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二卷 第六十三节 八面
    沙正阳的话让许铁陷入了沉思。

    他当然明白这个道理,没坐上这个位置不觉得,以前他也就只管上案子,破了案,逮住了案犯,自然有队长和分管局长来解决其他问题,也累,但是单纯许多。

    但现在坐在队长这个位置上就不一样了。

    一年局里就只给你拨那么多办案经费,手底下兄弟们出去出差了,加夜班了,在外地办案,租车费报不报?

    有时候遇不上合适的旅馆,住的旅店贵一点儿,你解决不解决?

    晚上加了夜班,吃顿宵夜,有时候加班误了饭点儿,你考虑不考虑?

    县公安局里只给你那么大一块馍,你自个儿去掰,办公用费,出差费,燃油维修费,这些都算在一起,就那么多,又要马儿跑,又要马儿不吃草,哪有那么好的事情?

    许铁其实也知道像县局里边那些派出所的运作模式,除了县局划拨的那点儿经费外,那就是得靠派出所自个儿去想办法。

    拿一些局领导的话来说,给你一个红萝卜圆圆(公章)就是给了你权力,你还不能把一个派出所给弄囫囵了,那就是你这个派出所长没本事,你也就不配当这个派出所长。

    当然你弄这些还得要不出问题,这才是本事。

    刑警队何尝不是如此?只是刑警队还不比派出所,人家好歹有块地盘,刑警队办案子也有局限,如果自己这个队长还严格按照规矩来,那就更难了。

    见许铁若有所悟,沙正阳也不知道这种感悟对许铁来说是好是坏。

    不过他觉得若是其他人他不敢断言,但是他对许铁的性格的了解,圆滑一些也不会过线,反而有利于其发展,尤其是想要再走高,那就更需要情商了。

    “正阳,谢谢你的提醒了,人与人不同啊,我工作这么多年,有些事情还不及你看得透啊。”好一阵后许铁脸上浮动着复杂的神色,感慨道。

    “铁哥,不是你不及我看得透,而是你的性子太方正,不愿意往那方面去想。”沙正阳摇摇头。

    “如果说你只是一个刑警队副队长,甚至刑警队队长,那么都无所谓,但是你如果还想再有寸进,有些事情就需要考虑深远周全一些,你就不能只站在自己或者某个小团队的角度来考虑问题了。”

    “我知道了,谢了,正阳。”许铁感喟的叹了一口气,拍了拍沙正阳的肩膀,“铁哥就这性子,有时候宁折不弯,不愿意为五斗米折腰,也作不出那些下作的事。”

    “下作的事不必做,但为不为五斗米折腰要怎么来看。”沙正阳沉吟了一下。

    “若是为了工作,为了单位,不违反原则的前提下,适度灵活掌握一些尺度,我觉得是可以理解和接受的,毕竟当前条件和环境就是这样,你不可能超越这个大环境去特立独行,那会被人视为另类,不利于自身的工作。”

    “同流合污肯定不能做,但在一定程度下的和光同尘,我觉得也可以接受。”

    见许铁的表情,知道对方还是有些抗拒,沙正阳其实挺欣赏许铁的这种性子,笑着道:“铁哥,这只是我个人的观点,未必正确。”

    “不用说了,正阳,铁哥也是知道好歹的人。”许铁豪爽的一笑,“能做到什么程度尽量吧,真要搁不下了,铁哥宁肯撂挑子不干。”

    黑色的奥迪100把宁月婵和焦虹送到了雁归楼外。

    看着那辆奥迪100缓缓停在了雁归楼外,无论是许铁还是于峥嵘一帮人都忍不住咂了咂嘴。

    这个时代的奥迪100几乎就是厅级领导也难得配上的豪华轿车,而且官气十足,目前主要还是省里领导或者一些大型国企负责人坐奥迪的比较多,而像市一级领导大多还是以日系的皇冠、公爵居多。

    而一家乡镇企业就敢大模大样买上一辆奥迪来当座驾,不得不说是有些招人眼球了。

    车是焦虹开来的。

    焦虹早就有执照,而宁月婵也正在学车,只是还没有拿到驾照。

    这也是沙正阳有意把这辆奥迪让焦虹平时用着,这能给县酒厂和县罐头厂的工人们带来一份压力和希望。

    看看来负责整合的东方红酒业负责人坐的都是奥迪,那么工人们的心思也都要多琢磨几分。

    焦虹和宁月婵二人一踏进雁归楼,立即就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经历了这么大半年的历练洗礼,无论是焦虹还是宁月婵的气质形象都已经有了脱胎换骨的蜕变,婀娜娉婷往那里一站,自然而然就能有一种雍容大方的贵气。

    这一点连沙正阳都得要承认,居移气养移体,此话半点不假,你完全看不出宁月婵一年之前还是一个村妇女主任,而焦虹你也完全无法想象她也曾在镇工业公司里饱受冷眼。

    焦虹和宁月婵都是一身短袖套裙公务装,这是沙正阳给她们的建议,既要保持自己的气场风范,又要不失优雅妩媚,能选择的面就太窄了,尤其是在银台这地方。

    只不过一样的套装穿在焦虹和宁月婵身上就截然不同的味道。

    焦虹是一身藕荷色的套装,看不出什么牌子,胸前别着一枚熊猫胸针,焦虹的身材属于适中那种,但胸前仍然是峰峦起伏,煞是有料,脚下一双中跟皮鞋,走起路来摇曳生姿。

    沙正阳知道焦虹属于那种宁肯吃差一点儿,也要保持形象的性子,买的衣服肯定不会太差。

    宁月婵这方面就没有那么计较,不过随着经济水平的提高,宁月婵也知道自己身份不同于以往,加上随时有焦虹和沙正阳的“提醒”,所以在这方面也比以往注意许多了。

    一套浅蓝色的套装,估计应该是沪江货,只不过很明显要比焦虹大一号,宁月婵是典型的丰满型身材,胸和臀都格外突出,好在腰还算细,不过这种蜂腰更凸显上下两端的凸出。

    和焦虹一样,宁月婵胸前也别着一枚熊猫胸针,这是焦虹买的,没有别的什么含义,就是觉得精致好看,一人一枚。

    “这边!”沙正阳挥了挥手,焦虹和宁月婵这才向沙正阳他们这边走过来。

    和沙正阳一起上楼,宁月婵才有些不太适应的扭动了一下身体,“怎么想起要在这里吃饭了?”

    “我一个朋友还有一个同学喊在一起吃饭,县公安局刑警队的,都挺熟的,……”沙正阳笑着道。

    宁月婵有些不高兴的打断沙正阳的话头:“那为啥喊我和虹姐?”

    对宁月婵这种直来直去的脾性也有些头疼,沙正阳挠挠头。

    “月婵姐,你和虹姐都是公司高层了,日后难免要独当一面,也得要和县里这些各部门的领导打交道,公安,工商,税务,这三大权力机构,谁都绕不过,还有啥质检、卫生防疫这些部门,咱们搞食品行业的,都要打交道,熟悉一下只有好处没坏处,虹姐,你说是吧?”

    焦虹秀眉微微蹙了一下,“正阳,刑警队和我们公司没啥交道吧?再说了,真要有事情,你也可以直接找常书记吧?我记得你和常书记挺熟的。”

    见二人都有些狐疑的表情,沙正阳也知道这两位都有些敏感,两个女人都挺年轻漂亮,偏偏又是离过婚的女子,自己突然把她们俩约到一堆大男人中间,肯定会有些其他想法。

    “虹姐,话不是你那么说,常书记那里我当然熟悉,但是以后不能大小事情都找常书记吧?有些事情找下边具体经办人员可能效果更好。”沙正阳解释道:“许铁是刑警队长,以后可能还会与发展,现在认识熟悉一下,万一以后有什么事情,也可以有个照应,你们俩别想太多。”

    听得沙正阳这么解释,宁月婵和焦虹才稍稍放下心中的疑惑,跟着沙正阳上楼。

    见两个雍容漂亮的女子跟随着沙正阳进来,包括许铁和于峥嵘在内的几人都被震了一震。

    许铁也不是没见过世面的人,他只听说沙正阳要把公司里高层叫来认识一下,也知道是女性,没想到一来就是两个女子,而且年龄不大不说,都如此姿容风范,顿时也对沙正阳都有些莫名的陌生感了。

    一番介绍之后,焦虹和宁月婵表现得很大方,反倒是一帮刑警们显得有些拘谨。

    好在有沙正阳这个双方的熟人在其中把话题打开,很快气氛也就活跃起来。

    两女酒量都不差,但刑警队这边的也不弱,好在沙正阳和许铁都说好,不较酒,气氛热烈而不火爆。

    沙正阳也看得出来,许铁还能保持着气度,但是于峥嵘和他那两个同探组的伙计就显然有些被焦虹和宁月婵的雍容气质给压制住了,无论是吃菜还是喝酒都有些放不开。

    沙正阳也有些暗自好笑,平素这于峥嵘也是嘴巴上比谁都不饶人,哪怕是和白菱在一起也没有这种拘谨模样,但遇到雍容成熟且落落大方气度不凡的美女一下子就缩手缩脚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