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二卷 各有稻粱谋 第六十节 高铎
    东方红发展太快,人才上的短板也越来越明显,销售上还可以通过连续不断的市场营销战来培养选拔,但是像对外交涉联络,尤其是已经涉及到在京城里的一些相对高端的商务联络,东方红酒业这边就有点儿捉襟见肘了。

    实际上这一方面的问题还不仅仅只限于对外联络协调上,还包括其他一些方面。

    从三四月份东方红酒业进入甘晋两省之后,这市场竞争免不了就是一方得利,自然另一方就有利益受损者。

    尤其是像东方红这种外来企业产品进入,肯定会对当地的产品形成挤压,自然也会遭到这些地方企业的各种方式的狙击。

    好在东方红酒业对这些方面也早就有预料,主动把经销商捆绑在了战车上,在选择渠道商和经销商时都选择一些实力较强,在地方上有较强影响力的。

    宁肯在利润上多给对方分润一些,只要这些地头蛇愿意为了自身利益而出面,那么问题就要好解决得多。

    即便是这样,毛国荣这几个月都不得不坐飞机四处飞去灭火,两三个月时间里几乎有一半时间都在飞机和火车上,也把毛国荣累得够呛。

    公司也意识到了可能需要组建专门的团队来应对这些销售中可能出现的种种非市场行为问题,现在正在筹建当中,要在各省都要物设人员,主要是从一些具有影响力或者退下来的干部中来考虑,也还包括一些有一定人脉关系的人才。

    这件事情本来是想交给焦虹来办的,但现在焦虹被拖在了县酒厂这边,恐怕就只能让毛国荣来暂时带着。

    “正阳,这项工作恐怕会很庞杂繁重,我一个人怕是吃不消。”王澍在电话另一端也是字斟句酌。

    “另外,正阳,你考虑过没有,东方红发展这么快,我想恐怕在你们县里怕也算是知名企业了吧?你们在管理团队上,嗯,是不是要考虑一下分工和加强建设了?”

    既不能让沙正阳觉得自己是能力不足推杯,但是又要让对方明晓这项工作随着东方红酒业的不断膨胀,逐步成长为一家已经拥有相当实力的企业时,涉及面会相当宽泛,需要一个团队来应对处理才更合适,也便于管理和监督,王澍不相信沙正阳会看不到这一点。

    感受到王澍的言外之意,沙正阳倒是对王澍的担心有些感动。

    当初雷霆在介绍王澍时就说过,此人或许有些骄傲,但是人品却不差,现在看来雷霆看人的眼光没错。

    王澍并没有忙不迭的接过话头顺杆子爬,如果真是那样,自己还真需要认真考虑一下了。

    对方主动提出了可能需要注意的事项,这说明对方也的确是在为东方红的发展着想。

    “澍哥,这个情况公司也在考虑,但目前还得要辛苦你先忙着了,这两个月公司正在进行兼并整合,这将是公司未来发展最重要的一步,完成了这一步,东方红才能真正称得上是一家具有规模的企业了。”

    沙正阳语气里也充满了感情,同时也满怀期待,“近期我会抽时间来京里一趟,央视那边要提前联系了,这边整合完毕,我们明年的发展就会不局限于某一个区域,可以布局全国了。”

    *********

    沙正阳接到孙妍电话时还有些懵。

    女孩在电话里很抱歉的表示家里有事去不了龟背山了,而且在电话里道歉了好几次,弄得沙正阳都有些不好意思了,连连说没关系,随便哪天都行,并约定暑假里一定抽一天去,这才算安抚住了对方。

    开始还以为是对方觉得发展太快有些不好意思,但是后来感觉应该是真有事,沙正阳也没放在心上。

    少女情怀总是诗,而诗总应当是有些不一样的清新别致的,如果一切都按照预料的轨道来,那也未免太无趣了。

    趁着没事儿,沙正阳也正好到高怀忠家中去一趟。

    这一年里太忙,连过年的时候沙正阳都是在外边过的,只能在年后去了一趟高怀忠家。

    刚到柴门街口,就碰上了许铁。

    “铁哥!”

    “嗬,难得啊,正阳,好久都没碰见你了。”许铁热情的一拍沙正阳的肩膀,“现在你们东方红火了啊,听说要把县酒厂和罐头厂都给吞了?”

    被许铁的话也逗得笑了起来,“铁哥,什么叫吞了,还不是县里的安排,谁都知道县酒厂和罐头厂的情况,就是两个大窟窿,让我们去填啊。”

    “甭给我说这些,我妹夫在县罐头厂,没啥本事,但就一点强,老实可靠,到时候你可管照点儿。”许铁装出不悦的模样。

    “嗨,铁哥打招呼,肯定没问题。”沙正阳内心苦笑,但表面上还得要一副豪爽劲儿,这种事情免不了,但愿铁哥这位妹夫别是啥问题人物,“铁哥从常局长那里过来?”

    “嗯,案子上的事情,汇报完了。”许铁看了看表,“中午一起吃饭,还是雁归楼,我把小于叫上,他小子升官了,也该请客。”

    “哦?升官了?”沙正阳也是一喜,“升啥官了?”

    “当探长了。”许铁年后就正式被县公安局任命为刑警队队长了,虽说于峥嵘是警校毕业,但是毕竟才工作三四年时间,在公安局里论资排辈的风气比其他部门更重,能够当一个不上台面的探长已经不容易了。

    “哦,管几个人?”沙正阳也笑了起来。

    “加他自己三个人。”许铁瞪了一眼沙正阳,“谁能和你比?手提大哥大,脚踩桑塔纳,比我们常局长还牛啊。”

    县政法委只有一台县委淘汰的老伏尔加,随时趴窝,一年有大半年都在修车厂,有时候甚至都懒得修了。

    好在常淮生还兼任公安局长,带了一台切诺基,两边都搭伙用,这辆车也不算常淮生专车,有时候遇到刑警队要在省内出远门抓人办案,都一样要借用这辆车况最好的车。

    “铁哥,放心,那话我记着呢,年底吧,争取年底给你们县公安局解决一辆,一辆桑塔纳,或者三台长安面包,你们自个儿决定。”沙正阳这半年也遇上不少这种事情了,有点儿司空见惯了,“不过大哥大我想支持给你,估计你也不敢要吧?”

    不过公安局地位分量都不一般,不管哪家,都少不了要打交道,加上许铁和常淮生这层关系,怎么也得要支持一把。

    “不敢不敢,那玩意儿,我工资都不够用。”许铁拍了拍腰间的传呼机,“有这玩意儿够用了,县城里现在到处都在安公用电话,方便。不过车的事儿,还得问问常局长的意思。”

    “到时候再说吧,反正答应的事儿不会黄了。”沙正阳很爽快的应道:“这边我去高主任家里坐会儿,待会儿再联系,你打我电话,如果我能走掉,就过来。”

    “那不行,说好就得来。”许铁挥挥手,“就这么定了。”

    无可奈何的摇摇头,见许铁大大咧咧的走了,沙正阳也只能疾步进入县公安局宿舍。

    没想到高进忠不在,但另外一个熟人高铎却在。

    前世中高铎和沙正阳关系很铁,尤其是高铎二婚老婆的妹妹和沙正阳还同居过一年多时间,恋奸情热,只不过由于多方面原因没有能走到一起。

    不过现在高铎连一婚都还没有,自然也就谈不上什么二婚。

    “铎哥,啥时候回来的?好久没见到你了。”把带来的两瓶无包装的东方红老窖1949试制品搁在桌上,沙正阳狠狠的揽住高铎的肩膀。

    沙正阳上次见高铎时还是去年春节前了,但是也只是匆匆见了一面,聊了几句,因为事情忙就分开了,没想到今天会在这里遇见。

    “你小子现在是大老板了,连我爸都没混到拿个大哥大,你却玩起了,行啊。”高铎狠狠的擂了沙正阳一拳,“你哥我连传呼都还没混上呢。”

    “嗨,铎哥你还在乎这个?”沙正阳知道高铎是个性子野不甘寂寞的人,前世中也是几起几落搏出了一番事业来,现在看也差不多,“大哥大算啥,日后铎哥都是开奔驰带小蜜的。”

    “滚你的,少在那里诽谤我!我像你么?”高铎笑骂着:“妈,别给他拿水果,他这么诽谤你儿子,你还想把小静嫁给他,就他这样,我就不能答应!”

    高铎也是个活跃跳脱性子,虽然大学里是学建筑的,但却根本不像一个工科生,拿他自己的话来说,他是有情怀的人,要做有情怀的事儿,拿后世的话来说,中二病犯了,谁也挡不住。

    “哟,你还真有点儿长兄如父的感觉了,你把高叔放在哪儿了?”沙正阳也不客气,“信不信待会儿高叔回来我奏一本,你就得脱层皮!”

    “哟呵,你小子反了啊,是不是觉得当了个副镇长我就不敢收拾你了?”高铎怪叫,捋起袖子,摆出一副要收拾沙正阳的模样。

    “得了,铎哥,就你这麻杆儿身材,我推搡你一下,你都得翻几个滚儿,省省吧。”沙正**本不理对方,接过温大红递过来洗干净的苹果咬了一大口,“温孃,我看高叔说得没错,铎哥在外边儿心野了,是该收拾收拾了,待会儿高叔回来生气了,我来替高叔动手。”

    ***

    第一更,求月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