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二卷 第五十六节 扑面而来的这个时代

第二卷 第五十六节 扑面而来的这个时代

    蓝天航终于还是决定辞职了,光凭这一点勇气,沙正阳就觉得蓝天航不简单。

    蓝天航在汉化总厂内很有人缘,小车班十来辆车,基本上都是他在管理,但这都在其次,关键是深思熟虑之后敢于辞职的勇气。

    不是谁都能在快五十岁还敢有这个勇气的,哪怕是受到了邓公南巡带来的春风影响,也一样不简单,明知道拖个七八年就能退休,但还是辞职了。

    汉化总厂现在效益不差,蓝天航又是小车班副班长,给常务副总开车,要说各种隐形收入加起来一年收入不低,可在自己和他谈了两次之后,对方就真的辞职了。

    连停薪留职都没有要,就这么辞职了,据说还和蓝海他妈吵了一架,但最终蓝海他妈还是没能犟过蓝天航。

    蓝天航一接手,整个局面都为之一变,不但迅速稳定了东方红酒业和崇山那边的磷矿石运输两大主要货源渠道,而且也开辟了汉化、汉钢的额外货源。

    虽然这两大厂的货源只能作为补充,但是毕竟这两大厂的货源量很大,就是补充也够分量了。

    “慢慢来,蓝叔有经验,这也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弄起来的。”沙正阳倒没有在意,“你们可以先把点一步一步建起来,以后随着运力提升,货运量增大,招牌慢慢打响,自然而然就会组建起来。”

    后世物流网络的建立很大程度还是依赖于互联网的迅猛发展,而现在互联网都还没影儿,连移动电话都还是奢侈品,通讯手段还主要靠座机的时代,要想组建起一个网络来,肯定不容易。

    “嗯,嘉州那边已经物设了一个点,主要是想要搞水陆联运,蓝叔的关系,本来最早考虑的主要是汉化和汉钢这边,但现在东方红在苏省和皖省那边也可以考虑到嘉州走水路了。”沙正刚不无自豪,“算下来要节省不少。”

    打通水陆联运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如果在嘉州那边没有足够的人脉关系,你根本走不通,蓝天航这么多年在汉化的人脉关系,这个时候就能发挥作用了。

    对于东方红酒业乃至以后的自然堂水业的长远来说,打通水路运输都是一个必不可少的途径。

    水路运输的成本优势是公路和铁路运输无法比的,而只需要从嘉州港上船,可以直达武汉、南京以及沿线其他城市,其运输成本可以得到很大的控制。

    而且像酒也好,矿泉水水也好,对于时间上的要求并不是很急迫,只要规划安排合理,一个星期和一个月之间的影响并不大。

    未来苏省市场相当庞大,其活跃发达的经济会成成为商家必争之地,那里也是东方红和自然堂必须要占领的重要市场,同时也将是华东地区市场的桥头堡,拿下苏省市场,可以辐射皖浙沪,意义非同小可。

    “蓝叔的想法很好,先在省内选好点,然后再是省外的几个点,以点连线,慢慢铺设开来。”

    有了蓝天航的掌舵,在目前的情势下,沙正阳觉得自己也无法帮助太多,物流行业的发展还要一段时间,尤其是否进入快递业也要看情况,现在时机尚不成熟,政策也还不允许,就这样稳着走也挺好。

    “那哥,分配都定了下来,我咋和爸妈说?”不出意外,沙正刚分到了市九中,省重点,也算不错了,这也得益于沙正刚和学校里几位老师辅导员关系密切。

    问题是沙正刚有点儿想要直接辞职,这也没啥,关键在于沙父沙母恐怕有点儿难以接受,辛辛苦苦读几年大学,这还没开始工作呢,就不要工作了,这在感情上怎么接受得了?

    沙正阳也想了想,“这样吧,我看你还是先去报到,然后我找人问问,看看能不能停薪留职,如果可以先停薪留职几年,倒不是说想要留后路,估计就算以后没公司这边的事情,你的心思也不可能在教书上了,主要是给爸妈一个安慰吧。”

    “我也琢磨只有这样办,就是不知道学校同意不同意我这种刚分配来就停薪留职的。”沙正刚挠了挠头。

    “这事儿我来处理。”迫不得已也只有请曹清泰出面帮个忙了,沙正阳估摸着现在正应该是这一轮下海潮开始蓬勃的时候,不但学校,很多行政事业单位辞职和停薪留职的都不少,曹清泰帮忙过问一下也不是什么大问题。

    摩托罗拉8900终于响了起来,沙正阳心里都是一抖,这种感觉让他自己都觉得怪异,怎么会怂了?

    自己好像对对方的印象也挺好,对方对自己也有好感,这一点沙正阳还是很肯定的,那自己怕什么?

    怕最后自己辜负了这段可能发展起来的感情而伤害对方?

    好像有点儿,或者是因为觉得对方不是自己最心仪钟意的人?也许也有点儿。

    再或者,自己对前世中的两段婚姻失败已经有了恐惧?

    那自己为什么却对白菱那段感情念念不忘?这未免有点儿矫情了。

    初恋就情比金坚?初恋也许最真实,但未必就是没有半点杂质,沙正阳苦笑。

    见兄长有些迟疑,沙正刚更是起疑,“哥,电话来了。”

    “嗯。”沙正阳吐出一口浊气,管他娘的,走一步看一步,你怎么知道她就不是最适合你的?你没尝试过这段感情,怎么知道这不是最美好的?

    只不过沙正阳一直觉得自己这个人有点儿信奉一见钟情,所以才会有这种不切实际的念想,前世如此,今世呢?

    见兄长拿起电话径直出门,沙正刚直觉有戏,但他也不敢去跟踪,那被他哥发现,还不得锤死,只能眼巴巴的看着,竖起耳朵想要偷听点儿什么。

    只可惜沙正刚根本没给他任何有机会,走出好几步,一直到出门才接电话。

    是孙妍来的电话。

    约好时代歌舞厅大门口见。

    沙正阳放下电话都觉得有些别扭之后又有些莫名的向往和期待,已经很久没有这种感觉了,青涩中夹杂一抹酸甜。

    居然还要去跳舞?但这就是这个时代的娱乐啊,卡拉ok都还没有兴起的时代,你不跳舞就只能去看电影轧马路了。

    时代歌舞厅在汉钢和汉化总厂之间的辕门街与红星大道交汇处,正好处于汉化总厂和汉钢之间的中间距离,但距离县城老城区却远了点儿,所以也只是两大厂子弟最喜欢去的舞厅,相比之下东湖舞厅、千山雪歌舞厅才是县城里年轻人爱去的地方。

    平常手机都是放在提包里,嗯,很流行的那种大哥大包,沙正阳也不想用这种后世看起来无比俗气的砖头包,但这个时代你还只能用这玩意儿,否则手机还不好放。

    但晚上要去跳舞肯定不合适提包了,但夏天里衣衫单薄,搁在裤包里又有些坠重,思前想后,最后还是换了一条休闲裤,把手机插在屁股后的包里。

    蹬上自行车,沙正阳心情似乎都一下子轻快了许多,原本笼罩自己心中的种种沉郁压抑的束缚陡然间被抛在脑后。

    人生一世,诸般顾虑缠裹于身,那还有啥意义?对自己来说,就更不值一提了,该干啥干啥,该来的就让它来。

    七点过天色尚亮,县城里乘凉赶热闹的人们都已经三三两两的出来了,沿着沱溪一线的林荫带,也成了人们最好的去处,但这只是中老年人,当然茶馆里也是喜欢刺激性娱乐的好去处。

    年轻人最喜欢的去处也有几处,舞厅,旱冰场,电影院,录像厅,灯光球场。

    银台因为有两大厂的存在,县城规模和人口都要比一般的县城大不少多不少,所以在休闲娱乐设施上也要比寻常县份多不少。

    像舞厅,如津县,也就两三家,但在银台却足足有五六家,而且这还没算企业内部自己搞的。

    汉钢和汉化都有自己的舞厅,只不过年轻人却未必喜欢这种内部舞厅,哪怕也一样对外营业,但是县城里的男女青年们却不太喜欢踏入这种排外氛围有些浓厚的地方。

    印象中时代歌舞厅算得上是银台县里九十年代初期最具规模最火爆的舞厅了,那里本来是供销社二楼的一处卖场,但随着供销系统不景气,这一处风水宝地便被改造成为了舞厅,对外承包给了私人。

    沙正阳记得,舞厅承包者那几年里换了两三茬儿,因为赚头不小,每一次都争得头破血流,而供销社的头头们也是被各个领导的招呼弄得头大无比,当然也乐此不疲。

    闪耀的霓虹灯下三五成群的男女青年们都开始从各条大街小巷里钻出来,嬉笑打闹着,用各种方式来吸引女孩子们的注意力。

    而把传呼机挂在腰间皮带上或者夹在裤兜边缘也成了一种显摆的时尚,这和后世开宝马奔驰泡妞有异曲同工之妙。

    如果说这个时候传呼机相当于2018年的宝马3系或者奔驰c级,那么移动电话的逼格大概就和保时捷帕拉梅拉或者玛莎拉蒂总裁差不多。

    嗯,能骑上一辆本田cg125或者铃木太子王,估摸着也能相当于一部宝马x5或者奥迪q7,你开辆轿车来反而未必能说明什么,没准儿你就是一单位司机呢。

    把自行车架在一边,守车老大爷把一枚竹牌交给沙正阳,五分钱的价格有些贵了,但是谁让这是舞厅旁呢?而且还是周六。

    沙正阳突然发现自己对这种场合和环境都有些陌生了,这种舞厅既有男女朋友一道去的,也有同事们一道汇合的,进了舞厅,陌生男女之间的邀舞也很正常,被拒绝也没什么,要么是魅力不足,要么是人家不想跳。

    二十多年前的种种也浮现在脑海中,甚至也被包括自己和白菱在舞厅里去轻歌曼舞的欢乐时光。

    还沉浸在无限的回忆和感慨之中,眼角余光似乎感知到了点儿什么,沙正阳抬起目光,看见了对面三个女孩子最高的一个正在向自己挥手。

    是孙妍。

    8)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