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二卷 第七十二节 霸气,打气
    看见焦虹和宁月婵都被自己这番话震住了,沙正阳既有些得意,也有些兴奋。

    这是他第一次把自己未来几年的部分构想和盘托出,一吐心声,没想到却是对两个女人。

    但游目四顾,似乎也只有这两个女人才能获知自己的这番心思了,或许还可以加上一个高柏山,但是实事求是的说,高柏山的眼界和心胸目前还达不到这一步,冒然告诉他这些,也许会把他吓住。

    可这两个女人就值得倾吐心声了么?

    沙正阳也说不出自己什么心思,就这么找这样一个机会说了。

    或许是觉得这两个女人值得信任,又或者认为三人这么久来一路走来,结下的工作情谊,足以当得起自己对她们袒露心声了。

    但看眼前的情形,自己这番构想还是有点儿把她们给吓住了。

    “正阳,你这个想法打算如何来实现呢?”好一阵,宁月婵才呐呐的道:“东方红酒业这边勉强可以说能走到你原来设想的那一步,可是矿泉水项目现在才刚开始运作,至于茶饮料,……”

    “是不是觉得我有些头脑发热,妄自尊大了?”沙正阳含笑看着宁月婵。

    “不是,正阳,我不是给你泼冷水,我就是觉得我们应当一步一步来。”宁月婵有些发急,脸色也变得潮红起来,努力想要释去沙正阳的不满,“要实现你这样庞大一个目标,不仅仅需要时间,而且谁来实现,这里边还有很多我们想象不到的困难,……”

    宁月婵尽量让自己的话语变得委婉一些,避免刺激沙正阳。

    “月婵姐,不是有你和虹姐,还有柏山他们么?”沙正阳显得很平静。

    任谁在这个时候都有点儿难以接受,她们也不敢相信她们自己的能力能实现这一目标,这可以理解,毕竟在一年之前,她们也从未想过这些,甚至连幻想梦想都没想到过这些。

    “可是我觉得我们恐怕无法帮助你做到你想要的那一步!”宁月婵终于鼓起勇气,“起码我觉得自己恐怕无法胜任!”

    “月婵姐,那你去年的时候,想过你可以半年卖出五千万的酒么?”沙正阳泰然自若的反问道:“虹姐,一年前你想过你可以一个人独自操盘带领一家乡镇企业收购县酒厂和罐头厂,并且还要解决数百职工的生存问题么?”

    两个反问让宁月婵和焦虹都无言以对,虽然内心还是有些不能接受,但沙正阳的反问的确引人深思。

    “其实问题并不复杂,只要路径选对了,我们又肯努力的去拼搏奋斗,成功离我们并不远。”沙正阳很肯定的回答道:“当然这里边肯定还有许多其他因素,但关键点找准,我们的成功的几率就会大许多,再说了,连想都不敢想,我们还怎么能去做好?”

    焦虹慢慢回过味来,一字一句的道:“正阳,你想说的是你能选准路径?矿泉水和茶饮料都是正确的路径?”

    “对,虹姐,这一点我可以肯定,走在前面的人有可能会遭遇许多风险,但是竞争对手会少很多,走在后面的模仿者,风险会小许多,但是他们却不得不面临太多的竞争者。”沙正阳断然道:“我对我自己的判断有足够的信心。”

    见识大于知识的时代,只要你能选准路径,那么成功就会连滚带爬的把你拥入怀中,这一点毋庸置疑,而对于沙正阳来说,这恰恰是最不缺的。

    “我知道虹姐和月婵姐都有一些担心,既担心我的选择出现失误,毕竟没有谁是神,我会尽可能的规避风险,另一方面虹姐和月婵姐也担心你们会跟不上公司发展的脚步,自信不足,……”

    沙正阳笑起来,露出雪白的牙齿,让焦虹和宁月婵既迷醉,又脸红。

    “但我要说,没有谁是天生就行的,真正的成功者都是像我们一样,都是在摸索着攀爬上巅峰,不断总结经验,所以虹姐和月婵姐根本无须担心这方面,事实上你们现在的表现已经足以说明一切了。”

    沙正阳卖力的替二女打气鼓劲,激发起她们的信心和勇气。

    焦虹终于笑了起来,在阳光下有些幽暗闪烁的目光中绽放着一种诡异迷人的光泽,说不出是崇拜、赞许、信任、喜悦,或许还有其他一些东西。

    “正阳,你的口才太好了,我相信没有几个人抵挡得住你的蛊惑和忽悠,我知道你在给我们打气,但是也觉得你说的是事实,谁也不是天生的管理者,只有在实践中不断得到锻炼,你才能游刃有余的面对任何难题。”

    话锋一转,焦虹笑着道:“行了,我们信你了,反正虹姐这后半辈子好像都要卖给你了,我估摸着月婵也是如此,真要翻船破产垮台无处可去了,你可得要管虹姐和月婵一辈子!”

    焦虹的脸型不像一般女人那样圆润美,而有一种错落有致的轮廓感,眼窝深,鼻梁高,颧骨也略高,嘴唇也略薄,好在颧骨下丰润的面部肌肉稍稍填补了一些,否则就显得有些过于凌厉了,加上特别白皙的皮肤,就更有一种来自异域的异族女性美感。

    平时焦虹语气都是沉静近乎于冷峻的,哪怕是面对那些吵吵嚷嚷或威吓或耍横的酒厂和罐头厂职工,焦虹都从未退缩畏怯过。

    但这个时候以这种柔婉可人甚至带着半开玩笑的语气说出这样一番话来,也让沙正阳有些意外之余也欣赏到这个女人特别的一面,嗯,别有一番风致。

    “放心,虹姐,还有月婵姐,在我的手上,永远不会发生那种事情。”霸气毕露的沙正阳很有点儿睥睨四方的气势,足以压制住任何不同的观点和看法。

    这种强悍自信甚至有些狂妄的霸气在这种情形下却很能给两个女人以信心。

    如此宏大一个构想,她们从内心来说是觉得有些畏怯的,但沙正阳在一年里把东方红酒业带到如此地步的确给她们俩很坚实的依靠。

    沙正阳几乎是说到做到,而且做到的程度甚至比说到的程度更好更惊人,这不由得让二女都产生了一种盲目的崇拜和依赖。

    现在沙正阳更是以这种确信无疑的口吻告诉二女,他可以带领她们做到这一切,这种混合着兴奋、信任、喜悦、自豪还夹杂着些许不为人知的莫名心绪,就更然人迷醉了。

    宁月婵的表情要更直白真实且没有掩饰一些,她没有焦虹那么有城府,望向沙正阳的目光里带着某种说不出的复杂情感,好一阵后才幽幽道:“正阳,那你现在打算让谁来负责这个茶饮料项目?”

    “月婵姐莫非要主动请缨?”沙正阳灿然一笑。

    “你若是觉得我丢得开销售这边一摊子事儿,我就过去。”宁月婵妩媚的白了沙正阳一眼。

    “月婵姐,其实现在还不需要,前期的准备主要在于汉大那边,这边只需要做一些比较初期的市场调查,我估计真正要等到这个项目启动时,起码得明年下半年甚至年底去了,我们还有一些时间来做这些。”

    沙正阳胸有成竹,只有在自然堂水业取得成功的前提下,茶饮料项目才会启动。

    连续两个项目的成功,可以有效的鼓舞士气并坚定他们的信心,而同样矿泉水和白酒行业一样,也一样是高现金流的行业,一旦进入良性发展阶段,会带来巨大现金流,这有助于下一步推进茶饮料项目。

    有这一年多时间,沙正阳也能好生考察一下谁更合适来负责这个项目。

    现在看来,宁月婵和焦虹都是可以胜任的,但沙正阳希望在东方红酒业和自然堂水业的发展中涌现出有更多的经过打磨脱颖而出的人才来挑起重任。

    “对了,正阳,还没说说你和那个女大学生的故事呢,最后的结果呢?”焦虹瞥了一眼宁月婵,不动声色的道:“我觉得那小姑娘长得挺漂亮啊,也挺会打扮,看样子家庭条件挺好,挺合适的。”

    “虹姐,又来了,啥叫挺合适,人家就是对我唱的歌感兴趣而已,嗯,歌迷吧。”沙正阳矢口否认,“有那么点儿青春的憧憬幻想,可以理解,我读大学的时候也一样追过星,不过那时候我追的是汪明荃、钟楚红、利智这些香港女星。”

    “不是追叶玉卿?”焦虹话一出口就觉得自己失言了,脸也是一烫,想要收回来也已经来不及。

    沙正阳瞠目结舌,好一阵才道:“虹姐,没想到你也……”

    再一偏头看见宁月婵也是满脸绯红,不高兴的盯着焦虹,显然也是被焦虹这句话给震得,看来三级片真是深入国民人心了,没想到大家都见识过。

    气氛一下子就有些尴尬起来,虽然焦虹和宁月婵都不是没见过世面的女子,要说一些出格玩笑和荤段子也不是没听过,但毕竟这却是三人单独在一起,不是外人。

    焦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突发奇想的冒出这样一句话来,大概也是听到沙正阳他追汪明荃、林青霞、钟楚红和利智这些港台女星的缘故。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