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二卷 第七十八节 告一段落
    见孙妍有些发急,沙正阳既有些感动,也有些触动。

    现在市和县之间的差别还是很大的,一二十公里,乘坐公交车都需要一个小时,如果是遇上上下班高峰期,那时间会拖得更长。

    从某种程度来说,如果是夫妻分处于市区和县城里,几乎就有点儿两地分居的感觉了,不是每个人都能坚持每天赶一个多小时的汽车上下班的,那种日复一日的劳累奔波很容易让感情都变得倦怠起来。

    汉化总厂里边这种情形也不少见,不少夫妻一方在市里边工作,这样来回奔波,辛苦劳累不说,还会因为双方的距离产生许多矛盾,进而引发离婚的也不少见。

    沙正阳知道孙妍的想法,留在市里,一来发展前景更广阔的,二来她如果毕业分配回汉都,那么地域上的距离就不存在了。

    “小妍,没事儿,我知道。”沙正阳抿了抿嘴唇,笑了起来:“我心里有数,你相信你正阳哥,如果想调到市里,真不是难事。”

    见沙正阳如此胸有成竹,语气这么肯定,孙妍心中稍安。

    想想也是,他才毕业两年一年半就当副镇长了,而且还搞起来这么大一个企业,他做出的成绩上边自然看得见。

    沿着石板小径前行,两侧都是小片小片的乔木林,以榕树、合欢、桂树、香樟、酸枣、小叶女贞居多,。

    这一带是银台县城边上保存的最好的植被,在六十七年代被砍伐了不少,但后续又补种了不少次生林,原本县里一直把这一片规划成为一处植物公园,但由于各种原因,一直未能如愿。

    但前期的一些准备工作却已经做了,像石板小径就是前期准备工作之一。

    曲曲折折长达一公里的石板小径期间因为零星分布的树林又分叉出无数条分支小径,这些小径同样四下分散,形成一个连环相接的网络,将数十处大大小小的树林网在其中。

    而每一处树林都安设有石凳石桌或者木椅在林下,这也成为情侣们密谈亲热的好去处。

    沙正阳二人来的有些晚了,沿着石径走出好一段,踩在一处分叉道边上寻找到一处木椅。

    按照惯例,自行车放在了石径旁,显示这一处凹进去的休息处已经有人,而从石径走过看不到有一个巧妙的弯回的所在,过往之人都会很懂事知趣的径直走过。

    一坐下,孙妍就又开始紧张起来,想要保持一定距离,但又觉得有些见外,但如果挨在一起,又觉得发展太快,这种患得患失的心态一直持续到沙正阳很好的让两人的距离保持在一拳左右才算放下来。

    沙正阳并无意要干些什么,因为他已经觉察到了孙妍的紧张。

    其实他们两个之间的关系还没有达到来这里,只不过孙妍和沙正阳似乎都想要感受一下这里的氛围,也就这么来了。

    真正来了,反而没有了那份轻松惬意的气氛。

    意识到了这一点之后,沙正阳在闲聊了十多分钟之后,很果断的就提出回去。

    这样坐在这里大家都难受,还不如清清爽爽的寻个安心清净的所在,自由自在的说说话。

    两人索性重新去了那家冷饮店,夜里并没有多少客人,这种环境下,谈话更加放松和自由。

    沙正阳更多的的充当了一个谈话的引导者,从孙妍在大学里的学习生活再到她在初高中时代的点滴,很自然的驾驭着这些话题深入浅出,谈得很是开心。

    一直把孙妍送到了生活区门口,孙妍双手合十抱在胸前,俏丽的脸庞上闪动着恬美的笑容,“正阳哥,明天我给你打电话?”

    沙正阳摇摇头:“明后天我都要去县经开区那边,加上南渡这边也还有些工作要交接,可能比较忙,晚上也有应酬,恐怕只有等两天了。”

    孙妍的秀眉一蹙,咬着嘴唇:“那你一有空就给我打电话,我就在家等你电话。”

    听得女孩这么执着坚决的态度,沙正阳也只能苦笑着点头。

    甘美的爱情需要精心的浇灌才能结出硕果,问题是,这真的是自己想要的爱情么?沙正阳无法确定。

    *****

    1992年7月26日,银台县委正式下文,任命沙正阳为银台县经济技术开发区党工委委员、副主任,与此同时沙正阳也辞去了南渡镇副镇长的职务。

    他的南渡之旅,持续了一年,便宣告结束。

    不过沙正阳却很怀念这一段时间。

    虽然只有短短一年多一点时间,他却在这一年多时间里在南渡镇结识了不少领导和同僚,与他们的关系从普通的同事“进化”到了关系密切的同事兼朋友的关系。

    从睡梦中醒来,沙正阳才发现内裤湿漉漉的,不由得苦笑了起来。

    年轻真好,稍微有点儿刺激,身体便会自动做出反应。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古人诚不欺我。

    昨晚南渡镇在东湖宾馆设宴为沙正阳送别,南渡镇党政班子和中干都参加了,还有各村的支部书记村主任,足足摆了四桌。

    当然买单是东方红酒业,南渡镇党委政府不过是出了一个名义。

    樊文良当了镇长,更是精打细算,能节约一个算一个,不过对分红却是越来越狮子大开口。

    这种场合下,沙正阳免不了就只能应战,结果就是躺下了。

    这还是在宁月婵、焦虹和高柏山他们很是为他挡了不少酒的情形下,否则沙正阳再能喝,都只有现场直播。

    醉了之后是高柏山和宁月婵把他送回来的,睡到半夜,起来吐了,这才轻松不少。

    白皮的东方红老窖1949的确够劲儿,现在已经日渐成型,估计九月就能拿出像样的定型产品来。

    温水冲刷着沙正阳的身体,昨晚梦境的碎片记忆又浮现之脑海中。

    他记不清在自己身下婉转承欢的女人是谁了,身材有点儿像是宁月婵,但那张脸却有点儿像顾湄的锥子脸,那双眼却有些深凹,一双修长匀称的大长腿盘在自己腰间,还有那回眸一笑,是谁?白菱?

    摇了摇头,沙正阳知道这种事儿免不了。

    自己这一年多几乎就是完全沉浸在工作中去了,从身体到脑力,每天几乎都被挤得满满实实,没太多心思考虑其他,但是才二十三岁,生理的正常需要却压制不住。

    尤其是原来本身就和白菱有过半年的同居生活,食髓知味,更是让人无法释怀。

    沙正阳给自己放了一天假。

    明天他就要到开发区去报道了,现在开发区还处于草创阶段,除了桑前卫外,就只有自己这个副主任提前到位了,甚至连其他两个副主任人选都还没有明确,倒是一些干部和工作人员已经抽调了起来。

    开发区管委会设在县罐头厂老厂房里,这也让沙正阳很是无奈。

    能不能不要这样光明正大的占东方红的便宜?

    虽然县罐头厂早就停产,办公房也早就闲置,但毕竟东方红兼并了县酒厂和县罐头厂之后,这也算是东方红的资产了,这样当着自己这个东方红老总的面占便宜,也太过了。

    这年头都这样,企业就是一块唐僧肉,谁都能来啃上一口。

    桑前卫还算好,表示在开发区管委会办公楼修起来之前采取租用的方式,每年会象征性的支付三千块钱租金,先租两年。

    不过沙正阳也和桑前卫说好,如果东方红未来要拆建,那开发区要及时搬离。

    洗完了澡,神清气爽,沙正阳就穿了一条短裤坐在床上,细细的梳理着这段时间的得失。

    矿泉水项目推进很顺利,开发区已经把红旗村4社也纳入了开发区,这样选址红旗村4社的自然堂水业就会成为银台经济技术开发区的第一家企业。

    沿着省道206到红旗村4社的这条道路也已经开始建设,这条道路已经不再是独属于自然堂水业,而是直接纳入开发区道路网络体系中,建设标准也从当初设定的两车道变成四车道标准。

    整个道路长1500米,预计投资300万元,而这笔费用将直接抵扣自然堂水业的土地征用费用。

    按照建设计划,这条路将在现有的机耕道基础上进行扩宽改建,预计工期5个月,也就是在12月底之前建成,与此同时厂房和引水道以水源地保护设施的建设也要同步竣工。

    灌装和滤清设备进场加上电力线路和通讯线路的完善截止日期是1993年的1月底,2月完成测试和试运行准备,如无意外,3月份就要正式投产运营。

    沙正阳把宁月凤抽了回来让其成为高柏山的助手,协助高柏山筹建这个项目,这将是东方红的另外一个拳头,沙正阳不希望出任何差错。

    宁月凤还有些不太乐意,她在合肥和南京来回奔波,干得风车斗转,正是顺手的时候。

    不过在沙正阳与她做了一次长谈之后,宁月凤很高兴的接受了这个任务,一个自然堂水业的销售副总位置在向她招手,这个诱惑足以消除任何不满情绪。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