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二卷 第六十八节 远谋
    沙正阳这番话倒也并非信口开河,而是深思熟虑之后的想法。

    当初他就考虑过如果按照原有历史规律曹清泰没有去经开区而是去了新湖县,自己该怎么办?

    知遇之恩,擢拔之恩,乃至点拨之恩,自己不能不报,这是一个人为人处世的基本原则,哪怕自己真的无法追随其脚步,但起码也要尽自己所能为其提供一些帮助。

    出谋划策自然不必说,但是在其他方面呢?

    能发挥上力量的大概也就只有依靠东方红酒业的力量了,这是自己能运用的最大资源,依托自己对未来的规划,的确可以做到这一点。

    新湖和蒙县的有机茶在十多二十年后一直是汉川茶品牌中的强势品牌,但那都是在2000年以后才逐渐打造出来的。

    而且虽然算得上是汉川强势品牌,但是要和浙、皖、闽、川等省的大品牌相比,依然略显不足。

    更为让人扼腕的,虽然生态茶和有机茶的品牌逐渐树立起来了,新湖和蒙县两县的茶产业也的确有了长足发展,但却走了另一条路。

    因为缺乏诸如龙井、铁观音、普洱、竹叶青、甘露、大红袍、银针、猴魁、瓜片这一类顶尖品牌的领军,这两县的茶叶更多的沦为价廉物美的代名词,其附加值更是与这些大品牌无法相提并论。

    至于说产业链的延伸就更谈不上了。

    九十年代正是食品巨头们跑马圈地的时候,诸如娃哈哈、康师傅、伊利、养生堂、达利园等几乎都是在九十年代中后期才开始确立他们的霸主或者一代强者地位。

    而外资食品巨头们却因为水土不服,还在中国市场上一直艰难的苦苦挣扎,他们会采取入股、合资、收购等手段来实现曲线登陆的目的,但效果未必好,比如百事可乐对天府可乐,又比如达能对娃哈哈。

    对于沙正阳来说,这就是机会。

    蛮荒时代的生存发展才是最带感的,和尚未成长起来的巨头们同场竞技,尤其是能和外国巨头交锋,并战而胜之,那份快感不比和心仪的女人做爱差多少。

    “正阳,你这个茶饮料项目构想,估计多久能付诸实施?”明知道自己这有些强人所难,但是曹清泰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

    不是他太心急,而是他这几天了解了一下新湖的情况之后,深刻感受到了黄绍棠为什么会把自己安排到新湖担任书记而非让自己到经开区的意图。

    新湖经济基础太差了,和银台相比,新湖不但基础设施极其落后,而且工业基础几乎就是零起步,除了寥寥几家产值不过百万的县属企业外,乡镇企业一样冷锅冷灶,私营经济更是无从谈起。

    或许唯一看点就是如沙正阳所说的几家国营和集体的茶场林场了。

    可以说自己这一去,几乎就是从头起步,要培育起一批像样的工业企业,哪有那么简单?

    这样的环境和基础之下,那个企业投资者会轻易把钱砸进来打水漂?

    搞企业的不是傻子,无论是国营企业负责人还是外资和私人企业,都是要有利可图才来。

    新湖能提供的条件,恐怕其他县区一样能提供,而新湖提供不了的,人家也能提供,这种情形下,怎么竞争?

    正如沙正阳所说,可能吸引投资的就是新湖本身具备的其他地方不能提供或者难以满足需要的资源了,茶资源算是新湖的最大优势。

    可谁会来走这第一步?

    要等到真的能吸引外来投资者进来时,只怕黄花菜都凉了。

    更何况沙正阳自己都说国内对茶饮料和茶食品都还处于一个尝试阶段,现在唯一可能来做项目的大概就只有东方红这个正在四面出击迅猛扩张的新锐巨头了。

    但曹清泰也知道虽然东方红扩张势头迅猛,但是这边在虎门山区中的矿泉水项目还处于筹备阶段,等到这个项目彻底建成并投产运营,起码也要明年去了,而要见到效果,在怎么也得要明年下半年了。

    如果东方红真的有意启动这个茶饮料项目,不知道什么时候能真正推进?

    “主任,现在我无法给你一个准确时间表。”沙正阳有些抱歉的看着曹清泰。

    他能理解曹清泰的心情,但是搞企业不能一时兴起。

    东方红是他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企业帝国的第一块基石,而且这块基石关乎未来的其他产业的发展,东方红酒业厚实的红利将支撑起未来自己对其他产业的布局,这也是他一直迟迟不愿意离开东方红的原因。

    他也有考虑过支持一两家私营企业发展,但是综合评估了这个时代的政治经济气候后,他认为行不通。

    哪怕是在浙省粤省这些政策环境最宽松的沿海省份,像鲁冠球、蒋锡培、何享健这些企业家都还需要多年以后才能慢慢脱掉披在身上的集体企业皮,通过多种方式来回归本源,而现在他们都还只有乖乖靠着集体企业这层皮来为企业保驾护航。

    乡镇企业哪怕名声再不好,也比你私营企业要强得多,在当下的政府机关和人们眼中,也要比私营企业更可靠,尤其是来自政治气候的变化更容易对这些私人企业造成冲击。

    这种气候氛围的变化要逐渐到98年以后才会慢慢淡化,进而使得一大批私营企业的迅猛崛起。

    可是自己不可能等到98年以后再来考虑这些问题,而且沙正阳同样也很清楚私营经济始终在国内存在着某种制约因素,那么选择一种混合制的发展体系或许更合适。

    在一些特定领域,有国有或者集体资本的介入,更能获得来自政府层面的资源和政策支持。

    觉察到曹清泰有些失望,沙正阳赶紧补充道:“主任,我的意思是要看矿泉水项目的进度和效果来定,现在这个项目县里很重视,推进速度很快,估计年底就能完成基建和厂房建设以及设备安装调试,最初预计是明年五月能投入生产,但现在看来,估计三月份就能生产出产品来。”

    “哦?这么快?”曹清泰也有些吃惊,银台有这么高的效率么?

    “这里边有原因。”沙正阳把银台开发区的想法和盘托出,曹清泰大笑之余却更感觉到了压力,连银台都能开始加速动作了,新湖怎么办?

    “你预估这个项目的前景如何?”曹清泰好奇的问道:“能赶上东方红么?”

    “恐怕一段时间内都不可能,但矿泉水项目成本低廉,可以把更多的毛收入投入到宣传营销上去,这是一把双刃剑,就看能达到什么程度的效果了。”沙正阳也不敢把话说满了,“但我觉得喝头汤只要不走错路,都能取得不差的成绩。”

    “如果这个自然堂矿泉水项目成绩不错,也就意味着你们下一步可以进入茶饮料?”曹清泰更关心这个。

    “还需要一些前期准备,矿泉水项目相对简单,茶饮料虽然不及白酒行业那么复杂,但需要茶粉和其他配料的勾兑搭配试制,也需要一段时间,不过我觉得这些前期工作可以提前做起来。”沙正阳笑了笑,“汉大食品生物系那边有一个实验室,我们提前联系过,考虑出资合作研究,他们有一些前期的储备,正好和这个项目比较切合,……”

    不打无准备之仗,这是沙正阳给自己确立的原则,有了前世记忆这么优越的条件,如果还不能提早谋局,那就太失败了。

    所以在启动矿泉水项目时,沙正阳就开始布局茶饮料产业。

    沙正阳无意让东方红酒业来搞矿泉水和茶饮料,在他看来多元化之殇更多的弊病在于分不清主次,平均用力,而且在选择项目上也出现了失误。

    东方红还是老老实实的做白酒,至于矿泉水项目,它可以投资,甚至也可以借用渠道资源给对方,但是这个项目真正进入正轨运营之后,还是要一套单独属于自然堂自己的专业管理团队来进行管理。

    茶饮料这个项目也一样,前期可以在资本和资源上投入,但是一旦进入实质性的阶段,那么就必须要有一套专属的运营团队来负责管理经营。

    当然,这并不是说这几者之间就不能有任何关联了,毕竟都属于消费品食品行业,在渠道上更是有许多共通之处,相互配合协作达到更佳效果肯定是好事,但一定要处理相互之间的关系。

    “很好,正阳,我最欣赏你这种未雨绸缪的布局思路,提前把准备工作做到前面,那我就等你的好消息啊。”

    曹清泰也知道自己不可能把希望寄托在沙正阳身上,这只不过是他的一个期待而已。

    作为新湖的一把手,他还需要进一步了解新湖的情况,进而考虑如何来在新湖做一番大事业出来。

    不过他原本希望沙正阳能跟随他到新湖的想法就只能搁置了,沙正阳有这么多的规划,短期内都还需要控制住东方红酒业才能实现这后续的目标。

    沙正阳也有他自己的想法,这一点曹清泰也逐渐意识到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