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二卷 各有稻粱谋 第五十八节 一定是特别的缘分

第二卷 各有稻粱谋 第五十八节 一定是特别的缘分

    “也要看,口才要讲逻辑思辨能力,往往是理科生更擅长,但文科生的知识面也许要宽泛一些,不容易冷场。”沙正阳手指轻轻一压,带起女孩的身形一个侧旋,避开另一对舞客,“看见你们就觉得自己都老了。”

    “正阳哥你这话太夸张了,你也才毕业两年而已,怎么一口老气横秋的味道?”孙妍的樱唇微微噘起,乌黑油亮的明眸中盈盈光影游动,“我觉得这并不是成熟的标志。”

    “呵呵,可能这一年多我接触的东西太多,感触也比较多吧。”沙正阳无意在这个问题上多争论,“对了,你妈妈身体恢复了吧?”

    “嗯,恢复了,谢谢。”孙妍心头一暖,还记得这种事情,说明对方内心里还是有自己的一份位置,这让孙妍很心安。

    一曲既终,人们纷纷归位,这个时候沙孙二人才发现那两个女孩早已经不在了,也不知道是因为不愿意当电灯泡,还是遇到了熟人。

    台子上只剩下了沙正阳点的两杯菊花茶。

    没有了两个闺蜜的虎视眈眈,孙妍立即轻松了许多,话语也一下子多了起来,时而埋怨闺蜜失约,时而又和沙正阳聊起了汉大和湘大的不一样。

    两三曲之后,沙正阳和孙妍的配合已经格外熟稔了,而两人的距离也迅速拉近,不再像最初那样保持着一定距离。

    尤其是两人轻言蜜语时耳鬓厮磨,气息吞吐间,尤其是扶在女孩腰后的手指无意间触及到女孩的内衣印痕,那种萌动的感觉也在沙正阳心间慢慢荡漾。

    从舞厅出来的时候已经是九点半了,沙正阳很自然的推起了自行车,而滚烫的脸颊被晚风吹拂之后稍稍冷静了一些的孙妍意识到了一些什么,默默等跟着沙正阳漫步而行。

    沙正阳一直把孙妍送到了汉化总厂家属区的门口,站定,孙妍的双手在小腹前轻轻扭动,终于还是抬起了目光:“正阳哥,嗯,假期这么长,我们还来跳舞么?”

    沙正阳有些好笑,但是更多的是感动,女孩说到这个程度,自己还要在那里装傻充愣,就有点儿禽兽不如了。

    “小妍,嗯,你想好了?你对我了解多少?”沙正阳反问。

    “接触不就是最好的了解么?”孙妍勇敢的反问:“你怕我了解你么?”

    沙正阳反而有点儿张口结舌了,苦笑着道:“小妍,才读大二,你家里肯定也不赞同你这么早谈恋爱吧?”

    “正阳哥,这都啥时代了,还以为是八十年代啊?”孙妍不以为然的道:“我都快二十一了,也就比你小两岁,我同寝室里除了小湄,其他人都有男朋友了,没有的那也是因为没找到合适的。”

    对这个问题沙正阳也知道没有说服力,沉吟了一下:“我的意思是你的未来还没有确定,而我们各自的生活都还有许多不确定性,嗯,你应该知道大学里的恋爱男女毕业后成功踏入婚姻殿堂的几率不到百分之一,就是因为未来有太多预想不到的东西了。”

    “我知道啊,可不能因为这个原因就连去追求一下美好的勇气都丧失了吧?”孙妍目光里炽热而明亮,“正阳哥,你怕什么?怕我缠着你不放,还是怕你以后遇到更好的耽误了你?”

    来得太猛烈了,沙正阳都有些吃不消,也不知道孙立诚的军人出身性格是不是影响到了他这个闺女,孙妍这种爽利活泼的性格和之前白菱的那种温情理性截然不同。

    “小妍,你想太多了,我只是觉得你都不了解我,呃,算我没说。”沙正阳见孙妍又欲启口,赶紧收回话头,“好,假期你有什么打算?”

    “正阳哥,假期对我来说就是自由安排的天堂,应该问你才对,要看看你的时间安排,我知道你很忙,但是……”女孩俏皮的眨眨眼睛,“我想总是挤得出时间的。”

    “好啊,我虽然忙,但时间相对自由,我听你安排和召唤,怎么样?”沙正阳大方的回应。

    “真的?好啊,明天咱们去爬龟背山,怎么样?”女孩显然就是再等这句话,立即就接上话头。

    “龟背山?”沙正阳略感惊讶,“你想去爬龟背山,很累的。对了,你怎么知道龟背山?”

    这丫头也知道龟背山?龟背山在天堂崖背后,而且是土地名,就算是银台县城内的人知晓者也不算多,更不用说是汉化总厂的人了,怎么孙妍也知道龟背山?

    “哼哼,我可是校篮球队的,体力未必比你差啊。”孙妍很得意,“龟背山就在你们南渡不是么?沙镇长?”

    沙正阳笑了起来。

    看来自己另一重身份也早被这丫头知道了,不过也正常,东方红的牌子现在这么响,在银台县里稍微打听一下,只怕就能知晓,然后顺藤摸瓜了解自己的底细也不是什么难事儿。

    “嗯,看来你早就知道了啊,不过我这个镇长也就是挂名的,其实镇里的事儿从来没管过,一直在东方红酒业里边干活儿。”

    沙正阳也不在意。

    他也能感觉得出来孙妍其实也没把自己副镇长的身份当回事儿,想想也是,人家老爹都是正厅级干部,虽然是企业干部,但连贺仲业和贾国英都那人家没辙,自己这个小小的副科级自然不在话下。

    这样最好,沙正阳还真不希望因为这个因素让两个人关系多了几分其他色彩在里边。

    “嗯,我觉得还是在舞台上恣意唱歌纵意表演,能创造出无数青春寄语的那个正阳哥更吸引人。”孙妍嘴角翘起,一抹清丽妖娆的笑容让沙正阳很沉静的心都忍不住扑棱扑棱忽闪了几下。

    话里话外,不在乎沙正阳的头衔身份,就喜欢那个能唱能跳文思泉涌的才子沙正阳。

    沙正阳脑海里差点儿就冒出一句话,这是中二病,但的确很让人安心。

    回到家中,“守株待兔”的沙正刚早已经面带诡秘神色笑呵呵的迎着沙正阳,“哥,回来了?”

    “嗯。”沙正阳懒得理对方,径直往床上一躺,他得要琢磨琢磨。

    “呃,我看见你们了。”沙正刚搓着手,一副“捉奸拿双”的得意模样。

    沙正阳没指望遮掩什么。

    时代歌舞厅那么热闹的所在,只要认识自己的人,还能看不到?沙正刚这半年都一直在县城里边寻摸,还有蓝海和朱一彪这两个消息灵通的狐朋狗友,要获知自己的行踪不是难事。

    “看见了又怎么了?”沙正阳眼皮子都懒得瞭一下,不咸不淡的道。

    “嘿嘿,哥,真的挺合适的,孙妍除了个子高了点儿,其他真的挺好,我看得出来她对你有意思,……”

    沙正刚是真不懂事,哪壶不开提哪壶,明知道自己兄长一米八不到,而孙妍个头一米七四,这是他在篮球队当“业余教练”核实了的,还专门提这事儿,听得沙正阳心里一阵上火。

    “你是不是闲着没事儿干了?”沙正阳瞥了沙正刚一眼,“还敢盯起我的梢来了?”

    “哥,那哪儿能呢?我本来也是打算和彪子去时代歌舞厅玩玩儿的,他不也交了个女朋友么?买了个传呼机,想要显摆显摆,……”沙正刚当然不能承认,那他哥真的要揍他了。

    “所以就‘恰巧’碰见了我和孙妍,然后就一直这么‘凑巧’跟着我们?”沙正阳坐起身来,没好气训斥道:“我说你就不能消停点儿,你哥我多大了,还用得着你来操心我的个人问题?”

    “哥,我不也是为你好么?我觉得孙妍真的不错,专门为你去打听了一下,她初中是在汉化总厂子弟校读的,但高中是在市里七中读的,高考没发挥好,本来复读一年靠上北大清华肯定没问题,但她不乐意,所以选了湘大,……”

    沙正刚真的替自己兄长很上心,不但让蓝海帮忙去厂里打听了一番,而且也还找人到市里边问了问,他一个师兄在市里七中教体育,关系挺熟,也问了问,说孙妍表现挺好,如果不是高考没考好才只靠上了湘大,复读一年铁定靠上北大清华,最不济也能靠上复旦浙大交大这一类的。

    对自己弟弟的热心和关心,沙正阳还是有点儿感动,兄弟同心,其利断金,沙正刚虽然也有不少毛病,但是无论是前世还是今世,两兄弟感情都相当好。

    “我知道孙妍挺好,可是她还在读大学,正刚你也知道读大学时一个最不稳定的时期,她也太年轻,思想心态都还没有成熟,没准儿下学期她就能发现一个她更喜欢的男孩子呢?”沙正阳再度把身体靠在叠好的薄被上,双手枕在脑后,“我觉得她对我有好感大概也就是觉得我去年在老崔演唱会上的表演,嗯,可能还觉得我能写点儿流行诗句吧,这算什么呢?”

    “哥,你未免也想太多了!”沙正刚大不以为然,撇着嘴道:“你这是啥心态啊,七八十年代么?这都九十年代了,处对象谈恋爱啊,谁说这就一接触就必须要奔着结婚去的?还没了解熟悉,谁知道对方合适不合适?你们能遇到一定就是特别的缘分呢?”

    沙正阳微微一怔,或许是特别的缘分这句话勾起了沙正阳莫名的心绪。

    这是张宇《给你们》的一句歌词,而这也是前世中他最喜欢的一首歌,这句歌词也在他两度离婚之前都反复吟唱,想要挽回,但最终都归于失败。

    沙正刚的话不无道理,都是成年人,谈恋爱处对象本来就是相互的,谁能打包票一谈恋爱就要谈婚论嫁?

    只是自己的心态好像有些不对,总是对婚姻有些畏惧感一般,难道和白菱在一起就能结婚了?

    现在白菱回心转意愿意和自己马上结婚,自己愿意么?

    沙正阳下意识的摇摇头,青春小鸟一去不回来,没有谁可以追回逝去的一切。

    ***

    第二更,呐喊求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