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二卷 第七十五节 拖一拖
    林春鸣知道沙正阳和曹清泰关系很密切,曹清泰算得上是他的“举主”,否则曹清泰也不会那一晚有些冒然的将沙正阳推出来。

    但这也说明曹清泰对沙正阳有充分的信任和看好,否则在那种情况下,一旦表现不佳,也会让黄绍棠低看曹清泰的眼光。

    事实证明曹清泰的眼光不差,沙正阳的表现堪称完美,尤其是对企业改制的一些极为新颖的观点以及在经济工作上的一些想法,都打动了黄绍棠,这很罕见。

    所以他要先征求一下曹清泰的意见,他也相信曹清泰对沙正阳的决定有足够的影响力。

    对于林春鸣突然抛出来的“橄榄枝”,曹清泰的理解,这就是一个对自己的“橄榄枝”。

    沙正阳是自己的前任秘书,而且关系密切,能力突出,经开区是副厅级单位,沙正阳过去,哪怕就是到下设某个处室担任一个副职,起码也是正科级,稍微打磨一下便可以到处级岗位上去了。

    林春鸣这么做,当然有看好沙正阳能力,希望沙正阳能去给他助力的因素在其中,但你要说林春鸣就真的招不到合适人才,那也是一个玩笑话。

    堂堂组织部长出身的林春鸣,夹袋中岂能没有几个遮奢人物?那也太小瞧对方了。

    而且谁都知道黄书记骤然将经开区主官让常务副市长来兼任,其对经开区的重视程度不言而喻,而且现在的风向也日益明朗,到经开区工作就是一条灿烂的金光大道。

    林春鸣这么做其实也是对自己的一个示好和看重姿态。

    黄绍棠是外来干部,在市ei书记任上就算干满一届,也迟早要走人,林春鸣和曹清泰则都属于本土干部,目前也都算是黄绍棠比较看重的干部,走得近一些也在情理之中,双方互通有无,也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林春鸣的这么器重倒是让曹清泰有些作难。

    沙正阳的心思他当然知道,要花上一年半载把东方红酒业和自然堂水业打造起来,形成双拳出击的姿态,然后还有茶饮料项目,要把这三者做成,哪怕沙正阳再有绝才惊艳的本事,也需要时间。

    一旦到了市经开区,那恐怕就由不得你了,东方红酒业和自然堂水业那边都只有放手。

    而沙正阳现在最担心的就是他一旦放手,银台县里胡乱插手干涉人事,导致本来一片大好的局面中途夭折,就算是曹清泰也绝不愿意看到这种局面的出现。

    问题是现在他该如何来替沙正阳婉拒林春鸣的招揽?

    “春鸣市长,正阳能蒙你如此高看,相比也该是欣喜若狂了,我马上和他说说。”曹清泰笑着道。

    “不至于,谈不上高看,他的能力水准摆在那里,我这个人素来实事求是,行就是行,不行就是不行。”林春鸣也笑了起来,“经开区班子问题要说有多么严重,也说不上,可是恰恰是这种死水一潭才是最让我难以接受的,经开区不可能在这种状态下释放活力,干出成绩来。”

    曹清泰大吃一惊,难道说林春鸣要直接让沙正阳出任经开区班子成员?!

    那怎么可能?!

    市经开区管委会是副厅级建制,管委会副主任级别起码都是正处级,沙正阳担任副科也不过刚满一年,要一部提到正处,这简直就是震惊全国的新闻了。

    纵然黄绍棠和林春鸣再认可欣赏沙正阳,也不可能去出这种风头,而且出这种风头毫无意义和价值。

    似乎是觉察到了曹清泰的误解,林春鸣赶紧解释道:“沙正阳现在是副镇长吧?我的意思是让他来经开区管委会担任办公室副主任,直接解决正科职级,以副主任身份暂时主持办公室工作,工作一段时间后再来担任办公室主任,……”

    担任办公室主任,那起码也得要副处级了。

    短短两三年就提拔到副处级岗位上,换了任何一个人只怕做梦都要笑醒,而且林春鸣的这个设想也很贴合实际,除了沙正阳太年轻了一些外,还真的很可行,前提是要领导认可支持。

    虽然早就打定主意要帮沙正阳婉拒这个建议,但是这个时候曹清泰还是有些意动。

    一去市经开区就直接解决正科级职级,而且主持办公室工作,相当于代行副处级岗位的权责,这也意味着最多再要两年他就可以走上副处级干部岗位上。

    副处级啊,多少干部奋斗一辈子都难以企及的位置,沙正阳用三四年时间就能走完,他日后能有多大的造化?

    不过曹清泰还是很快冷静了下来。

    沙正阳专门和他谈过未来的打算,他也认可,这个时候不能为了短期利益而改变长期打算。

    在曹清泰看来,如果能够拖上一年等到沙正阳在银台这边的布局安排完成之后,再去市经开区,无疑是最合适的。

    到那时候企业已经做大,县里也难以干预,而沙正阳任职期满一年以上,直接担任正科级职务也顺理成章,也免得有人闲话。

    “春鸣市长,我倒是觉得现在不是调正阳过来的好时机。”曹清泰沉吟着道。

    “哦?”林春鸣一扬眉毛,饶有兴致的问道:“怎么说?”

    “市经开区的情况您都了解了,不是经开区条件不好,也不是这些经开区的干部能力有多差,而是他们在前期那种氛围下形成了这种死气沉沉因循守旧的思维定式,现在市委让你担纲经开区,加上今年以来自下而上的改革之风劲吹,我觉得这些干部多少也应该感受到了一些变化,……”

    “你的意思是……”林春鸣微微意动,手下意识的在颌下抚摸着。

    “您其实可以旗帜鲜明的表明态度,然后对一些人一些事一些现象适度进行敲打,给他们一些时间来进行自我调整,一方面也算是一个考察,如果这些人仍然不思悔改,那也莫怪言之不预了,再来借势进行调整不为迟。”

    曹清泰也不讳言,“这样也可以避免人闲话,而现在你就调整人,尤其是调人进去,就显得像是在故意为新来人腾位置。”

    “怕人说闲话我也就不干这个工作了,这都无所谓,不过正如你所说的,先礼后兵,也算是一个考察,也许有些人的确就是因为陷入了这种分为状态中而难以自拔,我把这层坚冰给他们敲破,让他们感受一下外来的气息,如果还是难以适应,那也就怪不到我了。”

    林春鸣接受了曹清泰的意见,现在就急切的调人进去,一方面显得太过操切,而且也易受人诟病,二来,先敲打,后给机会,再不把握,也算自己做到仁至义尽了。

    林春鸣本身性格就不算是那种特别强硬霸道的,所以曹清泰的这个建议还是很贴合他的意图。

    “正是如此,经开区这么大一个盘子,要做好,还得要充分的人手来运作,这一点上……”曹清泰附和着道:“而且您还有市政府那边一大摊子工作,看样子春鸣市长的压力和我一样大啊。”

    “哎,黄书记把这个担子交给我,我又不能推杯,只能咬着牙关上了啊。”林春鸣也喟然一叹。

    “嗯,对了,清泰,你还是先和正阳那边打个招呼,经开区就算是现在不动,下一步业的要动,经开区要有大起色,还得要有一帮有冲劲有想法的年轻干部来,这一点我决定了,你先和他说说,最快半年,最迟一年,让他过来,……”

    曹清泰盘算了一下,拖一拖,一年以后估计沙正阳在那边的局也因该布置得差不多了。

    焦虹、宁月婵这一拨干部成长很快,想必也能独当一面了,而且东方红酒业在全国的营销布局也进入官子阶段,届时东方红酒业要做的就是巩固和深化市场,而自然堂水业想必那个时候也已经全面铺开,发起攻势了。

    或许还有一些急促,但经开区距离银台也不远,沙正阳可以随时遥控指挥和提点,问题应该不大。

    “行,我和他说一说,让他也有个心理准备,另外他那边肯定也还有不少工作,需要准备,估计起码也得要有三五个月才能安顿好,这样也正好。”曹清泰笑着道:“要不抽个时间……”

    “嗯,也行,这一两周不行,事情太多,这样吧,国庆节前,找个时间,或者就干脆国庆期间,找个机会,你把正阳叫上,一起吃顿饭。”林春鸣想了一想。

    林春鸣都没有意识到自己对沙正阳的称呼也有意无意间从“小沙”变成了“正阳”,这还是尚未真正进入实质性的接触情况下,这种好感的积累随着曹清泰不断的铺垫也使得其在悄然的发生嬗变。

    这既是好事,同时也蕴藏着风险。

    如果日后沙正阳的表现能让林春鸣满意,那么这种好感和亲信都都要深化一层,但如果沙正阳的表现不尽人意,那么就会产生一种受骗和浪得虚名的感觉,那种好感度就会迅速丧失殆尽。

    *****

    坚定不移求月票!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