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二卷 第五十五节 孙妍
    从县里出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五点过了,桑塔纳的空调还是很强劲的,只是没助力的方向盘还是让沙正阳觉得有些不太适应。

    前世中哪怕是辆几万块钱的小车都有助力,可在这个时代方向盘液压助力还是一种典型高配装备,让人不得不吐糟国内汽车工业的确落后于国际水准太多了。

    但话说回来,大众进入中国之后的确对欧美日韩这些汽车产业发达的国家构成了很大的刺激,尤其是大众的表现一路向好,也使得欧美日韩各国都不得不考虑从是否进入中国市场到如何进入中国市场。

    未来汽车产业也会是带动整个中国工业经济发展的一个巨大引擎,汉川也有一家汽车厂,但好像很是破败不堪,如果在这方面能及早着手,倒是能有一番作为。

    不过汽车产业可不比白酒行业,几千万砸进去怕是连水响都听不到,而要想拿到国外先进的技术,现在似乎还只有以市场换技术这条路可走,有些东西甚至花钱你也买不到,起码现在是如此。

    沙正阳不知不觉的又开始发散思维,只可惜很多事情现在都还只能想一想,无法付诸于行动,这也是让沙正阳最为着急的。

    时间,哪怕倒转了几十年,沙正阳依然能感受到这种来自国外的巨大竞争正在不断迫近,不断勒紧,哪怕几十年后一样如此。

    这一切都需要足够的资源,平台,人脉,还有影响力才能实现,而自己要做的就是不断的积累,以最快的速度来完成各种要素的积累。

    收回思绪,沙正阳吐出一口浊气。

    看样子桑前卫是有点儿想要自己去开发区的意思,这一点沙正阳也感觉到了,尤其是在自己离开的时候,桑前卫若有深意的拍了拍自己肩头,这让沙正阳也有些意动。

    这让郭业山的话也得到了映证。

    问题是自己去经开区干什么?

    说实话,沙正阳兴趣不大,他现在主要心思还是在搞企业上,如果去经开区,那还真不如接受曹清泰的安排去市委办。

    起码那里起点要高得多,哪怕和黄绍棠的秘书无缘,只要能在市委办里坚持打熬三五年,以自己的表现,沙正阳很自信下来起码就是一个副处级起步。

    自己连市委办都不愿意去,就是怕耽误了东方红酒业和接下来自然堂水业的发展,这两大企业如果能迅速打造起来,沙正阳自信自己在南渡乃至在银台县的影响力就能达到一个前所未有的地步。

    一家是从濒死的乡镇企业起死回生走向辉煌,一家是从无到有独占鳌头,到那时候,恐怕无论是谁都一想到银台,都无法忽略自己的光芒了。

    沙正阳越来越意识到自己重来这一生需要什么,貌似这个世界是权和钱不可或缺,但他觉得掌控力和影响力才是自己需要的,当然必要权钱基础才是实现掌控力和影响力的要素。

    自己只用了一年时间就已经实现了东方红酒业的跨越,下一步就是要带领东方红酒业走上巅峰,顺带把自然堂水业也打响。

    做到了这一点,他觉得自己已经无愧于在南渡镇当这个副镇长,哪怕是孔令东和樊文良也远不及自己在南渡镇甚至银台县的影响力了。

    只不过这一年来为了实现这些目标,自己的弦绷得太紧了,让自己经常有一种精疲力竭的感觉。

    有时候躺在床上都在想自己是不是太赶了,但转念一想,时不我待,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这样好的机遇不抓住奋斗一番,你怎么对得起重来一回?

    目光漫无目的的透过挡风玻璃四处游荡着,方向盘很随意的转动,绕过前面的转盘就是县医院,在过去就是汉化集团的地盘了。

    不得不承认汉化和汉钢这两大厂给整个银台县城带来了许多不一样的东西。

    和其他县城相比,银台县城规模大了许多不说,而且建筑风格都要潮流许多,街面上的女孩子的衣衫更是比起一般县城的女孩子要时髦不少。

    比如眼前这些穿着脚踏式健美裤女孩子们应该都是汉化总厂或者汉钢的,县城里的女孩子们现在还没有接受这种新生事物,但估计两三个月之后就会兴盛起来。

    一个格外高挑显眼的女孩子身影出现在一群女孩中,不仅仅是她个头比其他女孩高出一大截,更重要的是穿的一条运动长裤,在一群健美裤中格外刺眼。

    是孙妍。

    一别经月,这两个月里,沙正阳收到了对方几封信,他也回了两封,这个没有互联网而移动通讯又还不发达的时代,信函往来才是最流行可靠的远程通讯方式,也别有一番风味。

    算一算应该放假了。

    迟疑了一下,沙正阳还是做不到一脚油门闪人,缓缓踩下刹车,按了一下喇叭。

    喇叭声吸引了女孩们的目光,孙妍有些不悦的眼光投射过来,迅疾变为惊喜,“正阳哥?”

    沙哥变成了正阳哥,沙正阳的心中咯噔一声响之后也多了几分愉悦清甜,很复杂。

    他现在真心没要谈恋爱的心境。

    并非白菱的缘故,现在白菱的印象正在心中不断的消融模糊,只是他现在不确定自己还能不能像正常的这个年龄的年轻人一样恋爱。

    心境的变迁和身体精神带来的融合,让他反而有些怕了,尤其是面对一个各方面条件都很中意的女孩子,要说没有一点儿动心,那绝对是假话。

    淡粉色的短袖体恤配上浅蓝色的运动长裤,脚下仍然是一双波鞋,马尾巴长发随着行走在肩头晃荡,比起三个月前似乎长了不少。

    沙正阳记得自己说过喜欢女孩长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个因素,孙妍才留了长发?

    “啥时候回来的?”沙正阳绞下玻璃,普桑的非电动门窗就是如此不人性化。

    孙妍也快步甩开一道的伙伴,无视伙伴们诧异的目光和窃窃私语,一脸喜悦的来到车门旁。

    “昨天才回来,几个同学约着一块儿去喝冷饮。”孙妍脸上灿烂的笑容说明了她内心的欢愉,“我还说明天给你打电话呢,你现在是大老板了,有移动电话了吧?”

    “呵呵,有了,不过这和大老板没有半点关系,就是一通讯工具。”沙正阳也很开心,只是这种场合下他也不知道是该邀请女孩上车,还是和女孩道别,有些久违的心境让他有些不知所措了。

    似乎是感觉到了沙正阳的犹豫,孙妍乌黑幽亮的明眸一转,“要不这样,你把电话号码给我,我和同学们喝了冷饮再给你打电话,晚上我们去跳舞,好不好?”

    跳舞?沙正阳有些尴尬,这种娱乐或者说社交方式好像距离自己有几辈子远了一般,现在骤然被对方提出邀请,还真有些不适应。

    只是这个年代的娱乐方式还真的就只有那么几种。

    逛公园,喝咖啡,看电影,跳舞,嗯,相对来说一单一女逛公园或者看电影就基本上确定了是谈恋爱处对象了,而喝咖啡和跳舞呢,则程度上稍微轻一些,勉强可以用朋友在一起玩来解释。

    孙妍的这个邀请已经是考虑到这些因素在其中了。

    “好啊,你到时候给我打电话就行。”沙正阳点点头,随手拿出一张和以前略微不同的名片,交给对方,这张名片上已经印有手提电话号码了。

    接过名片的孙妍迈着轻快的脚步离开了,一直到和伙伴汇合才向沙正阳笑着挥挥手。

    沙正刚发现吃了饭之后自己兄长就显得有些心神不宁,这让他很好奇。

    自己兄长很少出现这种情形,看见母亲收拾了碗碟,自己兄长回到寝室中,下意识的拿出电话看了看,沙正刚试探性的问道:“哥,你在等电话?很重要?”

    沙正阳一怔之后,立即转过目光扫了一眼沙正刚:“嗯,怎么?”

    “没怎么,就是觉得你好像坐卧不安的样子,谁的电话?曹主任的?”沙正刚确定肯定不是曹清泰的,但故意问道。

    “不是。”沙正阳并没有意识到沙正刚正在有意试探自己,摇摇头,“一个朋友。”

    沙正刚听得是一个朋友,便确定肯定不是工作上的电话,而自己兄长的朋友同学他大多认识,似乎都不足以让自己兄长这样才对。

    略作思索沙正刚便道:“哥,要不晚上去公司那边看看?第一批车已经买回来了,六台东风拖挂,崭新的,把整个院子都塞满了,我们都在另外找地方了,要不等到下一批车回来,就摆不下了。”

    沙正阳的心思终于被沙正刚拉了回来,皱起眉头道:“你们打算全部都投入到买车上来?”

    “哥,这么好的生意,我们没理由不投入啊。”

    沙正刚也有些兴奋起来,双手按着床头和木椅做了一个支撑上腿屈伸悬空动作,这才放下来。

    “你们东方红酒业生意实在太火爆了,蓝叔去和柏山哥接洽,柏山哥也同意和我们签长约,唯一需要解决的就是返空回来的问题,蓝叔打算在兰州、南京和合肥当地找合作伙伴,解决返空问题,可你要运力不够,人家又有点儿看不上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