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二卷 各有稻粱谋 第八十三节 卢雅

第二卷 各有稻粱谋 第八十三节 卢雅

    正如桑前卫所说,开发区还很缺人,甚至连副主任都还缺两个。

    除了崔洛和与祁家全这两个基本明确了的中层干部外,招商引资办主任还没有人选,还有原本要设立的服务中心主任则是一个人都还没有。

    卢雅既然被石国锋欣赏,连罗冕也认为能力不俗,沙正阳不相信这两个县委常委都认可的人就是草包一个。

    当然有能力要看是哪方面的能力,桑前卫之所以不肯接受,估计也应该是考虑到了卢雅本人能否适应开发区的这种工作性质和模式。

    现在县里的局面也有些混沌不开。

    齐云山的异军突起极大的弱化了现在正在省委党校学习的闻一震的影响力,谭秋华与其走得很近,加上赵嵩与谭秋华都是从东关中学出来的这层渊源,使得这一个链式关系也相对稳固了。

    石国锋接任县委副书记兼纪检书记之后工作局面还没有打开,加上郭业山一直在市委党校学习,而朱伟忠表现欠佳,使得贾国英的工作也有些缩手缩脚。

    贺仲业的地位于是就显得很超然了,无论是贾国英还是齐云山,都只能在他划定的范围内博弈。

    沙正阳打了一个电话就大概知道了原委。

    叹息之余,也让沙正阳不得不正视这就是体制内最正常的现象,或许你有能力,但是你却不是心目中中意的人选,或者说我心目中有更中意的人选,所以你就只能靠边站。

    开发区管委会副主任的位置不是一般的副科级职位能比的,谁都知道这是未来几年里银台的发展热点,所以沙正阳出任开发区管委会主任才会引来无数人的羡慕和朝贺。

    桑前卫这么看重副主任人选也在情理之中。

    坐在办公室里,沙正阳给自己泡上一杯茶,紫砂杯的,是孙妍送给自己的。

    不接受还不好,会伤对方的心。

    不过女孩子选择这种礼物还真的很少见,沙正阳估摸着这玩意儿应该价格不菲,起码价值上百元,估计应该是从她老爹那里弄出来的。

    水雾在紫褐色的杯壁边缘弥漫,沙正阳端起茶杯,嗅了一下,淡淡的清香缭绕在鼻腔中,很舒服。

    打量了一下四周,办公室虽然简单,倒也符合沙正阳的口味。

    桑前卫走了,县委那边有会议,作为县委办主任,桑前卫就是想甩手都难,这也是桑前卫最恼火的地方。

    无法全副身心投入到这边工作,而这边工作压力有这么大,所以桑前卫才会硬性要求每天上午沙正阳必须要在这边办公室坐镇,挑起常务副主任的担子来。

    这是一个惯性,一旦形成了惯性,沙正阳再想要撒手,既会感到不习惯,也没那么容易了。

    桑前卫以为沙正阳意识不到,但浸淫几十年的沙正阳岂能不知?

    不过沙正阳并不反感,他知道这也是桑前卫对自己的一种栽培方式。

    一道人影出现在门口,“笃笃”的敲门声,“沙主任。”

    卢雅有些情绪复杂的注视着那个正在端起茶杯半眯着眼感受水雾气息的年轻男子,凭什么?

    凭什么这个比自己还小好几岁,工作才两年的家伙就能直接担任开发区的第一副主任?

    而自己从二轻局到城关镇,再到团县委,兢兢业业,奋力拼搏七八年,眼见得距离目标就只有一步了,却被人一腿给蹬了出来?

    卢雅从未奢望过能接任县团高官,哪怕石国锋对她很欣赏,但一朝天子一朝臣,当石国锋不再担任组织部长时,她就隐隐感觉到恐怕事情会有变化。

    不出所料,自己被毫无缘由的借调到了开发区。

    看似这是一个很不错的调动,谁都知道开发区现在很受重视,问题是在自己本来面临提拔的时候这么突兀的借调,其意义就不言而喻了。

    卢雅很清楚开发区副主任这种位置是轮不到自己的,她早就听说过,三个副主任争夺得很激烈,现在都只确定了下来一个。

    贺书记和贾县长都给了桑前卫很大的自主权,那就是这三个副主任都要由他来选,卢雅和桑前卫从无交道,当然知道这等好事不可能有自己的份儿,自己到开发区,能当一个中层干部也就顶天了。

    这让她很是心有不甘。

    但再不甘,她也只能忍着。

    “卢雅,坐。”沙正阳也觉察到了眼前这个女人的情绪变化,略一琢磨,便能体会出一个大概,不是谁都能面对自己都能做到情绪古井不波的,自己这个年龄的确太刺激人了。

    “沙主任,你找我?”卢雅很会打扮,往那里一站也是亭亭玉立。

    素色的真丝长袖在腕间收拢,一枚贝壳扣扣住,下身一条很合体的亚麻色直筒长裤,黑色细带中跟凉鞋,清爽而利索,虽然外貌长得很普通,不过脸颊上那点儿小雀斑去让这女人多了几分西方人的风格。

    “受桑主任委托,要和这一次从各部门调过来的所有同志谈一个话。”沙正阳也不客套,直入主题。

    “两层意思,一是希望大家来到开发区管委会之后沉下心来,认真思考工作;二是你们几位都是精挑细选过五关斩六将才来到开发区管委会,都是精兵强将,那么目前开发区百废待兴,需要大家开动思想,群策群力,对我们当前工作提一些好的建议和想法。”

    卢雅嘴角浮起一抹嘲讽的微笑,“沙主任,我可是还处于借调状态,我的人事关系还在团委。”

    “那不重要。”沙正阳目光凌厉,直视对方,“如果可以,我可以马上和桑主任说,让人事局那边出调令。”

    被沙正阳强横霸气的口气给堵得一口气差点吞不下去,卢雅心中也是一酸,眼圈也有些微红。

    虽然已经被借调到开发区来了,但毕竟是借调,自己人事关系还在团委,卢雅内心仍然抱着一丝不切实际的幻想,万一县团委的副书记……

    沙正阳对卢雅的这份心思心知肚明,他没好直接问桑前卫,但给郭业山打了电话询问了一下情况,郭业山虽然在市委党校学习,但消息一样灵通。

    “卢雅,你的一些情况我都了解了,我还是那句话,安下心来,扎扎实实工作,开发区这边正需要我们大家齐心协力来开荒拓土,组织上是看得到的,……”

    见卢雅咬着嘴唇不啃声,沙正阳知道对方还是不肯死心,摇了摇头:“东关中学团高官杨子恒马上调县团委,你不知道么?”

    “啊?!谁说的?!”卢雅脸色煞白,一下子站起身来,甚至声音都变得涩哑起来,双手绞在一起,目光直视沙正阳。

    “我说的。”放下茶杯,沙正阳迎着对方目光,慢条斯理的道:“但肯定是准确的。”

    如同被狠狠的在背后捅了一刀,卢雅的身体微微摇了一摇,最后重新坐回沙发里,目光变得有些暗淡和茫然。

    杨子恒她当然认识,而且还很熟悉,甚至他们还曾经有过一段简短的感情纠葛。

    那时候杨子恒还是东关中学的英语教师,对方追求过她,甚至还很短暂的相处了一段时间,但她最后选择了现在的丈夫。

    谭秋华是东关中学团高官出来的,这一点众所众知,对东关中学的偏爱在县里都知道。

    每年年底东关中学座谈会,赵嵩有时候未必会到,但是谭秋华却从未缺席过。

    沙正阳也没想到自己的话对卢雅刺激这么大,略感诧异之余,也没太在意,还以为卢雅太过于看重团县委副书记这个位置呢。

    不过话说回来,团委体系的确是最容易提拔也是成长最快的一条捷径,尤其是适合年轻干部。

    县团高官这个正科级职位的平均年龄基本上都要比县里其他部门单位的正科级职位要低十岁以上,这也是团委这个特殊体系原因造成的。

    “卢雅,开发区各项工作都才起步,刚才你在会上的建议和意见桑主任和我觉得都有一些新意,我想在听一听你有没有更详细更具体一点儿的东西?”

    “对不起,沙主任,我现在心里有些乱,我……”卢雅原本很圆润的声音也变得有些晦涩,“能不能给我两天时间,到时候我再来找您汇报?”

    沙正阳面色不变,注视着对方,点了点头:“好,我给你两天时间,不过,卢雅,我提醒你一句,不要钻牛角尖,囿于一隅反而会让你看不到更远,开发区这张白纸,有能力的人只要愿意来谱写书画,绝对能写出更美好的篇章。”

    一直卢雅疾步消失在门外,沙正阳才收回目光摇摇头。

    这女人好像也太脆弱了点儿吧?既然被踢出县团委她就应该这方面的思想准备才对,怎么这么失态?

    和郭业山说的有点儿不符啊?

    不过沙正阳也不太在意,能蒙石国锋看得起,罗冕也有好评,这女人应该有些能力,受此打击之后如果能沉下心来,也还是能干点儿事情的,就看她自己能不能振作起来了。

    ***

    第二更送到,求2000票!求爆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