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二卷 第五十九节 广告植入,雄心勃勃

第二卷 第五十九节 广告植入,雄心勃勃

    电话响了起来,沙正阳接起电话,是燕京来的。

    王澍。

    “正阳,妥了。”王澍显得很兴奋,似乎透过电话都能感受到酒气,“我看了成片了,一共出现了三次红旗大曲的酒瓶和商标,正面的,还有语言,很清晰,没剪接掉,你现在可以放心了。”

    “哦?”沙正阳也有些兴奋,这也是他的神来之笔,不过遭到了包括宁月婵、毛国荣等很多人的质疑,但沙正阳坚持。

    赞助了《秋菊打官司》剧组一台切诺基,换了红旗大曲的三次出场,和一句雷恪生饰演的村长王善堂坐在家里喝酒时竖起大拇指一句话“还是这酒带劲儿”的台词。

    “片子里能看得很清楚么?”沙正阳很清楚《秋菊打官司》的实力,而且他也很喜欢这部片子。

    不仅是演员中的巩俐和刘佩琪的表现,平实质朴但蕴藏的厚重,而且更重要的是他喜欢这部片子的倾向性,那就是中国正在从人治走向法治,一切都要服从法律。

    再说了,《秋菊打官司》上映后荣获了几乎国内一切大奖,金鸡奖,百花奖,而且还荣获了威尼斯的金狮奖,这部片子或许多年后并不为太多人喜欢,但是应该说是张艺谋前期巅峰的代表作之一。

    从崔建开始,沙正阳就通过这些渠道和燕京圈子里的文化人搭上了线,虽然崔建只是搞音乐的,与影视圈还有点儿远,但有了这层渊源,要连上线却不难了。

    所以在获知《秋菊打官司》开拍之后,他就琢磨着怎么能用广告植入的方式来为东方红酒业来宣传一番。

    这个时代国内还完全没有广告植入这个概念,在电影制作上就更谈不上了。

    但沙正阳是知晓多年以后这种广告植入是多么深入人心,其效果也是让人叹为观止。

    很是花了一番周折才算是接触到制片方,不过张艺谋的片子,没有他的点头,根本掺和不进去,所以最后也还是请郭业山那位同学带了一句话帮忙牵线,才算是见到了张艺谋。

    东方红酒业这边的要求并不高,其实片中很多室内场景,只需要正面出现红旗大曲的酒瓶就行,当然最重要的是村长的那句话,值一辆切诺基,而这台切诺基供摄制组拍摄期间使用,拍完之后归摄制组自行处置。

    张艺谋也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不近情理,在不影响到剧情结构的情况下,些许微末枝节也就是认可了,毕竟一台崭新的切诺基的确能给包括他这个导演在内的整个剧组带来很多方便。

    更重要的是,沙正阳也明确表示愿意在以后张导的电影中给予更多的合作和支持,当然对东方红酒业来说,也就只有经济上的支持了,这对双方来说也算是双赢。

    广告植入这种方式目前还不太适合电影,所以沙正阳在和张导与制片方交涉的时候也只提到了希望用这种方式来扩大一下红旗大曲的知名度而已,毕竟这部片子描写的西北地区,而红旗大曲在甘陇那边的销售势头的确也很好。

    这个提法也获得了他们的认同,避免了商业气息太过浓烈可能引来的反感。

    红旗大曲其实只能算是东方红酒业中的低端品牌了,但是它却在许多地方尤其是北方农村里卖得很好,夯实低端产品的覆盖度,同样是一家想要有所作为的大型酒企的根基所在。

    这也是沙正阳希望加快产能扩张的一个因素,蚊子腿再小也是肉,一个覆盖高中低各个档次的酒企才是真正的大家气象,就像五粮液一样有尖庄,剑南春一样有绵竹大曲,沱牌一样有柳浪春。

    “放心吧,很清楚,月底片子要在人民大会堂举行首映式和座谈会。”

    王澍的语气充满了自豪,这事儿他也是出了不少力,帮忙运作,远远超出了他作为法律顾问的工作范围,但能参与到这种事情当中,还是让他非常满意。

    “行,只可惜咱们东方红陈酿不能出现在人民大会堂,否则那就更好了。”通过这一年的多次接触和共事,沙正阳和王澍很熟悉了,甚至还超过了王澍和雷霆的熟悉程度。

    “得,知足吧,还进人民大会堂呢,你咋不把它摆上天安门呢?”王澍在电话里也是乐了,“你现在胃口是越来越大,膨胀啊。”

    “别把进人民大会堂就想得那么神秘,总有一天咱们东方红能摆进它的宴会厅!”沙正阳气势如虹,“你看着吧,这时间要不了多久。”

    “嗯,但愿吧,对了,正阳,我感觉你好像对和这些拍电影电视的合作很感兴趣,难道你有意要在这方面发展一番?”王澍问道。

    “呵呵,我是搞白酒的,哪儿能有那份资源去搞影视?”沙正阳笑着道:“但你也知道这消费品行业的广告宣传很重要,和影视产品合作能双赢,《秋菊打官司》我很看好,一二十万投入能起到百万广告的投入效果,而且还能持久,我觉得值得。”

    “唔,看来你是真觉得和影视方面合作有价值啊,嗯,你上次和我提的,我也帮你打听了,这京城里文艺人还真不少,赵宝刚刚拍了《皇城根儿》,还有个改编王朔本子的电视剧要拍,英达也有一个听说是啥室内情景剧的片子,如果你有兴趣合作,我再找人去联系。”

    王澍在电话里也是对沙正阳的倾向性很是好奇,不过沙正阳敏锐的商业嗅觉和果决的魄力也让他对这个比自己还小两岁的家伙充满了信服,否则他也不会心甘情愿的帮着沙正阳跳上跳下。

    果然,沙正阳心中一阵激动,赵宝刚的《过把瘾》和英达的《我爱我家》无疑是沙正阳对这个时代印象最深的几部电视剧,当然还要加上一部《编辑部的故事》和《渴望》。

    不过接手红旗酒厂的时候没那么多精力来考虑其他,而且那时候《编辑部的故事》已经上演了,要说《编辑部的故事》这种情景剧是最适合植入广告的了,只可惜时间错过了。

    不过也是《编辑部的故事》的导演赵宝刚让沙正阳回忆起了《过把瘾》,所以他才有意识的让王澍去帮忙寻找相似的电视剧,这样可以持续的通过影视节目来为东方红乃至日后自然堂的产品提供曝光机会,这要远比在一般性的电视台或者报纸上投入巨资广告费更划算。

    《皇城根儿》沙正阳也有些印象,好像是众星云集,孙淳、宋佳、许晴、王志文等人,但这部戏却没怎么红,起码没怎么给沙正阳留下多么深的印象。

    过了的也就过了,但是像《过把瘾》和《我爱我家》这两部注定大红大紫的电视剧却不能放过。

    只要把东方红和自然堂的产品能植入进去,起码能让这两样产品在电视上持续多年出现,就凭这一点,怎么都值了。

    没有谁比沙正阳更能知晓这种植入手段的效果了,尤其是在这种人家都还没有意识到的情况下首开纪录效果会有多么好,投入成本和回报的比例有多么大。

    “能搭上线么?”沙正阳压抑住内心的兴奋问道。

    “嗨,张艺谋都能搭上线,这年头市场经济,一切向钱看,咱们这产品又不是啥假冒伪劣,实打实的东西,只要肯出钱,没有搞不定的。”王澍很有底气,“只不过要想做的话得提早安排布置,人家有剧本,你要往里边加塞私货,肯定要有一些修改,所以得早点儿介入。”

    “行,你帮忙联系,我估摸着京城里老崔的演唱会也得要有戏了,咱们该赞助也得要赞助,皇城脚下如果没有咱们东方红的招牌,咱们东方红就不能称之为第一流的品牌。”沙正阳顿了一顿,“那边央视也可以联系一下了,看看有没有门道,下半年,咱们得要有大动作才行。”

    王澍在电话那边倒吸了一口凉气,要上央视?!

    这可不是小打小闹!

    上央视动辄就是几百上千万的花费,而且央视也不直接接受企业的广告,还需要寻找广告代理公司,这里边还得有各种各样的花销,水深了去。

    虽然不太清楚东方红酒业的销售状况究竟如何,但是王澍也知道连续多个城市的崔建“新长征路上的摇滚”演唱会,东方红酒业和崔建团队合作得很愉快,双方各取所需,算是一个双赢结局。

    但现在东方红肯定有些不满足于这样与崔建一个省一个省,一座城市一座城市的开辟市场了,他们有更大的野心。

    上央视就应该是一个最直接例证,至于说在影视上的那种宣传方式不过是小打小闹了。

    “正阳,你的意思是,这边联系都交给我了?”王澍还是需要确认一下。

    这个担子可就不轻了,不想帮忙联系一下影视剧组那么简单,涉及到的资金也是骇人的,王澍自认为自己和东方红的关系还没有到那么程度。

    “怎么,澍哥,觉得不踏实,还是有点儿吃不消?”沙正阳考虑过这个问题。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