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二卷 第七十六节 撩妹
    冰柠檬茶放在女孩面前,然后把吸管插入,沙正阳看着女孩有些疲倦的面孔,也有点儿心疼。

    比起几天前那晚一起跳舞那个女孩,孙妍似乎憔悴了不少。

    很显然,和闺蜜之间在感情上的纠葛极大的影响到了女孩的心境,使得她有些难以承受了。

    其实沙正阳挺喜欢坐在自己面前这个开朗明丽大方活泼的女孩,性格挺好,长得也挺漂亮,除了和自己相比个头稍高外,还真没啥缺点,而高个头带来的大长腿福利又是沙正阳最喜欢的。

    沙正阳一直没有主动问过和解释过,女孩这两天里似乎也一直在纠结,最后才有了今天的见面。

    冷饮店里人不少,许多都是情侣或者搭伴而来,悠扬的轻音乐加上厚重的落地窗帘遮掩,使得整个室内环境也显得幽暗许多,还有落地空调的强劲冷风,减轻了外面暑日带来的热意。

    这家冷饮店的老板很会做生意,很巧妙的把空间分割开来,设计成了无数个并不相邻保持了一定私密性的雅间,再用一层珠链门帘相隔,很适合情侣们来这里小坐密谈。

    当然价格也不菲,比起寻常的冷饮店,一杯做花冰柠檬茶价格高达五元,已经赶上了市区内的价格水平了,不过依然生意兴隆。

    看见女孩不做声的吸了一口柠檬茶,沙正阳用夹子夹起冰块替对方放进杯中,女孩这才轻声说了一声“谢谢”。

    “正阳哥,我是不是一个心思卑劣的坏女孩?”孙妍突然放下冷饮杯,抬起目光注视着沙正阳,哑声道。

    “为什么这么说?”沙正阳讶然的扬了扬眉毛,反问道。

    “我早就知道小湄崇拜你,一直想要认识你,可是我四月份认识你之后却没有告诉她。”孙妍的脸颊上浮起一抹酡红,亮晶晶的美眸跳动着两团火焰。

    “因为我怕因此而让我和她起了嫌隙因此而生分,我当时在想,也许她对你这是喜欢你的表演,或者是你的表演风格,或者之死单纯的崇拜,或许等一段时间过了,也就淡忘了,……”

    孙妍像是在向沙正阳倾诉,又像是在自我说服,声音有些低沉涩哑。

    “我没想到小湄会那么执着,我不知道……,正阳哥,你说我该怎么办?”

    沙正阳回望着对方,听得很认真。

    “小妍,其实你没有必要把事情想得那么严重,你和小湄都还太年轻,嗯,或许我们对感情都保抱有一些美好的憧憬,或者说我们正在尝试着了解对方熟悉对方,但感情这个东西,本身就是不讲理由的,所以每个人都只能根据自己的判断来做决定,无所谓对错,……”

    沙正阳也在艰难的筹措语言,这种事情,怎么来回答?

    他已经感觉到了,顾湄也是一个不省心的主儿,尤其是离开时那句话,也似乎是在明确“宣示主权”,这让沙正阳大为惊心。

    “可是正阳哥,我不想和小湄因此而变成陌路,老死不相往来,更不想反目成仇,……”孙妍咬着嘴唇道。

    “小妍,你想太多了,正如你所说,小湄也许就是觉得我那登台表演的范儿合她胃口罢了,并不是你想象的那样,我不是说了么,她和我见了一面,她只是对你不告诉她而心有不忿,我觉得如果你能坦诚的把你自己内心想法告诉她,应该可以获得她的理解,真的,其实没啥,……”

    沙正阳也不知道自己这番话究竟能起到多大的作用。

    他可以肯定的是顾湄现在兴许只是对自己“范儿”有些兴趣,或者多了几分好感,但日后能变成什么样,谁也无法预料,但他不希望孙妍因此而失去这样一个闺蜜,更不希望孙妍因此而黯然神伤。

    “真的?小湄真的会谅解我?”孙妍脸上露出惊喜而又有些不敢置信的表情,咬着嘴唇的模样煞是诱人。

    “我觉得应该是如此,你想啊,你们两年的感情,不要因为这样一个小误会就弄得冤怨不解了,回校之后你主动去找小湄,肯定没问题。”沙正阳给孙妍打着气。

    似乎是被沙正阳格外肯定的语气排解掉不少忧心,孙妍情绪明显比刚才好了许多,脸上的笑容也多了起来,轻轻的吮吸着清甜的柠檬茶,话语也开始多了起来。

    “你说你爱上不该爱的人,你的心中满是伤痕,……”陈淑桦落寞中带着几分洒脱的声音在冷饮厅里回荡,也勾起了沙正阳不少回忆。

    陈淑桦也是沙正阳最喜欢的歌手之一,那一曲《流光飞舞》更是成为沙正阳的最爱之一,《青蛇》中王祖贤和张曼玉的经典扭胯以及近乎于同性之间的那种微妙旖念情感也很是勾人,好像《青蛇》这个时候还没有拍摄吧。

    见沙正阳似乎有些出神,孙妍正想问对方想什么,沙正阳的电话却响了起来。

    是曹清泰来的电话。

    冷饮厅里环境很好,虽然音乐回响,但并不影响人交谈,孙妍的心情刚好转,外边暑日高照,沙正阳也不想离开,干脆就在这里接电话了,只是给了孙妍一个手势示意噤声。

    曹清泰言简意赅,直接说了林春鸣想要把他调到市经开区的意思,也在电话里说了如果到市经开区的话,未来他的职级问题可以迅速得到破格擢拔提升,前景似锦。

    “主任,可是县里刚和我谈了,让我到县经济技术开发区担任副主任,同时也可以兼顾东方红酒业这边的事情啊。”沙正阳被这突如其来的消息给震懵了。

    市经开区级别可不是县经开区这种科级单位所能比的,直接就是副厅级,而且沙正阳知道几年以后汉都市经济技术开发区直接晋级为国家级经济技术开发区,实打实的正厅级单位。

    如果自己过去在那里哪怕当个办公室主任,都是副处级,相当于在自己现在职级上直接提拔两级,比破格还破格了,难怪曹清泰这么郑重其事要自己好好准备一下。

    “我知道,所以我和林市长说了,一方面他那边也还要一些时间来缓冲调整,另一方面你这边也可以有一些余地来妥善安排布置,但最迟一年,你就得过去,过去就直接解决你正科级,一年以后兴许就可以解决副处级了。”

    曹清泰进一步道:“我知道你自己有想法,但我要提醒你这是一个难得机会,如果在县里,也许你十年都未必能走到这样合适的岗位上。”

    “谢谢主任,我明白。”沙正阳挂下电话之后,才发现孙妍瞪大妙目一直在观察他,抹了一下自己的脸,“怎么了?”

    “正阳哥,我发现你说起正事儿来的时候特别有味道,尤其是刚才你打电话的时候,那种感觉……”说到这二孙妍脸微微一红,如果穆莎在这里,铁定又要说自己花痴了。

    “得,别恭维我了,让我都要找不着北了。”沙正阳觉察到孙妍心情已经基本恢复了正常,心里也踏实了许多,“待会儿去我们哪儿吃饭?”

    这才是正常的恋爱节奏。

    沙正阳觉得自己的心态已经逐渐开始从最初还没有能摆脱的那种四五十岁中年油腻男的状态中挣脱出来,真正融入这个时代,开始进入属于自己这年龄阶段的心境了。

    好好享受恋爱的美好,甚至该有点儿花花肠子的心思,比如心存脚踏两只船左右逢源的遐思,幻想美女主动投怀送抱,甚至偶尔的邂逅来一段艳遇,这才是自己这个年龄阶段男人的正常心态。

    事业固然重要,时间也的确紧迫,但这却不是靠熬几个夜上班多研究几项工作就能实现的,生活和工作应该相得益彰才对。

    沙正阳从来就不是禁欲主义者,对于娇俏美丽的女性一样有着男人固有的性幻想,像孙妍这样的女孩子走入他的生活中,他自然也不会拒绝。

    就像沙正刚所说的,你不接触不了解不熟悉,怎么知道她是不是最适合你的另一半?

    “嗯,要不我们去吃火锅?”孙妍想了一想,喜笑颜开,“桐花巷口子上开了一家火锅店,听说鲜香麻辣,好吃极了。”

    “吃火锅?”沙正阳想了想,“吃了火锅,我们去哪儿?”

    “嗯,吃了火锅我们去跳舞还是去茜草洲那边走一走?”孙妍歪着头问道。

    沙正阳其实听出了孙妍的真实想法,其实是想去茜草洲那边走一走。

    茜草洲在纵贯银台县城的沱溪上游,已经要靠近城边上了。

    那里有一大片保护得比较好的坡地,一直延绵到河滩,些许乔木混杂着灌木以及草坪交织,加之最早的沱溪沿岸整治段也是从那里开始,所以相对平整,成为县城里的人们夏日傍晚溜达散步的好去处。

    同时由于那里树木遍布,分成了多处,加上从坡地到平地都用石板铺筑了小径,前期也有一些石凳木椅安设完成,所以也称为男女情侣亲密相处的最佳所在。

    原本县里对沱溪两岸的整修早就纳入了议事日程,但始终由于财力的匮乏而未能全面启动,只能断断续续的开工建设,这也让县里招来不少骂声。

    “去茜草洲?”沙正阳也学着孙妍歪着头微笑道:“那还要去吃火锅?嗯,不合适吧?”

    孙妍面露疑惑不解,“吃火锅和曲茜草洲散步有什么关系?”

    “吃了火锅嘴里蒜味儿多重,去茜草洲的话不是大煞风景?”沙正阳忍不住想要撩一下眼前这个放开了心思,变得青春萌动的女孩,尤其想要看看女孩娇羞不堪的表情。

    孙妍这才反应过来,大羞之余,拿手狠狠的打了沙正阳一下,脸涨得如同苹果般通红,“正阳哥,你怎么也变得这么坏了?你怎么脑子里就想这些坏事儿?”

    “这是坏事儿么?”沙正阳很享受撩妹的这种快感,“我以为这是大家都喜闻乐见的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