态。

    站在省道206和规划中的自然大道交汇处,沙正阳顶着烈日遥望东南面。

    天空蔚蓝,万里无云,使得视线极好,从这里可以直接向东遥望,苍黑色的龟背岭、天堂崖清晰可见。

    随着地势的攀升,天堂崖背后虎门山脉的巍巍耸立,那边就是穹山县的地界了。

    高柏山和他谈起过,水源保护区已经规划出来了,但是要把水引出来,工程量不小,估计工期会有所延误,预算也会增加。

    从这里到红旗村4社自然堂水业的厂址,3500米左右,其中1500米两侧都会进行管网和线路优先建设区域。

    即便是这样,县财政仍然吃不消。

    沙正阳觉得目前能把从省道206向东南500米内的管网和线路建设完成就已经不错了。

    按照500x200米计算,两侧共计二十万平米的规模,折合下来大概在估计即便是这样先期投资也要超过1000万,而也不过三百多亩土地,顶多能满足三五个规模不大的项目供地需求。

    “祁主任,你觉得呢?”

    “我赞同沙主任的意见,县里根本没有能力一下子全面铺开,甚至连五分之一要想马上开发建设都做不到,我们要做的就是因地之地结合实际,打造一片各方面条件都具备,能够马上供地使用的土地,吸引投资者来进入,然后借势展开宣传攻势,以此来作为突破,造成声势影响,……”

    沙正阳有些惊讶的看了一眼祁家全,没想到这位也还是下了一番功夫的啊,先前开会只让他结合本职工作来说,就有些保留,这会儿却是畅所欲言来了。

    “你觉得这一块该怎么来打造?”沙正阳反问道。

    “集中全力来把三通一平完善,而且要既快又好,作为一个门面来展现。”祁家全指了指省道206与正在开始拓宽扩建地基的自然大道交汇处道:“这里就应该是一块风水宝地。”

    都不是省油的灯啊,沙正阳心中也在嘀咕,眼见得管委会还有两个副主任空缺,没有人会无动于衷,如果可以,凭什么你23岁的沙正阳都可以当,我们就不行?

    不过祁家全的观点倒也符合沙正阳的初衷,县里没有财力来全面铺开,甚至稍微动作大一些都吃不消,但是又要树立起一个招牌标杆来,怎么办?

    那当然就只能是以点带面了,把这个点打造光鲜了,招人眼目了,一俊遮百丑,也能说得过去了,至于后续的,只能慢慢来了。

    “那现在存在的困难是什么?”沙正阳进一步问道。

    “自然大道开建了,但这是东方红酒业出资建设的,县二建司承建的,谁都知道东方红有钱,所以县二建司是加班加点赶工,进度很快,沙主任您看,这地基拓宽夯实昨天还在那边,今天就已经推进到这里了。”

    祁家全话语里不乏恭维的意思,不过沙正阳也听得很舒服,县里死乞白赖的用这种方式来避免出现金,不得不说也是赵嵩和桑前卫耍的花招,但沙正阳还不能说,你也是管委会副主任不是?

    “问题是光是一条道路的建设还远远不够,土地平整,附属道路和管沟建设,以及通讯、电力线路建设,这都需要大量资金,县里现在也没动静,……”

    沙正阳听出了言外之意,“你有什么好主意?”

    “我给桑主任建议过,恐怕还是要让县二建司或者县一建司来先干起来才行,但县一建司和县二建司都不愿意干,一建司说是没钱垫资,二建司说他们承担这条道路建设也需要垫付部分资金,已经勉为其难了,其实就是都怕县里拖欠,……”

    祁家全苦笑,谁都知道,帮政府干,不拖欠不可能,关键是怕拖太久就可能要拖跨企业了,而且你还有理无处申。

    “有其他建筑公司愿意干的么?”沙正阳沉吟着问道。

    “私人建筑队根本就垫不起,起码咱们县里没有这样实力的私人老板。”祁家全沉吟了一下,“如果县里找不到合适公司来,就看能不能找到省里市里的公司来干。”

    沙正阳也不由得苦笑。

    这个年代私营企业都还处于刚起步阶段,动辄垫资数十万上百万的这种大型土建工程,一般私营企业根本无法承受,尤其是现在三角债盛行,如果没有财政或者银行担保,哪家企业都不敢轻易接这种活儿。

    建设是道难题,县二建司就很清楚的选择只承建东方红酒业负责出资的道路,而不愿意接县政府的工程,这都是吃亏吃怕了的。

    这个死结要打开,还要另寻他途。

    要说东方红酒业也可以帮忙垫资,也垫得起,这种先例不敢开,此风也不可涨,否则家无宁日,东方红也只有垮掉的命。

    在当下这个缺乏诚信意识,缺乏法治意识的时代下,很多时候都只能依靠行政权力来解决问题,这也带来相当高的经营成本,甚至把整个市场规则都会扭曲,最终是得不偿失。

    “岩哥,除了规建这一块,招商引资有没有什么好的招数?”沙正阳暂时丢开这一块,转头问一直沉默不语的赵岩。

    “沙主任,的确有难度,不说建设这一块,关键在于我们如何来确定我们招商引资的主导方向。”

    赵岩也只有三十出头,满脸苦相,右手食指和中指熏得焦黄,一看就是老烟枪。

    “而且,按照祁哥所说的,要树立一个标杆门脸型的项目,借以造势,这如何来有针对性的开展招商引资,没有半点头绪啊。”

    比起卢雅来,很显然赵岩就欠缺一些开拓创新的思维,属于那种勤勉但按部就班的角色。

    不过沙正阳也知道你不能指望人人都是人才人物,人员,人手,人才,人物,基本上一个单位都是以前两者居多,后两者稀少。

    尤其是人物,那基本上不可能在一个单位里呆太久,自然就会如锥处囊中其末立见,要么提拔,要么跳槽。

    沙正阳也在思考这个问题。

    桑前卫把这道难题交给了自己,很有点儿要把整个开发区日常事务压给自己的味道,这里边未尝没有一些考较的意思在里边,看看自己是不是纸上谈兵的赵括。

    只靠着一个自然堂水业项目,也很难撑得起这个场面,正如祁家全所说,要有一个足够耀眼且具有宣传价值的项目才能证明银台开发区走在了前列,他需要好好琢磨一下。

    *****

    继续奋斗,目标3000月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