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二卷 各有稻粱谋 第五十二节 大礼包

第二卷 各有稻粱谋 第五十二节 大礼包

    “怎么,你觉得不妥么?”见沙正阳有些踌躇,郭业山颇为奇怪。

    谁都知道经开区未来的前景,而且以桑前卫来兼任经开区党工高官、主任,哪怕是一个副主任职位,日后要晋位正科级干部都很容易了。

    “主要还是担心公司以及另外一个项目的筹建会受到影响。”沙正阳还没有来得及向郭业山报告矿泉水项目,这个时候正好。

    听完沙正阳的介绍,郭业山心中也是感慨无限,怎么自己在南渡的时候就从未想到过这些呢?

    当然即便是想到了,也也不可能搞这样一个项目,投资数百万,而且还是完全无法预料前景的“卖水”项目。

    估计就算是自己一意孤行想要干,只怕都要遭到镇里上上下下的集体反对的,但是现在有东方红酒业这个先例摆在这里,而且还能提供资金,又有沙正阳的提议,只怕大家就会信心十足趋之若鹜了。

    “这个项目的盈利前景如何?”郭业山也直接问核心问题。

    “看情况,如果能做大,那就不可限量。”沙正阳介绍道:“主要是现在大家还没有意识到这一块,水业这一块不比白酒行业,提早入手,能占很大先机,更关键的是能借用东方红的渠道,这是最有利的一点,可以极大的节省渠道铺设的费用和时间。”

    “你觉得能行?你有这么多精力么?”

    郭业山还是有些担心沙正阳会不会因为东方红酒业的成功就开始膨胀,目前东方红酒业仍然处于扩张状态下,这个时候冒然去投资矿泉水项目,会不会造成分心而两头失利?

    “郭部长,我知道您的担心,水业这一块前期起码还要半年以上的准备,修路,划定取水点和水源地,建设厂房,购买设备,然后再是渠道的打通和营销跟进,前期我让高柏山先来,锻炼一下他,后期看情况,其实这一年里东方红酒业也很有些人才锻炼出来了,不少都可以独当一面了。”

    沙正阳的解释并没有能让郭业山释怀,“正阳,我觉得你应该好好考虑一下自己未来的路,你把东方红搞起来了,现在又在搞矿泉水,能搞企业是能力的一种表现,但是如果你的主要精力用在搞企业上去了,那你是否打算放弃这边?真的想当一个企业家?”

    沙正阳能理解郭业山的不满意和不解,乡镇企业干得再好,你一个体制内的干部难道还能干一辈子?迟早也得要回归本位,到时候还得要从头再来,这岂不是走了绕路?

    一时间不好回答这个问题,沙正阳也沉吟了好一阵才道:“郭部长,我的想法是既然我来了南渡,也在南渡结识了那么多朋友和同事,我也想实实在在做点儿事情,但是镇上的工作说实话有我不多,无我不少,我帮不上太多的忙,顶多也就是一个熟悉过程,当初定下来的工作简主任和张部长都干得很好,所以我就想踏踏实实的把我能做的,擅长做的做成功。”

    “现在东方红酒业上了正轨,我相信红旗村、东方村和南渡镇都能因此而受益,不过我还是希望能做更多的有价值的事情,矿泉水项目算是一个,而且如果这个项目不早点儿做起来,可能再等两年,周邻的穹山、津县这些地方可能就会做起来,届时恐怕我们这边再想要开发就很难和他们竞争了。”

    郭业山注视着沙正阳,他能感受到沙正阳是真心想要做点儿实事。

    说实话,这年头能沉下心来面对外界诱惑而不动摇,仍然坚持自己的理想愿望的人不多了,像他这样的年轻人就更少。

    现在下乡镇的大学生,不少人都是来镀金一下,挖空心思谋提拔,只要一提拔就恨不能马上调回机关里去,谁都知道机关里既清闲而且还能随时接触领导,进步的机会更快,尤其是有了基层工作经历者,就更容易受到组织部门的青睐。

    而沙正阳这种居然还不想往上走,这其中固然有在东方红酒业干得很顺手的原因,但也的确有想为下边多点儿实事的心思在里边,这很难得。

    “正阳,你这份心思难得啊,人家都是削尖脑袋往县里钻,你却要扎根乡镇里不上来。”郭业山摇摇头,“前段时间,我听谭部长和齐书记也谈起过,可能组织部门有意选拔一批优秀的年轻干部到乡镇去锻炼,挂乡镇长助理的职务,据说就是因为受到你的表现的影响,你们那一批和前两批,可能有好几个都在竞逐呢。”

    “哦?”见郭业山嘴角带笑,沙正阳有些好奇,“有哪些?剑鸣,陆烜,还是王仲华?这个乡镇长助理,算是个什么级别?”

    “王仲华不可能,他给贾县长当秘书当得好好的,何必下去?”郭业山摇摇头,“你那个老同学汪剑鸣估计要到东沱镇当镇长助理,陆烜也要下去,但还不确定到哪里。”

    “乡镇长助理么?理论上说是没级别,但作为组织部安排下挂,嗯,可能算个预备副科级吧,股级,按照组织部的意图,大概是要让这些年轻人下去锻炼一年,如果表现优异的,可能就会提拔,表现不尽人意的,也许会继续锻炼,也许会调回机关。”

    “到东沱?那可是好地方,就看剑鸣能不能抓住机遇了。”沙正阳很大气的笑了笑,“剑鸣还是有些才华的,就是囿于机关里太久,匠气太重了一点,希望他到基层能打磨打磨,得到一个提升吧。”

    沙正阳此时早已经没有了要和汪剑鸣计较一番的心思,如果换了闻一震,他也许会重视一番,但是汪剑鸣,的确,现在已经不在一个层面上,且看他能不能追赶上来吧。

    **********

    就在东方红酒业和县酒厂、县罐头厂都开始清产核资,为下一步的兼并整合做准备时,银台县经济技术开发区筹备组也正是挂牌了。

    桑前卫以县委常委身份出任筹备组组长,开始前期准备工作。

    让沙正阳感到惊讶的是经济技术开发区的划线选址选在了东沱镇和南渡镇之间以省道206为基线这一区域,涉及到东沱镇的两个村和南渡镇的两个村,而南渡镇的两个村就包括东方村和红旗村。

    沙正阳觉得这有点儿有为而来的感觉,东方红酒业的注册地址就是原来的红旗酒厂所在地,现在也没有变化,按照划线范围,毫无疑问东方红酒业就应该属于现在的银台经济技术开发区,但南渡镇那边该如何交代?

    县里这样明目张胆的侵蚀镇上的利益,未免有些说不过去了,虽说南渡镇是东方红酒业的股东,分红权不会受到影响,但是一旦这里划给了经开区,税收和产值就得要直接算县里的了。

    不过这不是沙正阳操心的事情,扯皮自然有孔令东和樊文良去和县里干仗,他的工作还是把东方红酒业做好。

    高柏山那边运作良好,在沙正阳向县里提出准备筹备一个矿泉水项目时,立即就引起了县里的极大兴趣。

    现在已经是七月了,十四大召开在即,省党代会马上就要召开,要选出出席十四大的代表,而在市党代会上汉都市委已经明确提出了要全力以赴打好经济工作的攻坚仗,确保汉都市在全国一流内陆第一的中心城市地位。

    这个口号的提出,也意味着汉都市的国内生产总值要在内陆这么多个省份中独占鳌头的目标,而和汉都实力相若的城市有武汉、成都,而嘉州更是超出了汉都一大截,汉都市委的这个目标直指嘉州,表示在未来五年里,要以嘉州为目标,快马加鞭的追赶。

    嘉州和汉都是汉川的两大核心城市,一个从民国以来就是工业重镇,一个是汉川的政治文化中心,但在经济上却略逊嘉州一筹,现在汉都市提出了目标,下辖的各区县自然也要明确各自的目标,有所动作。

    汉都与嘉州最大的差距就在于工业这一块,嘉州的重工业无论是产值还是利润都在八十年代对汉都处于压倒性的姿态,汉都要想赶上来,那么就必须要有自己的强项。

    现在沙正阳骤然提出来要上马一个矿泉水项目,而且投资主要来自东方红酒业和两个村的分红,达到数百万,对于市委提出了明确目标还显得有些没有多少举措的银台县委县政府无疑就是送上的大礼包了。

    闻一震还在学习,赵嵩和张喜全暂时负责闻一震那一块的工作,而桑前卫负责经开区的筹建。

    自然堂矿泉水项目将落足于红旗村4社,只不过经开区的划线之囊括了红旗村的1、2、3社和东方村的1、2社,并不涵盖红旗村4社。

    按照桑前卫的构想,完全可以将矿泉水项目落户在紧邻红旗村4社的红旗村3社地界上,也可以算是经开区筹建以来的一个的开门红,也能向市委有一个交代。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