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二卷 第七十节 渣男本色?真爱难寻?

第二卷 第七十节 渣男本色?真爱难寻?

    接下来的顾湄也是半句话不再提这个话题,让沙正阳也是惊诧莫名,想要多问几句,却又担心引发不必要的麻烦,只能藏着心思。

    但很明显的,顾湄先前的低落心情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笑语吟吟,俏颜嫣然,眼波流淌间,那一份luoli风情竟然能让人不敢直视。

    不得不承认顾湄这如同瓷娃娃一般的luoli娇颜对于既保留着青春旺盛的身体但又有一颗饱经沉浮的心灵的沙正阳有太大魅惑力,让他竭力想要“捍卫”的那层壁垒瞬间土崩瓦解。

    别看顾湄个头不大,但是食量却不小,这丫头就是一个典型让胖人羡慕无比的吃不胖类型。

    看着对方拍了拍肚皮,表示吃饱喝足了,沙正阳这才询问顾湄打算去哪儿。

    “正阳哥,你觉得我现在和小妍该怎么相处?”沉默了许久,顾湄似乎才意识到了这一点,“我觉得她欺骗了我,而且她也告诉我了实情,我觉得她这样做也没大错,争取自己想要的东西,换了是我,也许同样是这样的选择,你说我该怎么办?”

    对这个问题,沙正阳觉得自己本来没有发言权,但他又觉得或许这两个女孩子都应该冷静一下。

    “小湄,你和小妍是好朋友,我觉得你们俩谁都没做错什么,我和小妍也好,你也好,可以做好朋友,至于其他,我想我们应该都应该多一些耐心,多几分理性,你们才大二,未来会是怎样,恐怕谁都说不清楚。”

    见顾湄面带不悦之色,沙正阳知道自己这番话听起来太过矫情,而且更有点儿渣男感了,便换了一个话题。

    “我不想撒谎,但也不愿意昧心,你们俩都是非常好的女孩子,所以我承认我对你们都动过心,但未来会怎样,我也一样不知道。”

    对沙正阳来说,前世经历虽多,但在这个时代中繁复的事务让他逐渐模糊那份记忆和感受,不过真正有利益纠葛的女人反而会让他格外警惕,应对起来也更容易,但像这种不夹杂任何利益的单纯感情,反而容易打动他,让他难以招架。

    “未来的事情谁又能说得清?”顾湄果然不认同沙正阳的观点,这和沙正刚的态度一模一样,“我们认识也许就是缘分,还能第二次遇见,难道不是缘分?没有了解,怎么能判断一件事情的正确与否?”

    “小湄,这个问题上,我说不过你。”沙正阳不想就这个问题再争论下去,更何况他内心深处也并不排斥和这样一个漂亮娇俏的女孩相处。

    见沙正阳“认输”,顾湄也有些小得意,但很快又变得幽怨起来,“正阳哥,那我和小妍该……”

    “回去吧,不要为一些自己都不确定的事情,也不确定会发生的事情而影响到你们俩的感情。”沙正阳说这番话时也有些艰难。

    都说女人之间友情始于讨厌同一个女人,止于喜欢同一个男人,虽然沙正阳不确定孙妍和顾湄对自己的感情是否是爱,但喜欢,或者好感,却是确定无疑的,这对于两女来说,应该是都是一个煎熬式的结果。

    果然,顾湄目光变得有些飘忽,好一阵后才摇摇头,“不确定并不代表我们相互之间不知道,或许保持一定距离才是避免互相伤害的最好办法,我没法接受她居然不告诉我她早就和你有联系,不管我喜欢不喜欢你,但她认定了我喜欢你,所以才会那么做。”

    顾湄走了,只让沙正阳把她送到了汽车总站,一直到上车。

    本来沙正阳也是打算一咬牙把她送回嘉州的,老汉嘉路可真是一个折腾人的所在,七八个小时得把你骨头都得抖落酥,但顾湄坚决拒绝了,不过却留下了另外一个约定,要求暑期里一定要抽时间去嘉州看她。

    这个约定沙正阳本不该答应,但是鬼使神差沙正阳却答应了下来。

    “正阳哥,属于我的谁也拿不走,你说呢?”在长途汽车缓缓发动起步离开时,从窗上伸出头来的顾湄嫣然一笑,眉目间的妖娆风情却多了几分自信和决然。

    沙正阳心中又是咯噔脆响,某些东西在坍塌的同时,他也有些颓然,之前说的一切都白搭了,但似乎还有些窃喜?

    一直到返回银台的路上,沙正阳都在琢磨自己是不是潜意识的并不拒绝顾湄,那孙妍呢?

    或者自己本质上就是一个渣男?前世如此,今世亦然,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还是真爱难寻?

    **********

    “曹主任要去新湖当书记?”焦虹和宁月婵都对这个消息感到吃惊,“已经确定了?”

    窗外的老围墙已经被推平了,红旗酒厂厂区和东泉酒厂厂区这一片数十亩地已经已经被征了下来,正在进行紧锣密鼓的基建。

    按照计划明年上半年就要彻底竣工,新的生产线就将建成投产,但是要等到真正出酒,起码也要后年去了。

    高柏山撂下这一摊子,全力以赴投入到自然堂矿泉水项目中去了。

    县里态度格外积极,一切手续都是以超常规的速度效率在办理,所以这边项目启动也是没有半点停滞,甚至抢在手续办下来之前,就开始全面启动规划建设了。

    “确定了。”沙正阳点点头,“估计下周就要到位,所以专门招我去谈谈。”

    “怎么,他想让你跟他去新湖?你怎么回答的?”

    焦虹和宁月婵对这一点都不意外,甚至有所预料,但她们却很担心沙正阳会接受这个意见,虽然沙正阳早早就和他们表过态,短期内他不会离开银台,也不会离开东方红。

    “曹主任没提,或许他有这方面的想法,但也不一定,后来我和他谈了我的一些想法,尤其是对未来东方红的一些构想规划,他很认同,所以即便是有,也作罢了。”

    沙正阳笑着宽二女的心。

    “曹主任就这么放过你了?”宁月婵歪着头,还是有些不太相信,“我总觉得他一直在打你的主意。”

    宁月婵歪着头想事情的时候多了几分娇憨的神态,这让她看上去更像是十六七岁的少女,而非二十六七的少妇。

    当然如果你的视线从她的美靥向下挪动几分,自然就会否定先前的看法,硕大的两团隆起,足以让人明白这人间凶器绝非十六七岁的少女所能拥有的。

    不过沙正阳并不知道自己的判断失误,实际上宁月婵十六七岁的初中时期,那胸器就已经初具规模了,在高中时代就更是随时随地都招人眼目了,这一点他日后才知道。

    “放过我肯定是有条件的。”沙正阳泰然自若的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这就是国营新湖茶场送来的明前茶,叶片细密紧实,幽绿湛然,浸泡在水中悬垂而立,很是养眼。

    得知曹清泰出任新湖县ei书记之后,新湖县一些消息灵通人士自然就趋之若鹜的来拜会曹清泰了。

    在没摸清楚曹清泰脾气喜好的时候,大家还是很谨守规矩的,但来登门拜会少不了要带点儿特产,新湖最大的特产也就是茶叶了。

    所以在离开时,曹清泰也就让沙正阳“顺”几盒走,顺带帮他考察一下新湖的茶究竟如何。

    在顾湄离开时,沙正阳又让顾湄也拿了两盒走,算是请顾湄以嘉州人的口味帮曹清泰品尝了。

    “有什么条件?”焦虹听出了沙正阳弦外之音。

    “嗯,怎么说呢,我觉得和我们未来的规划有些符合,我也就答应了下来。”沙正阳半真半假的道。

    纯粹就是他个人的一个规划,而且也是之前就考虑到万一曹清泰真如历史轨迹那样去新湖,才有如此对应之策,甚至连焦虹和宁月婵他们也不知道。

    “你倒是说清楚啊,什么计划?”宁月婵不耐烦的瞪起眼睛,看着沙正阳。

    “嗯,茶饮料项目?”沙正阳估计肯定又要引起一番争执了。

    “茶饮料项目?什么茶饮料?”宁月婵和焦虹异口同声的问道。

    “呃,简而言之,茶饮料就是以茶粉和其他配料进行搭配之后调和并灌装生产出来的瓶装饮料。”沙正阳解释道。

    “这是我为我们下一步规划的一个项目,因为考虑到这要等到自然堂矿泉水项目投产成功之后再来考虑,所以我暂时没和你们提起,但我心里早就有这个规划了。”

    焦虹和宁月婵都来了兴趣,两双妙目都落在沙正阳脸上,良久焦虹才似笑非笑的道:“正阳,你这肚子里究竟还藏着什么我们不知道的东西?别这么一出接一出的冒出来,我和月婵都有些吃不消了。”

    “是啊,虹姐说得对,今天矿泉水,明天茶饮料,后天还有什么?我和虹姐可经不起你这么可劲儿的折腾,你究竟是怎么打算的?”宁月婵跟进补刀。

    焦虹自己话一出口就觉得有点儿语病,正琢磨怎么圆回来,没想到宁月婵却是不假思索的接上话,而且还更加“勇猛精进”了一层,居然说出自己和她经不起对方可劲儿折腾的话来。

    这话的歧义实在太深了,也幸亏只有三人在,换了有外人,还不知道怎么想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