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二卷 各有稻粱谋 第八十二节 进入角色

第二卷 各有稻粱谋 第八十二节 进入角色

    会议时间不长,只用了半个小时就结束了。

    沙正阳基本上没怎么多说,他也没有那本事初来乍到就能一下子洋洋洒洒数万言的征服所有人。

    这其实是一个最基本的认识熟悉会,既要让领导认识熟悉在座的人,同时也要让所有工作人员对领导有所了解。

    回到桑前卫办公室,沙正阳还没有来得及做下,桑前卫便问道:“怎么样?”

    “麻雀虽小五脏俱全了。”沙正阳也不客气,“不过可能是大家都还没有怎么接触过开发区的工作,或者说还对开发区未来应该怎么运作不太了解,所以今天会议效果不太好,唯一一个言之有物的,但好像又有点儿情绪。”

    桑前卫微微颌首,“你是说卢雅?”

    “嗯,卢雅是怎么回事?借调?感觉她还不太乐意,还是因为有其他原因?不过我觉得强扭的瓜不甜,如果真的不愿意来开发区,强留着也没有意义。”沙正阳很随意的道:“当然,实事求是的说,她的发言反而有些看点。”

    桑前卫揉了揉面颊,这是他遇到难题的习惯性动作,格外眼熟。

    “正阳你看事情很准啊”桑前卫苦笑,“卢雅是省商贸校毕业的,原来在二轻局工作过一段时间,又到城关镇工作了两年,担任镇团高官,去年调到团委,……”

    “那应该是要提拔吧?”沙正阳有些好奇,“怎么又调到开发区来了?”

    沙正阳对县里边的人事脉络一直没怎么关注过,原来给曹清泰当秘书,沉迷于和白菱的卿卿我我中,对啥都不关心,到南渡后,心思又放在酒厂上,其他也顾不上。

    一直到这两个月因为要并购县酒厂的事宜和县里打交道多了,才开始了解县里的这些情况。

    石国锋接任了齐云山的纪高官之后,终于也兼任了县委副书记。

    谭秋华接任了县委组织部长,她和贾国英的关系不太好,与贺仲业关系一般,倒是与齐云山关系不错,所以这又形成了一个较为复杂的权力架构。

    贾国英虽然担任了县长,但是似乎在很多方面反而有些束手束脚了,这是沙正阳的感觉。

    赵嵩作为老资格常务副县长,县政府里颇有威信,而齐云山一接任县委副书记之后立即就展现出了其老辣的手腕,在县委里边分量明显加重,加上与谭秋华关系不错,成为了一个关键人物。

    石国锋有些边缘化的迹象,可能这与他不太适应纪委这条线的工作有很大关系,加上郭业山在市委党校学习,县政府里和贾国英关系较为密切的朱伟忠表现不尽人意,所以让贾国英这段时间的感觉有些暗淡。

    卢雅名字挺好听,但是人长得却不漂亮,除了个头还行外,脸上一脸小雀斑,颧骨还挺高,齐耳短发,倒是挺有精神。

    看见桑前卫表情有些无奈,沙正阳更是好奇:“怎么,主任,有故事?”

    “其实也说不上啥故事。”桑前卫瞪了沙正阳一眼。

    这家伙在自己面前越来越放肆,不过他挺喜欢这种亲密无间的氛围,有一点也让他承认这家伙的确不简单,能很好的与每一位上司处理好关系,而且都能让对方感到很舒服很满意,这份情商,真的要些人来比。

    “嘿嘿,那为啥这样?”沙正阳不在意桑前卫的语气,“照理说从城关镇团高官到县团委,也该考虑一个团县委副书记吧?咋又给借调到这边来了?挡人路了,给人腾位置?”

    桑前卫话都不想多说了,这家伙脑子太灵性,三五两下就能琢磨出一个大概来,难怪郭业山对这家伙这么看重。

    “组织有通盘考虑,这也很正常。”桑前卫不咸不淡的说了一句。

    卢雅是去年调到团县委的,是奔着团县委副书记去的,桑前卫对此人不熟悉,不过也听县委常委、城关镇党wei书记罗冕提起过此女很干练,做事滴水不漏,很受石国锋的欣赏。

    不过时过境迁,石国锋到纪委去了,谭秋华到了县委组织部,对团县委的人事安排有她自己的考虑,所以卢雅也就成了多余人了,所以才会趁着开发区成立的机会把卢雅塞过来。

    桑前卫对卢雅没有特别的看法。

    既然罗冕说卢雅能力不弱,而且又是学商贸出身的,那么来开发区担任一个招商引资办主任也不算委屈了,当然这是桑前卫自己的想法。

    只不过对于卢雅本人来说,可能就有些难以接受了。

    原本去年年底在城关镇担任团高官时,卢雅本来是可以下乡镇到双林乡担任副乡长的,但是石国锋希望她可以在团委系统内发展。

    因为团县高官吴文涛已经担任团县高官两年了,如果不出意外,很有可能会在明年要到某个乡镇去担任乡镇长,那么卢雅可以顺势以团委副书记身份主持团县委的工作,等待两年期满接任书记。

    这应该是一个很好的路径。

    只不过计划没有变化快,谭秋华接任组织部长之后就完全打乱这一波想法,尤其是在得到了齐云山的支持后,谭秋华的动作力度很大。

    原本石国锋和桑前卫打过招呼,希望可以考虑让卢雅担任开发区管委会副主任,但是桑前卫在这个问题上没有同意。

    贺仲业把开发区交到桑前卫手上,是希望桑前卫拿出一份像样的成绩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关乎桑前卫自身的政治前途。

    桑前卫不希望安排一些不合适的人选在这个位置上。

    开发区管委会的副主任不比县委办的副主任,那都是要实打实的扛担子的。

    沙正阳是他亲手选的,也考察过,他信得过,卢雅虽然有石国锋推荐,罗冕也认可,但是桑前卫却不肯轻信。

    共产党的干部是上得下不得,上了再要让他下来,你就得拿出个一二三的东西出来,凭啥让我下?凭啥调整我?所以桑前卫宁肯得罪人也不愿意轻易让步。

    “你觉得卢雅的观点意见不错?”桑前卫很看重沙正阳的意见,“她提到了结合我们银台实际,主动出击,有针对性的招商引资,我也觉得有点儿亮点,但还是有些语焉不详啊。”

    “主任,人家还是借调过来没几天,能拿出这样一些思路来,不错了,看看其他几位呢?”沙正阳懒洋洋的靠在沙发上,“都还是一头雾水,不知道该做什么,这可有点儿让人着急啊。”

    桑前卫也是叹息不止。

    人手少不说,关键在于能顶的起来为自己分忧的人太少,眼前这家伙倒是行,可企业那边的事情还甩不掉。

    桑前卫也知道轻重,无论是东方红酒业还是自然堂水业,对县里对开发区来说都是不容有失的,所以怎么也得要保证两个企业的推进。

    其他人不能说能力太差,而是他们的适应力弱了点,不知道自己现在该干什么,最紧迫的工作是什么,来了开发区之后,像绿头苍蝇一样东一头西一头漫无目的。

    “正阳,赵岩怎么样?”桑前卫又问道。

    “看不出来,他没怎么说话,或许来的时间短了点儿,我觉得可能还是需要先把我们的思路捋一捋,指一指方向,让大家伙儿明白我们现在该干什么,怎么来干好。”沙正阳知道该自己主动请缨了,“我下来和他们逐个单独谈一谈?”

    “正阳,那就辛苦你了。”桑前卫吁了一口气,总算是有一个来为自己分担的人了,而且他对沙正阳也很有信心。

    可沙正阳却没有多少信心。

    没钱没人,这个开发区白手起家,哪有那么简单的事情?

    如果不是考虑到命名为自然大道的这条道路的建设对于自然堂水业的确至关重要,沙正阳也不会同意垫资建设这条长达1500米的主干道。

    桑前卫直接把这条自然大道定性为未来开发区的主干道,也就是说,开发区主要开发区区域将会暂时放弃东沱那边,而集中在南渡这边来。

    也就是以省道206为横轴,以自然大道为纵轴,沿着这条丁字形的道路展开,而考虑到省道206可能马上要面临扩建的问题,以自然大道为轴线进行开发将会是主要区域。

    都难,但还得要干起来。

    从祁家全开始,沙正阳开始了他作为开发区管委会副主任的谈话之旅。

    祁家全问题不大,对规建提出了自己的看法,当然鉴于目前县里财力紧张,祁家全也提出可以采取委托垫资建设的方式来加快建设,但范围不能太大。

    赵岩的谈话过程不太满意,这个从计经委出来的干部思维还是没有放开,还在琢磨是不是竖一块牌子,发一些资料,就能吸引投资者主动前来,沙正阳不得不说他的乐观心态可以打败一切了。

    谈话的重点对象还是卢雅。

    虽然桑前卫没有具体说卢雅的情形,但他还是从郭业山那里知晓了一些情况。

    如果说卢雅真的能表现出足够的才华,沙正阳觉得自己完全可以给对方一个机会。

    ****

    第一更,求兄弟们保底月票,老瑞今天会爆发,求2000票支持!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