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二卷 第五十三节 定板
    “不至于吧,桑主任,这么大张旗鼓?”接到桑前卫电话时,沙正阳还有些漫不经心。

    “你小子,少在那里得了便宜还卖乖,县里重视不好么?”桑前卫在电话里笑骂,“赶紧来,赵县长和张县长加上我,我们要三堂会审,另外也要研究这个项目的落户地的问题。”

    “呃,桑主任,这是正常的企业行为,也不算多大的项目吧?不至于惊动这么多领导吧?”沙正阳吃了一惊,“另外落户在哪里,这该是企业从发展经营角度来考虑才对,怎么县里也要干预插手?”

    沙正阳其实大略也猜出了桑前卫给他打电话的目的意图,这又是活生生的在截胡啊,孔令东和樊文良知道了该怎么想?

    这经开区看来真的是亲儿子啊,其他乡镇在它面前立即就变成了后娘生的了。

    不过选址红旗村4社也是经过周密勘察的,如果换地方,不但投入会加大,而且还涉及到取水点和引水道的变化,这肯定需要慎重考虑。

    “别说那么多了,你赶紧来县里,具体见面再谈。”桑前卫说完就挂了电话。

    拿着电话的沙正阳也是无语,也不知道通知了孔令东和樊文良没有,如果县里没通知,自己还真不好提前告知这二位苦逼。

    对桑前卫,沙正阳有着一种莫名的亲近,这源于前世的那一番渊源,这种感觉桑前卫同样也感觉到了。

    这迅速拉近了双方的距离。

    那一次谈话之后,还有几次桑前卫和沙正阳在不同场合下相遇,都很能谈得到一块儿。

    作为前世在机关里浸淫了几十年的老油子,沙正阳在谈话艺术上的水准不言而喻,总能找到合适的话题,同时也能找到双方的契合点。

    虽然沙正阳是郭业山一手擢拔起来的,但是在银台,无论是郭业山还是桑前卫都还没有到分立门户各成一系的那种地步。

    应该说二人都还属于那种努力工作奋力拼搏以求组织的认可和信重的状态下,所以沙正阳也没有太忌讳和桑前卫的走近。

    当然,他也在适当的场合下通过合适的方式向郭业山表明了自己的态度,让郭业山不至于认为自己就是那种趋炎附势忘恩负义之人。

    这本来是一种很正常的工作关系,但是往往有些人把握不好那种尺度,变成了一种人身的依附状态。

    这样做固然可能会在短期内获得依附对象的欣赏青睐,但是从长远来看,却是一种不智之举。

    因为你丧失了自身人格,进而也就失去了依靠自身能力来证明自己的动力和斗志,甚至也失去了自己独立的判断能力和进取心。

    前世中桑前卫就曾经专门就这个问题教导过沙正阳,沙正阳当时也感觉桑前卫是在用他和贺仲业的关系来教导自己。

    贺仲业一手提拔了桑前卫,甚至在贺仲业退下去乃至退休之后都经常去看望贺仲业,但那是哪怕是贺仲业在当县高官而他只是县委办主任时,桑前卫也绝不随便放弃自己的观点原则而阿附于对方。

    当然桑前卫也教导沙正阳在和领导观点有分歧差异的时候,应当策略性的来处理,直至保留意见。

    在县政府里沙正阳才意识到县里边对这个项目的重视程度远超自己想象。

    赵嵩、桑前卫和张喜全加上县府办主任姚渊,接见自己一个人,这层次就一下子上去了。

    “赵县长,桑主任,张县长,姚主任,您们四位都等我一个人,让我诚惶诚恐啊。”沙正阳一进门见四位领导都早到了,连忙道歉:“我来晚了,先请罪。”

    “行了,正阳,赶紧坐,你没来晚,是我们先到碰了一个头。”

    赵嵩一招手示意沙正阳就坐在对面,隔着一个椭圆形的会议桌,还真有点儿三堂会审的感觉。

    “说说吧,我们刚听到这个项目,怎么回事儿?”赵嵩也没有客气,等到沙正阳一坐定,就直接问正题。

    “没怎么回事儿啊。”沙正阳吧嗒了一下嘴,“其实就是一个正常的企业扩大投资项目。”

    “考虑到在兼并县酒厂和县罐头厂之后东方红酒业可能要面临一系列的股权变动,加之东方红酒业也运行了一年,尤其是今年上半年以来企业效益不错,所以和镇上以及两个村商量了一下,提前进行分红,而两个村希望分红所得能有一个更好的投资渠道,加之东方、红旗、三联三个村在虎门山余脉境内有矿泉水资源,所以我就向他们提出建议可以考虑这一类项目,……”

    “正阳,你是怎么想到要搞这个项目的呢?据我所知,咱们省里边好像还没有类似的项目吧?”桑前卫迫不及待的问道。

    这涉及到未来经开区的一个投资项目,之前他已经和赵嵩、张喜全二人交换了意见,也向贺仲业和贾国英作了汇报,他们都没有异议,只是要求做好南渡镇和投资企业的工作。

    “其实这和人们生活水平提高带来的对健康的需要有很大关系,南粤那边已经开始时兴饮用矿泉水,我有一个同学在香港生活,也经常来往于深穗港等地,珠三角地区生活水平较高的人群饮用矿泉水作为健康饮品已经成为一种时尚,可能在我们内陆地区看起来还有些奢侈品的感觉,但实际上这种对健康的需求很快就会时兴起来,所以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值得投资的项目,再加上有这样的资源,……”

    沙正阳把自己的想法详细的介绍了一遍,并对未来汉川尤其是汉都、嘉州这两大城市以及周边省份城市对矿泉水需求以及目前这个领域的发展情况做了一个介绍,也谈到了东方红酒业在这些身份上建立起的渠道共享可能性。

    有理有据,有市场调查,有实际操作的规划,甚至共用原来固有的销售渠道这一便利体系,赵嵩、桑前卫、张喜全等人都被说服了。

    虽然还是有些担心这个新生事物是不是有些超前了,内陆地区的消费水平能不能迅速达到市场需求的状态,不过沙正阳也信心十足的表示,一两年内像汉都和嘉州这样的大城市肯定会时兴起来,其他诸如南京、合肥、长沙、兰州、昆明这些城市市场培育起来也差不多这个时间。

    而这个项目如果要建成投产,也会是明年的事情了,所以差不多正好能赶上趟。

    这个预测判断也缓解了赵嵩他们内心的担心。

    沙正阳在东方红酒业上的成功给了赵嵩等人很大的信心。

    一年之内,一个濒临破产的乡镇小酒厂,就能咸鱼翻身一下子销售收入增长十倍有余,利税也一样是翻了无数倍,这样一个奇迹创造者,的确能给人太强的信心底气了。

    “正阳,既然你对这个项目如此有信心,建厂的厂址必须要选在红旗村4社么?我觉得可以选在红旗村3社,或者东方村2社那边,距离省道距离更近,就算是要修路也更节省啊。”桑前卫提出了正式要求。

    “桑主任,您的想法我知道,可这个项目取水点和水源区都在南渡镇,这个项目镇上肯定希望落在镇上地盘上,而且虽然红旗村3社距离省道更近,但是引水道却拉长了,从这个角度来说,投入会更大。”沙正阳耐心解释道。

    “这个问题可以克服。”桑前卫看了一眼赵嵩,挑明原因:“正阳,都是内部人,我们就不瞒你了,按照省市两级会议精神要求,县委常委会研究决定县里的开发区要加快上马,并且要求一边建设一边招商引资引入项目,要做到开发区正式挂牌,就要有一批项目入驻建设,这也是关乎我们县对外招商引资的形象问题。”

    “如果开发区挂牌了里边却空空如也,这肯定不行,正好你们这个项目要上,就正好可以作为开发区的第一炮。”赵嵩也接上话,“这个情况我们向贺书记和贾县长也汇报了,他们也赞同,这事儿就算是这么定下来了,你们企业上要服从和支持县里全局一盘棋的安排。”

    “但是水源保护区和取水点都属于南渡镇,……”沙正阳还得要为南渡镇争取一下,好歹自己还是南渡镇的副镇长呢,这也不能在“强权”面前就软了骨头不是?

    “好了,正阳,我知道你的难处,老孔和老樊那边,我会和桑主任与他们交涉,这件事情是关系全县的发展大局,他们会理解的。”赵嵩摆了摆手,不容置疑,“这件事情就这么定了,当然,如果你们有更好的意见也可以提出来。”

    “赵县长,开发区的规划报到市里了么?”沙正阳想了一想问道。

    “已经报上去了,不过还需要报到省里批复。”赵嵩看了一眼沙正阳,“怎么?”

    “我的意思是如果可以,是否能把红旗村4社也纳入开发区范围?”沙正阳想了一想道。

    “哦,就因为距离取水点远了一些么?”赵嵩有些不悦。

    “不完全是,我是这样考虑的,开发区的范围基本上是沿着省道来规划的,但省道现在情况不是很好,我听说省里有意要将省道206进行改扩建为一级汽车专用公路,届时可能会向两边大幅度拓宽,占用土地不少,而且依托这条省道开发区的发展肯定会比较快,也许要不了两年,就会发现开发区太狭窄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