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二卷 第六十二节 劝谏
    高进忠没有理睬高铎,但很显然沙正阳的话还是对他有些触动。

    自己这个儿子的性子他知道,的确不太适合在机关单位里边,出去闯一闯,碰碰壁,或许能让他性子收敛一些。

    想到这里,高进忠有些神色复杂的看了一眼高铎,“你的事情你自己考虑清楚,日后吃了亏后悔,别怪我们没有提醒你。”

    “爸,没那么夸张,吃一堑长一智,就算是我吃了亏,那也算是人生一份阅历嘛。”高铎又给了沙正阳一个很隐晦的感谢表情。

    “哼,我懒得管你的事情。”高进忠在沙发上坐下。

    “正阳,说说你的事情吧,曹清泰想让你调到市委办的事情有谱儿了么?桑前卫可来找过我了,他想让你到开发区去帮他,怎么样?”

    “去开发区?”沙正阳其实已经有些感觉,郭业山提过,桑前卫又来和自己探讨过,再迟钝的人也能明白过来。

    “可是我这边东方红酒业的事情还得要一段时间,高叔你也知道现在两边的整合刚开始,而且新近上马了一个矿泉水项目正在筹备,我没那么多精力啊。”

    “搞企业你还能搞一辈子不成?”高进忠却替沙正阳操心,“桑前卫挺欣赏你,你年纪轻轻辛苦一点儿有啥?真的觉得那边丢不下,可以先两边兼着,前期开发区也就是一个规划和建设,桑前卫可能也就是觉得你脑袋好用,帮忙出出点子,提提构想,具体建设肯定有人来。”

    看样子桑前卫是专门和高进忠谈过了,沙正阳没想到桑前卫和高进忠的关系还这么密切,居然能谈得这么深。

    “高叔,这事儿还得要琢磨琢磨,我可不愿意去了之后却腾不出手来,到时候惹埋怨。”沙正阳不是没考虑过这事儿,如果能等到年底,最好是明年初,就最好不过。

    那个时候东方红酒业这边他可以基本上慢慢放手了,而自然堂水业那边估计也能基本上完成建设,剩下的渠道建设因为有东方红现成的渠道可以借用,要简单得多。

    可以说到那个时候,他就是出谋划策动嘴巴的时候多一些了,而不需要他亲自上阵跑一线了。

    “这件事情我建议你最好和桑前卫当面谈一谈,当然他现在还没有找你正式说,你也不必着急,他会来找你的。”

    高进忠话语很中肯。

    “桑前卫是个人物,你把话讲明,我相信他能理解,以后对于发展也有利。”

    桑前卫当然是个人物,前世中走到那么高的位置,岂是庸碌之辈?

    正因为如此,沙正阳才不想敷衍对方。

    他想要把自己想要做的事情和对方说清楚,求得对方的理解。

    当然如果对方仍然希望自己到开发区去,自己再去也不迟。

    **********

    沙正阳好不容易才算是推掉了在高进忠家中吃饭,答应晚上过来喝鱼汤,这才算是走脱。

    一方面是许铁那边不好推,而高进忠这边随时都可以过来,另一方面温大红也想让沙正阳晚上过来吃饭更合适,因为下午在南京读书的高静就要回来了。

    当然沙正阳只知道第一个原因,第二个原因温大红没有说,不过高进忠却是知道的。

    高家对沙正阳是很满意的,但高进忠也知道这男女之间的感情不是光靠大人撮合就能行的,得看他们自己。

    沙正阳固然很优秀,但是自己女儿也不逊色,加上二人本来早就很熟悉,不说青梅竹马,起码也是世交了。

    看见高进忠有些复杂的表情和温大红满脸笑意,还有高铎挤眉弄眼的神色,沙正阳似乎才觉察出一点儿什么来。

    高静他也有一年多没见了,春节回来的时候,高静都走了,只是去年暑假见过一面。

    不过高静和他是一起长大的,高铎比他大三岁,他比高静大两岁。

    实事求是地说,高静长得挺像她妈,挺漂亮,性格也挺好。

    不过或许是太熟,又或者高静大学毕业之后就留在了南京,根本就没有回汉川,所以前世中两个人根本就没太多交织,只保持着一种很平淡的关系,远不及沙正阳和高铎那么熟悉亲密的友情。

    沙正阳从未想过和高静处对象,但温大红的态度让他有些头疼。

    步行到雁归楼时,已经是十二点了。

    看见于峥嵘灿烂喜悦的笑容,沙正阳觉得许多东西都值了。

    “一个小探长就让你这么兴奋?”虽然有些不太习惯谁攀着自己的肩膀,但是沙正阳知道这是自己原来的心态在作祟,“这么高调,领导见了怎么想?”

    “嗨,铁哥就是我的领导,我这不入流的芝麻官,就是一个牵头干活儿的,和你没法比啊。”于峥嵘咂了咂嘴,但是却并不羡慕沙正阳:“不过我觉得工作得挺痛快,刚办完一件持刀连环抢劫案,守了一个星期才把人抓齐,检察院已经批捕了,材料也交预审上了,我的活儿完了,心里舒畅,今儿个这顿我请。”

    “肯定你请。”沙正阳也不给于峥嵘客气,“难得敲到你一顿。”

    “去你的,说得好像多吝啬似的,我能和你比?你大笔一签,几百几千吃了都能报账,我一个月才挣那么两三百,还得存钱娶媳妇呢。”于峥嵘推搡了沙正阳一下,“我听正刚说,你又有对象了,汉化总厂的?”

    沙正阳一阵恼火,正刚这个大嘴巴,啥破事儿落在他嘴里,都得要全城人都知道了。

    见沙正阳便秘一般的表情,于峥嵘就知道沙正阳的心思:“给我还保密?正刚也是怕我们担心你,我还琢磨在咱们局里给你介绍一个呢,保证漂亮还能打。”

    “别,甭管我有没有对象,肯定不会找你们公安局的,一个个五大三粗的,比我还能打,那日后还不得要比拳头谁硬?”沙正阳赶紧拒绝,“我的事儿不用你们操心,你们管好你们自个儿就行了。”

    “行了,我知道你眼光高,只要你这道坎儿过了就行。”于峥嵘也不多说,“走吧,进去了,铁哥他们都在里边了。”

    “还有谁?”沙正阳和公安局那边不算很熟悉,除了许铁外,也就只认识刑警队几个,当然还是常淮生他还是认识的。

    “就我们队上几个人,也是我的搭档伙伴。”于峥嵘笑着道:“铁哥的性格你还不知道,他不太喜欢和外边那些人接触。”

    外边那些人泛指各种层面的人物,许铁不太喜欢和外边这些三教九流的人物接触,作为刑警队长,这既是一个优点,也是一个缺点。

    沙正阳一直很看好许铁,他觉得许铁性格沉稳,而且做事精细谨慎,但又不乏胆魄果决,唯有在这个性格上,稍稍内向一些的性格可能会限制的发展,如果他不想办法改善的话。

    “哦,这样啊,既然这样,我也打个电话,让咱们公司的人过来一起吃饭,也算是认识熟悉一下,以后万一有什么我不在的时候,求到你们头上,你们也得要跑快一点儿。”

    沙正阳想了一想,觉得可以把宁月婵和焦虹叫过来一起吃顿饭。

    焦虹倒是和县里这边情况很熟悉,但公安这边却还接触不多,宁月婵就更少了,让她们俩出头露露面,也有助于日后能顶替自己逐渐适应这个局面,不能什么都指望自己去接洽联系。

    沙正阳有感觉,自己这个位置也许干不了太久,再干一年大概就是极限了,他也希望能再干满一年,一年时间足以让东方红酒业走上一个巅峰,也能让自然堂矿泉水这个项目落地生根,开花结果了。

    “呵呵,正阳,还是你这个人实诚啊,你不是第一个这么说我的,可是我这个人性格,哎,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啊。”

    趁着焦虹和宁月婵梅籁之前,沙正阳和许铁走到了二楼的走廊外,这里可以俯瞰沱溪河畔,竹林隐隐,倒也别有一番雅韵。

    许铁听得沙正阳很含蓄的提醒自己,忍不住微微苦笑,“有些事情我不太看得惯,有些人的做派我不太喜欢,所以就不想去凑合,……”

    “铁哥,如果你只是一个单纯的刑警队副队长,那无所谓,你只需要做好你侦查破案的工作就行了,……”

    “但刑警队长就不一样,你需要统筹协调,……”

    “现在公安局里的模式,只管你基本开支用费,你想让手底下兄弟们跑得快一些,想让手底下兄弟们出去之后不至于自己贴腰包,你这个当队长的就得要在手腕上拿出点儿像样的能耐来,他们对你的要求也不会像一个副队长那么简单了。”

    “而且,铁哥我想你也不满足于就在这个位置上呆到退休吧,既然入了这一行,总得要有一个目标追求,你要让组织认可你,你就得要展现出除了打击破案之外的其他综合运筹协调能力,让组织相信可以把你放在更重要的岗位上,而这恰恰需要对外的交流沟通协调……”

    *****

    自动订阅,加入书单,求支持!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