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二卷 第七十三节 拉拢,利诱
    这份尴尬一直持续了好几天。

    一直到沙正阳专门把宁月婵、焦虹、方东儒、唐庭广等人叫到一块儿,交代需要加快对县酒厂和县罐头厂清产核资,一个月内要完成清产核资,两个月内要完成人员清理和移交,三个月内要重新启动生产这一要求时才算画个句号。

    县里也等不起了,当七月份职工们的工资再度需要从县财政划拨时,赵嵩是真的急了。

    再度召开了联席协调会,明确了目标,尤其是狠批了县计经委那帮官僚之后,进度明显加快。

    对两个企业内职工的清理与资产评估核实同步推进,尤其是对职工的清理,需要分成几类来进行。

    一少部分刚参加工作几年的年轻职工希望获得一定补偿之后脱离企业,还有一部分则希望提前退休,这一部分都比较好解决。

    剩下的绝大部分中都是青壮年,可以进入企业,但是需要在工作岗位上进行调整。

    不服从工作安排的也有两条出路,一是解除劳动合同,给予补偿,同时与养老保险政策接轨,但这需要具体计算以及与县里劳动人事局对接;还有一部分则是提出了在股份问题上条件,要求在这一部分条件得到满足之后才愿意重新签订劳动合同。

    不得不承认,这项工作是一项相当繁复的伙计,人上一百形形色色,各种想法需求都不尽一致,甚至今天签字同意,明天又反悔,后天又来提出其他想法,纷纷扰扰,这一个多月里几乎就是在无数个扯皮斗嘴中度过,也亏得焦虹的脾性能文能武,硬生生把这项工作给挺了下来。

    “我们内部要先统一思想,要让大家明白,企业发展越好,对大家越有利,以职工股为例,单独持有股份从法律层面上有障碍,政策上也不允许,或者说红线还不能跨越,所以只能以职工持股会的名义来进行,……”

    “但这部分股权的分红权利肯定会得到保障,从我个人来说,我希望这应该会形成一个惯例,那就是为我们企业发展做出了贡献的职工们应该每年得到处工资奖金之外的一部分企业发展红利,这也符合中央提出的共同富裕政策精神。”

    “沙总,可有的人总觉得既然是我自己的股权,哪怕是职工持股会代持,那么他就拥有处置这部分股权的权力,纵然不能转让给外人,但总可以在内部进行转让吧?”

    唐庭广虎头豹眼,身材虽然不高,但是却很敦实,一双胳膊更是粗壮有力,眉目间也是精悍凌厉,一看就是一个峥嵘桀骜的人物,在县罐头厂工人很有威信,但是却是原来厂领导的眼中钉。

    因为罐头厂一干领导在原来工作中多有龌龊之事,唐庭广也是一个眼睛里揉不得沙子的人,多次与厂领导闹翻,最后便被开除留用,索性就办了停薪留职出去闯荡了几年,也是在焦虹的招揽之下才回厂里。

    沙正阳倒是对唐庭广没有太多成见,能拉住一帮工人,颇有号召力,而且在沙正阳为其分析了当下东方红以及县酒厂、县罐头厂的局面之后,唐庭广能分得清楚好坏优劣,所以很快就把县罐头厂一帮人招呼住了,原来以为县罐头厂这边会是一个大麻烦,没想到进展却远比县酒厂这边强。

    沙正阳对唐庭广的评价是这是一个性格上虽然有些桀骜但是眼光却不错的人,能识时务。

    原来县罐头厂的一干领导没本事还要在里边上下其手,自然难以让其折服,但现在换了东方红这边,唐庭广很快就意识到和和东方红的合并之后对整个罐头厂乃至他本人都是大有好处的,所以也不遗余力的帮助焦虹迅速把县罐头厂这边先行理顺了。

    “老唐,这个有的人的比例有多大?”沙正阳笑着问道。

    “大概有六七十人,这些人年龄相对较大,因为家庭原因,所以都觉得拿到手上的才是实在的。”唐庭广也笑着回答:“我和他们谈过,觉得也可以理解,企业兴衰本身就很难确定,在一个得力的领导率领下也许能迅速红火起来,但是换了领导呢?”

    “我能理解,老唐你这是变着法子夸奖我么?”沙正阳也朗声笑了起来,游目四顾,“嗯,这个问题我的意见呢是可以,但我希望可以暂时先锁定二至三年,三年后如果他们仍然决定要转让,可以由我们的管理层来进行收购,具体价格可以协商,不能转让给外人,这一点要明确。”

    宁月婵、焦虹、方东儒以及唐庭广几人都是微微意动,目光落在沙正阳身上。

    “不瞒你们几位,我当初在提出收购和改制并行的方案时,是提出了管理层持股的意见的,当然,这个管理层不包括我,因为我是国家干部,身份不一样,但你们在座几位都可以持股,……”

    “但这个方案在现在呢可能有些超前,在政策上可能缺乏一些支撑,但又要解决职工持股的问题以便于更好的推进收购和改制,最终变通为这个员工持股会方案,……”

    “我这个话也可以当着所有职工们说,那就是东方红酒业的前景是非常光明的,我希望所有职工都能一直持有我们的股权,这样可以保证他们能得到源源不断的分红,……”

    “当然我也知道我这番话未必能让人信服,所以我的意见是锁定二至三年,最起码也要锁定一年以上,当大家能看到实际收益时,他们就会多考虑一下了。”

    “在未来真的出现有转让的情况,我希望在座诸位可以大胆的去受让,我可以向诸位保证,哪怕是溢价受让,日后你们也绝不会后悔,……”

    之所以要当着方东儒和唐庭广说这番话,沙正阳也是有考虑的。

    宁月婵和焦虹就不用说了,是自己人,而唐庭广是焦虹推荐进来的,算是半个自己人,而且唐庭广这一段时间的表现也可圈可点,值得嘉奖。

    方东儒则是考虑到未来东方红酒业的新品开发此人能发挥作用,这人虽然在管理上无能,性格上也有些小贪,但只要把他锁死在技术研发上,给予足够的利益刺激,还是可以一用的。

    所以告知他们这一点,一方面是要鼓舞士气,让其明白他们已经是公司的管理高层,不同于以往,另一方面也是要借这个机会把他们牢牢的拴在公司身上,成为一个稳定有力的团队。

    会议散了,跟随着沙正阳回到办公室,宁月婵和焦虹都有些担心,“定了?”

    “恐怕是定了。”沙正阳很坦然的回答道:“桑主任专门和我谈了,也明确告诉我,他已经向贺书记、贾县长汇报过了,他们两位都点头了。”

    “那这边……”宁月婵叹了一口气,“十一月和十二月的任务很重,济南、杭州、贵阳三市的‘新长征路上的摇滚’演唱会已经敲定了,最迟十月就要开始准备,可按照你的要去东北这边也开始准备了,毛哥已经在沈阳、大连、哈尔滨和长春来回跑了好几圈了,酝酿造势已经小有成效了,……”

    “所以虹姐你这边要抓紧时间,我给的三个月时间是底线,如果能提前最好,给老唐在压压担子,我看他亲和力和感召力不差,不但在罐头厂职工里,在酒厂那边也挺有人缘的,要充分用起来。”

    沙正阳的话引来焦虹的白眼,“那也得给人喘气的机会,欲速则不达,老唐那里我知道盯着,他也还盯着你许给他的位置呢,敢不出力?”

    “理想的目标是10月份能基本完成合并和改制,10月底之前完成全面复工生产的准备。”沙正阳摇摇头,“东北那边先酝酿造势,我和崔哥也商量过了,东北那边放在明年上半年来,鲁浙黔三省,重点放在浙省,鲁黔两省为次,要有侧重,……”

    东北是大头,白酒行业素有得三北得天下的说法。

    西北这边随着甘陇市场打开,正在逐步向疆、宁、陕渗透,华北这边因为燕京这个结还没解开,得缓缓,晋省不在其中。

    东北却是一个比较完整的大市场,不容有失,所以沙正阳宁肯缓一缓,等到先把势头造足了,再来一举突破。

    “可是你若是到了开发区,那可是新建,工作肯定会很重,……”宁月婵还是不放心,总担心沙正阳突然一撒手,自己心里没底。

    “月婵姐,别太担心,我没撒手,我和桑主任谈过了,他也理解一个企业做起来不容易,同意我一年内主要还是出点子提构想,具体运作有其他两位副主任,我的作用还是要从打造企业这个角度来树立标杆。”

    沙正阳能理解宁月婵那和焦虹的担心,尤其是宁月婵。

    一年前她也还只是一个村妇女主任兼出纳,再加上一个濒临破产的红旗酒厂销售科长身份,现在骤然要扛起偌大一个东方红酒业的担子,的确有些为难了她。

    *****

    双倍月票了,兄弟们的月票也该出来了,求月票!待会儿还要加更一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